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4章:調制蟲核
經過幾個小時的奮戰,終于到了最後一步.林良謹慎地調整著目標蟲核的內部能量結構,使多個蟲核的能量完全融合在一起,最終形成了一個有效的循環.

他長出了一口氣,小心地將針頭從蟲核中移了出來,然後用針尖上自己的蟲息,快速地封閉了那個肉眼根本看不到的比發絲還細的小洞.

立刻,那個不大的蟲核就有了靈氣,外殼那些紋路中隱隱有蟲息流動了起來,沈征完全可以感應到它所蘊含的力量.

但同時,那種厭惡感也不由立刻冒了出來,使得沈征只想離那枚調制好的蟲核遠遠的.

"成功了!"林良欣喜地一拍掌,伸手把那枚蟲核拿了過來,遞給了沈征."看吧,這就是一枚可以提升人力量的蟲核了."

"哦."沈征勉強接了過來,拿在手中看了看,覺得與之前林良給自己的那一枚相比,這個似乎稍微有一點點的遜色,不過不是太多.

然後他急忙把蟲核還給了林良.

林良倒也沒有將其送給沈征的意思,直接拿過一個金屬盒,小心地裝了起來.

"這東西對我們來說沒什麼用處,不過對于那些植蟲者來說,就是好寶貝了."他說,"這一枚小東西,對他們來說可是了不得的獎賞,有些人甚至願意拿命來換呢."

"它大概能提升多少蟲力?"沈征好奇地問.

"這一枚算是中級品."林良說,"最少也能為植蟲者帶來4點蟲力的提升.可別小看這4點,有些人奮斗了十幾年,往往也才只能提升1點蟲力.不過,中級品是沒有突破概率的."

"突破概率?那是什麼意思?"沈征問.

"就是說,如果有一個人蟲力達到了97,那麼在吞噬了某枚能提升4點蟲力的蟲核後,就有一定的概率突破100,成為控蟲者."林良神秘地一笑.

"這麼厲害?"沈征嚇了一跳,這才知道說有人願意用命來換這種說法,其實一點也不誇張.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雖然只是"有一定的概率",但如果沒有它,恐怕有人一生是百分之百沒有希望成為控蟲者的.

"不過對于我們控蟲者來說,就沒什麼意義了."林良搖頭一笑,"最少4點蟲力提升,是對植蟲者而言,對于我們控蟲者來說,只有高級品才能讓我們的蟲力提升,而且提升幅度太小,也沒什麼用處與意義.控蟲者的蟲力值是101到1000,一點兩點的提升,對我們來說微不足道."

"那麼,蟲核就只是對植蟲者有吸引力了?"沈征不解地問."那麼我們為什麼要花大力氣學這種東西?只為了讓植蟲者更甘心地為我們賣命?"

"不,不,不."林良連續搖頭,"這涉及到我還未對你說明的一部分知識,那就是蟲核的等級."

"嗯,你倒是提到了中級品和高級品."沈征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蟲核一共可以分為五個等級."林良說,"普通,中級品,高級品,精品和極品.理論上講,普通蟲核最少能為植蟲者提升2點蟲力,外表和沒調制過的蟲核沒什麼區別;中級品至少能提升4點,外殼紋路中會流動著蟲息;高級品至少提升10點,有525的突破概率,整個外殼紋路將被光所填充;精品至少能提升50點,有1025的突破概率,外殼會被包裹上一層光膜;極品至少能提升100點,突破概率是3025,那時蟲核會全化為光質,而且外表上會生有與蟲核原主屬xing相同的一些特征,比如雷電系的,就會在表層有電弧跳躍.除此之外,傳說中還存在著絕品蟲核,不知能提升多少蟲力,但卻有10025的突破率."

"有百分之百的突破概率?"沈征嚇了一跳,"這麼說,不是能把一個普通人直接變成控蟲者?"

"是的."林良點了點頭."但,控蟲者是無論如何也調制不出絕品蟲核的,甚至連調制出精品蟲核,都是一種奢求.我們最多只能調制出高級品,而前提是要獵取到蟲力接近1000的蟲."

"好家伙!"沈征驚呼一聲.

"不過,也有一些控蟲者中的天才能調制出精品蟲核."林良說,"這樣的人,就有極大的機會能夠突破控蟲者的限制,一躍而為融蟲者.那時,他們才真的站到了高山巔峰,而不是像我們一樣,還要考慮凡間的國事人情."

"所以,控蟲者才會精研調制技術,因為誰都盼望著自己有一天能夠在不斷的磨煉中,變成那樣天才?"沈征問.

"是的."林良點頭."能成為控蟲者的,哪一個不是有著天才般的自負?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只要再多加一點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到時,修煉的路就要少走一大截啊!"

