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0章:強者會面
烈自清怔怔地看著自己的蟲息利刃與沈征衣服接觸處,他不能相信憑自己醞釀以久的全力一擊,連對方的衣衫都無法刺破.

"什麼是控蟲?"沈征低頭看著他,"就是可以完美控制自己體內蟲力的人.蟲力成了他們軀體的一部分,如臂使指.不僅如此,他們甚至還可以控制外部的蟲力."

說著,他輕輕地揮了揮手,那包裹住烈自清手掌的利刃,就突然化成了單純的蟲息,又代成了能量的狀態向著四周散開.

"這一點,身為教導主任的人,還需要我這樣的未畢業學員來告之嗎?"沈征平靜地說.

"啊!"驚恐令烈自清幾乎瘋狂,他猛地一個轉身,蟲力在腳下爆發,人向著遠方亡命奔逃.

但他突然看到,在自己的前路上有一個人正緩緩地對著自己抬起手,一發閃電棱槍彈在那手心中凝聚.

"不!"他狂叫著,再次轉身逃向另一個方向,但才起步,就感覺身體劇烈地一震,他驚恐地低下頭看著胸口.

那里有一個大洞,有閃電在那洞中肆虐.他感覺到全身冰冷,感覺到生命在流逝.他拼命地想將它抓住,但手還沒伸出,人就已經跌倒在地.

閃電在跳躍中,將那尸體的傷口變成了焦黑的一片.

沈征緩緩放下手,快速地回到同伴們的身邊.此時的他簡直就像一陣風,眾人只是覺得看到了一個幻影一閃,他就已經到了近前.

"控蟲者?真的是控蟲者?"楚天然怔怔地看著沈征,激動地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反複問這麼個問題.

"是的."沈征笑了笑."我做過許多次成功的夢,但沒有一次中曾想到,突破會是這樣的容易."

"容易?你說容易?"楚天然呆住了,"怎麼可能容易!那是多少的心血,多少的苦練,多少的機遇,多少的智慧,多少的……"

"好像也沒多少."沈征尷尬地咧了咧嘴,轉向柴菲菲:"大家都怎麼樣?有沒有傷亡?"

"沒人陣亡."柴菲菲怔怔地看著沈征忘了回答,她身邊一臉激動的小隊長急忙向著沈征敬禮回答."不過基本上全體兄弟都帶了傷."

"抱歉."沈征說.

"不敢!"小隊長激動地又敬了個禮.

激動的不止他一個,隨隊的所有成員,此刻都激動得不得了.控蟲者是什麼樣的人物?那是可以決定一國命運的超級強者,整個文蘭中也不過只有兩人,還都是高層的決策者,他們平時哪有機會一見?

如今竟然能和一位控蟲者說話,更見證了他從植蟲者突破為控蟲者的過程,這簡直是天大的榮耀.每個人都忍不住想,當自己對女朋友說,自己曾為某位控蟲者當過近衛時;當自己老了抱著孫子講當年曾給某個控蟲者當近身護衛時;當自己回到家鄉,對父親講,自己曾為某位控蟲者當過近衛時,他們會露出多麼崇敬和激動的表情.

想想就覺得激動興奮.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快走吧."沈征說.

"明白!"柴菲菲這時才緩過神來,急忙要的近衛中會開車的到前邊開車,然後和沈征一起鑽進了車里.車子很快發動,向著海關而去.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著,但每個人都目光炯炯地看著沈征,那眼神中除了崇敬就是興奮,搞得沈征很不好意思,想了半天想出個話題緩解這種尷尬的沉默:"這幫家伙心思還是不夠,應該把車上的油都放乾淨,讓咱們徹底逃不掉才對."

"哪還用這種招術."楚天然笑著說,"他們出動了兩位蟲力100的高手,怎麼算都是吃定了我們,自然不會想這種後招了."

"所以人不能太自大了."沈征點頭,也算是提醒自己.

"沒錯,沒錯."楚天然點頭應和.

然後就又沒聲了,氣氛依舊尷尬.沈征也沒有辦法,干脆閉目養神,結果這樣一來,車里人連個大氣也不敢喘了,像生怕打擾到他休息一樣.

不就是變成控蟲者了嗎?至于嗎……沈征在心里苦笑.

他自己不覺得如何,但在別人心中可不是這樣想.要知道控蟲者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強大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植蟲者,可以說那已經是質的飛躍.從此超然于茫茫人海之中,再不是凡人能企及的存在.

一路無事,車子很快開到了海關,為了盡快離開,楚天然用最快的速度辦了手續.好在他們是參加交流會的代表,海關特別關照,手續很快辦完,讓他們離開了邊境.

