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妖精就是妖精


上次既然應允了四爺,往後不用涼水洗,她就不會當面一套,背面一套.

省得叫奴才覺得四爺的話,在她這兒不管用,這點面子她還是要給四爺撐起來的!

這會子,趁著膳房做膳食的功夫,她正好可以沐浴,換一身青春靚麗的衣裳.

誰讓她進宮見家長時,穿的比較沉穩.

而且她回來的路上,正值一天當中最熱的時候,悶在馬車里出了不少汗.

不一會兒,巧蘭就捧要替換的衣裳到她跟前:"福晉,奴才備好水了."

"嗯."若音張開雙臂,由著柳嬤嬤給她更衣.

做主子的,該體恤奴才時,她一點都不會吝嗇.

不該體恤時,就該有點主子的樣子,否則她們能不把你當主子瞧.

沐浴時,柳嬤嬤一邊給若音擦身子,一面道:"主子,聽說李側福晉昨兒個進宮給德妃請安了,還得了不少賞賜,在府里耀武揚威的."

"隨她去."若音沒所謂地說,只是嘴角勾起一抹譏笑.

看來李氏就是昨天在德妃面前上的眼藥了.

片刻後,若音換了身松花色的衣裳出浴了.

然後,她特意化了個甜美糖果妝,剛好和她的衣裳相照應,瞧著整個人都青春靚麗.

待她梳妝打扮好後,正好巧風就把膳食都提過來了.

若音便帶著巧風,去了錦墨榭.

到了錦墨榭,她就直奔四爺的書房.

奴才們見了她,也不敢攔著,只會恭恭敬敬的行禮.

最後,若音在書房門前停下.

書房大門是緊閉的,門前的一眾太監丫鬟見了若音,紛紛行禮.

若音擺擺手,直接朝何忠康道:"我給四爺帶了點心,你進去跟四爺知會一聲."

"哎,好!福晉且等著,奴才這就進去和四爺說."何忠康覥著臉道,誰不知道福晉最近甚得四爺的歡心.

說完,他就轉身敲了敲書房的門.

一下子,門就打開了一條縫,開門的是蘇培盛,他探了半個腦袋出來,小聲問:"你小子不知道四爺在里面忙著呢嗎?"

"回爺爺,奴才當然知道,只是福晉提了膳食來,正在外邊候著呢."何忠康笑著回.

聞言,蘇培盛正了正身子,跳過何忠康,往外面瞧了瞧,只一眼,他就看到了若音,便收回了眼神.

他對何忠康說:"你等著,我這就跟四爺說."

然後,他轉身進了書房里間,走到書案旁,小聲道:"爺,福晉來了,說是給爺准備了點心,在外頭候著呢."

四爺正忙得焦頭爛額,最近不少地方鬧旱災,太子爺命幾個阿哥們想些法子送上,算是考考阿哥們,四爺就是其中一個.

此時,四爺頭都沒抬,就淡淡道:"把東西提進來,叫她回去吧."

"哎!"蘇培盛應了後,就轉身往外邊走,剛才瞧著福晉是特意打扮了一番的.

只可惜了,四爺不讓進門,也就看不到了.

結果他才走到外間,就聽見四爺又道:"罷了,她是個安分的,叫她進來也無妨."

"啊?"蘇培盛詫異地掉頭,接著道:"好,奴才這就去請."


福晉是安分的?難道上一次,四爺只是和福晉在書房純蓋被聊天?

沒多久,蘇培盛就把若音請進書房了,他還醒目的把門帶上,站在門外候著.

若音提著食盒,緩緩走到里間.

這一次,她進來了,四爺都沒抬頭看她一眼,大概是太忙了吧?

她走上前,盈盈福身行禮:"給四爺請安."

聽到聲音,四爺抬頭看了她一眼,這一看,就又多看了一眼.

不得不說,面前的女人裝扮得很美,松花色的衣裳讓人眼前一亮.

妝容也化得恰當好處,沒有素面朝天,卻又不會濃妝豔抹,給人一種舒心的感覺.

讓身為男人的他,就算身處炎炎夏日,也能察覺到一絲春天的甜美.

他扯了扯唇,道:"你先吃著,我還要忙會子."

之前他本來是不打算叫若音進來的,結果想到她很久沒往書房走了,便允許她進來了.

只是叫這麼個小妖精進來,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四爺這麼想著.

若音可不是個老實聽話的人,她將食盒放在一旁的長條案上.

還直接把兩碗西瓜沙冰端到四爺對面坐下,"爺,點心可以不急著吃,可這沙冰得先吃完,我特意讓膳房做的呢,不吃就化掉了啦."

她的聲音嬌嬌弱弱的.

四爺被她的聲音嬌得心都要化掉了,當下眉頭就明顯地蹙了蹙.

可抬頭對上若音那雙甜美的美眸時,只是淡淡地道:"聽話,一邊吃著去."

若音是個會察言觀色的,她發現四爺好像有些不太高興了.

但她還是厚著臉皮又試了一次,這回她不用嬌嬌弱弱的聲音,而是換成無辜地聲音:"爺只管忙著,我可以伺候爺吃的,而且我絕對靜靜地伺候著,不打攪你,我可以發誓."

她說著就伸出手指頭,佯裝發誓的樣子.

"又不長記性了?"四爺濃眉一挑,面也沉下.

若音一聽,這才想起四爺上次霸道命令她不許發誓的,她忙後知後覺地捂著嘴,訕訕地道:"下次不會了."

見她乖乖認錯,四爺薄-唇輕啟,淡淡的"嗯"了一聲.

雖然他不知道若音為何這般獻殷勤,但這招在他這兒管用.

他道:"你坐我旁邊伺候著,注意別把我折子弄髒了."

"好噠,我一定注意."若音欣喜地回,還把椅子搬到四爺左邊坐下.

看來人啊,有時候就得突破自己,不試試哪里知道四爺會不會同意.

又哪里會知道自己的臉皮有多厚呢?是吧?

四爺聽到她又換成嬌嬌的聲音,眉頭便又蹙了幾分,果然是個不長記性的.

才同意她在一旁伺候著,就又不安分起來了.

妖精就是妖精,怎麼也改變不了本性.

緊接著,若音看著面前的兩碗沙冰,一碗自己的,一碗四爺的.

一開始,她喚了聲"爺",提醒四爺她要喂沙冰了.

四爺便自然地微微偏頭,薄唇輕啟,將白瓷勺里的沙冰從容咬下,優雅極了.

當四爺吃第一口時,眼里就有光在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