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0章:有我的就有你的
鈴聲響起,老師宣布下課,沈影緩緩地收起了課桌上的書本.

"我來吧."一直站在教室後方的方賀立刻沖了過來,幫沈影收拾.

"不……不用的."雖然這些日子來,方賀一直這樣守在她身旁,幫她做所有事,但沈影直到如今還是不能習慣.

"那可不成."方賀笑著,"沈副司令委我以這樣的重任,我可得盡心盡力辦好才成."

"哥只是要你保護我的人身安全而已啊."沈影無奈地說.

"反正就是當你的貼身保鏢,能為你做點什麼就做點什麼吧."方賀嘿嘿笑著."好了,收拾完了,走吧."

說著,他替沈影背起了書包,在全班同學的注視之下,陪著沈影走出教室.

"老師再見!"沈影禮貌地向老師打招呼.

"啊,沈影同學慢走!"老師恭敬地向著沈影也行了個禮.

沈影輕輕歎了口氣,走了出去.

在她走後,全班的同學才開始收拾書本.

走廊中,站著一班全副武裝的戰士,他們如同古代雕像一般威嚴莊重,等沈影出了班級後,立刻將她簇擁在中間.

一直到這一隊人走出教學樓,來到cao場上,才又有另一遍鈴聲響起,這時,各個班級的學生才從教室向外走.

cao場上,停著兩輛防彈的軍用車,方賀背著沈影的書包,緩步向前走,邊走邊聯絡散布在四周的安保戰士.

"兩公里內沒有任何問題."他很快就得到了回應.

這是每天的例行程序.

在沈影出沒的任何一處地方,都有一群安保戰士散布在兩公里內的各個路口,高樓中,監視著周圍的一切.

這讓沈影很不適應,但又無可奈何.

原本對她的保護還沒到這麼變tai的程度,但自從沈征成為控蟲者的消息公布後,梁隆可是不遺余力地做好了對沈影的保護工作——國家副司令的妹妹,控蟲者的親人,那還了得?安全問題大于天啊!

向著車子走去,方賀本以為這會和平時的每天一樣,但就在這時,卻突然收到了在高樓中布防的部下的緊急呼叫:"頭兒,雷達顯示有飛機奔這邊來了,而且是超低空飛行!"

"什麼情況?"方賀一驚.

"雷達顯示,是戰斗機!"部下有點慌了,"簡直不可思議,戰斗機怎麼可能在超低空進行這樣的飛行?"

"快上車!"方賀一皺眉,低聲對沈影說,同時沖周圍的安保戰士大吼:"注意周圍!"

所有人立刻進入了高度戒備的狀態.

"來了!"通訊器中傳來一聲驚呼,幾乎在同時,方賀也看到一架銀灰色的戰斗機從學校附近的樓群中飛了過來.

"這開玩笑呢吧?"方賀立時傻眼了.戰斗機在樓群間穿行?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啊!

這架戰斗機如同一只雄鷹,在低空中一個側閃繞過了一幢高樓,來到了學校cao場上空,隨即一個盤旋,筆直地自天下降了下來,那種下落速度,讓人感覺它是想把自己直接拍在地上.

但在接近地面時,它的速度卻突然減緩,然後一下停住,再慢慢落地.

方賀擋在沈影之前,但沒讓沈影上車.他知道,在這種大家伙面前,越是大目標越容易被瞄准擊中.

"所有人注意,做好戰斗准備,隨時准備向……天啊!收起你們的武器,敬禮!"方賀對著戰斗機虎視眈眈,命令部下做好戰斗准備,但就在這時飛機的艙蓋打開,沈征帶著微笑站了起來,沖他揮手.

"哥?"沈影看到那張熟悉的臉,立時激動了起來,不顧一切地向著戰斗機沖了過去.

"頭兒,什麼情況?"遠處的監視者們有點懵了.

"是沈副司令,沈副司令回來了!"方賀激動地叫著.

"哥!"沈影已經疾奔到了戰斗機前,而沈征則從上面跳了下來,奔著妹妹而去.沈影的眼睛已經被淚水模糊,哭著一下撲到了沈征的懷里.

"哥,你真狠心,這麼久了才回來看我."沈影抽泣著說.

"不是一直有電話聯系嗎?"沈征笑著.

"那能一樣嗎?"沈影捶了他一拳,"我從小到大都和你在一起,這次分開這麼久,我好不習慣."

"以後就好了."沈征輕輕拍著妹妹的背."等你的學業結束,咱們就天天在一起."

"這可是你說的."沈影擦了把眼淚.

"這個……"沈征撓了撓頭.

"好啊,騙人啊!"沈影假裝生氣地又給了他幾拳.

"好了好了,這次我在家多陪你玩幾天好不好?"沈征急忙承諾.

"幾天?只有幾天?"沈影不干了."我要你一直在家里.你不是已經成了控蟲者了嗎?還成了副司令,難道還要東奔西跑?"

"還有些事要辦呢."沈征把文蘭學院那邊的事,簡單說了一下.

