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5章:玩一樣的調制
沈征已經完全掌握了那三處最佳滲入點的情況,于是控制著機械臂,將針頭緩緩刺入中期一個之中.

還有兩個這麼閑著是不是太浪費了?

他在想了想後,決定控制著另外兩只機械臂,將另兩個針頭也刺了進去,如此一來,自己的蟲息就可以從三處不同的地方進入蟲核,從三處同時開始改造.

時間也就可以節約下來三分之二.

他這是……林良感覺自己有種要瘋掉的感覺.

誰都知道,如果從幾處地方同時下手,一件工作就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干完,但問題是,做這工作的人是否有那麼大的精力.

既要無比專注,又要分散精力去管另外兩處地方,而且那兩處地方也要求調制者有無比的專注……

林良覺得自己無法想通這個道理——這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他感覺這次絕對會失敗,就失敗在沈征的狂妄自大上.

太草率了!他埋怨著,然後拼命用蟲息去感知沈征的操作手法.

之後中,他徹底傻眼了.

沈征的手法雖然還有些生澀,遠不如他熟練,但卻沒有半點錯誤.蟲核內的能量結構,經過沈征的改造產生了劇變,儲存空間變得更大了.

雖然沈征的速度遠不及林良,但關鍵在于沈征同時從三處下手,就等于同時有三個沈征一起對蟲核進行改造.

如此一來,速度已經和林良差不多了.

林良覺得自己不太能思考了,因為這種改造的速度,只能說明一點:沈征選的這三處,果真就是這枚蟲核的最佳滲入點.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快……

不多時,沈征已經結束了改造,然後從櫃中又取出了一枚新的蟲核,開始尋找滲入點.

他又是用那種多處針頭同時釋放蟲息,將蟲核完全包裹起來的方法.

林良瞪著眼,一言不發地盯著幻光屏,同時自己的蟲息拼命地混在沈征的蟲息中,感知著來自蟲核上的信息.

什麼也沒有.

不,有還是有的,總有一些關于"柔軟"關于"滲入"的隱約信息傳來,但沒等他清楚地感知到,就一定被略了過去.

他突然有這樣一種感覺:自己是一個剛剛學習跑步的運動員,正在跟蹤著一個世界長跑冠軍,當對方發力疾奔時,自己只能一路在後面吃人家揚起的塵土,想看清對方的步伐,卻是一種奢求.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是這樣?他才剛剛學習調制技術啊!難道……他真的是一個全方位的天才?

一枚蟲核,從開始檢測最佳滲入點,到提取完其內部的能量,沈征只用了五分鍾左右的時間,然後,他就將這部分能量注入到了目標蟲核中,同樣是三個針頭同時注入.

接下來,漸漸開始熟練的他,更是只用了十分鍾的時間,就又提取出了另外三枚蟲核內的能量,將之注入目標蟲核,然後再進行了一次最終的調制,將三個針頭小心地抽離,再用蟲息將三處開口封閉.

整個過程,不到半個小時.

真的成功了?能成功嗎?雖然一路用蟲息觀察著沈征的操作,並確定一切無誤,但林良還是不敢相信沈征能成功.

就在最後一個開口被完全封閉起來後,那枚蟲核突然間散發出了強大的力量,外殼的紋路中有蟲息在不斷地流動著,原本如同死物的蟲核,突然間像有了生命一樣靈動起來.

"成功了!"林良發出一聲不知是驚呼還是感歎的叫聲.

"怪不得你說用多枚蟲核調制成一枚這種方法,是最簡單的呢."沈征勉強著自己將那蟲核從調制台上取了下來,遞給了林良."還真是挺簡單的."

林良差點沒被氣死.

簡單?當年我學了多長時間,浪費了多少蟲核最終才達到現在這一步?

就算是現在,制造一枚這樣的中級蟲核,我又用去了多少個小時的時間?

你小子,竟然不到半個小時就調制出了一枚!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啊!

林良有一種想哭的沖動,覺得自己這一輩子跟白活了似的.辛苦練習幾十年的技藝,跟白練了似的——人家一瞬間就超越了你了.

"能不能仔細跟我說說,你到底是怎麼找的最佳滲入點?"林良緊張地問.這種高度機密,還真不知道沈征願不願意告訴自己.

"就像你教的那樣啊?"沈征一臉的疑惑.

"就像我教的……"林良愣了一會兒,突然間眼睛發直."我明白了,你的感應力,是你的蟲息!你的蟲息應該是可直完美地與蟲核的蟲力結合成一體,那時,蟲核就好像是你蟲息的一部分,你當然可以快速地感應到其中的一切!是不是這樣?"

"差不多吧."沈征想了想後點了點頭,"具體我也說不太清,反正我就是按你的方法辦,只不過不是逐點地試探,而是直接探查整體,然後一切就都了然了."

