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不該聚眾娛樂


果不其然,翠姑姑笑著笑著,話鋒就一轉,"娘娘還說了,四爺府上皇嗣少,如今還只有一個大格格,希望福晉能寬慰四爺些,讓四爺到後院多走動走動."

聽到這話,若音嘴角抽了抽,得了,該來的還是來了.

難怪她總覺得不對勁,原來是在這兒等著她呢.

看來四爺最近在她這兒呆的久了,李氏耐不住性子,又跑去德妃那兒上眼藥了.

若音沉思片刻後,笑著回:"我省得了,姑姑代我跟額娘說一聲,我會和四爺說的."

德妃啊德妃,若音本來還認為德妃沒有想象中那麼難纏.

如今看來,只怕比想象中還要拎不清,還要難纏.

重要的事情說完了,翠姑姑也沒多呆,帶著若音抄好的女誡,就回宮了.

下午的時候,四爺回來就到了漪瀾小築.

若音見了她,支開了別的奴才,也不讓大丫鬟伺候四爺更衣.

只是親自上前伺候四爺換了衣裳.

四爺本來想體恤她,但見她不太高興的樣子,也就由著她去了.

當四爺換上乾淨袍子時,便一把將她抱在身上坐著,淡淡問:"怎麼了,我一來你就聳拉著臉."

"額娘身邊的翠姑姑來過了."若音道.

"她對你說什麼了?"四爺抱著懷里的女人.

若音沉思片刻後,回道:"額娘賞了我好些補身子的,還有首飾,然後......她叫爺多去後院走動~"

說完她一臉的醋樣,明顯不樂意了.

上次她體貼,四爺不高興.

往後她就做個拈酸吃醋的福晉,可勁了吃醋,叫四爺怎麼辦!

聞言,四爺眸光微轉,再看看她聳拉著的臉蛋,揉了揉她的手,哼笑一聲,道:"怎麼,學會吃醋了?"

"什麼叫學會嘛,一直會著呢,最近爺天天陪著,要是哪天爺不陪著了,我會睡不著的."若音靠在四爺胸口小聲呢喃.

四爺拍拍她的背,倒沒說什麼.

接下來,四爺並沒有因為德妃的話而光顧後院,還是夜夜在若音這兒歇下的.

直到六天後,四爺才去宋氏那兒歇下的.

而若音呢,四爺沒來後,為了避免無聊,叫人用牛皮紙做了簡易撲克牌,用來消磨時間.

還教會了院子里的奴才斗地主.

既然教了斗地主,當然少不了教她們專業術語.

此時此刻,她臉上正貼著幾張藍色的紙條,和丫鬟太監斗著地主.

丫鬟太監臉上的紙條比她多,幾乎是貼滿了.

若音嘴上還自帶音效地哼著:"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這一刻,漪瀾小築的堂間那是一片歡聲笑語,斗地主的聲音也此起彼伏.

"三帶一對."

"要不起."

"過."

"大你."

"灰機."

"王炸,注意咯,我只剩一張牌了."若音晃著手里的牌,得意地笑道.

奴才們一臉無奈,誰要得起王炸呀,這可是最大的牌了.

然後,若音把手里剩下的單牌也出掉了,"你們又輸了,來來來,算一下,一個炸,兩個炸,翻倍的給她們貼上,然後換下一批."


嗯,她勢必要把屋里的奴才都教會斗地主.

誰叫她們不太會玩,沒兩下子就貼滿了臉.

她又不稀罕奴才們的辛苦錢,贏了也沒意思,只能貼紙條娛樂了.

而她自己要是輸了,有時給銀錢,有時也貼臉,主要看心情.

一時間,屋子里貼臉的貼臉,換人的換人,好不熱鬧.

可就在這個時候,門口一道藏藍色的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了屋,身後還跟了一批奴才.

嚇得屋里的奴才紛紛跪下行禮,若音更是胡亂把臉上的紙條一扯.

然後上前甜甜行禮,"給四爺請安,爺吉祥."

四爺在外邊就聽見屋里很鬧騰了.

進屋後,更是冷眼掃著跪了一地的奴才,就見一個個地貼花了臉.

再瞧瞧面前的女人,才幾天沒見,非但沒有思念他的樣子,方才貌似叫得最歡的就是她.

女人手里抓著幾張紙條,一邊臉頰上也各貼了一張紙條.

他上前扶了若音一把後,就在屋里的太師椅大氣坐下.

若音起身後,就覺著四爺的眼神有些鋒利.

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用這般尖銳和鋒芒的眼神看她了.

且他渾身散發著淡淡冷漠氣息,靜默冷峻如冰,引燃著周身的空氣.

明明跪了一地的奴才,卻驚人的安靜,個個大氣都不敢出.

若音朝屋里的奴才使了個眼神,把她們全遣走了.

然後她親自給四爺倒了杯茶,"爺喝茶."

四爺抬頭瞥了她一眼,本來是不想接的.

最後眼神停留在她尚且平坦的肚子上,還是接過了杯盞.

只是接過後並沒有喝,而是放在了一旁的桌幾上.

見狀,若音知道四爺生氣了,看他板著的臉,只差沒寫"爺很生氣"了!

她走到四爺跟前,咬唇道:"爺,我錯了,身為福晉,我不該聚眾娛樂."

"......"

"可爺最近沒來我這兒,我又不敢想爺,只好想些好玩的法子~"

"......"

"而且我聽說了,孕期的女人心思比較敏-感,容易胡思亂想,可我一閑下來就會想爺,一想爺就會胡思亂想~"

"......"

"四爺~你就別生氣了好不好嘛~我都好久沒見到你了,你還凶我~"若音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沒法子,對于四爺這種冷酷男人,就得厚著臉皮,直到四爺搭理她為止.

于是她深吸一口氣,泫然欲泣地扯了扯唇,打算繼續用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四爺.

可她的話還沒開口,就聽見四爺冷冷地道:"往後玩紙牌,可以賞奴才銀錢,但不許貼臉,你要記得,你是福晉."

啊?若音還以為四爺要冷她一會子,或者厲聲訓斥她.

可四爺只是叫她不許貼臉,這麼說,那她就是可以繼續斗地主咯?

再看看四爺的臉,雖然還有點臭,但明顯沒有剛才臭了.

她便也進一步靠近四爺,直接坐在四爺身上,"我也有賞銀子的~"

"嗯?"四爺的黑眸凌厲似箭般掃了若音一眼.

好像在說:你居然還敢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