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3章:朧星副司令
看到三人上台,除了媒體人瘋狂了之外,下方鼓樂齊鳴,人群也暴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不過歡呼聲並不雜亂,因為下方站著的上萬人,清一色都是穿軍裝的軍人.

尋千絕這時緩緩伸出手,廣場上立時就安靜了下來.

"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尋千絕站在演講台前,對著四個話筒緩緩說道."就在不久之前,有一位朧星學院的優秀學員,在學院交流會上為我們朧星學院奪得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冠軍!更是這位學員,在那之後晉級成為控蟲者,讓我們朧星國的實力再次提升!你們知道那是誰嗎?"

"沈征!"如同早就演練好的一般,上萬人異口同聲,聲震寰宇.

"這對我們朧星國來說,是一件極重要的大事."尋千絕說."我們的國力將進一步提升,我們在各國中的排名將得到提高,我們將從軍區那里獲得更多的幫助……"

他沉聲地說著,說了許多,但沈征一句也沒聽進去.因為在尋千絕反複強調這是對國家多麼有利的事時,他想的卻是:國家對我們來說,不只是一個倉庫嗎?那麼你又真的是真心因為我的出現使國家強盛而高興嗎?不,你只是因為這個倉庫更穩定,收獲也將更多而高興吧……

"下面請沈征講話!"尋千絕的聲音響起,打破了沈征的思索.

他想了想後,來到了講台前,站在話筒後.望著台下的人群,看著那些鏡頭,他緩緩說道:"強者有他的權利,也有他的責任.未來的日子里,我會履行我的責任,盡量保衛朧星國的和平,盡量讓國人因有我,而少遭受蟲潮之苦.謝謝."

沒再多說什麼,他就這麼退了下去.

尋千絕和林良對視一眼,都笑了笑,眼神仿佛在說:早晚有一天,他會長大的.

"我宣布,正式任命沈征為朧星國副司令!"尋千絕對著話筒說,"按他的要求,他將坐鎮北方狼牙鎮,守衛北部邊境.因此,狼牙鎮將被破格提升為狼牙市."

"狼牙市?狼牙市!"在遙遠的狼牙軍團中,電視的幻光屏前,梁降激動地握緊了拳頭.

"沈征……不,沈副司令."他的副官樂甯也激動地手舞足蹈,"果真沒有辜負您的期待,他真的沒有忘了我們呀!"

"那還用說?"梁隆樂不可支,"趕快做准備,做迎接沈副司令回家的准備!不要等國家資金發下來再動手,現在馬上派人為沈副司令建造府邸!"

"是!"樂甯敬了個禮,急忙去了.一邊小跑一邊回憶著之前與沈征一起在首都的曆險,然後心中好一陣的激動興奮──我曾與國家的副司令那麼親密……

首都守備軍的大會議室中,高層的將領們都坐在幻光屏前.軍團長奇摩亞,轉過頭看著眾人,緩緩說道:"當初那個小隊長的死,與當時剛進入朧星學院的沈副司令牽扯上關系,而另一個小隊長薩蘭多被學院扣下時,我就說過,不能輕視任何一個學員,因為他們都是有可能成為我們上司的人物.當時有許多人表示不滿對吧?現在我請你們想一下,如果當時我堅持找沈副司令的麻煩,那麼現在等著我們的會是什麼?"

許多將領都心驚膽戰地抹了一把汗.

"我那個熊兒子可真會找人得罪."拉菲的父親菲爾德苦笑一聲,低聲嘟囔著."好在這小子後來夠機靈,和沈副司令的關系搞得還不錯."

他心里暗想著:也多虧老子我當初高瞻遠矚,沒替這個熊兒子瞎出頭,而是和沈征搞好關系啊!不然如今,我們爺倆都不用在朧星國混了……

沈征並不知曉那在一個個幻光屏前的人,心中的想法和口中的說法.他只是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經完全改變了,從一個最底層的打工仔,成為了國中少數幾個統治者之一.

億萬人之上者,掌握無數人生死的人中之神.

盛大的慶典,一直進行了一個星期,整個首都云方,乃至整個朧星國都沉浸在歡騰之中.人們進行了各種形式的慶祝,電視台天天辦晚會,城區里到處可見歌舞慶典,一派舉國歡騰的景象.

沈征在這一周里,並沒再出席任何活動,按尋千絕的說法,那天在主慶典上露個臉讓國人和外國人看一看也就是了,接下來那一切慶典已經再與控蟲者無關,純屬凡人們的熱鬧.控蟲者沒必要再配合他們了.

這一周里他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和林良一起回到朧星學院,鑽進院長辦公樓里,開始學習調制蟲核的技術.

這一周里的前三天,林良只是為他講解了理論xing的知識,到了第四天,才開始實際操作.

"原始的蟲核也具有力量,但那力量未經提純和調制,效果有限."林良在實驗室中,一邊操作一邊對沈征說.

