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9章:大英雄
梁隆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

死,他並不怕,但他怕死後會有靈魂.

到了那時,他無法面對五千多名因他錯誤決斷而死掉的戰士.

到了那時,他怕自己看到另三十萬游蕩在空中的狼牙鎮居民之魂.

上天啊,求你了,求你了!

似乎是上天聽到了他的呼喚,那本應該落下的尖牙卻遲遲沒有落下.

梁隆在驚訝中睜開了眼,看到銀甲豹蟲正抬頭望向天空.

另外四只銀甲豹蟲也都抬起了頭,望向天空,仿佛那上面有什麼壯麗的奇景.

會是什麼?梁隆向著天空中望去.

空中,一道銀灰色的影子由小而大,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壓從那銀灰色的光影中釋放出來,令在場的許多蟲都顫抖不止,失去了抵擋之力.

無數槍彈從那銀灰色的影中分離出來,飛射下身,在蟲群中揚起了紫色的血雨.蟲類的殘肢斷體四下里飛濺中,四枚機載導彈呼嘯而至,在蟲潮之中分散開花,令更多的蟲直接化成了灰.

"援兵?"風宇驚訝地抬頭望向天空,看到的是一架從天而降的飛影戰斗機.不過,只有一架.

在最初的喜悅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失望——只有一架戰斗機能解決什麼問題?

但片刻間,他的觀點就改變了.

那架戰斗機以絕不可能的姿態,從空中筆直地俯沖下來,那模樣好像是要自殺,但卻在接近地面時猛地一個俯沖旋轉,仿佛一個格斗高手一般扭動著身子,那銳利的機翼瞬間在蟲群中揚起了無數的血和肢體.

"開玩笑吧?"風宇脫口而出.

這是什麼樣的駕駛技術?風宇連聽都沒聽說過!

幾發棱槍彈從戰斗機的蟲力武器發射口中射出,准確地打在了摁倒梁隆的那只銀甲豹蟲身上,那威力強大的棱槍彈,瞬間就將這個家伙撕裂成了十幾塊,血和內髒灑了梁隆一身一臉.

但梁隆沒時間顧及這個,他猛地一躍而起,驚愕地望向了那以絕不可能出現的飛行姿態,在地面上方十幾米處做著低空飛行的戰斗機.

這是一架戰斗機,還是戰斗機形的人?

他有點迷糊了.

另外四只銀甲豹蟲發出了憤怒的大吼,但沒等這吼聲結束,無數的棱槍彈已經飛射過來.那些棱槍彈有的帶著灼熱的火焰,有的帶著耀眼的電弧,有的則浮動著水光,在眨眼之間,就將那四只凶悍無比的銀甲豹蟲燒成了灰,轟成了渣,沖擊成了碎塊.

常規的彈藥在不斷發射著,而那些由能量化成的槍彈也在瘋狂地向著蟲群傾泄.當那五只如同頭目一樣的銀甲豹蟲完蛋後,整個蟲群也似乎失去了主心骨,蟲潮突然變得散亂起來.

飛影戰斗機將所有的子彈傾泄一空後,一頭鑽入了蟲潮之中.它的機身貼著地面做著快速的旋轉,機翼如同利刃一樣橫掃四方,刹那間就在蟲潮之中開出了一條血路.

它就這樣,從蟲潮的這一頭旋轉到那一頭,再從那一頭旋轉回來.它如同一只飛速旋轉的電鋸,輕易地收割著所有蟲的生命.

蟲潮終于動搖了,那些之前還悍不畏死的蟲倉皇地向著來路逃去.

但那架飛影戰斗機並不打算放過它們,它以梁隆等人無法想象的靈活,在貼近地面的地方施展著各種想象不到的攻擊技巧,每次它掠過蟲群,至少都要有十幾只蟲魂歸天外.

它似乎殺起了xing,又似乎是被蟲群激起了怒火,一副不打算放過群蟲的樣子.

"殺,跟著它一起殺啊!"梁隆這時突然醒悟過來,振臂高呼著."為死去的戰友報仇!"

"報仇!"編隊長們也振臂高呼著,在他們的帶領下,整支隊伍都沸騰了起來,士兵們紅著眼,大吼著猛沖向前,一點也不在乎身上那一處處的傷痛.

人類,在一架飛機的帶領下對蟲潮銜尾猛追,一只只跑得慢的蟲被放倒在地,而跑得快的蟲也一樣逃脫不了被殺戮的命運.

這一場追擊,一直持續到西北守城.

此時的西北守城,是一副淒慘的景象.那堅固的城牆千瘡百孔,大門早已經不見了蹤影,只在那個應該有門的位置上,開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大洞.

散亂的武器掉在各處,四百具尸體倒在守城的各個角落.這些堅強的戰士已經全部光榮殉職,他們面對著數十倍于自己的蟲潮,沒有畏懼,沒有貪生怕死,用他們的血肉為狼牙鎮,為自己的家鄉鑄起了鋼鐵的守城.

