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在外要矜持點


見身邊的人都行禮,若音便知道四爺來了.

果然,轉頭就見四爺穿著藏藍色長袍,上邊繡著云紋龍騰圖案.

袍角隨著四爺地走動,而洶湧擺動著,衣袖更是被風帶著高高飄起.

好看的長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閃爍著神秘的光彩,實在是叫女人為之著迷.

四爺大掌一揮,示意那些人起來後,便走到若音跟前,還打量了若音一眼.

見女人穿著打扮都正兒八經的,全然沒了在他面前時的妖精樣,心中頗為滿意.

看來他的福晉也不是太傻,知道在外要做好樣子.

他扯了扯唇,道:"上車,動身吧."

然後,四爺先上的馬車,若音在柳嬤嬤的攙扶下上了車.

接著四爺還拉了她一把.

若音一開始沒想到四爺會拉她,所以當四爺拉她的時候,她一個猝不及防,差點摔倒.

哦,不是差點摔倒,而是已經摔倒了.

不過好在她是摔在四爺懷里的.

若音並不是個嬌氣的,但四爺的身子實在太過結實,還是把她摔疼了.

她抬頭望著四爺,哀怨地道:"爺,你又撞疼我了~"

"沒良心的,好心拉你一把,反倒怪起爺來了."四爺將懷里的人攬得緊緊的.

免得一個不小心,又摔著了.

若音可不管,她不依不饒地指著額頭,道:"好痛,要吹吹~"

四爺冷冷的瞥了一眼車外的奴才們後,沒幫若音吹.

但他卻低頭,溫和的親了一口,接著沉聲道:"行了,別嬌了."

車外的奴才是被四爺瞥得渾身打顫,立馬就把車簾子拉上了,哪里還敢多瞟一眼.

而若音呢,她是個見好就收的人.

待馬車行駛後,她就挨著四爺坐,還往四爺肩上一靠,道:"四爺,我好困哦,借你肩膀靠一靠,不介意吧~"

說完,她還不等四爺回答,就已經閉眼靠上了.

四爺嘴角微微一抽,怪會先斬後奏的.

且沒個一盞茶的時間,女人已經呼吸均勻,睡著了.

弄得四爺身軀一僵,一動也不動的端坐在那兒.

這個女人,居然把他當人肉靠枕了!

半個多時辰後,馬車就在宮里頭停下.

四爺感受到馬車停下後,就輕輕晃了晃懷里的女人,"到了."

若音被晃得一陣懵,她先是抱著四爺的脖子,靠在她肩頭道:"就到了啊~"

當即就推開了她,沉聲道:"福晉在外要矜持點."

在家那般沒用,在外頭就曉得可勁勾著他!

本來吧,若音是不太清醒的.

結果被四爺這般嚴肅的聲音給驚得精神抖擻.

再抬頭看看四爺的側顏,不光是臉紅,就連耳朵和脖子根都紅通通的.

大概是氣得氣血上湧?

想到這,若音整理了一下儀容,和四爺保持一段距離,正色道:"我才睡醒,一時失態了,往後會注意的,還請爺見諒."

聞言,四爺淡淡地瞥了一眼若音,就率先下了馬車.

若音便緊隨其後.

就在她下車時,四爺朝她伸出大掌,打算紳士地扶她一把.

皇宮貴族就是這樣,就算是吵得不可開交.


在外人面前,總要做出一副伉儷情深的模樣.

何況她們並沒有吵到不可開交的地步,只是心口不一罷了.

然而,若音卻直接省略了四爺的大掌.

扶住了一旁柳嬤嬤的手,下了馬車.

因為四爺才說過讓她矜持的,她要聽話.

見狀,四爺的大掌尷尬的僵了幾秒後,就收回了.

這一幕,使得本就黑臉的他,面上又黑了幾分.

蠢女人,該矜持的時候不矜持,不該矜持的時候瞎矜持.

回去後定要好生收拾一番!

于是,四爺二話不說,黑著臉就往乾清宮去了.

若音則帶著奴才跟在後頭.

此時,她有些不明白了,不是四爺叫她矜持的嗎?

怎麼她想好好矜持,不跟他肢體接觸,他的臉反而更臭了呢?

當真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男人哦,真難伺候!

榻上讓她別忍著,盡管叫出聲來.

塌下就叫她矜持點,真真是個善變的冷酷男人呢!

不一會兒,四爺就帶著若音上乾清宮給康熙請安了.

若音進殿後,一直沒抬頭直視康熙.

因為她知道,這樣是不禮貌噠.

她跟著四爺行跪禮:"給皇阿瑪請安,皇阿瑪吉祥."

康熙穿著龍袍裹身,坐在最上頭的龍椅上.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底下的四爺和若音,中氣十足道:"老四,你福晉有孕,快叫人扶她起來吧."

若音和四爺齊齊謝過後,就由著柳嬤嬤扶起來了.

當她起身時,康熙才算是看清楚若音了.

由于他的兒子有不少,成親的更是有十來個.

那麼些個兒媳,他記得不是太清.

但若音的話,康熙還是記得清楚的,那是個眼神里透著野心的女人.

當初要不是看在費揚古戰功顯赫,為了拉攏費揚古.

他才一道聖旨,將若音許配給了四爺.

不然的話,就他那雙看人很毒的眼睛,是不會允許底下的皇子,娶那麼個將野心寫在臉上的女人.

也正因為如此,他以前對若音這個兒媳始終是淡淡的.

畢竟不管哪個當皇帝的,面對一個充滿野心的兒媳,且家室背景又好,都喜歡不起來的.

可如今一看,這個女人眼里有的,是再清澈不過的眸子,透著隨和而簡單.

往日的野心全然沒了蹤影,叫他以為自己記錯了人.

可康熙銳利地打量一番後,被若音的偽素顏給忽悠過去了,還以為若音沒有化妝呢.

然後他發現若音的衣裳也沒穿的那般深沉了.

于是康熙認為,大概是化妝和著裝的問題.

讓若音顯得有野心,其實也就是個秀雅的孩子.

他扯了扯唇,漫不經心地道:"老四福晉,你還是不妝扮的時候看起來好些,年紀輕輕,就該簡簡單單的."

此話一出,叫一旁的四爺算是松了口氣.

剛才他看到康熙用那種探究的眼神對上若音時,還以為自家福晉著裝上出了問題.

又或者是禦前失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