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5章:妖鎧
連續不斷如波濤一般的水性力量,很快將妖鎧蟲打得體無完膚,而這時,通過霧狀蟲息感覺到一切的沈征又將力量轉換成了火.充滿火焰之力的血靈鞭抽打在妖鎧蟲的皮肉上,立時將火勁向其體內傳遞,將火焰在其體表蔓延.

在焦臭的味道中,妖鎧蟲的尖叫撕心裂肺.沈征不為所動,一鞭鞭加緊攻勢,借著這大好的機會,在這強悍的蟲身上試驗水火之力的控制與應用.

全身各處不是紫血淋漓,就是火焰燃燒的妖鎧蟲憤怒地轉過身,向著身後吐出了刺舌,然後沈征卻早已轉到了另一邊,冷冷地看著它對著空氣亂刺,血靈鞭上醞釀起了最後的破滅之力.

妖鎧蟲已經沒有一絲防禦之力了,在這最後,沈征不再打算在它身上試驗水與火兩種力量,他要結束一切.

于是血靈鞭就帶著能摧毀一切的巨大力量,抽在了妖鎧蟲的頭上.巨大的力量將妖鎧蟲的頭部分成了兩半.

就在鞭子擊破妖鎧蟲頭顱的刹那,一種蠕動的力量順著鞭子傳遞到了沈征的身上,在那刹那間,那種一直隱約在他體內徘徊的饑餓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舒適的感覺.一種自由變化的力量在他的全身蔓延,很快將他包裹起來,又慢慢滲入他的身體.

這時,那巨大的身子在失去了頭部指揮後,在那里搖晃著,搖晃著,然後突然咚地一聲倒在了地上.

沈征站在霧中,並沒有將霧收起.他緩緩伸出了手,體會著那種在身體里流動的新力量,腦海中突然生成了有關這種力量使用的技巧.

手上的蟲息在變化著,突然模擬成了一副護甲,那護甲的色彩不斷地變化著,里面化成樹葉一樣的翠綠,時而變成石頭的灰褐,連表面的材質也跟隨著顏色起著變化,一會兒變成樹干的樣子,一會兒變成石頭的樣子.

好奇中,沈征控制著這股力量,在手掌上進行了進一步的變化.當他張開五指時,五根手指上的護甲就變成了五根枝條,上面還生出了綠葉來;當他合攏拳頭時,拳頭就變成了一塊石頭,上面還點綴著一些青苔.

他將這種力量擴散至全身,于是站立著的他就化成了一棵人形的樹,他仔細地收攏雙手,腦海中想象著真正樹的樣子,他體外的這層護甲就真的把他變得像一棵真正的樹一樣.

然後他蹲了下來,將身子蜷成一團,護甲就又將他化成了一塊石頭.他試著這樣的狀態下化成樹,但卻變成了一塊形狀奇特的"木團".

他不由笑了.他到底不是妖鎧蟲,沒有妖鎧蟲那樣的內部結構,無法讓身體組織跟著妖鎧一樣變化,所以今後使用這種力量時,必須注意身體姿態要與外形相適合,否則就會出洋相.

感覺了一下,這一身妖鎧不但擁有變化外形,顏色與外層材質的力量,而且還擁有妖鎧蟲那樣的防禦力.那種連柴景天的蟲靈全力一擊,也不過只留道白印的防禦力,令沈征感到十分滿意.

收起了霧,也收起了那一身模擬成妖鎧的蟲息,沈征轉頭向遠處的柴景天笑了笑:"已經解決了."

收起手里的大斧,柴景天大步走了過來.

並不是所有植蟲者身體里都植有黏液蟲這種治傷用的蟲,因為他們不一定有植入多蟲的才能,但對于蟲力能達到70以上的高手們來說,基本上都有這種能力.

此時他體內的黏液蟲力也開始發揮作用,讓他的傷痛有所減輕,所以他才能如此大步行走.

來到近前,看著倒在地上腦袋裂成兩半的妖鎧蟲,再看看毫發無傷的沈征,柴景天覺得有點眩暈.

