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讓她也跟跟風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他們就更加不敢怠慢了.

巧風站在一旁等著,她看著周太監圓滑的樣子,心說不愧是府里的老太監了.

周太監原本在宮里的阿哥所當差,他本事不賴,四爺有了禛貝勒府後,就被四爺調出宮,在府里當差了.

不一會兒,李氏那兒的春梅也來點膳了,她見巧風也在,隨意的打了聲招呼後,就點膳了.

然後,她和巧風站在一起等著,當她看到膳房把好幾個又紅又嗆又辣的菜裝進食盒,遞給巧風時,眉頭微不可見的蹙了蹙.

巧風和膳房的做交流,沒發現春梅的表情,她直接提著食盒,後面跟著兩個小太監,就回了正院.

正院里,若音賞了兩個小太監後,就胃口好的動筷子了,她先是喝了碗濃白濃白的馬蹄鯽魚湯暖胃,然後才吃的飯菜.

用過膳後,她練了會字,沒辦法,前世她習慣了龍飛鳳舞的藝術字體,可原主寫的是規規矩矩的正楷,她得未雨綢繆啊,萬一用到寫字的時候,不能讓人發現毛病呀.

練了一炷香的字後,她實在是太困了,便歇了個午覺.

等她醒來的時候,巧風便說:"福晉,您要不要吃些沙拉,奴婢這就切去?"

"你倒是越發懂我了."若音是真的覺得巧風細心,她才穿來一個月,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巧風和柳嬤嬤都能知道個大概了,也從不多嘴.

"福晉說笑了,伺候福晉是奴婢的本分,奴婢這就弄沙拉去."巧風說著便出去了.

就在若音吃著巧風做的香蕉沙拉時,李福康說蘇培盛來了,若音自然是想都沒想,就讓他把蘇培盛請進來,好歹是四爺身旁的紅人呀.

蘇培盛進來後,身後還跟著好幾個小太監,抬的抬箱子,捧的捧首飾盒,抱的抱小擺件.

他一進來就行禮笑道:"福晉,主子爺公事繁忙,還特意讓咱晚些時候把這些送來."

若音擺擺手,示意他們起來,接著朝柳嬤嬤眼神示意一下,然後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繞著四爺給的東西走了幾圈,"你替我謝謝四爺,只要是爺送的,我都喜歡."

"哎,奴才一定帶到."蘇培盛笑著應了,福晉的嘴是比以前要甜了,難怪爺最近對福晉不一樣了.

緊接著,柳嬤嬤就拿了好幾個錢袋出來,分別給了蘇培盛和幾個小太監,"蘇公公,這是我家福晉賞你們的茶錢."

蘇培盛笑著接了後,其余的太監才接.

待送走蘇培盛後,巧風和柳嬤嬤才把四爺賞的東西都報了一下.

聽著她們念的清單,若音道:"丹蔲拿來我瞧瞧,這幾天我就塗上,緞子你們挑些顏色暖的,讓內務房提前做些夏裝,其余的放在庫房吧."

這些日子,她跟下人們說過什麼是暖色,柳嬤嬤幾個早就門兒清了.

緊接著,她看了看手上的丹蔲,是該換換了,既然四爺送了些,當然得用上了,否則豈不是辜負了四爺一番好意.

柳嬤嬤瞧著若音只管那些小東西,卻沒提起琉璃玉瓶,便小心翼翼的把裝有琉璃玉瓶的紅木雕花匣子也遞在若音面前,"福晉,這個琉璃玉瓶瞧著成色很好,擺在哪里?"

若音扯了扯唇,差點就想說收到庫房去,可她眼睛掃到琉璃玉瓶時,話還沒說出口,就咽下去了.

她看著那兩個琉璃玉瓶,玉質通透,這放在現代,妥妥的冰種玉質啊,且玉瓶雕刻著精美的花紋,瓶身就跟真的美人聳肩一樣,又細又光滑.

這讓她想起四爺昨晚無意間說她鎖骨好看,在他身下啜泣時,鎖骨跟肩膀一聳一聳的,妥妥的美人聳肩!

"福晉,福晉?"柳嬤嬤看著若音臉紅發呆的樣子,便喚了好幾聲.

緩過神來的若音清了清嗓子,若無其事地說:"這兩個就擺在里間吧,有空采點花回來,用來插花."

"好."柳嬤嬤應了後,就把琉璃玉瓶搬到里間了.

四爺是個自我約束能力極強的人,他並不是個縱-欲過度,貪圖美-色的,昨晚的事情純屬意外.

恐怕連四爺自己都不清楚,他昨晚為什麼控制不住他自己.

所以,經過昨晚奮戰一夜,四爺今兒個打算在書房自我約束,看看書,批閱公文.

如今他是貝勒爺了,手頭上還是有不少事情的.

四爺負手回府,身後跟著一群奴才,才到書房門前,就見李氏提著食盒在台階上站著,她一見四爺,就滿心歡喜的上前行禮:"給四爺請安."

四爺手一抬,示意她起來,"有事?"

"沒什麼別的事,我就是想著爺在濟南辛苦了,便做些點心和湯,給爺補補."李氏笑著說,她就是想四爺了.

"皇阿瑪都親征了,我這點差事有什麼好累的."四爺眉頭微蹙,對李氏的話不太喜歡.

李氏微微一怔,面上有些不自在,"四爺說的是."

四爺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食盒,淡淡地道:"東西放下吧,待會我再吃."說完,他就大步流星的進書房了.

蘇培盛醒目的接過李氏手里的食盒,也跟上了.

李氏把食盒交給蘇培盛後,轉頭看了一眼四爺挺拔的背影,逃跑似得回了偏院,她剛剛惹了四爺不高興,這會子也恨不得走得遠遠的.

期間,宋氏也送了點心和湯品,在這後院里,是個女人都想爭寵,只是宋氏沒李氏那麼明顯罷了.

宋氏讓丫鬟送在書房外的小德子手中,小德子通報一聲後,再由何忠康提進去.

小德子跟何忠康都是前院的太監,何忠康是蘇培盛的徒弟,小德子是何忠康的徒弟,這一個個的,算是徒子徒孫的關系了.

巧風聽說宋氏和李氏都去書房表賢惠了,有些替若音著急,她看著無欲無慮的,像個小仙女似得,悠閑插花的若音,開口道:"福晉,宋格格和李側福晉都去書房給四爺送點心了."

若音聽出巧風話里的意思了,這是讓她也跟跟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