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抓住男人的胃


其實她在四爺面前爆扣子那回,就該重新做衣裳了.

可她看在這兒的肚兜和旗裝都寬松的份上,想著小就小些,貼身點也好看些.

如今看來,是行不通了.

因為這不是貼身那麼簡單,而是有些撐了!

柳嬤嬤應了後,稍微有點費勁的將若音身前的扣子扣好.

一炷香後,四爺還真就來了.

這一回,門外的蘇培盛唱過報的.

若音聽了後,就不緊不慢的出去接了.

如今她有著身孕,可不能馬虎,還是穩妥點好.

反正四爺都來了,還能跑了不成呀.

所以,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四爺就已經進屋了.

若音朝四爺笑道:"爺,你來啦~"

四爺淡淡的"嗯"了一聲.

心中卻被女人甜甜的聲音弄得跟蟲子在心口爬似得.

他一面往屋里走,一面問道:"今兒個在直郡王府還好吧?"

"都挺好的."若音淡淡地道.

四爺一聽,抬頭看了若音一眼.

對于這個福晉,他還是曉得的.

像來就是個喜歡逞能,報喜不報憂的女人.

所以,他又問了一遍:"你確定?"

"確定呀~"若音回道,妯娌間不太愉快的事,她就不跟四爺說了.

四爺是干大事的人呀,別叫她說幾句話,就對哪個阿哥起了偏見.

因為從最近的相處來看,她發現四爺和書上說的一樣.

是個冷酷又極端的人!

要是叫他認定了的人和事,就改變不了了.

既然若音再三確定,四爺也就不多問了.

他道:"之前兄弟們聽說你有孕,都說要叫後院的人來看看你,我便應承了他們,屆時回府後,宴請他們."

"好,我都聽爺的."若音笑著應允了,又道:"說起八爺,八福晉今兒個還幫了我呢."

"幫了你?"四爺濃眉一挑,詫異地問.

若音知道四爺為什麼詫異,大概是八福晉的母老虎名聲,早就傳開了吧.

就連她今兒個也有些納悶呢,這八福晉跟傳聞當中有些不太一樣啊!

嗯,大大的不一樣!

所以,她便不可思議地回:"事情是這樣的,三嫂不也有孕了麼,她就說她肚子里懷的是男孩,又說我的肚子好幾年沒動靜,還暗戳戳地說我肚里懷的是女孩,最後得虧八福晉幫我說了幾句,三嫂才沒再說什麼了."

沒法子,這說起愉快的事情,只好把不愉快的拿出來做鋪墊了.

聽到這話,四爺淡淡道:"居然還有這事,當真是奇了."

身為男人,四爺沒那麼八卦.

在背後說三道四,不是他的風格,所以他只云淡風輕地回了一句.

只是他的眸子呢,卻閃過一抹冷色,大概是記住三福晉了吧.

"可不是麼,我也覺得奇怪呢,不過不管怎樣,我瞧著八福晉都挺好的,跟外邊說的不一樣."若音笑著肯定.


難道八福晉和她一樣,也換了個芯子?

不過隨即,她就否定了,真當穿越是旅游,還能組團的呀!

"嗯,既然你覺得好,就試著來往."四爺沒所謂地說.

"好呀,要是有人願意陪我說說話,我還巴不得呢~"若音一臉欣喜地道.

四爺有些嫌棄地瞥了她一眼,不過是這等小事,就把她樂成了這樣.

若音將四爺的嫌棄看在眼里,她可不管,只顧著叫下人備膳.

一時間,膳房的就把膳食一一擺上.

四爺的眸子掃過八仙桌上的菜品,似乎在搜尋什麼.

直到若音開口說話,他才停止了搜尋.

"四爺,這是我特意叫膳房做的干煸泥鰍,還有泥鰍鑽豆腐湯,我先給你盛碗湯吧,可補了呢~水中人參呀~"若音說著也不等四爺回答,就開始盛湯了.

四爺接過若音盛好的湯,淡淡問:"這泥鰍哪來的?"

"就咱們莊子里抓的呀,就那荷花池,聽說一抓一大把呢!"若音兩眼放光地回.

這樣的話,說明有很多很多的泥鰍吧,她可以變著法子叫膳房做著吃呀.

四爺抬頭就對上她放光的眸子,倒沒說什麼,只是低頭喝湯了.

不得不說,這湯味道鮮美,湯汁濃白膩香,還是不錯的.

緊接著,四爺喝完了湯,若音便准備接過碗給他盛飯.

誰知道四爺的眸子凌厲似箭般掃過一旁的蘇培盛.

嚇得蘇培盛顫顫地道:"福晉,您吃著吧,四爺有奴才伺候著就行了."

說完,他便額頭冒汗,利索的上前給四爺盛飯.

其實這也怪不得蘇培盛.

不是蘇培盛不醒目,而是以往四爺去後院用膳,那都是女主子們伺候著的.

四爺也從沒使喚上他這個做奴才的.

而女主子們也覺得這樣能展現賢惠的一面,又能和四爺關系更貼近.

所以,這算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相處模式了.

可如今瞧著四爺這樣子,應該是心疼福晉光顧著伺候,會吃不好吧?

吃飯的時候,四爺夾了一筷子干煸泥鰍.

細細咀嚼後,他的眼里有光在閃,大概合他的胃口.

弄得飯間鮮少說話的四爺,都笑道:"這干煸泥鰍味道不錯,口感香脆,辣味十足."

"爺喜歡就好,我覺著也好吃呢,估摸著又能多吃一碗飯了."若音說著也夾了一筷子干煸泥鰍.

四爺嗤笑一聲,道:"跟個小饞貓似得,越發貪吃,也越來越會吃了."

"人家又不是光為自己,還不是想爺每回來的時候,吃得高高興興的呀~"若音討好地說.

就算她是個吃貨,也要叫四爺覺得她是個有意義的吃貨.

果不其然,四爺順著若音的話問道:"為什麼這樣想."

"因為我聽說......想要管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男人的胃~"若音小心翼翼地道.

嗯,她是不會告訴四爺,飯桌上是談事情的好地方.

要是能把四爺管在她的飯桌上,她就有了談話的好時機.

如果四爺每回來她這兒,都面對一桌不和胃口的飯菜,他下次還會想來嗎?

四爺聽了若音的話,當下黑眸盯著若音,似乎在探究話里的真假.

然後,他的嘴角噙著一抹深沉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