此刻在機器操作台上擺著的,是一枚小小的普通蟲核,看樣子是不大值錢,不然林良也不會隨意地拿出來當調制課的實例.

"這三天的時間中,我已經將基礎的理論都對你講完了."林良說,"現在該進行實際操作了.這一步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你必須將蟲力完全滲透進調制機中,在用由蟲力催動的超級視覺觀察的同時,也用自己的蟲息去感知蟲核內部的變化,稍有不慎,結果就會很慘."

他一邊說著,一邊謹慎地操作起來.

沈征按著之前林良傳授的方法,將雙手放在調制機的蟲力感應裝置上,將其滲透其中,加入到充滿調制機的林良蟲息之中,同時看著觀察裝置上那被放大了幾十倍的蟲核圖像.

林良盯著顯微鏡,同時用蟲息感應著蟲核的變化,操縱著那些蜘蛛爪一樣的機械手,用手上那細小的工具操作著蟲核.

"首先要找到蟲核的滲入點."他一邊做,一邊說著那些早已告沈征的知識,像是生怕他有所遺忘一樣."這樣的滲入點會有很多,但我們一定要盡量找到最佳的一點.這樣,我們的蟲力就可以完全進入,控制起來會很容易.針頭的刺入方式也要注意,千萬要謹慎小心……"

說著,他操縱著幾條機械臂,開始在蟲核上試探.那比毛發還要細得多的針頭,在幻光屏中像手指一樣粗,沈征清楚地看到它們如何在蟲核各自尋找滲入點.

同時,他滲入的部分蟲息隨生著針頭的移動,漸漸地感應到了那堅硬外殼上的許多"洞."

說是洞,也不准確.簡單來說,它們就是堅硬蟲核外殼上一些相對柔軟的部分,這些柔軟區域大小不盡相同,硬度也天差地別.這些就是滲入點,它們在單純的物理角度來說,硬度與其它地方並沒有區別,但從蟲息的角度來講,卻是最容易被蟲息滲入的區域.

也就是說這種"柔軟"並不是硬度上的柔軟,不是針對針頭而言,而是對于蟲息而言.

沈征將注意力集中起來,很快就感應到了這枚小蟲核上的四處最佳滲入點,而這時,林良還在不斷地用蟲息向各個點滲透,嘗試著找出最好的.這讓沈征覺得奇怪──為什麼還要這麼試來試去?

隨後他就責怪自己:林院長早就說過一定要謹慎,我是太不謹慎了.

十幾分鍾之中,林良抹了把汗:"好了,終于找到了.這枚蟲核一共有四處最佳滲入點,你看."

說著,他用機械臂小心地翻動蟲核,將那四個點展示給幻光屏前的沈征看.

咦?沈征瞪大了眼睛:這不就是我剛才找到的那四個點嗎?這麼說我找的沒錯啊,可為什麼林院長要費這麼長時間?

他疑惑不解,但沒等他來得及提問,林良已經繼續操作了起來,他就更不敢打擾了.

蟲核的質量參差不齊,有些蟲核天生就擁有強大的能量,而有些則弱小得可憐.林良用來做實例的這一枚,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品質,但如果經過合理的調制,也可以成為上等品.

蟲核的調制,有兩種方法.一是利用多枚品質不高的蟲核,進行充分的融合,將所有蟲核的能量集中于一枚之上,這種方法比較簡單易成,但需要調制者有足夠數量的蟲核;二是調制者直接用自己的蟲息改變蟲核內的結構,使其能量得到最大的激發.當然,如果采用這種方法,就涉及到改變蟲核內蟲力結構的高難度技術,那麼成功率將會大大降低,絕不是件簡單易行的事.

現在林良向沈征示范的,就是第一種相對容易的方法.他先將自己的蟲息通過針頭打入滲入點,再慢慢與蟲核的蟲力合而為一,讓滲透點的物理防禦力降到最低,然後再讓針頭輕輕地刺入內部,將自己的蟲力完全滲入其中.

通過針頭上帶著的蟲息感應器,蟲核內部的結構被傳到了林良的顯微鏡,和沈征盯著的幻光屏上.沈征清楚地看到林良如何一步步改造蟲核內的結構,使其儲存能量的空間而已更合理.

半個小時後,林良用另一只機械臂從調制器的儲存櫃中,又取出一個較小的蟲核,放在一邊,然後用另兩只機械臂再次找到這蟲核的滲入點,然後提取了其中的蟲力,轉而注入先前那一枚中.

如此,又用去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接下來的過程讓沈征少量又納悶又枯燥──林良不斷重複這一過程,連續將四枚小蟲核內的能量提取出來,注入第一枚蟲核內,而每次提取,都是要經過一個小時左右尋找滲入點的過程.

林院長到處是在干嘛?沈征十分不解地琢磨著:滲入點那麼好找,而且每次的結果都證明最好的滲入點就是最初發生的那幾個,他為什麼非要用這麼長時間謹慎的驗證呢?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