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征求四爺同意
g,更新快,無彈窗,!

簡直是氣死人了!

她的身份本就比福晉低,要是不得寵的話,府里基本就沒她什麼事了.

看來,她必須得"有所表示了"!

比起李氏的生悶氣,若音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她終于把四爺這冷酷男搞定了,不容易啊.

此時,她正兩眼放光地看著面前色澤紅亮的泡椒牛蛙,由于膳房用的是泡紅辣椒,賣相超級好!

若音夾了一筷子後,細細咬了一口牛蛙腿子,滿足地道:"爺,牛蛙就得這樣做著吃,肉質細嫩,且香氣濃郁."

"喜歡就多吃點,叫膳房常做."四爺沒所謂地道.

看來他的福晉是個饞貓,而他偶爾也能一飽口福.

夏天本就熱得很,再加上若音和四爺吃著酸辣過癮的菜,自然是又辣又熱,渾身出了不少汗.

待兩人用完膳後,若音就叫來了巧風:"你把水備好,這天太熱,要涼的,洗得爽快些."

結果她話還才說完,四爺就打斷了,"不許涼的,要溫熱的."

一時間,巧風有些左右為難,一個是直系主子,一個是頂頭主子爺,得罪了誰,她都沒好果子吃.

最後,若音對上四爺正兒八經的臉,打算退一步,"行了,那就聽四爺的,你快去吧."

"是."巧風如釋重負.

待巧風走後,四爺就訓話了,"你身子本就弱,往後不許用涼水洗了,容易濕氣重,會體寒."

"爺不說我還不知道呢,放心吧,我記住了."若音乖巧地回,末了還不忘拍馬屁,"不過四爺懂得真多."

四爺斜眼瞥了她一眼,接著轉頭看了看外面,"陪爺在莊子走走,消消食."

"好."若音起身,上前就挽著四爺的手臂.

四爺被她挽著的手臂頓了頓,但下一刻,他的手心微微握拳放在腰間,手保持臂彎曲的姿勢,由著她挽著.

緊接著,兩人才走出漪瀾小築,耳邊就傳來一陣知了,青蛙,蟋蟀的混合聲.

鼻尖也有各種花香和青草的味道.

若音抬頭看著滿天繁星,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她知道,這種感覺挺好.

這一次,她很乖,一直挽著四爺,沒有東看看,西瞧瞧的.

然後吧,在小道上拐彎時,有些不湊巧.

因為若音遠遠地瞧見對面也有一隊人.

仔細一看後,才發現就是李氏,李氏身邊跟著好幾個奴才,有個奴才還抱著孩子,瞧著應該是大格格了.

這時,若音瞧見本來兩手空空的李氏,居然將奴才手里的大格格抱在懷里,朝這邊走來,腳步看起來還有些急.

不一會兒,李氏就走到若音和四爺面前了.

她一走近,就抱著大格格燦笑行禮:"給四爺和福晉請安."

"起."四爺大掌一揮,李氏就在奴才的攙扶下起身了.

"大格格有些認床,平時這個時候早睡了,這幾天夜里有些哭鬧,我便帶著她到莊子里走走."李氏不問自答.

說完,她那雙尖刻的眸子,就停留在若音挽著四爺的手上,好似恨不得沖上去分開.

若音將李氏的眼神看在眼里.

這一刻,她沒有刻意的和四爺親近,或者炫耀.

只是照常挽著四爺的手,並沒有因為李氏的仇視就松開.

反正她是個正室,挽著自家男人的手臂,又不是什麼出格的事情.

四爺也沒有松開若音的手,只是自然的保持著手臂彎曲的姿勢.

他看了眼李氏懷里的大格格,道:"夜里有點涼,還是早些帶大格格回去歇著."

聞言,李氏微微一怔,聲音柔媚地道:"四爺說得是,我這就抱大格格回去."

話雖這麼說,可她那雙眼睛,卻含情脈脈的朝四爺暗送秋波.

結果四爺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就吩咐李氏身邊的奴才:"還不送你們李主子和大格格回去."

"是."

于是乎,李氏就在失望中,抱著大格格離開了.

她本來還想著拿大格格在四爺面前露露臉,最好是截了福晉的胡,讓四爺去她那兒歇下.

唉,要是她膝下有個阿哥就好了,說不定一切都會不一樣些.

反正福晉又生不出,否則正常人哪里會五年沒有動靜.

若音看著李氏悻悻然離開的背影,心里覺得有些滑稽.

她剛剛可是把李氏的一舉一動看在眼里的.

待李氏走遠後,若音和四爺又散了一會步.

吃飽喝足是最容易犯困的,不過才走了一會,她就懶洋洋地道:"爺,我困了."

四爺腳步一頓,低頭看著身旁的女人,見她美眸低垂,還打起了哈欠.

"下午才睡過的,這會子就犯困了."說是這麼說,但四爺卻轉身往回走了.