蟲群瘋狂地湧入了大門洞開的西北守城中,人類的戰士們紅著眼追了上來,看到守城的慘象,心中的怒火燒得旺了,他們大吼著,沒命地向前沖,拼盡全部力量,試圖多殺一只蟲,多為一名戰友報仇.

飛影戰斗機堵在西北守城的另一邊,用它那特殊的戰斗方式屠殺著群蟲.

只有零星的蟲逃掉,而大多數的蟲,則用它們的尸體徹底填滿了西北守城.

這一場戰斗持續了好久,當蟲群完全被消滅後,幾乎所有人的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劇烈地喘息著.

"軍團長!"風宇和另外幾位編隊長一起跑了過來,來到梁隆的身邊.

"您沒事吧?"風宇關切地問.

"差一點沒命."梁隆坐在大門邊,望著在蟲尸海洋那一邊,正緩緩降落的飛影戰斗機.

"是他救了我的命."梁隆說.

"那會是什麼人?"風宇不解地望向那里."這是什麼樣的駕駛技術啊!我從來沒想過,這種戰斗機還可以在低空中做那樣的動作."

"哪里是低空?"第一編隊長洛嘉感歎著,"那分明就是在地面!我感覺那根本就不是天空中的作戰工具,而是一只跳躍力驚人的豹子啊!"

"你們猜不到會是誰嗎?"梁隆望向那邊,此時,飛影戰斗機已經穩穩降落了下來.

"您認識他?"風宇驚訝地問.

"能有這種強大力量的,絕對不是植蟲者."梁隆緩緩說道.

"那是……"風宇在一怔之後,不由一臉的狂喜."我明白了,是沈……副司令!"

也就在這時,飛影戰斗機的艙蓋打開,一個眾人熟悉的身影從中跳了出來,飛速地向著這邊跑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問:"大家都怎麼樣?梁軍團長,你沒事吧?"

"沈副司令,是沈副司令!"風宇幾乎是瘋狂地大叫了起來,嗓子因為過于激動而啞了.

"是他,真的是他!"編隊長們也激動了,拼命地高聲叫著:"沈副司令回來了!"

本已脫力的士兵,這時忍不住瞪大了眼,激動地站了起來.這個傳奇式的人物,當初就曾活在他們中間,與他們一起訓練,執行任務.而他們當中的一部分人,當初還曾在他的身邊,受他的指揮.

"沈副司令救了我們啊!"許多人大叫著.

"沈副司令萬歲!"不知是誰起了頭,立刻,所有人都跟著叫了起來.

數千人喊著同一句話,令那句話在西北守城中,在天空之上,久久回蕩.

聽到這如潮水般的呼聲,沈征的腳步不由慢了下來,眼睛里有一些晶瑩的東西在閃爍著.

"大家!"他高聲大吼著,"我回來了!"

"萬歲!"士兵們用更高的聲音回應著他.

梁隆顫抖著站了起來,等著沈征走到自己面前,打算用一個莊嚴的軍禮向他問候,但沒等他的手舉起來,沈征已經撲了過來,一把將他抱住.

"梁軍團長,抱歉,我回來晚了!"沈征不無傷感地說.

"沈……沈征!"梁隆哽咽著,在猶豫中,卻堅定地喊出了那個名字,用力地將這位國家領導人級的強者摟住.

當初,那個透露出天才本色的少年,如今終于成了人中之龍,翱翔于九天了!

"沈……沈副司令好!"風宇等編隊長沖了過來,激動地看著與梁隆抱在一起的沈征,然後挺起胸膛,莊嚴地向他敬起了軍禮.

"大家別這麼生分好吧?"沈征擦了把淚,笑了起來.

松開了梁隆,他向幾位編隊長揮了揮手.

"風宇編隊長,你有點瘦了;洛嘉編隊長,你的胳膊好像傷得很厲害,快找軍醫看一下吧;德普編隊長,你剛才作戰的姿態可真是勇猛呢.另外……這位是?"

沈征挨著個地和編隊長們打招呼,看到最後一個人時,卻發現那是個陌生的面孔.

那是個褐發的中年人,臉型方正,面容硬朗.他沖著沈征再次敬了個禮:"報告!狼牙軍團第三編隊隊長羅爾克,向沈副司令報到!"

"第三編隊?"沈征腦海中浮現出了卡特斯那家伙的身影.

"他也是軍區上面派下來的支援干部."梁隆在他耳邊低聲說,"不過人很正直,是位好同伴."

"你好!"沈征聽到這番介紹,對這人好感大生,微笑著沖著羅爾克點了點頭.

"真沒想到你在這時回來."風宇激動地走向前,用力和沈征抱在一起.

除了梁隆,也只有他有這個膽子,因為也只有他與沈征的關系最為親近.

"我應該早點回來的."沈征有點懊悔說,"真不敢想象,如果我再晚一步的話……"

"別說了,我的大英雄."風宇松開了沈征,"你已經救了狼牙軍團,救了狼牙鎮,這就夠了."

"沈副司令萬歲!"士兵們突然又喊了起來,似乎不這樣,不足以表達他們的敬仰與興奮.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