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7章:半路截殺
頒獎典禮之後,各大媒體瘋了般湧上來采訪沈征,搞得沈征頭大無比,連連躲閃,但別國的可以躲,朧星的卻是無論如何也躲不了,沒辦法,只好在休息區接受了一次采訪,讓記者問了個夠後才匆忙逃走.

楚天然樂得不行,嘴一直合不攏,自己掏錢請沈征,柴菲菲,連同柴菲菲帶來的十幾個護衛一起來了個慶功宴,桌上也沒少喝,看出來是真心高興.

晚上一行人回了住處,一起到沈征的屋里坐了下來.

"恭喜你,祝賀你!"柴菲菲一邊看著放在桌上的冠軍獎杯,一邊對沈征說.

"這次得多謝你和你爸爸."沈征說,"沒有你們幫忙,恐怕我現在還在叢林里轉圈子."

"一提到這個……"柴菲菲不好意思地一笑,"那時的事,你別往心里去啊."

"沒往心里去."沈征說.然後轉向楚天然:"楚主任,明天我們怎麼走?我的意思是先到文蘭去一趟,把菲菲送回去.另外,我還想和柴軍團長交換一下蟲靈."

"好,就按你說的辦吧."楚天然一點頭,臉上還帶著未退的激動,眼睛盯著獎杯."嘿,史無前例的冠軍,冠軍啊!"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上了天和國特派的武裝直升機,一路向著天和與文蘭邊境而去.在離海關十幾公里處的一處軍用機場下了直升機,轉而乘車.

本來,天和國應該派出一支小隊沿途保護,但軍用機場的負責人帶著滿滿的歉意表示:因為昨天剛接到一件緊急任務,所以實在是騰不出人手來,只能派給他們一輛車用裝甲車.眾人也沒介意,于是坐上裝甲車向著海關而去.

一路向前,走了十來分鍾後,裝甲車突然停了下來,楚天然不由一怔:"這麼快就到了?"

"不對."沈征卻突然一皺眉,他隱約感覺到了一點點危險的氣息,猛地一躍來到門邊,用力一推,卻發現門在外被關死了.

"陷阱!"他厲喝一聲,蟲息湧動中一腳踢了過去,那裝甲車的門應聲飛了出去.他一個箭步跳了出去,一抬頭,就見遠處有人扛著一只榴彈發射器,對著這邊射出了一枚火箭彈.

"大膽!"怒吼聲中,他揮手射出了一發火焰棱槍彈,准確地命中了那尚在空中的火箭彈,那火箭彈轟然爆炸,因為離發射地點太近,立時將發射人炸飛了出去.

"有埋伏!"楚天然也跳出了車外,環視四周,立時發現數個手持榴彈發射器的家伙,二話不說抬手就射出了數枚棱槍彈,而另一邊,沈征也已經開火,兩人幾乎在瞬間就將這幾個隱藏在路旁的敵人射殺.

這時,柴菲菲和她的十幾名護衛也接連沖了出來,各個運起蟲息,抬手對准了周圍,其中一個護衛沖到了駕駛室,卻發現駕駛員早已不見了.

"大家小心."楚天然環視四周,大聲提醒眾人.

"他們來了."沈征卻只是面向一個方向.那是公路南邊的一面山坡,在雜草,矮樹和亂石的掩映下,什麼也看不到.但短短兩分鍾之後,一道道勁風卻從那里吹起.

那是一個個身穿黑色戰斗服,戴著頭罩的戰士,頭罩令人看不清他們的面目,而那些戰斗服也並不屬于任何一國的制式,是那種在市面上可以買到的民用品.

來者有五十多人,一下將眾人包圍了起來,柴菲菲和部下們緊張地抬起手,棱槍彈在他們掌心懸浮著,隨時都能發射出去.

沈征緩緩抬起手,打了個手勢,示意自己這邊的人不要動.

"辛苦你們了."他沖著面具人們說,"我知道你們的目的是我.既然與其他人無關,那麼就不要做無意義的搏斗了.你們中最強者出來,我和他交手,輸了,我任由你們處置;贏了,你們走."

"殺!"沒有人回答他,只是有人揮了一下手,然後所有的人就立刻向著他們沖了過來.

"殺!"柴菲菲紅著眼也喊了一聲,他的部下們立刻將掌心的棱槍彈射了出去.有幾個面具人當即中槍,被打了一個跟頭,但轉眼就跳了起來,繼續向前沖.

很快,兩伙人就打成了一團.

沈征並沒像楚天然一樣,盲目地沖入人群中展開厮殺.他將一個揮舞臂刀向他斬來的家伙一棱槍彈擊殺後,立時將目光投向了包圍圈外圍一個高大的面具人.

他能從那人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在包圍圈的另一側,也有一個人給他相同的感覺,不過相比之下,那人的危險程度差了一些.于是他只是移身到楚天然的身邊,替他擊飛了一個面具人後,一指那邊的那人:"小心他,他應該是個高手."

