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打算護犢子了


直到得到康熙意味深長的肯定,四爺才放心了些.

這個福晉,以前就總是叫皇阿瑪不喜.

"謝皇阿瑪提醒,兒媳謹記在心."若音聽出了康熙話里的意思.

她剛才一直盯著康熙的下巴,沒有直視.

不過用余光也知道康熙在打量她.

她雖沒有認為自己著裝有問題,但也嚇得不輕,

以為四爺沒瞧出她換了個芯子,被這閱人無數的康熙瞧出來了.

直到康熙開口說她不化妝更好時,她才明白了.

這是說她不化妝比化妝看起來順眼?

那就是間接的肯定了她的偽素顏咯?

她暗自琢磨了一會,大概是原主以前進宮打扮的比較正式.

長得又比較有野心,穿著打扮又穩重,叫康熙記住了.

如今她略施粉黛,加上面上隨和,衣裳也簡單些,看起來不那麼老成,康熙便看得順眼了些.

其實不化妝對她來說,那都是是小事.

反正她會超有心機的偽素顏嘛,嘿嘿嘿嘿~

"你父親是個好的,你也定要爭氣,來年給朕添個皇孫,屆時費揚古回京,也叫他高興一下."康熙和顏悅色地道

若音低垂著頭,不好意思地回了聲"是."

康熙見若音態度和行為舉止比以前都強了不少,便笑著叫人賞賜了好些東西.

若音謝過後,就和四爺告辭了.

出了乾清宮,若音就跟四爺去了慈仁宮.

這次去慈仁宮,可不比若音之前去的那幾次.

因為今兒個中秋節,好多人到太後這兒請安.

所以,若音跟四爺進殿後,就聽見里邊的妃嬪們熱鬧聊天的聲音.

不過那聲音在她們進殿後,就戛然而止了.

而殿里坐著的,後宮妃嬪有溫僖貴妃,勤妃,惠妃,容妃,宜妃等等.

其中還有太子,太子妃.

直郡王,直郡王妃.

三爺,三福晉.

就連八阿哥跟八福晉也在其中.

"給皇祖母請安,願皇祖母笑口常開,後福無疆."若音和四爺齊齊道.

太後嘴角帶笑,慈愛地看著跪在地上的四爺和若音.

她微微頜首道:"起吧,賞!"

然後四爺跟若音起來了,還受了太後一堆子賞賜.

若音起身的時候,發現周圍好些人都盯著她看,就跟看什麼稀罕人物似得.

而她之前從康熙那兒出來,大概也明白大家為什麼用詫異的眼神看她了.

大概也是覺得她整個人看起來變了不少吧?

想到這,她從容而優雅的扯出一抹淺笑,一一回應那些詫異的眼光.

而她這番舉動,導致那些人更是驚掉大牙!

這要是換成以前的老四福晉,肯定會當做沒看見,哪里還會大方的淺笑回應.


緊接著,若音便和四爺一同入座.

待她入座後,太後便笑道:"老四福晉,前段時間你才來過幾次,哀家聽說你這就有孕了?"

"回皇祖母,是有了."若音捏著手帕,訕訕地回.

"好,這是好事,要是叫五公主知道了,指定得樂呵幾天了,她經常念著你呢."說起五公主,太後面上的慈愛更加濃厚了.

說完她又叫人拿了一對翡翠鐲子賞給若音.

若音也起身笑著謝過了.

這一幕,可讓一旁的三福晉瞧著不是滋味.

雖然她剛才也有賞賜.

但太後可沒把她挑出來,且並沒有為了她有孕而單獨賞賜.

心說老四福晉有了五公主在太後身邊,就是不一樣些,能叫太後記住.

想到這,她的臉當下就聳拉著,

三爺瞥到三福晉面色不好看,便小聲訓斥:"今兒個人多,你給我樂呵呵的,少小心眼."

聞言,三福晉頓了頓,笑著應了聲"是",只得將心里的不悅吞進肚子里.

不過這里面,可不止三福晉瞧出不一樣來了.

其余的人也瞧出太後區別對待,只是大家都不敢開口而已.

不過宜妃就不一樣了,她仗著康熙寵愛她,便笑著打趣:"老祖宗,嬪妾聽說女人有了身孕時,要是長得丑了,就是男胎,但嬪妾瞧著四福晉這越發水靈的模樣......"

說到這,宜妃便笑了笑,不接著說下去了.

她本就有些恃寵而驕,如今後宮里,能跟她媲美的,也就德妃了.

瞧德妃一個兩個生下的公主和阿哥就知道了.

德妃這些年,可是分了她不少寵愛.

所以,她就是要讓德妃膝下的人出糗!

若音嘴角抽了抽,又來了個暗戳戳說她懷女胎的人.

況且宜妃話匣子都打開了,干嘛說一半就不說了呢.

她被四爺養得好,滋+潤得越發標致,能怪她麼?

眼瞅著太後慈愛的笑容僵了僵,還有大家朝她露出幸災樂禍的眼神.

她知道,皇室對于重男輕女還是看得挺重的.

不是每個人都像四爺那般,無所謂孩子的性別.

此時,四爺看出氣氛不對勁,便扯了扯唇,打算護犢子了.

結果若音起身,在四爺開口前笑道:"宜妃娘娘說笑了,若音覺得不管是男是女都好,橫豎都是皇家的孩子,能為皇家開枝散葉,是若音的福分."

一句話,叫那些想看好戲的好奇心都打消了.

也將四爺和德妃心中的顧慮打消了.

四爺本想著自家福晉傻,別在外頭叫人欺負了才好.

沒想到這個在他面前傻不隆冬的福晉,居然應變能力挺快的.

德妃雖說被李氏攪合得不太喜歡若音了,但也不想若音當著大家伙的面出糗.

到時候她也會面上無光的,好歹是她的兒媳婦.

"不錯,你能有此想法,哀家甚感欣慰."太後撚著手里的佛珠,頗為滿意地點點頭,那慈愛的笑容又出現了,接著她正色道:"要是生個阿哥,固然是好的,若是生個格格,也沒什麼不妥,哀家覺得,像五公主這樣的孩子,比某些不務正業的阿哥還要來得好!"

太後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句話,里面蘊藏著深意.

叫人聽了後,不得不琢磨話里的意思.

生怕這對號入座的是自己人.

可能對于太後來說,面前不施粉黛的若音,比怪會爭寵,一股子媚態的宜妃要討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