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知不知道今天什麼日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過就算她擔心四爺跟上,身子卻始終從容不迫地游著.

陽光照在水面上,又折射到她身上.

使她像個水藍色的美人魚.

若音本來是有足夠信心認為四爺是追不上她的.

然而游著游著,她的腳居然抽筋了.

頓時,她的身子漸漸往下沉,整個人也在水中撲騰著.

四爺本來就快追上若音了,如今見她在水中掙紮,更是不管不顧地游到她身邊,一把將她從水中撈起.

"咳咳咳."若音被嗆得劇烈地咳嗽了幾下.

"叫你調皮."四爺沒好氣地道.

"......"若音.

四爺低頭打量著懷里的女人,只見她柳眉緊蹙,眼里還有淚花在轉,只得打橫抱著她上岸.

緊接著,他將若音放在岸上的棉毯上坐著.

然後,他仔細檢查若音的腳,問道:"哪只腳抽筋?"

"右邊."若音皺眉回.

四爺聽了後,親自抓緊若音右腳掌,使勁抻.

就在四爺抻的時候,若音恰到好處的倒吸一口涼氣.

"這會知道不好受,游的時候不是挺能耐的."四爺冷冷道,可手中的力量卻減輕了幾成.

若音感受到四爺的貼心,心中松了口氣,看來她躲過一劫了.

只不過,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是腳抽筋.

等到若音的腳不抽筋了,四爺不知從哪取了個琺琅首飾盒遞給她:"爺給你挑了套首飾,看看可喜歡?"

首飾?若音有些納悶,今兒個是什麼好日子.

四爺為何帶她游泳,還親自送她首飾?

還不等她想明白,四爺就打開了琺琅首飾盒.

里面有一對精工雙魚步搖,一對銀蝶翅滾珠攢珍珠步搖,一色宮妝千葉攢金桃花首飾,還有一套雙層蝴蝶金簪.

就連耳墜和項鏈,手鐲都有,算是一套齊全了.

說不喜歡,那是假的,何況四爺選的這些,樣樣精致大方,適合她的福晉身份.

她點點頭,歡喜地道:"爺選的都是好看的,且那銀蝶翅滾珠攢珍珠步搖最是好看,我很喜歡."

"喜歡爺就給你戴上."四爺取出銀蝶翅滾珠攢珍珠步搖,就要給她戴上.

若音不好意思地道:"爺,待會吧,這會頭發亂著呢."

"別動,聽話."四爺命令道.

于是,若音就由著四爺給她戴上了.

若音訕訕地摸了摸頭上的步搖,笑問:"四爺,好看嗎?"

"好看,就像是出水芙蓉."四爺溫和道.

若音對上四爺難得溫和的眸子,面上一羞,但還是問出了心里話:"爺,你今兒個為什麼送我這些?"

"爺送你首飾,需要理由嗎?"四爺說著,勾起若音的下頜,又問:"你真不知道今天什麼日子?"

若音被四爺的話問得懵懵的,天吶,看來今天真的是什麼大日子?

一時間,她的腦袋飛速運轉著.

結婚紀念日?

貌似這個朝代,不重視這個日子吧?

四爺生辰?

那也不對呀,哪有自己過生辰,給別人送禮物的?

難道是她的生辰?

結果她思考到這兒,才發現自己連今天是幾月幾號都不知道.

自打來這兒後,就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慣了.

加上她現在不需要避子了,根本就不記日子的.

若音朝四爺扯出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撒嬌道:"我的好四爺,我實在想不起來了,不如你告訴我嘛,好不好."

只聽四爺淡淡回道:"爺倒不知道,你還是個小迷糊,連自個兒的生辰都能忘?"

"我知道自己生辰是哪天,只是我最近心里想著爺,誰讓爺總是叫人惦記得連自個兒的生辰都忘了."若音小聲呢喃.

她總算是明白這段時間,身邊的奴才為何反常了.

估計是見她生辰要到了,可四爺還沒什麼表示.

想提醒若音吧,卻又擔心戳到了她的痛處.

所以她們就沒提起,只得憋著.

直到四爺今天召見她時,柳嬤嬤幾個才露出會心的笑容.

若音的馬屁拍得自然又恰當好處,像是含羞帶怯地說出了心里話.

四爺的視線在女人身上停留了幾秒後,薄唇輕啟,正色道:"最近北方旱災鬧得厲害,尤其是齊齊哈爾,莊稼十種九不收,朝中各部提倡節儉,爺身為貝勒,也要以身作則,你的生辰便不能大辦了,只能夜里辦個家宴,替你慶祝一下."

"我是爺的人,自然都聽爺的."若音甜甜的討好.

況且她也不想大辦,她還懶得應付一堆子的皇親貴族呢.

四爺見她這般懂事,不像以前那般喜歡講究排場,倒是覺得欣慰.

他抬腳上岸,又拉了若音一把,道:"委屈你了."

"不委屈,有爺陪著我,爺又待我很好,我很滿足."若音懂事地回.

四爺被她沒臉沒皮的話惹得忍俊不禁,可要是說她沒臉沒皮,平時臉皮又薄得跟紙一樣.

見他心情甚好,若音低垂著頭,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又打起了主意.

她在心里想好說辭後,甜笑道:"爺,夏天好熱,雖然莊子上涼快些,可我最近吃不好睡不好的,實在是沒精力抄書,所以,我能不能別抄女誡了,一半也不想抄."