"擒賊先擒王!"楚天然哼一聲,猛地向著那人沖去.

"沒錯."沈征一點頭,向著帶給他最強危險感的那人直沖過去.一路上數個面具人出手阻擋他,但沒有他一合之將,都是僅僅一招,就已經被他擊倒,或是打得橫飛出去.

幾乎是轉眼之間,他就已經來到了那人近前.那人並不躲避,面具中隱藏著的一雙眼中醞釀著殺意,沈征隔著一層面具都能感覺出來.

"我在這里似乎沒什麼仇人."沈征說,"如果非要說有,那麼就是呂浩了."

"他幾乎廢了."面具人狠狠地說."你用相同的力量轟擊,將他的蟲息毀得一塌糊塗.他的傷雖然可以治好,但閃電能力卻會慢慢後退.他永遠也沒希望成為一名控蟲者了."

"他不曾想要殺我嗎?"沈征平靜地問道."我又使了什麼卑鄙的手段嗎?"

"現在辯論這些沒什麼意義了."面具人冷哼著."你知道我是誰,但沒什麼,你會帶著這個秘密沉入地獄的深淵中."

"殺人之前,要做好被人殺的准備."沈征說."宋原主任,你是天和學院的教導主任,院長之下的第一人.你如果死了,對天和學院來說絕對是一大損失."

面具人──或者宋原笑了.

"自大的小子,我不想再多和你啰嗦了.用你的命,來賠償小浩失去的未來吧."

銳利的蟲息尖爪,向著沈征直抓了過來,沈征並沒有躲閃,手腕快速地一翻,出乎宋原想象之外地將他的手腕扣住.

"宋原主任,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別自視太高."沈征看著那張面具,冷冷地說道.

"狂妄!"宋原的手腕一震,一股強大的蟲息沖擊著沈征的手臂,但卻並沒能將沈征的手臂撞開,這讓宋原吃了一驚,又連續用蟲息沖擊了兩次,卻只看到沈征面帶微笑,一動不動.

一種冰冷的寒意襲來,宋原大喝一聲,鼓動全力猛地一掙,終于從沈征的控制下解脫出來,他退了兩步,用一種驚愕的目光看著沈征.

"小子,隱藏得好深!"他的語氣是驚訝中帶著驚懼.

"正好,我在交流會上打得並不過癮,別讓我白來天和一趟吧."沈征看著對方,眼里閃動著異樣的光彩,全身的蟲息猛然爆發.

"蟲力……100的強者!?"宋原被驚呆了.但片刻之後,他又恢複了冷靜.

面對強敵,必須冷靜,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他是經驗老道的強者,這一點冷靜的本事還是有的.他明白眼前的這個敵人,並不是想象中那種毛頭小子,而是和自己一樣可怕的高手.于是他不打算再有所保留.

緩緩伸出手來,一道紅光在他的手掌上噴湧而出,化成了一柄雙手長劍.他將長劍握在手中,另一只手也伸過來握住劍柄的下半部分,運腕將長劍在頭頂劃了個圓.

紅色的光芒在空中一閃而過,當這個圓劃完後,長劍便帶著能毀滅一切的氣勢,向著沈征斬落.

好蟲靈!沈征眼睛中精光閃爍,一抬手,紅光噴湧中,血靈鞭已經在手,隨著他抖腕揚起,沒有任何花哨的起手動作,直接凌空迎向了那血色的雙手劍.

劍與鞭在空中撞擊,紅色的能量光芒四散中,血靈鞭竟然不敵長劍的力量,被打得倒卷回來,但劍勢也被彈得一緩,等宋原再動力劈下時,沈征已經從容閃開.

好強!

在心中暗贊一聲後,沈征快速轉身抖腕,試圖拉開與宋原的距離,憑著血靈鞭的徹底優勢,將他阻在外圍.

但宋原的經驗極為老道,瞬間就看出了沈征的意圖,長劍一挺,也不理沈征血靈鞭的抽擊,直接向著沈征的胸膛刺去,那一往無前的氣勢,令沈征雖身為他的敵人,也不得不說聲佩服.

長鞭一抖,沈征一邊不住後退,一邊旋轉手腕,血靈鞭如同一只血龍,纏著長劍盤旋起來,將長劍的劍刃完全包裹在自己的盤旋圈中,然後猛地一收.

宋原眉頭一皺,急忙將長劍往自己這邊拉,兩人立時都停步不前,在原地角力起來.

血靈鞭上傳來強大的力量,沈征連續發了幾次力,都無法將鞭子奪回,不由在心中暗贊:不愧是老牌的強者,看來光憑單純的力量是奈何他不得的,那麼……

不等他有所舉動,宋原那邊卻先動了起來,一股奇怪的蟲息順著宋原的長劍傳到了鞭子上,再順著鞭子快速地蔓延而來,爬上了沈征的手臂.

那是一種極為奇怪的蟲息,它在轉瞬之間,竟然化成了一片片綠色的草葉.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