"天才,這就是天才!"林良長歎一聲,"普通人奮斗一生也無法追趕啊!"

"您可別這麼誇張了."沈征笑了.

"不是誇張,也不是誇獎,只是說出一個事實罷了."林良感歎道.他緩緩地舉起了那枚蟲核,仔細地觀察著,甚至用蟲息將之包裹去感知,最後苦笑一聲.

"這枚蟲核的品質,不及我剛才用來演示的那枚,但在經過你調制之後形成的成品,品質卻已經完全不輸于我的那一枚.我這一輩子算白活了,竟然敗給一個第一次進行調制的小伙子."

"別."沈征急忙擺手,"我只是……"

只是什麼呢?沈征急著想安慰林良,但還真不知應該說些什麼,只恨自己不該表現得這麼突出.

他之前壓抑了太久,自己的實力和其它情況,都不敢輕易表現出來,早已憋悶壞了,這時好不容易成了控蟲者,已經再不用擔心別人的質疑,自然不想再壓制著自己的力量.

但這樣一來,也就給了林良巨大的打擊.

"罷了,這也是好."林良想了想後,又笑了."因為你畢竟是我們的同胞,是朧星國的副司令.你越是厲害,我們就越高興."

"那麼……是不是可以開始第二種調制方法的練習了呢?"沈征笑著問.

林良有一種想找面牆把自己撞死的沖動,這樣沈征就沒機會再次讓自己覺得是在自取其辱了.

但該進行的,還是得進行.

單純用自己的蟲息來調制蟲核,是一個極困難的過程,那要求調制者的蟲力足夠強大,技術也足夠高超才成.

"簡單來說,如果你的蟲力低于110的話,就不可能成功."林良對沈征說.

"那好辦,你這里有分析儀嗎?我測一下."沈征大咧咧地說.

林良笑了,笑得沈征有點不明所以.

"怎麼了?有什麼好笑的嗎?"沈征愣愣地問.

"對于控蟲者來說,蟲力值永遠是自己心底深藏的秘密."林良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控蟲者的蟲力值范圍,是101到1000,其間的差別可以說是巨大無比的.所以蟲力值就是控蟲者之間最大的秘密,誰也不會讓別人輕易知道自己的蟲力,因為那樣就等于讓對方掌握了自己的底細."

"原來是這樣啊."沈征點頭,"我說您那時為什麼沒測過我的蟲力值呢."

"當然,你那時並不是控蟲者."林良一笑,"不過多年養成的習慣,讓我會自動忽略分析對方蟲力值這種事.這一點你一定記住.蟲力分析儀的原理,是主動發出某種波動,激起目標人物蟲息生成防禦,從而測出對方的蟲力值.到了我們這個境界,完全能感應到那種波動.分析一個控蟲者的蟲力值,就等于是**luo的挑釁,如果碰上不如你的人還好辦,但如果碰上高手,他一定會將你擊殺."

"好危險."沈征一吐舌頭."可如果是在公開場合呢?難道控蟲者也能在人群注視下就這麼殺人?"

"用瞬間釋放攻擊xing蟲息的方法,可以讓任何分析儀在瞬間因超負荷而燒毀."林良一笑."你沒事時要盡快試一下,要盡快掌握這種技能,否則很麻煩的.因為我們也會出席一些公開場合,面對成千上萬人時,可能有數百人偷偷對你進行分析,不會這種方法很可怕的."

"明白了,我們開始吧."沈征說著,指了指調制器.

林良有種想哭的感覺.

"你先測試一下自己的蟲力吧."林良說."我叫下面的人送上來一部蟲力分析儀,你自己到一樓測一下,然後將分析儀燒掉就是了."

"太浪費了."沈征說.

"你必須學會習慣這種方式."林良說,"浪費,也總比多一重被別人了解到你蟲力值實底的危險要強吧?再說對于我們這個級別的人來說,一個微型蟲力分析儀算什麼呢."

"也是."沈征一笑.心說自己光是當文蘭學院名譽院長,一年就有十好幾億的收入呢,天天拿蟲力分析儀燒著玩也不算個啥.

快步來到了一樓,見已經有衛兵拿著蟲力分析儀,一臉激動地站在那里,他一到,那衛兵就敬了標准的軍禮,雙手將東西奉上.

"謝了."沈征沖他一笑,拿著蟲力分析儀奔著一樓的訓練室去了.

那個衛兵有點機械地走了出去,守門的衛兵看到他那樣子嚇了一跳:"兄弟,這怎麼了這是?"

"副司令對我說謝了!"那個衛兵再忍不住激動的情緒,看著戰友,竟然激動地哭了.

"我cao,我給院長站了五年的崗,院長也沒對我說過一句話……你小子這輩子值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