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很要緊的事情


他也是幾天前才讓太子爺幫忙留意,看看有沒有退休的老太醫,有合適的幫忙分配到府上當府醫.

太子聽說他府上沒有府醫了,自然是滿口答應.

這才有了馮太醫進府這一幕.

緊接著,一行人抬腳就往正院走,可正院的若音,正讓柳嬤嬤熬藥呢.

沒法子,四爺最近來她這兒來的勤,雖說她謊稱嗓子不舒服,四爺體恤她,也不要多了.

可四爺是個難喂飽的人,要的不多,就來的越發勤了.

她這危險期,不敢疏忽,不得可勁喝避子湯啊.

等到若音把藥喝完時,四爺正好帶著馮太醫來了.

聽著外面唱報的聲音,若音放下藥碗,就出去迎接了.

才到門口,四爺就上前扶住她.

"老夫見過福晉."馮太醫拱手道.

聽到聲音,若音才看向一旁的馮太醫,都怪四爺太俊朗了,只要他在,身邊的人就跟空氣似得,沒有存在感.

她抬頭對上四爺,問道:"這是?"

"他是宮里頭請來的太醫,姓馮,往後就在府里當府醫了."四爺淡淡的介紹,當鼻尖嗅到淡淡藥味時,便道:"你不是嗓子不適嗎,正好讓她給你看看."

聽到這話,若音心中"咯噔"了一下,暗叫不好,她嗓子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這要是讓太醫瞧出來了,她豈不是得玩完呀?

想明白這層利害關系後,若音忙挽著四爺的手臂,笑道:"爺,我嗓子已經不疼了,不必看了."

"不疼你還吃什麼藥."四爺問.

"藥當然不能立馬停,得好了後,再喝個兩三天,這叫鞏固."若音一臉燦笑,還問一旁的馮太醫,"對吧,馮太醫,是這麼個理吧?"

馮太醫才進的府,不管是與不是,也不好進府當天就拂了若音的面子,好歹是個福晉.

另外,好在若音也說在點上,馮太醫自然是點頭如搗蒜,"福晉說的是,是這麼個理兒."

既然馮太醫都這麼說了,四爺也就信以為真.

但他聞著空氣中的藥味,還是開口:"既然好了,就讓馮太醫看看你在外邊買的藥方有無大礙."

若音的心,本就提到了嗓子眼,如今被四爺這麼一說,一顆心更加"砰砰"直跳.

可她還不能表露出來,只得扯出一抹天真無邪的笑容,"爺說的哪門子話,既然都把我嗓子治好了,藥還能差到哪里去,就別勞煩馮太醫了,馮太醫頭一天進府,肯定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這個話,一旁的馮太醫可不敢接茬了.

四爺琢磨了一下,先是看了看若音,再瞥了瞥一旁的馮太醫,牽了牽唇.

不過,還不等四爺發言,若音就率先說話了,她諂媚地說:"爺,我最近學了一套按頭的法子,特別舒服,你要不要試試."

為了不讓四爺懷疑,她得使出渾身解數,轉移四爺的注意力,暫時度過難關.

反正若音只差沒胸口碎大石了,哦,不對,只差沒往四爺懷里撲了.

此時的若音,滿臉殷切地看著四爺,美眸一眨也不眨的.

看得一旁的奴才和馮太醫都不好意思,紛紛低頭看著地上.

四爺對上那雙殷切而討好的眸子,有過一瞬的怔愣,雖然不知道自家福晉為何如此殷勤.


但不得不說,她鮮少這麼主動.

反正四爺是不忍心拂了她的興致,最終朝馮太醫擺擺手,意思是不用檢查了,讓他該怎麼忙就怎麼忙去.

馮太醫點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離開時,馮太醫正好路過柳嬤嬤熬藥的屋,鼻尖隱隱嗅到幾味藥的氣味,眼里有過一絲詫異.

然後,他轉頭看了看若音和四爺進屋的背影,去了府上給他安排的住處.

若音挽著四爺進屋後,還真就照著下人給她按頭的法子,給四爺按起頭來.

纖纖玉指在四爺頭部各個穴位揉按,按得四爺昏昏欲睡,在她那兒歇了一覺.

醒來時還直誇她手法好.

若音笑著回:"往後我常給爺按."

"你的心意我心領了,這種事情交給下人來做就行了,你是福晉,別太累著了."四爺摟著懷里的她,柔聲道.

"那夜里的時候,爺還總是來累我."若音嬌嗔抱怨.

不知道他在她這兒歇一晚,趕得上她按幾個時辰的頭麼?

"盡胡說!"四爺面色一沉,不樂意了,但最終還是一軟,"趕緊給爺生個孩子吧,爺會好好待你和孩子的."

若音把頭靠在四爺胸膛,埋的更低了,心虛地"嗯"了一聲.

當天夜里,四爺就在正院歇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若音難得早起一回,伺候著四爺更衣洗漱,還站在正院門前目送著他離開.

直到四爺走遠後,若音才對一旁的柳嬤嬤說:"去,再把那藥熬上."

"啊?福晉,您的嗓子不是好了嗎?"柳嬤嬤有些不解,是藥三分毒,吃多了可不好.

若音轉身進屋,"喝了今天就差不多了."

"哎,是."柳嬤嬤應了後,還是照做了.

神清氣爽的四爺回了前院,准備收拾一下就出府的.

結果還沒來得及出府,蘇培盛進來了,"爺,那個馮太醫找您有事?"

"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四爺急著出門辦正事呢.

蘇培盛怔了怔,還是說了,"聽說是關于福晉的事."

他最近看出來了,福晉在主子爺這兒不一樣了,他不敢怠慢.

至于主子爺會不會聽他的,就是主子爺的事了.

果然,一聽說和福晉有關,四爺就開始上心了,"福晉的嗓子不是好了嗎?"

"就是呀,奴才也不知怎的,馮太醫說這事和福晉有關,還是很要緊的事情."蘇培盛小心翼翼地說.

聞言,四爺在太師椅坐下,"罷了,趕緊叫他進來吧."

蘇培盛應了後,忙不迭就把馮太醫帶進來了.

馮太醫進來後,就拱手行禮.

四爺手一揮,道:"說正事吧."

馮太醫點點頭,瞥了一眼房里的奴才,看起來像是要和四爺聊什麼驚天大秘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