回去後,兩人分別在奴才的伺候下沐浴.

一番洗漱下來,若音便吹熄了蠟燭,准備躺下.

結果她才躺下,就落入一個結實的懷抱............

次日一早,四爺體恤若音,離開時沒吵她,也不許下人吵她.

但此刻,柳嬤嬤有些焦急的站在床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在原地踱步了一會後,終是開口了:"主子,您快起來吧,德妃身邊的奴才一早就來莊子上了,說是德妃娘娘要您今兒個就進宮一趟."

若音困得不行,不過在聽到特別具有威信的"德妃"二字時,還是努力睜開了眼睛.

距離她上次進宮才二十來天,這位老母親就又招她進宮,這是有多思念她呀?

她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回主子,早上八點了."柳嬤嬤將衣裳都備好,上前伺候若音起床.

若音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她正院里也有一花鳥鍾,為了方便看時間,這次來莊子,就一並帶過來了.

以前德妃都是提前叫她進宮的,這次居然這麼突然,倒讓她有些摸不著頭緒.

但直覺告訴她,估計是准沒好事!

一番梳洗打扮後,若音隨意的喝了碗粥,就乘上馬車進宮了.

當她到了永和宮時,照樣是翠姑姑接待的她.

"福晉先進殿坐會,娘娘還在抄經書,一抄就停不下來了,誰勸都不好使."翠姑姑笑著把若音迎進殿.

若音進殿坐下後,翠姑姑給她倒了杯茶,就進里間了.

偌大的殿里,就只有若音和柳嬤嬤了.

剛才從翠姑姑的話中,她聽出了個大概,看來她的直覺很准,要等一會子了.

德妃在她進宮前就約了她,沒可能知道她要來,還在抄經書.

估計就是哪里看她不順眼,想晾晾她,讓她坐冷板凳吧.

所以這一等,就等了個把時辰.

一個時辰後,德妃總算是扶著翠姑姑的手出來了.

若音便在殿中間行跪禮:"兒媳給額娘請安,額娘萬福金安."

德妃居高臨下地看著若音,淡淡地道:"起來吧,之前有你幫本宮抄佛經,本宮倒是省了不少事,如今你這一斷,本宮倒有些抄不過來了."

聽到這話,若音微微一怔,所以德妃的意思是叫她繼續抄佛經?

可她又不是抄經書的料,這個活她可不輕易攬在身上.

反正上次德妃自己說不要她抄的,這次也沒指明要她抄.

所以,她扯了扯唇,干脆裝聽不懂,"經書不在抄得多,心誠則靈,還是額娘身子要緊."

聞言,德妃銳利的眸子掃著一臉天真的若音,這話她竟無法反駁.

且她也不清楚若音是真不懂她話里的意思,還是假不懂,但她只得淡淡地回:"你說的倒有幾分道理,只是本宮聽說你又跟老四鬧矛盾了?"

"額娘別聽外頭胡說八道,四爺昨兒個才在兒媳那兒歇下的."若音笑回.

心說德妃的消息也太不靈通了,她和四爺是鬧別扭,但經過昨天的相處,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同時,她在琢磨著,她和四爺鬧矛盾,在宮里的德妃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還沒牛到跟四爺鬧別扭,整個京城都曉得的程度吧?

頂多就是府里的人知道罷了,而府里能在德妃面前上眼藥的,也就是李氏和宋氏.

所以,是她們兩個?

先說宋氏吧,人瞧著守本分,生了個格格沒養活,哪里還有膽子在德妃面前告狀.

且她身份低,根本就沒有進宮見德妃的機會.

然後吧,李氏身為側福晉,膝下又有個大格格,德妃也給她留了腰牌,她是可以進宮給德妃請安的.

如此一來,那就只能是李氏了!

若音才想明白,就聽見德妃威嚴地道:"凡事有因就有果,總不會是空穴來風吧."

德妃雖然氣李氏消息放的不靠譜,但她已經開了口,就不會輕易松口.

"回額娘,兒媳前段時間確實因為一點小事,和四爺起了點沖突."既然德妃有確切消息,她還是認了吧.

不然德妃會覺得她愛欺騙長輩.

"哦?那就是有這麼一回事了."德妃的手垂在扶手上,漫不經心的撫著,"那你和本宮說說,你和老四是為的什麼."

"額娘,兒媳認為,夫妻間難免會有鬧矛盾的時候,這是人之常情,現在兒媳跟四爺和好如初,也不想再提那些不開心的."若音抬頭,直直對上德妃,繼續道:"且兒媳不想因為這些瑣事勞煩額娘,使額娘操心,所以,恕兒媳無可奉告."

若音覺得,她和四爺又不是沒斷奶的孩子,沒必要小打小鬧的還要跟德妃交代.

就算說出來了,德妃也不會幫她撐腰.

況且她是喝避子湯惹惱了四爺,說出來德妃還不得一通教訓她呀.

