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抄到猴年馬月
g,更新快,無彈窗,!

大格格正是學說話的年紀,見了四爺就阿瑪阿瑪地叫.

四爺去了,難免抱著大格格逗一逗.

李氏在一旁看著,嘴上帶著笑,但還是說大格格,"大格格,這天氣怪熱的,別總是黏著你阿瑪."

"不~不~"大格格搖頭,一臉不悅.

四爺看著大格格,笑了.

只是這六月天,真的是熱.

屋里好幾個冰盆擺著,里面滿滿的全是冰,都只能稍微緩解下炎熱.

一旁的奴才雖然執著扇,給他扇風,但他覺得都是熱風,就被他揮退了.

四爺扯了扯唇,道:"今年比去年還要熱,也是時候去莊子上避暑了."

聽到這話,李氏心中一喜,接著想到福晉還在禁足中,不由得幸災樂禍.

誰讓福晉這麼會挑時間,讓她在府里的蒸籠過日子算了.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試探:"爺,那咱們後院都去嗎,福晉呢?"

四爺最討厭這種看似小心翼翼的試探,實則不懷好意的問話.

他的劍眉微不可見地蹙了蹙,"你們都去了,福晉自然也得去."

"是是是,一起去好,熱鬧."李氏順著四爺的話說.

得了,就沖著福晉這個身份,人家就是再怎麼不得寵,四爺也對福晉客客氣氣的.

反倒是她這個側福晉想多了!

只不過,李氏一想到早上晨省時被福晉一番羞辱,眸子就水汪汪的,嘴也往下撇,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似得.

四爺抬頭就見她要哭的樣子,沒點眉目,便問:"好好的,怎麼哭起來了?"

這麼一問,李氏噙在眼里的淚花就落了兩顆下來,倒是我見猶憐.

她用手帕擦拭著眼淚,委屈地說:"沒什麼,就是想到自己家室不好,有時候真的挺羨慕福晉的."

四爺聽得云里霧里的,以為李氏因為他讓福晉去莊子避暑,就在這耍性子,當下眉頭又蹙了幾分.

冷冷道:"她是福晉,你是側福晉,要擺好自己的身份,沒什麼好羨慕的."

李氏聽出四爺話里的冷意,稍微頓了頓,繼續抹淚,"爺說的是,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只是爺前幾天賞了我鐲子,福晉的下人也有對和我一樣的,這都算了,她還賞了宋氏一對鐲子,成色比我的更好."

"什麼時候的事?"四爺淡淡地問.

"就是今兒早上晨省的時候,好些奴才都在,爺是不知道,當時我的臉都沒地擱了,福晉見我家室不好,她......她就是故意的~"李氏泫然欲泣地說.

四爺面無表情地盯著李氏,這個倒像是那個女人干的事情,不願意吃虧.

這些日子,他沒去過正院,她也從不主動示好,或者去前院,書房給他送膳食.

做錯了事情,還挺有骨氣!

好半響,四爺也沒說誰對誰錯,只是道:"她出身好,心氣是高了些."

"是."李氏訕訕地回,本來她還滿懷希望,想讓四爺給她撐腰的.

結果呢,四爺居然說這麼"中肯"的話,她還又一次因為出身被打臉了,當下別提有多失望.

"不過是對鐲子罷了,爺再送你一對更好的."就在李氏失望的時候,四爺又開口了,轉而吩咐蘇培盛,"蘇培盛,去庫房取對冰糯種翡翠鐲子給你李主子,要上好的."

"哎."蘇培盛看了一眼樂呵呵的李氏,就去取鐲子了.

心說主子爺瞧著是心疼李主子,幫李主子撐腰,怎麼他覺著,倒像是跟福晉置氣呢?

主子爺這是和福晉杠上了?

李氏目的達到,便適可而止的停止哭泣,善解人意地道:"謝謝爺疼我,或許福晉也只是那麼一說,是我想多了點."

她是挺會做表面功夫的,一哭二鬧三告狀.

完事再幫人說話,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顯得特別懂事.

"你是大格格額娘,又是側福晉,除了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也要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叫人幾句話就給弄哭了,這算什麼事."四爺淡淡地說.

李氏微微一怔,面上有些尷尬地道:"爺說的對,往後我注意."

得了,本來是想讓四爺疼惜她的.

如今聽四爺話里的意思,是說她太弱了嗎?

可她還想著四爺能將府中的一些權利放給她呢,這下怕是有些難搞了,真糾結!

李氏想著想著,就把自己給轉糊塗了,關鍵是四爺面上沒有表情,她猜不著四爺的心思.

次日,四爺在外面忙活了一天後,將近黃昏才回的府.

一番沐浴更衣後,想起要去莊子上避暑,雖然福晉在禁足,既然打算帶她去,還是得去正院和她商量一下.

到底是個福晉,是個正室.

于是,他用過晚膳後,就去了正院.

當他到正院時,看到院子里的藤蔓秋千時,眸光微轉,接著示意太監別唱報,抬腳就進屋了.

進屋後,四爺看到不一樣的裝飾和擺設時,又頓了頓.

屋里,若音正在抄女誡呢,和柳嬤嬤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福晉,抄累了吧,要不今兒個先歇歇?"柳嬤嬤心疼地道.

若音詫異地抬了抬頭,就見側邊的窗戶關了半扇,本來窗戶上擺著兩盆花的,如今只剩一盆花了.

她就說才開始抄字,柳嬤嬤哪根筋不對了,怎麼就催她歇息.

原來是四爺來了!

至于窗戶上的花,是她吩咐過柳嬤嬤和巧風的.

要是四爺來了,又不讓人唱報,就讓她們關半扇窗戶,或者挪走一盆花.

就跟讀書時,班主任突然空降視察,坐在窗邊的同學總能放哨,是一個理兒.

如今窗戶關了半扇,花也挪走了一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四爺來了.

她抬眸看了柳嬤嬤一眼,表示她會意了,然後道:"再抄抄吧,有什麼好累的,四爺雖然沒守著我抄,但我也不能偷懶呀."

柳嬤嬤嘴角微微一抽,我的好福晉,您最近偷的懶還少嗎?

這都大半個月過去了,才抄一遍,四爺可是讓抄十遍的!

照這個情況下去,得抄到猴年馬月呀?

不過這些,柳嬤嬤也只能在心里瞎琢磨,嘴上還是和若音一唱一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