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就暫時放過你


他必須得占上風............

很久很久以後,四爺抱著懷里的她,說起了正事:"額娘聽說你病好了,讓你進宮一趟,想見見你."

額娘?那個德妃?

一想到德妃,若音微微一頓.

早就聽說四爺和德妃母子間的關系不太融洽.

看來四爺這次的怒氣,估計就是德妃那兒來的.

不過,若音還是乖巧應道:"好,是我的不對,病好了就該早早進宮給額娘請安的,現在額娘提起了,那我明兒一早就進宮吧."

四爺感受到懷里的她有些異樣,便拍拍她的背脊,安撫她,"沒事的,不用緊張,你是她兒媳,額娘不會害你的."

"嗯,我知道啦."若音知道四爺是個大孝子,都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也就隨著四爺,盡盡孝心吧.

原主在宮里阿哥所時,時常要進宮給德妃請安,那才是煎熬呢.

現在四爺有了自己的禛貝勒府,給德妃請安的次數少了一半不止.

幾乎只有逢年過節,或者德妃召見,才需要進宮一趟.

況且這一次,若音有個小小的私心,正好她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去京城買點東西,簡直是天助她也!

不過,她還是先和四爺打了招呼,"爺,到時候從宮里回來,我還想買點東西,可以嗎?"

四爺聽了後,沉思了一會,道:"不過是買些東西,想買就買吧,以後想要什麼,直接讓人上前院說一聲,讓下人去買就行."

"好噠!爺真好!"若音甜甜地說.

次日一早,若音打扮的剛剛好,沒有原主那麼沉悶,但也沒有在府中時青春靚麗.

她還是分得清場合的,在家被四爺圈養,和進宮見家長,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

她穿了身丁香紫的旗裝,頭上綰著"大拉翅"旗頭,旗頭上一只鎏金蝴蝶簪子,一支珍珠碧玉步搖,右側一朵中等大小的粉色簪花.

面上化著淡妝,不好化的太精神了,她最近把自己吃胖就算了,總要有點大病初愈的樣子.

就連手上的丹蔲,也換成了淺粉的顏色,再戴上三兩個景泰藍護甲.

一番梳妝打扮後,若音起身,站在鏡子前照了照,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後,就坐上馬車進宮了.

馬車是棗紅色的,車身就跟個小亭子一樣,上面有各式木雕.

到了宮里,若音把德妃給的腰牌遞給柳嬤嬤,柳嬤嬤再拿給守門的侍衛看了看.

侍衛認得這輛馬車,但還是走正常程序,仔細瞧了瞧腰牌後,哈腰朝馬車笑道:"四福晉,請."

然後,馬車就繼續開往宮里頭,停在宮里頭的馬廄.


若音順著記憶,到了德妃的永和宮,紅色的宮牆和朱門,烏黑的瓦片,藏藍色的牌匾,燙金色的大字.

不知怎的,若音看見牌匾上永和宮三個大字,內心就生起一股壓抑的感覺.

她緩和一下心中不適的情緒,深吸一口氣,上了台階.

走了一半台階時,德妃身旁的翠姑姑遠遠地瞧見了她,便熱絡的上前迎她,"福晉,許久不見,娘娘經常念叨著你呢."

"之前身子不好,不敢來叨擾娘娘."若音淺笑著客套,由著翠姑姑把她帶到了大殿.

進殿後,德妃不在,翠姑姑給若音上了杯茶,"福晉先坐坐,娘娘在里邊抄佛經,還不知道你來了,我這就進去跟她說一聲."

"好,有勞姑姑了."若音接過茶盞,輕輕抿了一口.

不一會兒,德妃穿著一身茶色的旗裝,看起來三十五左右的年紀.

頭上綰著大拉翅,中間一朵大大的花,兩旁是鎏金的簪子,看起來雍容華貴.

只是再平常不過的中分,梳在她頭上,卻顯得格外威嚴.

好在她面上有著高雅和淡然的美,而且容顏保養得當,看起來還是有幾分韻味的.

若音覺得,難怪是四爺的生母,和四爺一樣,身上的氣質太過複雜.

她起身到殿中央,待德妃在高座坐下後,她便跪下行禮,"兒媳給額娘請安,額娘吉祥如意."

德妃居高臨下的打量著若音,淡淡道:"起來吧,你身子弱."

"謝額娘."若音起身後,就在原來的玫瑰椅坐下了.

"幾月不見,瞧著你倒是比以前還胖了些."德妃漫不經心地說.

若音心說德妃好眼力,隔這麼遠,一下子就看出她胖了.

她扯了扯唇,笑道:"回額娘,之前臥病在床,腳不曾沾地,身子就開始虛胖,這些日子,身子好了許多,胃口也一下子上來了,每頓比平時多吃了一碗飯,就更加胖了."

"能吃是福,你原來太清瘦了,不好生養,也難怪跟了老四五年,肚子沒點動靜,現在這個樣子,瞧著還算那麼回事."德妃暗戳戳的催生.

若音早就料到了德妃會往這方面扯,只是她一點也不惱.

因為她知道,在這個朝代,長輩就算做錯了,也基本不會道歉的.

更何況德妃身為婆婆,只是想抱個嫡孫,稍微嘮叨了幾句.

論誰家媳婦進門五年肚子沒動靜,哪個當婆婆的不埋怨兩句?

她好脾氣地笑道:"額娘說的是."

德妃見若音難得沒有像以前那般,露出難堪的表情,還笑臉當當的,當下有些詫異,問道:"這次可有抄佛經吶?"

"額娘,兒媳大病初愈,四爺才將府中事物重新交到我手上,暫時不得空,就沒抄了,還請額娘見諒."若音恭恭敬敬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