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9章:四處挑撥
第二天一早,楚天然果然也趕到了交流中心.劉震北在熱情地迎接了他後,帶他來到朧星學院的住所,與沈征彙合.

"讓我看看."一見面,楚天然就緊張地打量沈征.

"一切都好,沒受半點傷."沈征活動了一下四肢,做了幾個格斗的動作.拳腳生風.

"真難以置信!"楚天然感歎著,"我都受了一點小傷呢."

"別說這個了."沈征說,"不知劉副秘書長和你說了沒?"

"什麼事?"楚天然一怔,轉頭看著劉震北.

"我什麼也沒說."劉震北一聳肩,"驚喜還是由你的學員親自對你說比較好吧?"

"我來說!"柴菲菲搶著舉起了手,"事情是這樣的……"一通啰嗦之後,喘了口氣又說:"總之,沈征一拳就打倒了我們文蘭的學員代表胡可力."

"好,好!"楚天然激動了,"四年了,四年了啊!我終于又嘗到成功的滋味了!文蘭學院,烈自清,我看你這次還怎麼牛得起來!"

激動完了,才注意到柴菲菲,忙沖她點頭一笑:"你就是老柴的女兒吧?這麼多年不見了,出落成一個大美女了."

柴菲菲很是得意地臉紅了一下.

在這個時候,交流中心另一處學院代表住所中,烈自清正緩緩地坐入柔軟的沙發中,鐵青著臉,看著屋子的主人說:"劉震北這個家伙,真不知是怎麼想的,當時就應該讓我出手把那個什麼沈征廢了,也算為老兄你解決個大麻煩."

屋子的主人五十多歲,頭發保養得很不錯,穿著一身筆挺的學院制服,坐在沙發里聽著烈自清抱怨,臉上只是掛起淡淡的微笑.

"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他說,"劉震北身為組織委員會的副秘書長,必須保持公平原則,否則的話,恐怕這個職務就要換成別人了."

"宋老兄,我是真為你擔心啊."烈自清說,"我們胡可力蟲力可高達93啊,雖然和呂浩同學相比這不算什麼,但也已經是植蟲者中的佼佼者了.可那沈征當時只是一拳──真的只是一拳啊,就直接打碎了他滿口的牙,把他打得昏死過去,這得是怎樣的實力?"

"滿口的牙都碎了?"這時,一直站在屋主人沙發後面,背著手傲然而立的一位年輕人笑著問.

"呂浩同學,你覺得我堂堂一個教導主任,會騙你嗎?"烈自清不悅地看了這年輕人一眼.

"不,只是好奇而已."呂浩搖了搖頭.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屋子的主人對烈自清說,"如果你說的話里沒有誇大的成分,那麼那個小子確實值得注意.不過也只是值得注意而已."

"小心駛得萬年船啊."烈自清又加了一句.

"這樣吧,你到隆宇學院那邊去見見羅加."屋子主人說,"他是個火爆脾氣,而且他這次帶來的那個趙勇,我看也和他是一路人.也許他們會願意見識一下這個沈征到底有什麼本事,這樣一來你的仇也報了,我也可以省了一份心.總之,你的這個情我領了."

烈自清的臉色微微一紅.對方這等于告訴他:你的詭計我看穿了,不就是挑撥我們和朧星學院私斗,贏了就算給你報了仇,輸了則正好被你拉下水,你不用自己一個這麼丟人嗎?不好意思,你還是找別人吧.

"那我就先告辭了."烈自清識趣地站了起來.

"慢走."屋子的主人微微一笑.

"小浩,你覺得那個沈征怎麼樣?"等烈自清走後,屋子的主人低聲問身後的呂浩.

"沒什麼大不了的."呂浩淡淡地一笑,目光中透出幾份驕傲."就憑這種蟲力不過只有93的廢物,我一樣可以一拳讓他老實地趴在地上."

"我也是這麼想的."屋子主人一笑,"不過烈自清有一句話說得不錯──小心駛得萬年船啊."

"所以您才推薦他去找羅加."呂浩也不傻."讓他們二虎相斗,有利的自然是我們."

"私下比斗是一個好傳統."屋子的主人說,"我們為什麼要允許這種私下比斗的存在呢?說穿了,就是為了讓我們在真正的交流賽上,能勝得更輕松一些."

"不過憑我的實力,根本不用如此."呂浩驕傲地說.

"倒也是."屋子的主人笑了,"哪個學院還能陪養出蟲力達到98的應屆畢業生呢?"

兩人一起笑了.

參加交流會的六個學院,被安排在交流中心六個不同的區域中,這六個區域都自帶飲食及娛樂設施,所以學院代表們除了主動拜訪外,平時根本沒有見面的可能.

