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5章:狼子野心
順著公路奔馳了十幾公里後,一座大型城市出現在沈征面前.在呂關山的指引下,沈征駕車駛向了城南郊,來到一座大型軍事基地前.

這里就是青川軍團的本部.

見到駛來的是一輛陌生的車子,門前的警衛立時降下了欄杆,兩名士兵緩步向前,伸手示意車子停下.

"軍事重地,嚴禁接近!"一個士兵沖著緩緩停下的車子喊道.

"是我!"呂關山從車中探出了頭,沖士兵揮了揮手.

"是副軍團長!"士兵們見到呂關山那有氣無力的樣子,都吃了一驚,急忙沖著警衛室喊."升起欄杆!"

沈征等欄杆一升起,立刻駕車沖入了青川軍團之中.在呂關山的指引下,一路飛馳著來到了軍團指揮部.

跳下車,打開門,和劉安婭一起扶著呂關山下了車子,向著指揮部大門而去.守門的士兵見呂關山一身泥土和血跡,不由嚇了一跳,二話不說就打開了門讓三人進去.

另一個士兵則先一路飛奔向樓上而去,找軍團長呂江報告.

三人剛走到樓梯口,一個人影已經從上方呼地一起跳了下來,疾步沖到近前,一把扶住呂關山,焦急地問:"這是怎麼了?"

沈征看了一下,這人有四十多歲,不到五十的樣子,模樣和呂關山很是相似,不問可知,這必是他的父親呂江.

"爸,山河這小子想殺我!"呂關山恨恨地咬牙說道.

"怎麼回事?"呂江一時被驚呆了.

"伯父,我和關山本來是到山上別墅度假的."劉安婭見呂關山疼得厲害,便搶著說."結果被一伙自稱是黑炎盜賊團的人襲擊,差點沒命,據他們說,就是關河雇傭他們來害關山的,為的是軍團長的位子.多虧這位申賀先生出手,不然您就見不到我們了!"

"有這種事?"呂江被驚呆了,隨後急忙沖沈征一點頭:"大恩不言謝,但我還是要說聲謝謝!"

"爸,你聽過這個黑炎盜賊團嗎?"呂關山喘息著問.

"如果是真的,事情就嚴重了."呂江皺起了眉,"走,我們先到屋子里再說."說著,代替沈征撫起兒子,進入一樓一間小會議室中坐下.

這時,已經有士兵叫來了軍醫,幾名軍醫一起輸入治療系的蟲力為呂關山療傷,幾分鍾之後,呂關山的傷勢已經好了一大半.

"你們去吧."呂關山一揮手,"已經沒什麼大事了."等軍醫們走後,他才再次問:"爸,這個黑炎盜賊團很棘手嗎?"

"相當棘手."呂江皺眉說,"這是一個在整個十二軍區六國內到處活動的團體,已經存在了將近六年,始終沒人能將它剿滅,甚至連它本部所在也不知曉.據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它有一個幕後大老板,而這大老板是位控蟲者."

"方才申兄弟在逼問那些人時,也確實沒能得到什麼信息."呂關山說,"只知道團長是叫雷卡特."

"沒錯."呂江點了點頭,"那是一位蟲力滿百的巔峰高手,恐怕比我還要厲害一些吧."

"您不也是蟲力滿百嗎?"呂關山納悶地問.

"100是一個極限."沈征在一旁接了一句."到達之後,除非突破,否則永遠只能停留在植蟲者的境界中.但那不過是一個數值,並不能完全說明實力.就好像一只擁有一千斤力量的虎,和一只擁有一千斤力氣的羊,其實力差別其實非常大一樣,蟲力滿百者的實力也不盡相同."

呂江忍不住多看了沈征一眼.

"對了,爸,申兄弟不但救了我,還答應幫我們處理這次這件事."呂關山急忙對呂江說,"能有申兄弟這樣的絕頂高手幫忙,就算有黑炎盜賊團的威脅,應該也可以平安度過."

"哦?"呂江看著沈征,多少有些驚訝.因為從兒子那句"絕頂高手"中他已經明白,呂關山認為沈征是蟲力達到100的高手.

這麼年輕?

"請問申兄弟是哪里人?"呂江問.

"謹慎是好事,我可以理解."沈征淡淡地說道,"換成我,對一個突然出現的家伙也會心存疑慮.但請呂軍團長放心,我只是一個旅行中的外國人,碰巧救了你的兒子,又被你的養子惡心到了,正好閑著沒事,所以打算管管閑事而已.另外,過去黑炎盜賊團與我也有點摩擦,我正好借機會看看能不能給他們點教訓."

面對一位蟲力100的軍團長仍能如此平靜,呂江確信這個申賀確實不是一般人.

