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煽動著他的心
g,更新快,無彈窗,!

"可您身子向來弱,以前抄佛經抄久了,整個脊梁骨和手腕都是疼的."

"哪就那麼弱了,這次我本想著等身子養好了再懷孩子......"說著說著,若音頓了頓,搖搖頭道:"罷了,是我欠考慮了,只能好好抄女誡,希望四爺能消點氣."

"福晉,您能這麼想......"柳嬤嬤感動地話還沒說完,若音就打斷了她:"行了,別說了,我再多抄會."

四爺才走到門口,就聽見若音和柳嬤嬤頗為傷感而虔誠的話,當時就停下腳步聽了幾句.

現在里面的談話停下,他便抬腳進屋.

蘇培盛佯裝後知後覺的唱報:"四爺到!"

心中卻覺得福晉是真傻,你說那天四爺在的時候不好好說話,好好悔過.

四爺不在的時候在這瞎懺悔什麼?

得虧今兒個趕巧了,四爺在這里,不然這一串話就白說了.

四爺進去後,就見若音正在抄女誡呢,抄一會停一會的,還揉了揉手腕,明顯是手酸了.

而若音呢,她聽到蘇培盛唱報後,才一臉驚喜地抬頭.

然後就見四爺穿著一貫的藏藍色袍子,渾身散發著淡淡冷漠氣息,負手進來.

她當即放下手中的毛筆,上前行禮,"給四爺請安,四爺吉祥."

這個男人,已經大半月沒來她這兒了,如今來了,也不給個好臉色.

一進來就讓人覺得整個屋子的空氣都冷了幾分.

四爺上前走了幾步,正准備扶她的手時,就想到她不願意給他生孩子,稍微一頓.

最終只是淡淡地"嗯"了一聲,自顧自地在屋里的太師椅上坐下.

然後,他看著面前的女人,一身紅粉旗裝,豐腴頎長的身材,雪白的肌膚.

烏黑幽深的眼睛,小巧紅潤的嘴唇,還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捉不到的豐儀在煽動著他的心.

她抿著嘴,笑吟吟地對著他,眉眼彎彎,使得那雙美眸更添幾分俏媚,頗為俏麗.

感覺到心中異樣的情緒,四爺有些氣惱的蹙了蹙眉,鄙視自己.

還將視線轉移,目光放空,看著一旁的空氣,漫不經心的把-玩著翡翠扳指,整個人靜默,冷峻如冰.

若音當下有些詫異,她剛剛也沒說錯話呀,怎麼突然就皺眉了?

難道特意跑來甩臉子給她看的哇?

這麼想著,她頗為無語的在一旁的玫瑰椅坐下.

同時,她琢磨著該找什麼話題,可思來想去的,好像也沒什麼和四爺要聊的.

四爺是清朝貝勒爺,又是個特上進的,國家大事她是聊不上.

而她前世是個試睡員,總不能和四爺說哪個五星級酒店好,哪種床睡的舒服吧?

與其尬聊,問些"爺吃晚膳了嗎?""您今天怎麼來了?""艾瑪,這天好熱!"諸如此類的.

還不如不說話比較好,多說多錯,沉默是金,她就跟四爺耗下去了.

反正四爺今兒個來這兒,肯定是有事的,就坐等他開金口了.

所以,她也就靜靜坐在一旁,沒吱聲.

一時間,兩個人都靜默著,屋里的氣氛有些冷.

奴才們見此情景,也都識趣的出去了,給四爺和若音留下尷尬的獨處時間.

良久,四爺才淡淡開口:"天熱,我打算去莊子上住段時間."

"既然爺決定了,我這就讓人幫爺准備一下."若音有些詫異,不過也能理解,這天氣是有些熱了.

同時,她心里有些失望,可惜了啊,這種京郊避暑的大好機會,她是不能享受了.

因為她的女誡還沒抄完,又還在禁足中......

看來她是注定要在府里度過這里的第一個夏天了.

四爺瞥了她一眼,將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漫不經心地問道:"你的女誡抄得怎樣了."

若音覺得四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她有種被班主任檢查作業的小心虛.

她迫使自己看起來淡定些,笑道:"回爺的話,抄了......一遍了."

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心翼翼地看向四爺,就連自己都覺得沒臉了,坐等被四爺訓.

最近四爺沒來,沒人管束她,她更加自在了,每天都是沒臉沒皮的.

白天里吃吃喝喝,蕩秋千,看從外面買回來的話本子.

看的都是些《冷血將軍獨寵妻》,《霸道王爺愛上我》,《陛下寵我上天!》,這樣式的爭寵文.

還別說,能從里面學到不少爭寵的技巧呢!

每回到了夜里,她才跟擠牙膏似得,稍微抄一點點女誡,日子過得好不愜意啊!

這會子,面對冷若冰霜的四爺,她才知道為時已晚呀.

如果上天再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敢保證......日子照樣愜意著過,絕對不能虧待自己!

四爺看著她局促的樣子,回想著方才柳嬤嬤說她脊梁骨和手腕痛的話.

板著臉道:"拿來我瞧瞧."

若音微微一怔後,聽話的把自己抄好的女誡遞給了四爺.

然後訕訕地站在一旁,面上帶著忐忑,像個等待老師挨訓的學生.

可不是麼,四爺比老師還可怕,老師不能罰學生禁足吧?

四爺能,還能掌管大多數人的生死!

且他認真起來不苟言笑,明明長著一張男神的臉,卻老成得跟個老干部似得!

四爺有一頁沒一頁的翻著宣紙,神秘的黑眸聚集在宣紙上,認真而嚴肅.

好半響,他淡淡地問:"為什麼只抄了一遍."

"因為......因為我想著要把字寫好點,就抄的慢了."若音堅決不能說她貪玩去了,堅決不能!

四爺頓了頓,接著微微頜首,道:"嗯,不錯,你的字形體方正,筆畫平直,是比以前寫得要好些了."

聽到四爺難得的誇贊,若音總算是深舒一口氣.

原主練的正楷字,她也只好學著寫正楷字.

但原主不開心的時候,就一邊生悶氣,一邊練字,心有雜念,導致字寫的不太好.

可她練字的時候,就真的是認認真真的寫字,連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都拋到腦後了.

所以,她寫出來的字,才會比原主要好些吧.

不管怎麼說,四爺滿意了,她就放心了.

不過......四爺好像只說她的字寫得好,沒說她抄得少這個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