進入文蘭後,一切就都好辦了.不過因為柴菲菲的部下幾乎都受了傷,所以到了安全的地方,也就不用急著趕路,一行人就在柴菲菲停直升機的那個軍事基地住了一天,等傷者得到救治後,第二天才動身.

要上飛機時,駕駛員恭敬地向著沈征敬了個禮:"沈長官,我們柴軍團長要我問您一聲:是否還要與他見面?"

"當然要見面了."沈征愕然.

"是這樣的."駕駛員急忙解釋,"柴軍團長人現在已經不在軍團中,而是在我國首都海池市.他想問問您,我文蘭學院的韋正功院長想要與您會面,不知您是否方便."

"我……我把你已經成為控蟲者的事告訴我爸了."柴菲菲有點擔心地在旁邊低聲說,"昨天停下時打的.你不會怪我多嘴吧?"

"沒事的,這種事早晚別人都會知道."沈征淡淡一笑,轉向楚天然."楚主任,您看……"

"這個完全由您自己作主.反正文蘭和我國一直交好,您和他們高層來往,不會引起總司令誤會的."楚天然笑著說.沈征注意到他竟然用了敬語,不由微微一怔,但隨即想明白了.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時代,成為了控蟲者,就意味著將平步青云.他已經成了和院長林良及朧星總司令地位相當的人物,而楚天然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學院教導主任,說話自然要倍加小心.

在心中微微感歎後,沈征一點頭:"多認識一位朋友也是好的."

飛機從邊境機場起飛,幾個小時後來到了文蘭的首都海池市.在機場降落後,沈征受到了極高規格的接待,軍方派出十幾輛車,將他直接接到了文蘭學院.

文蘭學院的規模和朧星學院相差不多,但進入學院後,沈征隱隱感覺到這里的氛圍似乎比朧星學院的要更好些,三三兩兩行走的學員,都保持著嚴整的軍容軍姿,不像朧星學院中那樣,有背景的學員恨不能橫著走路.

順著學院的大路向內,一直來到一座整潔典雅的大樓前,車子這才停下.在樓前,已經鋪了長長的紅地毯,地毯兩邊站著的全是年輕漂亮的姑娘,手捧著鮮花,臉上掛著微笑.

沈征下了車,驚訝地打量著這一切,懷疑自己是不是錯走到了迎接某國元首的會場.

"沈征!"這時,在大樓下方快步走過來一個人,正是柴景天.他此時穿著標准的軍團長制服,來到近前時,突然身著沈征敬了個禮.

"柴軍團長,您這是干什麼?"沈征不由笑了.

"這是對強者應有的敬意."柴景天正色道,隨即笑了笑."沒想到我有竟然能幫上控蟲者的心,真是榮幸."

沈征知道他指的是當初帶自己離開森林,並讓柴菲菲帶自己趕赴交流會的事,不由笑了:"世界變化真快,那時我還只是位植蟲者.對了,這位是我們朧星學院的教導主任楚天然主任,你們應該是老相識了吧?"

"當然."楚天然向前幾步,伸出了手,和柴景天的手用力地握在一起."多年不見,你有點見老啊."

"你倒是保養得好."柴景天歎了口氣."境遇不同啊,你是一路順風順水,而我是心里堵著一塊大石頭呢."

"都過去了,都過去了."楚天然拍著他的肩膀安慰.

"不多啰嗦了."柴景天笑了笑,"總……院長已經在里面等候多時了,沈……真不知該怎麼稱呼您了.就叫沈長官吧,請."

"還是叫我沈征比較好吧."沈征多少還有點不太能接受這種過分的尊敬.

"成為控蟲者後,就是一國的主宰之一,我可不敢唐突."柴景天正色道,"這種事可大可小,正式的場合上失了禮,可是重要的外交事件啊.沈長官,請,院長大人就在頂層的院長室內等著您.楚主任,您請到一樓的會客室休息,稍候我找您聊天."

"好."楚天然一點頭.

柴景天引著二人進了樓,先安排楚天然到一樓等候,再引領著沈征一路向上,來到了頂層.整個大樓的頂層,都屬于文蘭學院院長一人,在那走廊外的大門處,柴景天敲門報告,得到允許後打開了門,請沈征進入,他自己則關上了門,退了下去.

在門後那寬敞的大房間中,一個五十余歲的老者自沙發中緩緩站直,沖著沈征點了點頭:

"你好,我是文蘭國的總司令,郎煉."

不是說院長韋正功想見我嗎?沈征一怔.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