"既然都是黑炎盜賊團的敵人,我們確實有理由聯手."呂江點頭.他並不是容易輕信人,關鍵是在這件事中,他看不出沈征能有什麼圖謀.

"爸,你打算怎麼辦?"呂關山問.

"先要弄清是不是關河這孩子的原因."呂江說."萬一這只是黑炎盜賊團的計策,是為了挑撥我們與關河的關系呢?"

"爸,他們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呂關山皺起了眉,"您不是也認為關河有問題嗎?"

"他是有些小毛病."呂江說,"所以我才決定由你來繼承青川軍團.但……"

"我覺得這種時候,恐怕呂關河已經行動起來了."沈征緩緩開口.

"什麼?"呂江一怔.

"從我帶著關山兄進入軍團時起,呂關河應該就已經開始行動了."沈征淡淡說道."而現在,也許他已經聯絡到了黑炎盜賊團的其他人,也許……"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人一下推開,然後一個穿著軍裝,長相陰鷙的年輕人,在一眾人的陪伴下大步走了進來.

"關河?"呂江一怔.

"父親,兄長,都在啊."那個年輕人的目光掃過幾人,然後冷笑一聲.故意書面話的稱呼,顯得一點也不親切,反而多了一絲戲謔.

沈征打量著這家伙,顯然,他就是那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呂關河了.

"沒想到你的本事這麼大,二十多個好手也沒能殺得了你."呂關河感受到沈征的目光,冷冷看了他一眼,隨即便將他當成了呂關山保鏢一類的人略了過去,只盯住呂關山."看來父親大人的決定是對的,這個軍團還真的應該交給你啊."

"關河!"呂江激動地站了起來,手指著他."原來……原來真的是你?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

"為什麼不能?"呂關河眼里放射出凶光,"從小到大,我這個外來人一直忍氣吞聲,處處要自覺地讓著你的寶貝親兒子.我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能得到這個軍團長的位子?可到了後來,你還是一心偏向著你的親兒子,我白白在軍中為你效力了這麼多年!這是你不仁在先,有什麼臉怪我的不義?"

"你拍著自己的胸膛說一說,爸最早是要把軍團長的位子傳給誰?"呂關山憤怒地拍案而起,"他從小就著力栽培你,為的是什麼?是你自己越來越不像話,才讓爸決定放棄你!"

"關河,我對你如何,你不是不知道."呂江瞪著眼說,"你從小就表現出了極強的戰斗能力,而關山卻只知道玩令我心痛,所以我從小就將你當成自己的接班人來培養.但最近這幾天你的表現太令我失望了,貪汙軍薪,玩弄女兵,還在軍中設賭場,你……"

"那又怎麼樣?"呂關河冷哼一聲,"這里是軍營,又不是學校,難道不開賭場我還開圖書館?不玩女兵難道我去玩男兵?"

"你!"呂江被氣得臉色鐵青,不知說什麼好.

"好了,不和你們啰嗦那些沒用的事了."呂關河輕蔑地一笑,"父親大人,你的那些忠誠部下,現在已經被我抓了起來,軍營現在已經被我的親信全盤接管了.如何?這樣動如閃電,不正是你教我的嗎?我執行得還不賴吧?現在請你把軍團長的印章交出來吧.對了,還要麻煩你向上頭彙報一聲,就說你覺得身體不成,所以要將軍團長的位子,讓給你的次子,也就是我."

"想得美!"呂關山冷哼一聲.

"老實一會兒吧."呂關河冷冷地看著他,轉向呂江."我本來想繼續當你的好兒子,但遺憾的是你的親兒子太不孝了,甯肯讓你身陷這種困境,也不願犧牲自己一個,換來一家人的和平.打電話吧,這樣的話,我可以留你親兒子一命."

"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養了一條毒蛇!"憤怒地握緊了拳,洶湧的蟲息自呂江全身蔓延而出."今天我就親自斃了這只毒蛇,省得它為害人間!"

"狐狸終于露出尾巴了!"呂關河狠狠地說,"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什麼好心收留,什麼像親兒子一樣對我,不過是讓我為你死心塌地地賣命而已.可惜,我沒有那麼笨!"

一轉頭,望向了身後人群中一個穿著大衣一直沉默著的男子,恭敬地說:"雷卡特團長,辛苦您了."

那個男子三十七,八歲的年紀,眼神冰冷,臉色有些蒼白,褐色的短發,整個人看起來有點像石雕——顏色單一灰暗而冰冷.

"沒什麼."他緩緩開口,"反而是我要說抱歉.我沒想到我的部下這麼愚笨,二十多人竟然殺不了一對男女."

"雷卡特!?"呂江望著那個男人,身子微微一顫.

沒想到黑炎盜賊團的團長也在這里,有意思了.沈征看著那人,暗中一笑.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