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怎麼發起懵來


若音向來不做沒把握的討論,免得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到時候丟人的還是她.

所以,她沒所謂地道:"不大可能吧,我沒有什麼不適感."

"我的好福晉,您最近嗜睡,又沒胃口,可不就是有孕的征兆,且不少女人有孕時,也會腳抽筋呢."柳嬤嬤笑道.

"興許是熱的."若音還是覺得不大可能.

原主五年沒懷上,她這就伺候了四爺兩三個月.

期間還出了個避子風波,隔了半個月沒和四爺接觸,也能懷孕?

這事要是真的,是說明她受-孕幾率大,還是四爺播-種能力強啊?

就在她思緒飄到外太空的時候,四爺磁性的聲音就在她耳邊響起,"再吃點,別想多了,待會叫馮太醫瞧瞧."

四爺也是個沉穩的男人,沒實錘的事情,他也不會擅做判斷.

只是他看著若音的眼神,似乎柔了幾分,說出來的話更是溫和得不像話.

若音點點頭"嗯"了一聲,就又繼續喝粥了.

待若音和四爺用過早膳後,蘇培盛總算是把馮太醫帶來了.

蘇培盛一進屋,就察覺到四爺看著若音的眼神不太一樣.

心說他才離開一會兒,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馮太醫進屋後,行跪禮,"給四爺和福晉請安."

"給福晉看看,她最近總是腳抽筋."四爺沒功夫跟馮太醫客套,直接道出正事.

馮太醫微微一怔後,應了聲"是",就在若音旁邊坐下,又墊了個手枕,開始把脈了.

把脈的時候,馮太醫全程神色嚴肅,他先是一驚,驚得眉中心的川字紋都擠出來了.

然後他銳利的眸子沉澱下來,又給若音把了一次脈,似乎是不太確定結果.

接著他嘴角上揚,拱手道:"恭喜四爺和福晉,福晉這是有喜了,且已有月余."

若音一聽,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而她也大概聽明白了,估計就是四爺沒收避子湯時懷上的.

看來這都是命啊,要是四爺沒有沒收她的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就沒了?

與胡思亂想的若音不同,四爺眸光一亮,嘴角帶著溫和的笑,冷靜問道:"可有要注意的?另外她腳抽筋是怎麼回事?"

"腳抽筋是孕期的正常現象,至今也沒有特別治療的法子,但老夫剛才給福晉瞧過了,福晉的身子並無大礙,只是為了穩妥點,我給福晉開個安胎藥."馮太醫笑道.

四爺微微頜首,頗為大氣地道:"蘇培盛,帶馮太醫去領賞,另外福晉身邊的奴才,通通有賞!"

蘇培盛笑著應了,他知道四爺是個賞罰分明的人,便帶著人去領賞了.

這一刻,四爺井然有序的處理著一切,倒是若音這個當事人,還一臉懵.

一切都來的太快,太過讓她始料不及,這才幾月時間,她就有孩子了!

她靠在玫瑰椅上,像是在思考問題.

四爺見她一臉懵的樣子,走到她身旁坐下,溫柔地握住她的手,笑道:"這是好事,怎麼發起懵來?"

若音被四爺這麼一問,嬌-羞道:"五年了,我好不容易懷上爺的孩子,爺還不許我發會懵了~"

同時她心里在想,懷上就懷上吧,順其自然,她再也不做無謂的掙紮了.


她也不求別的,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就好~

四爺頓了頓,將她攬在肩頭,溫和道:"好好養著身子,給爺生個崽子."

"四爺,你想要男孩兒,還是女孩兒?"若音小聲問道.

四爺眸光微轉,道:"男孩女孩都好,都是我嫡親的崽子."

聞言,若音笑了,大概是她的想法和四爺一樣.

甚至她更偏向于女孩兒,這樣的話,是不是曆史就不會重複在她的孩子身上了?

要是男孩的話,她或許整日都會在擔驚受怕當中.

畢竟她的生活,好像在和曆史慢慢靠攏.

但不管怎樣,她也只能欣然接受這一切.

上次她喝避子湯,妄想改變,還不是叫四爺知道了,還傷了彼此間的感情.

所以,她只能放寬了心,坦然接受.

同時,若音知道男孩對四爺的重要性,尤其是嫡子.

在這個朝代,只有帶把的才有皇位繼承權.

甭管四爺的話是真是假,但他願意開這個口,也代表他有這份心了.

畢竟以四爺的身份,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根本無需顧及旁人,就算是在她這個福晉面前.

因為不管若音家族有多大,和四爺比起來,也永遠低四爺不止一等.

說得現實一點,她只不過是高級一點的奴才罷了.

這一刻,若音依偎在四爺懷里,淺笑道:"爺真好,我和你一樣的想法呢~"

一時間,若音有孕一事就傳遍了莊子里.

李氏知道後,那是氣得罰了一地的奴才.

看著面前跪了一地的奴才,她狠狠地啐了一口.

也不知道是啐的奴才,還是別的.

"主子,您消消氣啊~"春梅跪著低頭道.

"福晉有喜了,這口氣我怎麼消,你倒是告訴我怎麼消啊!"李氏是沒想到,她才虛情假意祝若音早生貴子,若音今兒個就診出有孕了.

她的嘴就有這麼靈嗎,要是這麼靈,她自己怎麼沒生出個帶把的.

想當初她懷大格格時,可沒少求自己懷上帶把的呢!

結果還不是個女孩兒.

所以,她真希望自己這張嘴不靈,福晉生個女孩才好.

不!生不出來才好!

春梅看著李氏一臉陰鷙狠毒的表情,鼓起勇氣勸道:"主子想消氣還不簡單,您再加把勁,也給四爺添一個不就得了."

李氏一聽,當下嘴角就上揚著笑道:"好一張巧嘴,你說的對,就許福晉有孕,我就不行嗎,我倒要看看,誰的肚子更爭氣些!"

"謝主子誇贊,奴才說的不過是實話."春梅低頭恭維.

"行了,自個兒去領賞."李氏擺擺手道,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反正福晉有孕了,暫時伺候不了四爺,宋氏家室背景沒她好,又沒點姿色和存在感,四爺可不就是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