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小心髒噗噗跳


嚇得若音又改口:"但我往後會聽四爺的,只賞錢不貼臉了."

"你看看你,還有點福晉樣子嗎?"四爺黑著臉訓若音,還把她臉頰上的紙條一把扯了.

宮里頭的妃子和京城的達官貴婦們,有時候也會打葉子牌,或者打馬吊消磨時間.

所以,四爺倒沒覺得若音這樣有什麼不妥,畢竟整天呆在後院也確實無聊.

但她把自己貼成花貓,他就不高興了,她可是他的福晉.

在奴才面前這般沒架子,不知道會失去主子的威嚴嗎?

見四爺的怒氣值消了一半,若音糯糯地道:"我知道錯啦,四爺別罵我了,你這樣子好凶,凶得我的小心髒噗噗直跳呢~"

她本來就不是福晉呀,她只是個集逗嗶與吃貨于一體的少女哇.

在這個沒有手機,沒有電腦,也沒有俱樂部和夜生活的地方,斗個地主還被教訓一頓,她容易嘛她~

說著她還主動拉著四爺的左手,放在心口處,讓四爺感受她的心跳.

可她身子豐-腴,雖然隔著布料,卻也能感受到她姣好的身材.

所以,四爺這會子哪里感受得到她的心跳.

他感受到的,全是她屬于女人的軟-綿,叫他的心也跟著軟了幾分.

但想著女人有著身孕,四爺還是謙謙君子般將手主動移開了.

說起了今天要來的正事:"既然你無聊,爺叫人把大格格抱來給你帶段時間."

"啊?為什麼呀?"若音不解地問.

"大格格快滿周歲了,也是時候在你這兒學規矩了."四爺淡淡地道.

"可我擔心帶不好."若音訕訕地回.

雖然她知道這里的孩子,把正室都稱為嫡額娘或者母親.

到了會說話走路時,就會到正室跟前學規矩,敬重正室,以免孩子被側室帶得沒規矩.

但她也知道,大老婆帶孩子,可不是什麼好差事呀.

況且她瞧著四爺的語氣,可不只是學規矩這麼簡單.

可能是李氏總是在德妃面前上眼藥,把四爺惹毛了,這才整了這麼一出.

因為她聽說了,四爺最近除了偶爾去宋氏那兒,根本就沒踏進李氏的屋里半步呢.

四爺緊了緊若音的手,道:"有奶娘跟著過來帶,你無需操心."

若音沉思片刻後,道:"好吧,我盡量試試~"

身為福晉,反正她遲早得走出這一步的.

四爺是個效率的,當天下午就叫人把大格格抱來了.

不得不說,李氏把大格格養得很好,粉嘟嘟的.

若音見著便起身道:"來來來,叫嫡額娘抱抱."

大格格不怕生,睜著圓溜溜的眼珠子看了若音幾眼後,還真就伸出肉嘟嘟的手奔向若音.

可就在若音快抱住大格格時,就見奶娘把大格格抱遠了些,嘴上還道:"福晉,您如今有孕,身子金貴著,大格格還小,這萬一小腳丫子踢到了你就不好了."

若音見奶娘說話時擔驚受怕的樣子,便轉頭看向四爺.

就見四爺黑著臉,不太高興的樣子.

得了,剛才奶娘肯定是看到四爺可怕的眼神,這才沒讓她抱大格格.

難怪四爺說無需她操心,大格格都不需要她抱,吃喝拉撒也是奴才在管著.


不過這會子,若音也沒多說什麼.

一屋子奴才在這兒,她可不會當著奴才的面去拂四爺的面子.

然後吧,她只能上前揉了揉大格格肉嘟嘟的手,笑道:"來,給嫡額娘笑一個~"

結果大格格還真就對著若音"咯咯"笑,笑完還伸著兩個小短手,想要若音抱.

人都是喜歡美好的事和物,小孩子也不例外.

大格格興許是見若音長得好看,看到若音就兩眼放光,想往若音懷里鑽.

若音將大格格的手握在手里顛了顛,"不能抱抱哦~但可以親親~MUA~"

她嘟了嘟嘴,在大格格臉上親了一口.

親完好似還不過癮,又憐愛似得在大格格肉嘟嘟的臉上輕輕捏了一把.

她可不是裝的,是真的喜歡孩子,尤其是肉嘟嘟的孩子,瞧著真可愛.

大格格摸了摸被若音親過的臉,也不再索抱,只是萌萌地看著若音.

一旁的四爺只是靜靜看著這一切,他從若音的行為和眼里,看到的只是一個喜歡孩子的女人.

沒有別的不好的情緒,更沒有一絲虛假的表情.

就這樣,大格格就在若音的漪瀾小築住下了.

三天後,大格格的周歲宴就在漪瀾小築辦的,而且是白天.

若音身為福晉,她的生辰都一切從簡,就更別提大格格了.

同樣的家宴,除了抓周鋪張了些,其余的都比若音生辰要差了不止一點.

宋氏上午十點就來了,李氏也難得沒拖延,來早了一回,緊隨宋氏身後.

兩人齊齊行禮:"給福晉請安,福晉吉祥."

若音擺擺手,道:"都是自家姐妹,起吧,賜座."

李氏三天不見大格格,如今到了若音這兒,那就是如隔三秋啊.

若音瞧著李氏的模樣,貌似今兒個學乖了,也不敢穿那般打眼的漢服了.

反而穿著簡單的碧霞云紋滿服,頭上的簪子也少了一半.

但要是仔細打量著,就會發現李氏還是下了功夫打扮的.

雖不像往日打扮得豔麗,而是稍顯樸素,大概是想叫四爺心生憐惜吧.

李氏一進屋也沒了以往高調的氣焰,而是規規矩矩的行禮,規規矩矩地坐著.

若音也不是那種盯著孩子不讓見親娘的,她沒那麼小家子氣.

于是她轉頭對奶娘說:"你抱著大格格給李側福晉瞧瞧吧."

奶娘頓了頓後,才把大格格抱到李氏跟前,似乎沒想到若音會這般大氣.

"謝福晉體恤,大格格生下來就一直跟在我身邊,這才幾天沒見,我是沒日沒夜的想著."李氏說著眼眶還泛紅了,她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笑道:"我這太想大格格了,讓福晉見笑了."

若音沒所謂地道:"血濃于水,想孩子是難免的."

她也瞧出來了,李氏把大格格養得很好,想來也是真心疼愛的.

李氏訕訕地笑了後,就起身逗大格格了,大格格也沒見生疏,"額娘額娘"地叫.

叫得李氏心花怒放,嘴角笑開了花.

不過很快,李氏的眼睛就轉移了目標.

因為外邊有人唱報了:"四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