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0章:沙塵之刃
眼中冒著火,方臉漢子緩緩轉向沈征,身上的蟲息湧動而出,顯示著自己強大的力量.

蟲力值……不超過95.沈征看著方臉漢子,只是一瞬間,就已經感應到了對方的力量值高低.

沒什麼意思,只不過比那個胡可力高出一點點而已,不值一提.

"小子,給你個機會."方臉漢子陰沉著臉說,"趕快向兩位教導主任鞠躬認錯,自己抽自己兩個嘴巴,這事就算完了.不然的話,我讓你的肋骨全斷掉."

"真能打得這麼准?一根不留?"沈征笑著問.

"小子,找死!"方臉漢子怒了,暴喝一聲就要撲上來.

"慢著."沈征一伸手.

"怎麼,知道自己錯了?"方臉漢子冷笑.

"拳下不打無名之輩."沈征緩緩說道,"說吧,姓什麼叫什麼."

"好小子,給大爺記住!"方臉漢子吼著,"老子姓趙,隆宇學院的趙勇!"

"來這里兩天,遇見一個'力’,一個'勇’.嗯,挺有意思的."沈征微微一笑,在心里盤算著應該發揮多大力量.

算了吧,別太早暴露,把其它學院那些學員嚇壞了就不好玩了.與他玩一會兒吧,就當是常規的格斗訓練吧,這樣實力強大的陪練不好找啊,撈著一個不要錢的,可得好好利用.

"過來吧."沈征沖他招了招手,一邊運起蟲息,一邊又壓抑著蟲息,營造出一種蟲力值在90至95之間浮動的假象.

"咦?"有兩個人一起發出了一聲輕呼,其中一個是烈自清,另一個是楚天然.

沈征顯示出的力量在烈自清看來,既不穩定,又不算高深,最高也不過是95或96的樣子,他不由納悶:他表現出的力量和趙勇差不多啊,這樣的力量,怎麼可能一拳就打倒可力?難道真的是因為可力大意了?

而楚天然則是驚訝于沈征對蟲息的控制力.他知道沈征的實力,所以當沈征表現出蟲力浮動不穩時,他的震驚遠大于別人.

因為這讓他明白,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有史以來朧星學院最強的天才學員.這位學員不但在新一級時就擁有超級強的實力,更令人驚愕的是他竟然還學會了控制蟲息的起伏.

要知道,調整蟲息顯示弱小遠比展示強大更難,因為高手總會通過蛛絲馬跡察覺到你所隱藏的力量.

但沈征給楚天然的感覺卻不同,不論楚天然如何努力,都只能感應到沈征的蟲力在浮動著,最高值也不會超過96.

好小子,好小子!楚天然不由激動了.

"看我打不死你!"趙勇冷笑著,撲向了沈征.

"你說對了,你真打不死我."沈征點了點頭,一個閃身避開了趙勇的一拳.但趙勇功夫果然不簡單,一拳擊空後身子一轉,另一只手臂已經橫掃而來.

不過這點本事在沈征看來卻是不值一提,他本來可以輕易躲開,但一想,終于還是裝出躲閃不及的樣子,豎起雙臂擋了一下,微微退了兩步.

這一下,趙勇更加得意了,雙拳接連不斷地擊向沈征,時而是直拳連擊,時而直里加曲,時而回旋橫掃,時而雙掌疾拍.他簡直是把沈征當成了不要錢的試招陪練.

沈征故意表現得笨拙,有時能靈巧地躲過,有時遇上了對方精妙的招式,就只能硬擋硬架,雖然不至于狼狽,但看起來不大占上風.

"小勇,別大意!"羅加隱約看出有點不對,大聲提醒趙勇.

"明白!"趙勇眼放精光,顯然是興奮到了極點,雙臂一錯間,蟲息在湧動中化成了無數的沙塵,在他的雙臂上盤旋環繞著,瞬間組成了一柄利刃,向著沈征頸部凶狠地斬去.

要下殺手了?沈征凝目看著那沙塵之刃,多少有點好奇──這又是什麼力量?我只學過在普通的蟲之外,就是擁有能量攻擊能力的蟲,那麼這種……是控制自然物體的力量嗎?

看來我學的東西還是太少了,現在就這樣畢業有些不妥啊,應該再多學習才對.

一邊想著,他一邊從容地躲過了趙勇這凶狠的一擊.

也差不多了,該反攻了.

手臂一動,一道火焰之刃已經出現在臂上,沈征微微一笑,火焰臂刃橫掃而出,將趙勇的沙刃撞偏,隨後利用這片刻間趙勇的攻擊間隙,立時將防勢轉換成了攻勢,火焰之刃疾風暴雨一般地向著趙勇斬去.

趙勇一時間狼狽後退,不住用沙塵之刃抵擋,沈征卻是越打越順暢,刀勢傾泄而下,如同銀河落九天一般自然而勢不可擋,轉眼之間,趙勇已經陷入了無法還手的被動地步.

"這……"烈自清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卻又無法可想.

