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突然想通了
沈征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

他接連試了幾種方式,但不論是用火焰還是用閃電,亦或用水系的力量阻擋,都無濟于事.那帶著血腥味的血液源源不斷地滲入他的身體,破壞著他的機體,又限制著他的蟲力,讓他如同被蛛網縛住的小飛蟲一樣,不論如何掙紮,都無能為力.

"你該感到榮幸."那人冷笑著."一個新進的控蟲者,竟然能讓我使出最強的蟲能力,這足以讓你驕傲了.只可惜這驕傲只能維持片刻."

他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地舉起手.在他手上懸浮的那血刃不斷地湧動,變化,漸漸變得越來越大,形狀也起來越清晰.

可以想象,當那血刃完全凝結後,等待沈征的必然是致命的一擊.

但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沈征突然感覺到了一種饑餓感.那感覺很是迫切,讓他突然間有一種恨不能張口吞食的沖動.

也就在那一瞬間里,一種強大的力量在沈征體內出現,它毫不留情地吞噬著那滲入沈征血脈之中的外來血液,然後將它轉化成了一種"聽話"的力量,並開始向他全身各處蔓延.

那種饑餓感一下得到了緩解,甚至慢慢地在消失.

沈征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任那血網向自己身體中滲透,臉上出現的卻是愜意的表情.

那人卻看不到這些,他只能看到沈征在血網中已經停止了掙紮,不由冷笑:"只是這樣就放棄了?意志力倒是差得驚人,這樣的家伙,死了也沒什麼可惜的."

說著,那只手猛地一握,已經快要成型的血刃立刻一震,徹底化成了一柄六米多長的鋒利血色大刀,隨著他凶狠地一揮手,向著沈征當頭劈落下去.

但也就在這一刹那間,那種"血"的力量已經擴散到了沈征全身,而相應的,那饑餓感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一種來自遠古的記憶在沈征腦內突然出現,讓他准確地把握住了那"血"力量的本質.

血刃當頭落下,已經接近頭皮.

但有那一刹那的時間就夠了.

光芒在沈征眼中一閃,他猛地將身子一震,那裹住他的血網就在瞬間被他的力量震散,而他則向著一旁一躍閃開.

巨大的血刃狠狠地斬在地面上,如同切豆腐一切破開大地,劈出一道長達數十米的大地裂痕.

"竟然能擊破我的血網?"那人微微一怔,但並不慌張,一揮手收回了斬出的血刃,再一招手,那被震散的血網又重新凝聚在一起,回到他手中,化成了血球.

"血的力量,說穿了其實就是'液體’的力量."沈征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兩手中血化成的武器."血也好,毒汁也好,水也好,都是液體,只不過水是單純的,而其它液體則是附加了屬性的,但本質是相同的."

"我剛才吞掉你那些槍彈時,感應到了閃電和水的力量."那人看著沈征,緩緩說道."看來你還是個操縱水的高手,難怪你會對液體系的力量有這樣的認識.不過你難道不明白貪多嚼不爛的道理?哼,也難怪,身為一個新進的控蟲者,你還什麼也不懂.許多蠢貨成為控蟲者後,都會想讓自己變成一個全才,但那卻是錯誤至極的.真正的聰明人,只會將所有無用的能力全都拋棄,留下自己最熟悉,最強大的一項全力發展,那樣才有突破境界更上一步的可能.這就好像是雕刻,不是不斷往石料上加東西,而是不斷從石料上減東西,直到將它變成完美的藝術品."

"這個例子很生動."沈征覺得對方說的很有道理,但道理不是通用的.他知道自己和別人是不同的,所以走的路也許也會和別人不同,任何一個人恐怕都無法在修煉的路上對他形成有效的指導.

他看著對方,緩緩點了點頭:"不過不一定適合所有人."

隨後淡淡一笑,試探著問了一句:"看你這好為人師的架勢,不會是哪一國的學院院長吧?"

"你沒必要知道."那人面色一寒,"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死嗎?"沈征緩緩展開雙臂,淡淡一笑."那倒未必."

蟲力在體內迅速地湧動,數種不同的蟲力糾纏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力量.一片大霧以他為足以快速地蔓延開來,向著四周圍擴展.

這是什麼力量?對方有些驚訝,但仍如方才一樣並沒有驚慌.在他看來,沈征不過是一個毛頭小子,一個一年級的小小新生,一個手里拿著槍但還沒學會用的新兵蛋子.

在他看來,對付這樣的家伙,十拿九穩,就像殺一條狗那麼簡單.

霧在快速地蔓延,十幾秒的工夫內就將整個山頂籠罩在其中,這時那人臉色才微微一變.

