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降低她的美


若音就不同了,她是個外貌協會的,且跟男人一樣,見著漂亮姑娘,眼睛就挪不開了.

此時,她正盯著第二排的某個舞姬打量著呢.

心里還在暗暗贊歎,嘖嘖嘖,絕色美人啊,當個舞姬怪可惜了.

瞧瞧這水蛇腰,這腿,這容貌,這肌膚,這舞姬,簡直是太完美了.

然後她頭一抬,又往後看了看,呃,好像後面那個舞姬也長得不賴.

不知怎的,她突然有些好奇四爺喜歡哪個姑娘,便轉頭看向一旁的四爺.

只一眼,她就愣住了!

艾瑪,四爺怎麼在看她呀?

而且是用那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她?

那眼神好像在說:沒見過美人?難道不知道你自己很美嗎?

于是,她朝四爺扯出一抹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慢慢的將視線轉移,又回到了舞姬們身上.

這一幕,可把一旁的李氏看得酸酸的,她的眼睛就沒離開過四爺呢!

四爺怎麼偏就看福晉,不看她呢?

緊接著,就有奴才陸陸續續上菜了.

四爺先動的筷,然後是若音,李氏,宋氏.

一下子,大大的八仙桌就被擺得滿滿當當的,美食當前,若音暫時把美人拋在一旁,專心專意吃菜扒飯.

尤其是那道爆炒牛蛙,她超級喜歡,肉質鮮嫩爽口,又下飯.

好在這道菜偏辣,李氏和宋氏沒敢吃,就若音吃,四爺也夾了幾筷子.

若音足足吃了兩碗飯,兩碗飯都快成了她的飯量標配了,除非她實在沒胃口,那就另當別論.

就在她吃飽的時候,那道牛蛙也被她吃得差不多了.

李氏才吃了小半碗飯,在四爺面前,她要維持淑女形象啊.

所以,她對若音吃了兩碗飯表示鄙夷.

這個時候,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那些舞姬又換成了唱戲的.

李氏大概想拉四爺去她那兒,便可勁表現,刷存在感,她晃了晃手上的翡翠鐲子,問道:"四爺,這鐲子是你後來送的,我還沒戴給你瞧過,好看嗎?"

四爺本來在聽曲,聽見李氏問他,便轉頭,視線落在李氏的皓腕上,淡淡地道:"這鐲子配你正合適."

雖然四爺沒說好看,但能從他嘴里說出這樣的話,也不亞于"好看"二字了.

所以,李氏滿心歡喜,一臉嬌羞地道:"多謝爺,還是爺送的好."

說完,她還得意地瞥了一眼宋氏,最後對上若音,明晃晃的炫耀著.

大概是她太過得意忘形,忘記了四爺還在一旁.

而她這個表情,四爺正好看在眼里,他先是瞥了一眼柳嬤嬤手上的翡翠鐲子,接著朝若音看去.

若音簡直了,對于李氏手上的新鐲子,她可是一點感覺都沒.

後院的女人,但凡伺候了四爺,都有賞賜的,誰還沒幾對鐲子呀.

只是他們兩個有沒有搞錯呀,趕緊眉目傳情呀,都瞧著她作甚?

再這樣下去,她都要尬出一身汗了.

好在四爺看了若音一眼後,起身一甩袍子,什麼都沒說就離席了.

四爺這主角都離席了,若音幾個也就陸陸續續回自個兒的屋了.


李氏更是失望而歸啊,飯桌上她可沒少刷存在.

為的就是讓四爺注意到她,她好和四爺有進一步的發展呀.

不過這樣也好,誰也沒勾到四爺,她心里多少能舒服一點.

直到當天晚上,四爺也沒踏進後院一步,而是在錦墨榭的書房看書,時不時看著夜空思考人生.

後院的人沒等到四爺,心情不好不壞,反正誰也沒等著嘛.

況且這天氣熱,雖然莊子涼快些了,但四爺往年夏天,都不愛去後院.

大概是夏天情緒本來就躁,再做些愛做的事情,就更加躁,更加熱,更加出汗了.

次日天蒙蒙亮,四爺就騎馬進宮了.

瞧著四爺面色嚴肅,策馬奔騰的樣子,估計是有急事.

等到他回莊子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這個時候,四爺面上不見嚴肅,反而帶著頗為放松的笑.

一回莊子,四爺就進了書房,表面上是捧著書,實際上心思已經飛到外太空了.

今天皇太子把大家招進宮,是宮里頭來信了,說的不是別的,正是康熙在蒙古出征的事情.

康熙大勝,只是對方落荒而逃,但他已經在回京的路上了.

還留了費揚古在蒙古善後,費揚古斬首敵方三千,還把對方首領逼得逃遁.

而這個費揚古呢,正是若音的親爹.

所以說,這個消息算是打通了四爺情商上的任督二脈.

這幾天,他不是沒想過那個女人,只是心里對于她不想懷孩子一事有些氣惱.

不管她是出于什麼原因,心里始終是有口氣憋著.

覺著是自己太過慣著她了,不然她也不敢這般造次.

如今,四爺想了想,還是給她一個台階下,就拿費揚古的消息去看看她,否則總這樣下去也不是法子.

想明白的四爺,二話不說,抬腳就出去了.

他也不說去哪兒,蘇培盛就快步跟上.

直到走到漪瀾小築時,蘇培盛才明白過來,得了,原來主子爺心里惦記著福晉呢.

四爺同樣的沒讓人唱報,進屋後,就見若音悠閑地躺在搖椅上,正午睡著呢.

身旁兩個奴才在給她執扇,身後還有一盆大大的冰盆.

四爺頓了頓,她倒是愜意.

那些奴才見了四爺,紛紛行禮,四爺手一揮,她們就都出去了.

一下子,屋里就剩下熟睡的若音,還有四爺.

四爺走到若音面前,見她斜斜靠在涼快的竹搖椅上,一頭烏發如云鋪散,熟睡時仍不降低她的美.

四爺的視線順著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紅潤如海棠唇,最後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

一雙雪白的腳丫子更是隨意的露在外面.

看得四爺呼吸一緊,下腹也跟著緊-.-繃.

可他面上的表情卻還是淡淡的,穿著墨色靴子的腳,更是踢了踢搖椅的腳,還若無其事地咳嗽了一下.

導致搖椅稍微晃了晃......

而睡夢中的若音感覺到晃動,當下身子一驚,就醒了.

她睜開眼,吧唧了一下嘴,發現四爺居然在面前,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