楚天然和沈征相見後,就開始給他講關于交流會的各種事宜,沈征一邊用心聽著,一邊琢磨著自己應該如何表現,是真接展示自己的實力呢,還是扮豬吃老虎,又或是別的什麼花樣.

總之,對他來說,這次交流會就是一次單純的外出旅游加游戲.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就近了中午.就在這時,柴菲菲突然風風火火地沖了進來,沖著兩人就嚷:"喂,你們能忍不能忍?反正我是忍不了啊!"

"怎麼了?"沈征驚訝地問.

"外面有幾個人,在那里說你們朧星學院的壞話呢."柴菲菲氣呼呼地說,"老實說,我對這倒沒什麼感覺,可這幫人連我也一起給罵了.你們要不出頭,我就去揍他們了!"

"別胡鬧!"楚天然皺了皺眉."是什麼人這麼可惡,竟然跑到我們的居住區來,這明顯就是想挑釁嘛."

"主任,怎麼辦?"沈征看著楚天然."應戰?"

"你偏向于應戰嗎?"楚天然問.

"當然."沈征一點頭."我們來這里干什麼來了?不就是來收拾那些耀武揚威的學院主任來了?"

"這話說得好!"楚天然笑了起來,然後臉突然一板,罩上了一層寒霜一般."走,咱們去看看."

三人大步出了房間,在走廊上走不多遠,就聽到院子里傳來的聲音,沈征聽到,是有幾個人在那里談笑,談的對象是朧星學院,笑的對象也是它.

"其實朧星學院的人不用再來了,我們直接送他們一塊'摸底冠軍’的牌子掛在他們校門前就是了."一個人放聲大笑.

"什麼叫'摸底冠軍’呢?"另一個好奇地問.

"每年朧星學院都被我們死死踩在腳下,只能在底層瞎摸索,當然是'摸底冠軍’了."第一個人繼續笑.

"可別這麼說."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朧星學院今年可是不同往日了.他們派來了一個很強橫的學員,剛一到就把我們的學員打傷了,不知道下一步他們又會盯上誰."

這聲音,正是烈自清.

此時在院中,除了他之外,還有兩個人,兩人都穿著樣式相同的制服,只是裝飾和細節上略有不同,顯示出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卻有不同的身份.

兩人中,一個是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子,臉型偏尖,眼睛細長,留著長發,在背後紮成了下垂的馬尾.另一個三十歲左右的方臉大漢,高大魁梧,眉宇間帶著一股暴烈之氣.

"盯上誰也不敢盯上我們."方臉大漢哼了一聲,"否則的話,他也不用等到交流會開始了!"

"我曾對烈主任說過,人說話還是留有余地的好."這時,沈征從居所大門走了出來,目光平靜地注視著那個方臉大漢."但他不信,胡可力也不信.很遺憾.沒想到時隔一夜,我又遇見了可以將這句話相送的對象,不錯."

"你什麼意思?"方臉大漢臉色陰沉地轉過頭來.

"連這意思都不懂?"楚天然緊跟著走了出來,看了那方臉大漢一眼後,把目光轉向了那個紮馬尾的中年男子."隆宇學院的羅加主任,您教出的學員智商可真夠高的了."

"你什麼意思?"那位紮馬尾的羅加主任立時瞪圓了眼.

"烈自清,有你這麼不要臉的人嗎?"柴菲菲也跟了出來,指著烈自清的鼻子罵."你自己的學員本領不濟,被沈征一拳就打趴下了,這只能怪你水平不行.挑撥是非,讓別人替你出差,你丟不丟人啊?"

"小丫頭,要不是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我現在就撕了你的嘴!"烈自清一陣發狠.

"你有那個資格嗎?"沈征看著他,輕蔑地一笑."或者說,你有那個本事嗎?"

"混蛋!"烈自清眼中怒火轟地一聲燃了起來,蟲息洶湧而出,一副就要動手的樣子.

"冷靜!"羅加這時大吼了一聲,"我們可是國家學院的教導主任,僅次于院長的人物,怎麼能和這種毛小子一般見識?"

"沒錯!"烈自清咬了咬牙,這才想起自己是挑撥隆宇和朧星打架的,自己先激動起來成什麼樣子.他看了看羅加,對于對方的好心提醒並不領悟,反而暗笑:不愧是脾氣暴躁不懂思考的沖動之輩,這個時候倒來提醒我,真是無智之人.

"用不著兩位主任."方形漢子冷笑著,捏著自己的拳關節,發出咔咔的聲音."我來替二位教訓一下這個無禮的東西!"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