能將蟲息擴散至這樣大的面積,絕不是一個新進的毛頭小子能做到的.眼前的一切說明了一點——這個小子正在快速地進步.

簡直是怪胎!那人冷哼一聲.也許是和我這樣高手的戰斗,催化了他的進步吧.不能讓這進步再持續下去了,我不是來給他當陪練的.

死吧!

陰沉著臉,那人一揮手,向著方才沈征站立地位置沖了過去.

但他駭然發現,自己竟然如同陷入了泥潭中一般.霧中充滿了莫名其妙的阻力,讓他的身子感到到了輕微的麻痹,行動也大受阻礙.

"消散!"他冷哼一聲,左手一揮,血球立時化成了一道血的浪濤,在他周圍瘋狂地湧動,環繞,將那彌漫在空中的水霧卷入其中吞掉.

片刻間,他就清出了一片清朗的區域,手向前一推,那血浪在空中向前奔湧,將前路上一切霧氣吞食一空.

但那前方,已經沒了沈征的蹤影.

"雕蟲小技!"那人不屑地自語著,揮手間,血浪以他為足以快速地旋轉,如電風扇一般不住地掃清附近的霧氣,並向著更遠處擴散,吞掉更多的霧.

沈征隱身在霧中,卻並沒有急著攻擊.

因為在那一刻里,他突然生出了一種奇妙的想法,一種可以將他所有的力量都融為一體的想法.之前他隱約碰觸到了那種方法,但那如電光石火般在他腦中快速一閃的念頭,當時並沒能被他捕捉到,而現在,在得到了一種全新的力量後,那念頭卻突然再次劃過腦海.

而他終于將在思海之中捕捉到了它.

腦蟲!

這個可以侵入其它蟲神經之中,進而控制對方大腦,將對方的身體剝奪的家伙,其力量是不是也可以對人體內其它蟲力形成有效的控制?

而在這種控制之下,融合似乎並不是難事!

千軍萬馬已經列隊,所缺的只是一位能統領他們的將軍.沒有將軍在,幾支部隊始終是各自為政的散兵游勇.

但如果有了這位能指揮萬軍的人才在,那麼這才是一支完整的,強大的軍隊.

將軍不必是能在戰場上獨自擊殺萬人的強者,但必須是一位運籌帷幄的智者.這一點,腦蟲完全可以擔當得起.它雖然沒有一點點的攻擊力量,但在沈征的體內,它的能力卻可以發揮到極致,形成極為恐怖的效果!

試一試吧,也許一切將從此不同……

他靜靜地閉上了眼,不理那在霧中不斷破壞的對手,如同一座被冰封雪蓋的大山般沉寂了下來.

體內,所有的蟲力都湧動了起來,仿佛以他的身體為會議室,召開了一場熱鬧的大會.築基蟲力,黏液蟲力,鋼甲蟲力,刺爪蟲力,爆裂蟲力,棱槍蟲力,刃足蟲力,吸能草蟲之力,火焰力,水之力,妖鎧之力,閃電之力,最後,是腦蟲之力.

太亂,太複雜了.沈征微微皺眉,然後在腦蟲控制力的作用下,開始了融合.

鋼甲蟲,刺爪蟲,棱槍蟲,刃足蟲和爆裂蟲的力量,其實完全可以歸為同一種力量,都是單純的"力",只不過表現形式不同,攻擊方式不同,但沒必要將它們分得那麼清楚.正如那人所說,強者之路是雕刻的過程,要不斷放棄那些無用的.

而所謂的放棄,沈征認為不是丟掉,而是融合.

對于植蟲者來說,這些都是不同的武器,但對控蟲者來說卻沒什麼區別.不必將這些蟲力區別對待,只要以一種控制方式控制住它們就可以了.

就像不論是長槍兵還是短刀兵,斧頭兵,都可以直接歸入"冷兵器隊"一樣.

築基蟲和黏液蟲的力量,其實也可以歸為一類,強化機體和治療,都是要讓這副身體朝更好,更強的方向走,只不過一個急一個緩.

那麼也可以歸為一體.

水是實物,火,閃電又是不同的能量體,所以都單獨歸類.

吸能草蟲的吸能草葉,和妖鎧蟲的妖鎧變化,分別歸為一類.

分類已經結束,剩下的就是融合了.沈征在霧中快速地移動,拉遠與那人的距離,集中起全部精神,將腦蟲那不起的控制之力,變成了統治自己全身蟲力的龐然大物.

腦蟲的力量在沈征身上由內而外,再由外而內地反複運轉著,慢慢地滲透入其它各種蟲力之中.一種奇妙的感覺在沈征心底生成,片刻之後,他突然睜開了眼.

成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