誰讓抄書實在是太過無聊,況且她有現成抄好的,不好好利用,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四爺何等英明,大概是早就猜到若音會提起這事,他俯身在若音耳邊深沉道:"看你表現."

"......"若音.

正在這時,蘇培盛上前說話了:"四爺,福晉,云夢齋的家宴備好了,請移步云夢齋."

四爺淡淡的"嗯"了一聲,便抬腳往云夢齋走,若音也在後頭跟上.

到了那兒時,李氏和宋氏早就等在那兒了.

李氏穿得很顯眼,遠遠的都能瞧見一抹玫紅.

一番行禮客套後,四爺和若音就入座了.

若音無意間的撇過宋氏和李氏.

宋氏還是一貫的樸素淡雅,像是個沒什麼存在感的人.

倒是李氏,一貫的高調,一身玫紅的衣裳,瞧著就奪目.

頭上更是各色鎏金簪子戴滿了旗頭,有些喧賓奪主的感覺.

且李氏是漢人,她今兒個穿的是漢服,漢服可不比滿服吶.

像這種夏天,李氏的漢服就可以露出脖子,繩子把她的身材裹的還算曼妙.

與其說是繩子,倒不如說是薄紗羅制的披帛,一端束在身前,一端批在肩上.

而李氏肩膀和手臂的布料更是絲紗做的.

而若音是滿人,她身上的丁香紫滿服吧,遮掩的嚴嚴實實的.

就連脖子上都圍著雪白的圍脖,裙子整個就一直筒子,把她的好身材幾乎都埋沒了.

不過幸虧她身材好,就是直筒的穿在她身上,那也是婀娜多姿.

不一會兒,家宴就開始了.

李氏是個很會做人的,她率先端了一杯酒,對若音笑道:"姐姐,今兒個你生辰,妹妹我雖然還喂著大格格,但也敬你一杯,祝你早生貴子~"

她笑臉盈盈,只是那個"子"字拖的稍長,至于話里的真假,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呵,肚子五年沒動靜的人,這種簡單的話,都能叫人不安生!

說完,她倒是不拖拉,爽快的把酒喝了.

若音也察覺出李氏話里的幾分假意,不過她可沒那麼傻.

她不會和李氏杠上的,好歹四爺還在這兒呢.

于是,她頓了頓,有些黯然神傷,但立馬又稍作尷尬一笑,"那我就多謝妹妹了."

然後,她也將酒盞里的酒喝了一半.

好歹她是壽星,又是正室,身份比李氏大,喝一半就算不錯了.

李氏敬完酒,就到了宋氏,宋氏端著杯盞淺笑道:"奴才祝福晉健康如意,萱花挺秀."

說完,宋氏也仰頭把酒喝了.

"好,你有心了."若音輕輕抿了一口,意思一下.

不是說她把李氏和宋氏區別對待.

而是宋氏身份低,明面上必須和李氏有些區別的,至少在四爺面前,她對待李氏要高宋氏幾分的.

不然顯得她沒規矩似得.

敬酒後,莊子上的管事就安排了節目.

一下子上來好幾個唱戲的,唱得是八仙賀壽.

這八仙賀壽,是這兒有身份的人生辰時的標配.

就跟現代重要晚會結束時,要唱難忘今宵是一樣的.

期間,李氏和宋氏又敬了若音幾杯酒,尤其是李氏,逮著機會就可勁了敬酒.

若音一開始還半杯半杯的接著了,後面也就意思意思抿一小口.

李氏大概也覺著無趣,就沒繼續敬酒了.

八仙賀壽唱完後,四爺薄-唇輕啟,頗為滿意地道:"唱好不錯,賞!"

聞言,若音也跟著賞了唱戲的.

這一波唱戲的唱完後,又來了一波唱戲的,唱的是《牡丹亭》.

用膳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夏天胃口不好的緣故,若音喝了碗黃蘑雞湯.

隨意的夾著面前的香爆螺盞和糯米粉蒸骨,糯米粉蒸骨她就吃了一塊,有些膩就沒吃了.

香爆螺盞鮮美又韌勁,螺螄個頭適中,很合若音的口味.

四爺和若音挨得近,隨意一瞥,就瞥見某個女人可勁的吃螺螄,一吃一個准.

就在四爺看若音的空擋,李氏訕笑著起身,然後俯身想舀若音面前的螺螄.

若音見狀,便對一旁的巧風說:"快給李側福晉把這碟香爆螺盞端過去."

正好她也吃得差不多了,讓給李氏也無妨.

"哎!"巧風應了後,就給李氏端了去.

李氏坐回椅子上,笑道:"那我就多謝姐姐了."

若音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她偷偷瞥了一眼,四爺倒是沒刻意看著李氏.

螺螄沒了,若音也沒什麼胃口了,就端坐在椅子上聽戲.

到了夜里八點,家宴就結束了,若音雖只喝了點酒,但她皮膚白,喝一點就上頭,且臉頰緋紅,瞧著就迷人.

此時,四爺起身,瞥了一眼若音只吃了小半碗的飯碗,一邊往漪瀾小築走,一邊命令巧風:"扶著點你們主子."

巧風點點頭應了,就上前扶著若音了.

就這樣,四爺算是帶著若音回了漪瀾小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