"哥,我覺得差不多就成了."沈影低聲說,"其實你能當上編隊長就已經很好了.那時多好啊,你還住在家里,我們天天還能見面.現在你成了大人物,卻總見不到你了."

"別說這些了,先回家吧."沈征拍了拍妹妹的背.

"那是……那是沈副司令啊!"學校的走廊窗邊,已經擠滿了學生和老師,一個個神情激動地望著窗外.

"天啊,那就是傳說中的控蟲者嗎?"

"真是幸運,竟然能看到副司令!"

嘩啦!因為後面的人拼命向前擠想看到真切些,前面的人又恨不能鑽出窗戶去,結果擠得太狠,有好幾扇窗子都被擠碎了.

"快走吧,不然要引起騷亂了."沈影擔心地看了一眼.

"好."沈征一點頭,"飛機就留在這里吧,家里那邊也沒地方放."

"怎麼會沒地方放呢?"沈影嘟囔了一句,但沈征急著離開,也沒聽清.

"沈副司令!"來到方賀近前時,這位昔日的朋友臉色微微一紅,沖著沈征又敬了個禮.

"這稱呼太生分了."沈征給了他一拳,"方賀,你還叫我沈征成嗎?我們兩個是朋友."

"好……好的."方賀紅著臉點了點頭.

旁邊他那些部下一臉的羨慕.

"各位,謝謝你們幫我照顧妹妹,你們辛苦了."沈征轉向他們,點頭微笑.

"不辛苦!"十幾名戰士激動得漲紅了臉,沖著沈征立正敬禮.

"今天中午我請客,都到我家吃飯去."沈征笑著,和沈影一起上了車.方賀急忙跳上車,親自開車.

出了學校,一路向著狼牙鎮中央而去,兄妹兩個在後座上聊著天,方賀則緊張的注視著周圍,不時和散布在附近的安保聯系,確認安全.

"不用這麼緊張."沈征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除了控蟲者外,基本沒什麼能威脅到我的安全."

"習慣了."方賀一笑.

"對了,你現在的蟲力有多少?"沈征隨口問了一句.

"沒多少."方賀不好意思地說,"不過是71而已."

"71?還而已?"沈征樂了."你這進步已經非常大了,還不知足嗎?"

"比起你來那可是云泥之別了."方賀說,"這還是我生怕辜負了你的囑托,沒命地拼命訓練才達到的呢.軍團長和編隊長們也幫了我不少忙,不然哪能升得這麼快."

"這個東西給你."沈征一邊說,一邊從口袋里取出一個小金屬盒子,扔到了副駕駛的座位上.

"什麼東西?"方賀好奇地問.

"哦,兩枚中級品蟲核,提升蟲力用的."沈征說得輕描淡寫.

"啥?"方賀一個哆嗦,差點把車開到道邊溝里去,嚇得他急忙轉方向盤將車子穩住.

"方哥你要嚇死人啊!"沈影在後邊被這麼一甩,也嚇得不輕,就沈征什麼事也沒有,只是笑:"方賀你這駕駛技術不行啊!"

"你這玩笑開得太大了吧?"方賀抹了一把汗."兩枚蟲核?"

"沒什麼大不了."沈征說."我一共有四枚,給了梁隆軍團長和風宇一人一枚."

他當初參加朧星學院的學院獵賽時,得到了一枚蟲核,擊殺了妖鎧蟲後又得了一枚,再加上上一周調制實踐中調制成的兩枚,一共有四枚.其中妖鎧蟲的那枚,他在學院時也用調制器調制了,遺憾的是本來他打算使用腦部蟲力,對蟲核進行改造時,發現蟲核仍是承受不了那種力量.

所以,也只是造出了一枚中級品而已.

"大手筆!"方賀不由感歎.

"中級品最少能讓植蟲者的蟲力提升4點."沈征說,"但這只是理論上的保守數值,具體到個人,可能還在變化.一會兒回去你就試試,看這兩枚能讓你提升多少蟲力."

"我就用一枚."方賀說,"另一枚我得留著,哪天萬一我有資格沖擊植蟲者的極限了呢?那這枚蟲核可就寶貝了."

"別那麼沒出息."沈征給了他一拳,"有我的就有你的,今後有的是機會.而且這種中級品只能提升蟲力,是無法幫你突破極限的.那至少得是高級品才成.以我目前的實力,也只能調制出中級品."

和方賀和感情,是無法與他人相比的.表現上所有人都認為,是風宇慧眼識英雄幫了沈征,但其實卻並不是如此.真正在沈征最艱難的時候伸出手的,是方賀.也正因此,不論沈征變成怎樣的強者,在他心里,方賀都永遠是和他平等的朋友.

當然,梁隆也好,風宇也好,在他心中也都是自己的朋友.但他不會阻止他們喊自己"副司令",聽到他們這麼喊,也不抗拒.

但如果方賀這麼叫,他會很別扭.

"那我就都用了吧."方賀說."真好滿心的期待啊!"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