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夜里一起用膳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四爺和德妃之間怎麼鬧矛盾,人家也是親生骨肉來的.

她這個做兒媳的,只得把心裝到肚子里去,該怎麼尊敬婆婆,還是得怎麼來.

至于德妃怎麼想的,不是她能決定的.

德妃聽了後,微微一頓,接著擺擺手道:"罷了,不得空就算了,你是嫡福晉,府上瑣事繁忙也屬正常,往後也不必抄了,本宮這里有的是人抄,你只管把身子養好,趕緊給老四生個嫡子才好!"

這下子,德妃干脆不避諱了,直接催生.

若音一聽,扯出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兒媳謹記額娘教導."

"你記著就好,身為嫡福晉,你的心稍微放寬點,老四她是貝勒爺,女人多幾個是難免的."德妃開始循序漸進的給若音上課,"你是沒瞧見,宮里頭有些阿哥,還沒建府邸,就好幾個格格和侍妾伺候著,老四這樣還算少的了."

"額娘說的是."若音點點頭應了.

看來德妃認為她之前的抑郁症,就是心胸太窄,心眼小引起的,只是不好明說,便旁敲側擊的指點,讓她別善妒啊.

不過原主的抑郁,有一大半來自于沒有子嗣,還有一大半,確實來自與善妒,這個是沒錯的.

緊接著,德妃又隨意的跟若音聊了一會子,還留了若音在宮里用午膳,"幾月不見了,你就留下來,陪本宮用過午膳再走吧."

"是,前段時間我身子雖好的七七八八,但還是有些病態,這才不敢進宮叨擾額娘,還請額娘見諒."若音全程規規矩矩的.

她擔心這麼久沒進宮給德妃請安,怕德妃記她的不好,便誠惶誠恐地說明了.

德妃瞧著她雖然胖了些,可面上還是有些病態,並沒有什麼血色,便道:"無妨,宮里頭規矩多,進宮一趟不容易,瞧著你面色不太好,就讓膳房上些補身子的吧."

于是乎,等到午膳時,德妃還真的讓人上了好幾樣大補的菜品.

比如:蟲草花烏雞滋補湯,花生燉乳鴿,清蒸鱸魚,茶樹菇蒸牛肉等等.

飯桌上,十四阿哥和七公主也在飯桌上.

好在若音是個隨和,又不太挑食的人,除非真的做得很難吃,況且宮里頭的禦膳做的都挺好吃的.

她喝了一碗蟲草花烏雞滋補湯,一碗花生燉乳鴿,就著其它菜,她還吃了一碗白米飯.

德妃雖說是康熙的女人,可她也是四爺的額娘,若音的婆婆.

從婆婆的角度來看,比起那種吃幾口就放下碗筷的,大概她更喜歡若音這種實在的,好生養!

就連十四阿哥和七公主,也奇怪地看著若音.

覺得面前的四嫂,跟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的四嫂,不知道是拘謹還是沒胃口.

飯桌上從來只喝半碗湯,再吃幾口飯,就不吃了.

說的不好聽點,就跟吃貓食一樣,每回使得額娘弄一桌子飯菜,最後只能賞給下人.

七公主是個女孩兒,性子比較內斂的,看出來也不說.

倒是十四阿哥,他被德妃疼著養大的,鮮少會顧忌什麼.

便好奇的開口問:"四嫂,我看你長胖了些,你是不是有寶寶了,不然怎麼吃這麼多."

"飯桌上別瞎說,你四嫂只是胃口好,能吃就是福,你也多吃點,吃多了才能騎馬射箭."德妃笑著說.

聽著是訓斥,其實就是柔聲哄著的.

若音也笑著說:"十四阿哥長得快,瞧著比人家十幾歲的男孩長得還高些."

德妃教訓十四阿哥,不是她能和稀泥的,但他誇一下十四阿哥,還是可以的.

不過她說的也是真的,十四阿哥才八九歲的年紀,比京城那些十幾歲的孩子還高大些.

大概是德妃養的好,宮里頭從不缺十四阿哥的吃食吧.

"四嫂謬贊了."十四阿哥被德妃說了後,倒是客客氣氣的了.

德妃也慈愛地看著十四阿哥,自己的兒子,總是跟別人不一樣,比別人要好的.

這頓飯,德妃吃的還算開心.

尤其是她看到若音好胃口地吃了那麼多食物後,她的嘴角欣慰的上揚.

就連她自個兒的胃口都大好,比平時多吃了半碗飯.

用過午膳後,若音又在宮里小坐了一回,就跟德妃告辭了.

德妃賞了她點補品,還有一對珊瑚鎏金點翠發釵.

若音出了永和宮,深舒一口氣,她覺得德妃還行吧,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同時,她也希望和德妃之間的婆媳關系,能一直平淡的維持下去,如此就好.

當她下了台階的時候,李福康早就駕著馬車在底下等著了.

結果還沒上馬車,就見四爺帶著人往永和宮這邊來了.

若音和四爺遠遠的四目相對,便在原地等了等四爺,待四爺走近後,她福身行禮.

四爺上前扶起她,"怎麼樣,用過膳了嗎?"

"用過了,額娘那兒的飯菜好吃,爺呢?"若音笑問.

"我在太子爺那兒用過了,你現在回府?還是等等爺?"四爺問.

若音心中一驚,她可千萬不能和四爺一起回去,否則她的事情豈不是要泡湯了?

于是,她嬌嗔地道:"得了,爺既然給額娘請安,就多坐一會吧,否則我在這兒等著,像什麼話呢."

"你倒是會做樣子."四爺看著她沒有亂塗的指甲,還有她身上恰當的穿著打扮,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話.

"這點規矩我還是懂的."若音額頭冒黑線.

難道在四爺眼里,她有那麼傻嗎,連進宮做樣子都不會呀.

四爺笑了笑,抬頭看了看永和宮,然後轉頭緊了緊若音的手,"那你先回去吧,爺稍後就回,夜里一起用膳."

若音頓了頓,所以,四爺這是和她約上了?

她點點頭應道:"爺去吧,我還要去太後那兒一趟,給她老人家請安."

"嗯,既然難得進宮一趟,是得去去."四爺贊許地說,然後抬腳就上台階,往永和宮走.

若音目送著四爺上了台階,然後,她讓李福康把馬車直接駕到宮門口等她,自己則步行到太後的慈仁宮.

慈仁宮,外面的奴才見到若音,便上前行禮,然後讓她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