如果她隨意扯個假理由出來,萬一沒編好,那又得填多少坑啊.

所以啊,真的沒必要什麼都說.

能忽悠過去,就忽悠著來吧.

德妃銳利的眸子把若音打量個遍,好一個無可奉告,怎麼老四媳婦越發會說話,叫她都不好再問下去了,沉思片刻後,她道:"既然你不願意說,本宮也不強求,只是你和老四,以前就愛生悶氣,兩個人都是個悶葫蘆,但你作為福晉,就該主動點的."

若音見德妃松口了,便道:"額娘說的是,只是......只是四爺的心思,兒媳猜不透,也不敢太過隨意和主動,擔心適得其反."

聞言,德妃眉頭一挑,眸光微光.

雖說四爺不是在她膝下養大的,但她自個兒的兒子,她還是了解的,是個性子冷的.

不過她還是道:"老四媳婦,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老四他平時朝中事物繁忙,你該多體貼他點,有什麼好怕的,你是他福晉,他還能吃了你不成."

若音嘴角微微一抽,應了"是".

本來吧,若音以為德妃會放過她了,畢竟這會聊得挺好的,沒有那種不愉快的感覺了.

結果就聽德妃道:"你就是心氣高了點,在自己男人面前也沒個分寸,你回去抄抄女誡,也不用抄多了,就抄一遍,下回進宮帶給本宮看."

"是."此時此刻,若音真的好無語呀.

怎麼又是抄女誡,這兩母子,就不能換點別的麼?

不過......她是不是可以拿四爺讓她抄的,再交給德妃?

想到這,她嘴角微微上揚,只是這樣做的話,需要征求四爺同意.

這一次,德妃叫若音抄書歸抄書,但還是照常留了若音在這用午膳.

到底是個嫡福晉,且她也聽說了費揚古在蒙古的光輝事跡.

所以,德妃對若音也不會太過,算是給若音敲個警鍾.

用膳的時候,若音沒上次吃得多,但也算是胃口比較好了.

用過膳後,她又小坐了一會.

直到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若音才從永和宮出來.

德妃是個講體面規矩的,還是賞了她一套首飾.

然後,若音又去了太後的慈仁宮.

這一次,外面守著的丫鬟倒是沒讓若音等著,而是直接叫她進殿的.

進殿後,丫鬟給她倒了杯茶,"四福晉,您稍微等等,太後剛歇下,奴才這就去吱一聲."

"別,我等得了,你等太後醒來後再去說."若音淺笑道.

瞧著太後她老人家挺和善的,才躺下就叫人去叨擾,實在是不妥.

那丫鬟先是一怔,而後笑著應了.

緊接著,若音就和柳嬤嬤在殿里等啊等的,太後倒是沒等到,卻等到了五公主.

五公主才午休完,過來找太後的.

她一進來,就見到若音了,還沒走近,就滿心歡喜地喊:"四嫂,你也在這里?"

若音一聽,轉頭就見五公主進來了,她也起身上前走了幾步,"是啊,今兒個得額娘召見,便一道來給太後請安."

五公主走近後,朝里間瞥了一眼,道:"這個時候,皇祖母應該也差不多醒了,我幫你進去叫她吧."

"無妨,我再等等吧."若音拉了拉五公主的衣袖.

五公主衣袖被若音拉住,便頓了頓腳步,她轉頭看向若音拉著她的手,詫異道:"四嫂,你變了."

若音頓了頓,笑道:"不會連你也說我變胖了吧?"

"你是胖了,但比以前更好看了,性子也更隨和了,我喜歡這樣的你."五公主認真地回.

正在這時,太後剛好出來了,她一出來就慈愛笑道:"是老四媳婦和五公主吧,哀家在里間就聽見你們說話了."

若音和五公主相視一笑後,福身行禮,"是孫媳的不是,叨擾您歇息了."

"無妨,哀家年紀大了,也睡不了多久,睡個一炷香的時間,還半睡半醒的."太後擺擺手,表示沒所謂.

待太後入座後,若音又跪著給太後敬了茶,太後也照樣賞賜了她一套首飾.

一套流程走下來,若音也沒多呆,意思意思就行了,待長了,也聊不出花來,只能聊出尷尬來.

所以,一炷香後,她就行禮告辭了.

這回出了宮,她哪兒都沒去,直接回了蒙清山莊.

到漪瀾小築後,她就問巧風:"四爺呢,他在莊子上嗎?"

"回主子,四爺中午時就回莊子了,聽說在書房呢."後院里,只要四爺沒出去,大家對四爺的行蹤都門兒清.

若音美眸微轉,她在想,怎樣做,四爺才會允許她把上次抄寫的女誡給德妃,沉思片刻後,她道:"你去趟膳房,叫他們做些點心,再要兩碗西瓜沙冰,另外,叫巧蘭備溫水給我沐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