第51章 大家心知肚明


畢竟年輕時的太後,就吃過這種狐媚子的虧.

而那個狐媚子,便是董鄂妃,又是個十足的紅顏禍水.

明明太後才是後宮之主,卻被董鄂妃壓得喘不過氣來,差點叫先帝廢了她的後位.

後來先帝又差點因為董鄂妃出家.

最後董鄂妃去世,先帝還追封董鄂妃為皇後.

當真是不論生死,先帝都在替董鄂妃爭名分.

每每想起這些,太後的心都久久不能平靜.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大家就已經琢磨出個大概來.

要說當朝阿哥們,成年的都已經接手一些朝中事務了.

只有九阿哥,算得上是不務正業.

除了長得一副好皮囊,一點辦事的本領都沒有,那點腦子全拿用在賺錢上了.

這下子,宜妃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面露尷尬之色,歉意地看了看九阿哥,也不敢搭太後的話.

而九阿哥對上宜妃的眸子,也有些氣不過.

他好好的,要是宜妃不那麼囂張,他也不至于躺著中槍!

雖然太後明顯是指九阿哥,可宜妃卻不能覥著臉湊到太後面前解釋或者辯駁.

一是身份不允許,二是這種事情,說了只會更亂,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

所以,她只能吃這個啞巴虧.

而這個話題,也總算在低氣壓中結束了.

一炷香後,太後就遣散了眾人,說是要抄佛經了.

于是,若音和四爺,就跟著德妃去了永和宮.

到了永和宮後,李氏早就抱著大格格在那兒等著了.

她這種側室,也就只能在德妃這兒刷刷臉了.

至于康熙和太後那兒,一般情況下,沒有召見,她是去不了的.

德妃先是叫人去禦膳房點了膳,然後才在高座上坐下.

若音便和四爺,還有李氏一同跪下請安.

德妃看著底下的若音,想到若音剛才巧對宜妃一事,當下眸光便沒那麼犀利了.

因為她也實在是看不慣宜妃恃寵而驕的媚態,橫豎就是彼此不對頭!

所以,她扯了扯唇,比較溫和地道:"都起來吧,尤其是老四福晉,你有孕在身,快些起來."

"謝額娘."

于是,若音便在奴才的攙扶下入座了.

就在這個時候,有小太監來報了.

小太監先是朝德妃行跪禮,接著便道:"德妃娘娘,皇上在乾清宮設宴,宴請諸位阿哥們,正在找四爺呢."

聞言,德妃看向一旁的四爺,道:"既然你皇阿瑪那邊開了宴,你就過去吧,別讓等急了."

四爺起身應了後,朝德妃行過禮,便離開了.

一下子,永和宮里,就德妃和若音,還有李氏了.


李氏可勁抱著大格格在德妃面前刷臉.

德妃雖說跟四爺關系冷淡,但對于孫女,她還是喜歡的,見到大格格就笑得合不攏嘴.

甚至抱到懷里,喂大格格吃些好消化的糕點,且都是親自捏碎了喂給大格格.

"額娘,您別慣著她,叫我來喂吧."李氏客氣笑道.

"不打緊的,大格格難得進宮一趟,又不是回回這樣."德妃難得的好說話.

聞言,李氏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大概是見若音在這兒吧.

而若音呢,她沒發現李氏不對勁的神態,因為她實在是憋不住了.

早在慈仁宮時,她就想上茅房了.

于是她起身道:"額娘,我身子不適,想出去走走."

宮里頭規矩多,就是上個茅房,也得說得好聽點.

德妃常年住在宮里,自然是一聽就懂.

她淡淡瞥了若音一眼,道:"叫翠姑姑帶著你去吧,小心著點."

若音笑著應了後,就跟翠姑姑去行方便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麼的,自打她有孕後,行方便的次數就越發頻繁了.

結果若音前腳剛走,李氏就面露難過之色.

見狀,德妃便道:"說吧,怎麼回事,剛才就見你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回額娘,這日子......妾真的沒法過了~"李氏扁著嘴道.

"好好說話,怎麼就沒法過了,你這不還有大格格呢嗎."德妃蹙眉道.

李氏抬頭見德妃蹙起了眉頭,就委屈道:"額娘,您是不知道,四爺已經兩個多月沒去妾那兒了!不僅如此,他還把大格格放福晉那兒帶了一個多月~"

說著說著,她還捏起手帕擦拭眼角擠出來的眼淚.

德妃微微一頓,淡淡道:"大格格滿了周歲,按理說是要去烏拉那拉氏跟前學規矩的,只是老四不去你那兒,這是怎麼回事,以前你不是府里最得寵的嗎?"

"妾也不曉得怎麼回事,最近福晉越發得寵了,有了身孕,四爺還時常在她那兒過夜,所以妾懷疑,是不是福晉在四爺跟前吹了什麼枕邊風,這才叫四爺對我起了反感之心."說到難過之處,李氏的眼淚不用擠,就吧啦吧啦的掉.

她一面擦眼淚,還一面偷偷打量德妃的神情.

就見德妃面上一黑,不高興地道:"豈有此理,烏拉那拉氏肚子都顯懷了,還占著老四,哪里還有點福晉的樣子."

"額娘息怒,福晉說了,四爺是見她有孕在身,才經常關心一下的."李氏向來是話說的差不多,就開始佯裝善解人意了.

"好了,你不必多說了."德妃擺擺手,一副全部明白的意思.

她到底是個妃位的主子,這麼些年在後宮爭寵,有著良好的教養.

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不然她也不會從一個小小的宮女,爬上今天的位置.

那些難堪而露+骨的話,她自然是說不出口的.

反正德妃認為,四爺去若音那兒去的勤,不只是單純的關心而已.

畢竟她自己也是過來人了,想當初她有孕時,還不是偶爾伺候著康熙.

不然後宮佳麗眾多,要是孕期不使點手段.

待懷胎十月後,康熙哪里還記得住她.

所以說,這事要是放在她自己身上,她是一百個高興,一百個願意.

可這種事情,若是放在兒子和兒媳身上,她這個做婆婆的,就很不高興了.

她扯了扯唇,不由得問:"老四去宋氏那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