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心里當然有數
g,更新快,無彈窗,!

最近網站掃黃打非,床戲章節被屏蔽了,所以連接不上,親們自信腦補哈............

----------

所以,三爺頗為激動地道:"老四,你有這等好事,也不叫三哥我知道,有些不厚道了啊."

"我也是才知道的,前期若音身子弱,也不好過早提及."四爺淡淡道.

頭三月沒譜,一般都是過了三個月後,才能說出來的.

三爺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他從四爺眼中瞧出一抹寵溺的神色,當下差點沒驚掉大牙.

據他所知,老四不是一直和四福晉不太和睦麼?

不過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大概是四福晉的肚子一直沒動靜的緣故吧.

所以現在是要母憑子貴了?

于是,他朝四爺笑道:"四弟這話說得,你自己干的事情,心里還能沒點數嗎,這麼地吧,改天你回府了,跟三哥說一聲,我也叫福晉去你府上一趟."

一時間,其余的阿哥貝勒們,也紛紛表示要去四爺府上登門拜訪.

到底是四福晉的頭一胎,肚子里可是嫡親的皇嗣,難得的好事.

而四爺呢,他先是被三爺的話說得面上一僵.

他自己干的好事,他當然心里有數了.

接著吧,四爺對眾皇子的關心,都一一笑著謝過了.

嘴角更是帶笑著說:"行了,哥哥弟弟們的好意,我都心領了,改天我回府後,一定宴請大家到府上坐坐,但今兒個是大哥府上的喜事,大家就莫要搞錯了對象."

一時間,眾人笑了笑,又打趣了幾句,就沒多說什麼了.

不一會兒,九阿哥,十阿哥,十三阿哥,還有十四阿哥也來了.

康熙把兒子們都教的很好,皇子們都懂事的早.

十阿哥和十三阿哥,也不過十歲出頭的年紀.

十四阿哥不滿十歲,就能帶著奴才們出席宴會了.

九阿哥大概是遺傳了宜妃,長得極其俊美,一雙桃花眼更是能勾魂攝魄.

不過他有些不務正業,康熙交給他的事情,他總是辦不好,屬于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型的.

但他卻是阿哥們當中,最富有的一位,堪稱當朝第一富翁.

可能是那些小聰明,全用在賺錢上了吧.

這麼說來,九阿哥算是個有顏又多金的阿哥.

所以說,康熙的兒子們,個個都很優秀.

可能正因為這樣,才出現了九龍奪嫡的事情吧.

十四阿哥來了後,跟兄弟們都招呼了一遍.

然後,他在人群中掃了一眼,並沒有挨著親哥哥四爺坐.

而是挨著溫潤如謙謙君子般的八爺坐.

他年紀小,三爺就是想灌酒,也下不去手啊.

這時的三爺,才發現自己好像上了四爺的當.

雖說在四爺後頭來的,是有不少皇子.

可大多都是年紀小的.

除了九阿哥成了親,其余的不是十歲出頭,就是未滿十歲.

叫他這個做哥哥的,都不忍心灌酒.

只得逮著九阿哥灌酒,"九弟,你這是掐著點來的吧,趕緊的自罰三杯."

"行行行,我這就喝,但我只能先喝兩杯,還有一杯待會喝,不然空腹喝酒容易胃疼."九阿哥還算懂味.

昨晚府上新來了個侍妾,夜里折騰了一宿,他這才起晚了.

所以,他也知道自己來晚了,便毫無怨言地喝了酒.

只是身為皇子的他,到底是不願意被人牽著鼻子走.

這才減了一杯,只喝兩杯,意思意思一下.

最後到場的是太子爺,雖然他向來和直郡王不和,但表面功夫還是得做到位的.

而他,也是直郡王親自迎進門的.

太子穿著一襲明黃色的太子服,長袍上繡著滄海龍騰的圖案.

飛揚的長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閃爍著霸氣而自信的光彩.

不過就算他周身都有著儲君的氣質,可站在直郡王面前,那也被直郡王比下去了.

因為直郡王是出了名的美男子,他長相極為俊美,又才華橫溢,還有其他種種高尚的品德.

所以在阿哥當中,他各方面都是拔尖的了,這才叫康熙頗為看重.

不過直郡王雖然常年隨康熙征戰,可跟四爺比起來,還是少了幾分屬于男人的硬朗味道.

要說直郡王是俊美,那四爺就是高貴而俊朗.

可以說四爺是將太子和直郡王的氣質相結合了.

這一刻,眾人見到太子爺,都起身行禮.

就連忙著勸酒的三爺,也停了下來.

太子爺來的最晚,但他可不敢勸太子爺的酒.

不但不敢,還得跟著大家伙行禮.

太子爺視線掃著跪在地上的奴才,還有抱拳行禮的皇子們.

大掌一揮,就朝身旁的直郡王道:"孤聽聞你府上有喜事,便特來道喜,孤祝侄女天資聰穎,健健康康的長大."

語音剛落,門外就有數十名奴才,抬著好幾個大大的紅木匣子進來了.

看起來應該就是太子爺的賀禮了.

直郡王自然是客套謝過,把太子爺帶到了皇子們的上座,叫太子爺成了座上賓.

太子爺一入座,那些原本還嬉笑的皇子們,頓時不敢嘻嘻哈哈了.

就連集文藝青年和紈绔子弟于一身的三爺,也沒再瞎嚷嚷了.

四爺這邊倒是因為太子爺的出現消停了.

可身在正院的若音,卻是處在諸位女眷們的唾沫星子下.

由于直郡王得的是嫡長子,女眷來的大多是正室,不然顯得不夠尊重.

人家是大哥大,府里生了個嫡親的孩子.

要是叫側室和小妾來看,這不是膈應人麼?

正院里,直郡王妃頭上綁著月子帶,坐在主座上,懷里抱著的,正是才滿月的小格格.

周圍則是一眾官員,還有皇子們的女眷.

"哎呀~直郡王妃好福氣,小格格瞧著又像王妃,卻更似直郡王呢."

"可不是麼,我瞧著更像王爺些."

"大嫂啊,你本來就是正兒八經的女主子,如今膝下接二連三的誕下皇嗣,往後這直郡王府,還不是你說了算."說這話的,是三福晉.

可三福晉這話一出,不知道是太過直白,還是戳中了某些人不能生育的心.

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沒人搭茬.

所以,三福晉居然看向若音.

大概是她印象當中,若音好拿捏吧,"四弟妹,聽說你也有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