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輕松裝下兩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在這個時候,膳房的過來擺膳了,四爺便拉著若音在八仙桌旁坐下.

兩人沒再膩膩歪歪了,反正晚上有大把時光不是?

當下人把菜都擺上時,四爺鼻尖就聞到了香辣的味道,頓時胃口大開.

他的視線落在湯汁紅亮的大鍋上,不由得問:"那是什麼?"

若音順著四爺的視線,遠遠瞧去,笑回:"這個叫毛血旺,里面有鴨血,黃豆芽,水法毛肚,豬肉,火腿,魷魚,黃花菜,木耳,就跟大雜燴似得."

"還有這種吃法."四爺淡淡地說,瞧著上面飄著紅紅的油,眉頭不由自主的微蹙.

這里的人,有什麼稀奇的菜,都會取些好聽的名字,對于若音說出毛血旺時,四爺倒是沒多想,橫豎也不是多仙的名字.

而他蹙眉只是因為上面飄著看不見底的紅油,覺得辣,因為他向來注重養生.

若音確實愛吃毛血旺,至于四爺愛不愛吃,她一開始不曉得,不過剛才見他蹙眉,大概就是不愛吃吧?

于是,她指了指桌上其余的菜,道:"除了毛血旺是辣的,其余的都清淡些,我給爺盛碗湯暖胃先吧."

說完,她給四爺盛了碗荷葉鴨肉冬瓜湯.

"嗯."四爺接過她盛好的湯,"你也吃吧,不必顧我."

"好."若音應了後,還真就不客氣了.

直接對那鍋毛血旺集中火力,一碗又一碗的乘著,辣的面上微紅,原本就嫣紅的唇,更加鮮紅欲滴,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四爺就是想咬上一口的那個,他看著胃口很好的若音,向來注重養生的他,也在一片紅海洋似得鍋里盛了一碗毛血旺.

而他第一口吃的,就是豆芽和白菜,結果當時就辣的眼睛發紅,舌頭發麻.

見狀,若音便笑道:"爺,這個要先吃肉,或者鴨血的,菜葉容易掛辣油,吃起來入味,更辣,先從不太辣的吃起,這樣比較好."

"那你不早說."四爺沒好氣的說了一句,就繼續吃碗里的了.

第一口是又辣又麻,可細細咀嚼,就能品嘗出其中的麻辣鮮香,菜也夠入味.

以前他不喜歡吃動物的髒腑,覺得髒而腥,可他嚼了一口肥腸,只嘗到了美味,沒有一點不好的味道.

若音:"......"誰讓四爺剛才一副嫌棄的樣子,她以為他不吃吶.

一旁的蘇培盛見四爺可勁的吃那些肥腸啊,肺葉子啊,當下眼珠子瞪得老大了.

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四爺最討厭吃動物髒腑了,有一年冬天,膳房做了牛雜湯,四爺愣是一口都沒吃,面上的表情也不好看.

嚇得他立馬讓膳房再也別上這種菜了.

這一刻,蘇培盛有些慌,難道他這些年的堅持錯了?

不同與蘇培盛的驚慌,四爺和若音都吃得大快朵頤,面上透著細微的汗.

最後,四爺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很久沒吃得這麼舒心了.

這道毛血旺第一次顛覆了他對動物髒腑的認知,原來這些食材也可以做得這麼好吃,看來他以前吃的,只是做得不好吃罷了.

想想那些層層工序做的,還沒這大雜燴好吃,不由得忍俊不禁.

以往蘇培盛是個小心謹慎的,更是一根筋的蠢太監.

可能生怕太監大總管的位置不保,但凡他露出不喜歡哪道菜的表情,膳房就再也見不到某些菜品了.

至于福晉,要知道福晉以前很忌口,這種辣的,她從來不吃,這次倒是難得撒開了吃,這樣挺好的.

若音優雅地擦了擦嘴角,她已經感覺到身子出汗了,得了,白沐浴了一趟.

她抬頭一看,見四爺也出汗了,想著待會可能要伺候他沐浴,但這會子吃得太飽,還不能洗,便琢磨著干點啥過渡好呢.

結果她還沒想到,四爺就叫人先備水,然後對若音說:"練會字吧,爺記得你以前挺愛抄佛經的,怎麼現在不見抄了."

"爺就別調侃我了,我還小,不適合抄佛經,等年紀大了,把生活悟透了,再好好抄經正合適."原主為了在四爺和德妃面前表功,每天都要抄經書的.

可佛經不是你抄了,就代表你人有多好,要看你悟透了里面的道理嗎.

要是一面抄佛經,一面殘害後院,那都白抄了,原主可不就是白抄了?

所以,若音自認為還沒到悟透的地步,就不瞎表現了,還是做自己比較好.

四爺微微一頓,淡淡地說:"那你陪爺寫會字吧,你隨便抄點什麼."

若音應了,讓柳嬤嬤准備好筆墨紙硯,心中對四爺豎起了大拇指,真是不虛度光陰啊,一會也不閑著,消食的時間都用來練字了.

緊接著,四爺在練字,若音在一旁研磨,偶爾也跟著練練.

四爺的字筆翰如流,就連他握筆的手腕,大有筆掃千軍的氣勢.

說實在的,若音是欣賞四爺這樣的男人的.

尤其是他寫字時的認真模樣,簡直比天橋底下手機貼膜的還要嚴肅.

額......好像這樣形容有些不巧當?貼膜的也沒四爺好看呀!

那就換個比方,四爺比帥氣大總裁開會時還要嚴肅.

他的眼神專注而神秘,一股由內至外的霸氣與自信從他身上散開,令人沉迷.

然後,兩個人就這樣練了一炷香的時間,柳嬤嬤說水備好了.

若音便小聲說:"爺,水備好了,現在沐浴嗎?"

四爺淡淡地"嗯"了一聲,行云流水的把最後一個字,最後一筆大氣一提,然後放下筆,張開手臂,由著若音給他更衣.

巧風醒目的把筆墨紙硯收拾整齊,完事就出去了.

一下子,里間就只剩下若音和四爺,若音先是伺候四爺用薄荷水漱了口,她自己也是一樣.

四爺無意間瞥見了屋里的美人聳肩琉璃玉瓶,里面放著新鮮的石竹,瞧著別有一番雅致,房里的淡淡香氣聞著也讓人心曠神怡.

不多時,四爺光著膀子進了浴桶.

那浴桶是香柏木做的,紋理細膩漂亮,保溫功能強.

桶身很寬,能輕輕松松的裝下兩個人?還綽綽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