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會不會嫌棄我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上四爺深沉得叫人看不出緣由的笑,若音只得給四爺夾了一筷子菜,轉移話題:"既然爺喜歡,就多吃點."

這個男人的城府總是這般深,就連笑都那般深沉.

叫人猜不透,也摸不到底,不曉得他的笑是為何意.

四爺接過若音夾的菜後,也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只是他似乎是想起什麼,後知後覺地問道:"你還是喜歡吃辣?"

"對呀,吃辣的開胃嘛~"若音沒所謂地道,可話才出口,她就想起了酸兒辣女一事,當下她就一臉無辜地道:"要是我生了個格格,爺會不會不疼我了~"

"盡瞎說八道,爺早就說了,不管阿哥還是格格,都是爺嫡親的崽子."四爺面一黑,沉聲訓道.

這會子,他對上女人那雙無辜得不能再無辜的美眸.

就是心中有一絲絲想法,也被勾得煙消云散了.

"我知道啦,四爺最好了~"若音諂媚地笑道.

用膳後,想都不用想,四爺自然是在漪瀾小築歇下的.

不過四爺瞧著若音的大肚子,難得沒有妖精打架.

所以,他只是抱著懷里的人兒,感受著手上的觸-感,暗啞道:"你好像肉了些."

"是胖了些,衣裳都快穿不下了,得做新的衣裳了."若音靠在四爺懷里小聲呢喃,末了她又加了句,"爺會不會嫌棄我~"

聞言,四爺低頭瞥了一眼懷里的人,溫和道:"你這樣挺可愛."

他不是個擅長說情話的人,所以他並沒有回答若音的話,迎合她.

但在若音眼里,能從四爺口里說出"你這樣挺可愛",比那些"不會嫌棄你"更好聽些.

同時她在想,四爺這麼正經,大概是有罪惡感吧.

不想肚里的孩子怪他頻繁吐泡沫?

想到這,她的嘴角牽出一抹滑稽的笑,和四爺單純的相擁而眠了.

------

到了中秋節那天,李氏和宋氏要來給若音晨省的.

這一次,李氏居然比宋氏來的還早.

她穿著一身玫紅旗裝,頭上梳著兩把頭,比以往低調了許多.

若音則穿著石青色的旗裝,梳著大拉翅.

面上更是化著最最普通的偽素顏,瞧著樸素而雅麗,不會太過惹人注目.

因為待會晨省後,她還得帶著李氏和大格格進宮一趟.

而她也聽說康熙回京了,今兒個還要給康熙請安的.

且康熙最討厭兒子們娶了太過美豔的女人了,大概是覺得會誤了正事,又傷身體.

所以這進宮見貴人,若音還是要稍微捯飭下的,但又不得不低調些.

李氏進來後,就規規矩矩福身行禮,"給福晉請安."

"今兒個你倒是來得早,坐吧."若音淡淡地道.

"如今大格格不在身邊,時間過得松散些,便來得早些了."李氏笑回.

能不早點來麼,她可是想死大格格了.

且四爺最近都沒去她那兒了,早些來,說不定還能早點見到四爺呢.

其實她也知道,四爺肯定是因為她在德妃面前上眼藥,這才不高興,冷落了她.

導致她好幾次主動去書房給四爺送膳食,都被攔在了外頭,連帶著膳食都不讓送進去.

嚇得她最近雖然日子過得苦,倒也不敢再在德妃面前瞎說八道了.

為的就是希望四爺能早些原諒她.

若音聽出了李氏話里對大格格的思念,便對柳嬤嬤道:"叫人把大格格帶來給李側福晉抱抱,橫豎宋氏還沒來."

柳嬤嬤應了後,就去叫了.

李氏則一臉感激地道:"謝福晉體恤."

同時,她在想,這日子一晃就是一兩月過去了.

四爺非但沒去她那兒,連大格格在福晉這兒一呆也是個把月.

也不說什麼時候叫大格格回到她身邊,一點准信兒都沒有,都快愁死她了!

眼瞅著福晉肚子漸漸大了起來,她要是還不加把勁,還怎麼比得過?

看來她今天進宮,必須得有所改變了.

反正她老老實實的,四爺也不見得去她那兒.

不一會兒,大格格被奶娘抱出來了,宋氏也到了.

而大格格一出來,先是朝若音糯糯地喊了聲"嫡額娘"後,接著才喊的李氏"額娘".

這一刻,若音自然是笑著應了.

而李氏的笑容先是微微一僵,接著才上前抱著大格格,似乎心中的想法,更加濃烈了.

若音瞥了宋氏一眼,溫和道:"待會我和李側福晉要進宮一趟,你在府里好生呆著,別委屈了自己."

"謝福晉體恤,奴才省得."宋氏淺笑著回.

"巧風,去庫房取些緞子來,再拿對鎏金的簪子給宋格格."若音吩咐著.

"謝福晉賞賜."宋氏起身,連連謝過.

這一幕,倒是叫一旁的李氏分了心,沒再逗大格格了.

而是笑道:"福晉和宋格格當真是姐妹情深,叫我看得好生羨慕."

"你身為側福晉,還沒到羨慕格格的份上吧."若音起身,瞥了李氏一眼,"好了,時間差不多,也該進宮了."

不是她不送李氏東西,而是她不愛熱臉貼冷屁-股,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就算她賞賜了李氏,李氏嘴里也吐不出象牙來.

原主以前不就是這樣麼?

回回賞了東西,李氏不是嫌棄,就是拿四爺賞賜的來炫耀.

若音到底也是個正室,沒必要對不懂味的側室上心.

但也要對宋氏這種懂事的略微表示一下,叫大家知道她作為正室的大氣.

一聽說要進宮了,李氏便有些陰陽怪氣地道:"羨慕宋氏倒不至于,我只是羨慕姐姐待宋格格好,除了這些,我更羨慕姐姐好能耐,有了身孕,還能伺候四爺."

想當初李氏懷大格格時,差點小產,哪里能伺候得了四爺.

可若音有了身孕,四爺卻是去的最勤的,可不是招人羨慕麼!

若音聽了李氏的話,面上一紅,到底邊上有奴才呢.

但她很快就恢複了正色,沉聲道:"李氏,四爺不過是體恤我有孕,對我頗為關心,而你身為側福晉,說話也沒個把門的,也不怕叫人笑話."

說完,她將心虛強壓下去,帶著奴才們走在了前頭.

李氏心中卻不以為然,她就不信四爺回回都只是在漪瀾小築和福晉聊天,單純的關心而已!

不一會兒,一行人到了莊子大門前.

這時,正好四爺也從莊子里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