"這種東西誘惑力還真大."沈征點了點頭.

"所以好好學習吧."林良一笑,"這既能成為你將來突破的手段,又能成為你籠絡人心,建立自己忠誠班底的手段."

"嗯."沈征一點頭.

"該說的該演示的我都做了,現在你來進行你人生的第一次調制吧."林良一邊說,一邊操縱著調制器機械臂,從櫃中取出了一枚蟲核,放在調制台上.

"好的."沈征走了過去,林良退到一邊,任由他站在主調制位上,自己則到幻光屏前,將手放在蟲力感應裝置上,如一個負責的導師一般,在一旁看著學生的第一次動手實踐.

沈征深吸了一口氣,仔細回想著林良之前的一切演示,然後將蟲力輸入到機器中.刹那間,他就有了一種與那些機械臂血肉相連的感覺,仿佛自己的肢體一下增加了好多.

真有趣啊!他不由在心中感歎一聲,帶著一絲興奮,控制著機械臂向著蟲核移去.他沒敢直接動手,而是操縱著機械臂,在蟲核外部反複做了幾十次碰觸,旋轉,移動等或大或小的動作,完全熟練了操作後,才將針頭完全貼在蟲核外殼上,開始了尋找.

他逐個紋路地尋找著,一分鍾後已經找到了好多柔軟的滲入點,但蟲核還有極大一部分沒被探索到,他不由有些覺得無聊——真的要用這麼長時間嗎?是不是可以有簡單的辦法呢?

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他試探著將針頭輕輕探入一條紋路中,然後猛地將自己的蟲息順著針頭射了出去,那道蟲息雖然細小無比,但對那更加小巧的紋路來說,卻如同龐然大物,瞬間就占滿了紋路內部.

"小心啊!"林良還以為他出了錯,在一旁小心地提醒他.

沈征沒聽清林良的話,因為在那瞬間里,數個滲入點就已經被他的蟲息尋找到,那些滲入點的"柔軟"程度,也一下被他摸了個清楚.

這種方法太方便了!他心中狂喜,只顧著高興,根本沒聽到林良的提醒.他快速地將針頭移開,再探入另一條紋路,然後快速地將蟲息釋放.

又有幾個滲入點的信息,完全被他掌握在手.

林良愣住了,他現在明白,沈征不是出了錯,而是在進行著某種試驗.可那是什麼?用蟲息一下充滿紋路之中,只會因為蟲息分散,而無法准確探查到任何滲入點的信息啊?這小子這是要干什麼?

他想要叫住沈征,但一種說不清的直覺,卻讓他忍住了.

反正也只是普通的蟲核,就任由他來吧.就算是出了錯誤失敗了,也正好用這次的失敗當做反而教材來指導他,說不定進步更大.

沈征在掌握了這種方法後,立刻快速地干了起來,在連續探清了幾條紋路中的滲透點後,沈征的野心不由膨脹起來:與其這樣,還不如……

突然間,他同時控制著幾條機械臂,一起將其上的針頭刺在了蟲核上,然後,幾個針頭同時釋放出蟲息,快速地將蟲核包圍了起來.

蟲核上所有湧入點的信息,立刻都被他掌握在心中,其中有三個最佳的滲入點,被他一下就找到了.

"你在干什麼?"林良忍不住打斷了他.

"找最佳滲入點啊?"沈征因為受到了打擾而不悅,轉向林良皺著眉說."我已經找到了那三個最佳滲入點了."

"什麼?"林良瞪大眼睛看著沈征,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你……你找到了?怎麼找到的?就這樣把蟲息亂七八糟地覆蓋到蟲核外殼上,就……"

"怎麼是亂七八糟呢?"沈征不高興地搖了搖頭,"我是按你指導的,在用它們探查紋路中的滲入點啊!我知道我這麼做與您那種謹慎的方法相比,是急躁了些,但我剛才觀察了半天,感覺你那樣謹慎完全沒必要,因為每次你最後確定的最佳滲入點,不都是一開始時探查到的那些嗎?"

"慢著慢著!"林良感覺自己可能是睡糊塗了,又或者是老糊塗了,怎麼聽不大懂沈征的話了?

"你的意思是……是……"他想了半天,才驚訝地組織起了自己的問題."是你剛才用蟲息融入針頭觀察時,一開始就已經發現了那些最佳滲入點?"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沈征被他問得一頭霧水.

"我……"林良瞪著眼,不知說什麼好,半天後激動地指著那枚蟲核."來,接著來,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沈征被弄得莫名其妙.

"快,接著來!"林良焦急地催促著.

"好吧,只是你別再打擾我了."沈征不大高興地說.

誰在專心干一件事時被人打擾,心情都不會好嘛.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