而羅加雖然微皺起了眉頭,卻顯然並不太擔心,而且嘴角隱約還掛起一絲笑意,似乎知道趙勇有什麼厲害的後招一樣.

也該結束了.

沈征覺得再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而且自己的戲也演得夠了,于是猛地向前一個進步,臂上的火焰刀直向著對方斬去.

趙勇狼狽地用沙塵之刃抵擋,但在那犀利的火焰刀面前,他的抵擋顯得那麼柔弱.

斬碎它!

沈征的火焰刀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斬在了沙塵之刃上,在他的預料中,這把沙塵利刃將會瞬間碎裂.

但令他想象不到的是,這把沙塵之刃竟然表現出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堅韌,火焰刀劈在其上撞出無數火星,卻沒能將它斬破半點,而趙勇眼中卻突然透出了嘲諷的神色,大吼聲中,沙塵之刃直接將火焰刀彈開,向著沈征連續斬來.

咦?奇怪了.

沈征一肚子的疑惑,一邊不斷思索這里的玄機,一邊用火焰刀抵擋著.但令他想不到的是,這把沙塵之刃竟然越斬越犀利,越斬越堅韌,十幾刀撞擊之後,自己再用火焰刀抵擋時竟然隱隱有那麼一丁點的吃力感覺.

我明白了!

沈征突然間暗罵了自己一句:你這個笨蛋!

他的刀是沙塵造出的,而我卻用火焰去燒,這不是變著法地用我的蟲息,為他加固那那刀嘛!越燒當然越結實了!

心思一動,沈征的眼神一變,在冷笑中,另一只手臂揮了出去.

一層水膜立時在他的臂上蔓延,瞬間化成了一道長長的水質利刃.那利刃上水波不住流動,仿佛長江大河的層疊浪花.

當水刃擊在沙塵之刃上時,又揚起了一片水花,但也就在這時,趙勇和羅加的臉色都是一變.雖然看不到羅加的眼神變化,但沈征從趙勇眼里看得出,他在害怕.

我明白了.沈征微微一笑,攻勢更加犀利,水刃連續攻擊,逼得趙勇連連抵擋.

其實依沈征的實力,直接一刀下去,趙勇根本抵擋不了,但沈征不想讓自己的實力暴露,也就只能憑著這種方法取勝了.

片刻之間,水刃和沙塵之刃已經撞擊了數十次,那柄原本越打越堅硬的沙塵之刃,此刻卻已經慢慢地變得脆弱而柔軟,終于,在沈征次快速揮刀之際,沙塵之刃應聲碎斷,水刃在失去武器的趙勇胸口快速掃過,趙勇踉蹌地退了幾步之後,衣服突然裂開,胸口滲出血色,一道長長的傷口赫然出現.

"小勇!"羅加嚇得不輕,急忙沖過去扶住趙勇,目光凶狠地瞪著沈征.

"不用看."沈征緩緩站直了身子,收起了水刃."只是皮外傷而已,連胸骨都沒傷著.他雖然要打斷我所有肋骨,但我是個有涵養的人,不會和他一般見識."

"你……"羅加氣得直想罵人.

"我怎麼了?"沈征冷冷地問."我在我們朧星學院的居住區好好的,並沒有到你們的居住區去挑釁.相反,你帶著你的學員在我們這里大聲喧嘩,貶低我們朧星學院,故意挑起事端,被打也是活該."

"沒錯."楚天然緩步向前,目光炯炯."羅加,這件事不論說到哪里,都是你們的不對.如今受了傷,可別找什麼借口到處告狀,那可要被人看扁了.還有,下次長點心眼,看不懂有些人丟了臉,故意拉別人墊背嗎?何苦跟著這些小丑一起出丑呢."

"我們走!"羅加憤怒地哼了一聲,扶著趙勇向外就走.烈自清尷尬地過去要幫忙,羅加瞪了他一眼後,自己扶著趙勇去了.烈自清一時幫忙也不是,不幫忙也不是,最後氣得哼了一聲,往另一個方向而去離開了朧星學院的居住區.

"真是活該!"柴菲菲沖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你剛才……"楚天然走到沈征身邊,語氣中帶著點故意壓住的興奮."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是怎麼讓蟲力浮動,而且故意示弱的?"

"我也不大清楚."沈征笑了笑,"反正我想還是不要將實力暴露太多為妙,所以就故意控制著蟲息,然後就成了."

"還有這水系力量,你什麼時候得到的?"楚天然激動地問."我們原本以為你是天生火焰體質,可沒想到……你這水系的力量之強,絲毫不亞于火焰力量,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沈征又是一笑,"咱們失散後,我落到了文蘭國,在山林里遇見了一只擁有水性力量的蟲,打了一架後,莫名其妙地我就激發出了這種力量."

"奇跡,簡直是奇跡!你要是成不了控蟲者,天下就沒人有資格成為控蟲者了."楚天然不由感歎.

柴菲菲在一旁聽著,臉上不由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一戰對你來講,可有收獲?"楚天然笑著問他.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