"看起來,你擊殺它並不費力?"柴景天看著沈征問.

"這個……"沈征不右如何回答,只好笑了笑.

看了看傷痕累累的妖鎧蟲,他找到了岔開的話題:"不好意思,把它傷得太重了,也不知道這一身殼甲是否還能提煉出護甲來."

"還有差不多一半鎧甲是完好的."柴景天看著妖鎧蟲說,"而且最主要的並不是這些外殼."

"蟲核?"沈征心中一動.

"蟲力值在100以上的蟲,百分百會生成蟲核."柴景天說,"即使是幼蟲也是如此.當然,幼蟲的話,蟲核的作用就小了很多,只能當成調制蟲核時的輔助xing消耗品."

"我還沒學過關于蟲核的知識."沈征一笑,"院長說要等以後才教我."

"林良院長?"柴景天問.

沈征點了點頭.

"我早該想到的."柴景天感歎,"也只有林院長親自教導,才能教出你這樣的學生.像你這樣天才的學生,也自然會得到林院長的親自傳授."

"誇獎了."沈征說.

"這只妖鎧蟲完全是你一個人干掉的."柴景天看著妖鎧蟲說,"所以它應該是你的."

"我說過了,我是幫你們獵這只蟲."沈征說.

"那不成."柴景天搖了搖頭,"我可以幫你處理蟲尸,但蟲核也好,蟲尸提煉後得到的各種材料也好,都應該是你的所得.我在這次獵蟲中,幾乎沒起到任何作用."

"別這麼說."沈征說,"如果不是你攔截住它,它早已跑掉了."

"可就算那樣,你也能追蹤到它吧?"柴景天說,"方才那家伙用擬態變成了石頭,蟲音分辨器都無法檢測到它,但你卻能在那麼遠的距離外一路追蹤到此,我雖然不知道這種能力是什麼,但由此可見,就算它逃走,也總會被你追上."

沈征還要說什麼,柴景天已經一揮手,笑著說:"不用多說了,我好歹也是一個軍團的軍團長,也有點所謂的高位者的自尊.你就別謙讓了,不然像施舍給我似的,傷自尊啊."

"這麼說的話,我就卻之不恭了."沈征也笑了.

柴景天拿出手機,撥通了部下的電話,報出大致方位後不久,柴菲菲和那些戰士們就趕了過來,一看到腦袋被砍成兩半的妖鎧蟲,柴菲菲臉上就露出了喜色:"還是老爸你厲害啊,一斧子就解決戰斗了吧?咦,爸,你怎麼受傷了?"

說著,關切地跑到近前,觀察父親的傷勢,眼里全是焦急.

"沒事,皮外傷,已經好些了."柴景天拍了拍女兒的腦袋,"不過這妖鎧蟲可不是我殺的,而是沈兄弟殺死的.沒他的話,剛才妖鎧蟲早一舌頭要了我的命了."

"什麼?"柴菲菲一臉的難以置信.

"沈軍團長言重了."沈征搖了搖頭,"我們是合作伙伴,伙伴出現危險時,當然要立即出手救援."

"你們幾個把蟲尸抬好,咱們回軍團中去.另外先打個電話過去,讓食堂預備好酒菜,我要招待沈兄弟這位遠道來的客人."柴景天對自己的親兵說.

柴菲菲一臉疑惑地看著沈征,卻沒再敢亂說什麼.父親對待沈征的態度,以及沈征毫發無傷殺死妖鎧蟲的戰績,都讓她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恐怕不是自己應該隨意耍蠻的對象.

柴菲菲與另外幾組戰士聯絡好,最終在林中聚齊,帶著蟲尸來到這邊山外一塊平地上,那里停著數輛裝甲車,也有人接應.

將蟲尸裝好,上了裝甲車,一路奔行,三個小時後出了山區,遙遙地看到了一座繁華的城市.在經過了兩道防禦性的守城之後,車隊進入了市區之外的軍團之中.

申武軍團的規模,遠不是狼牙軍團那種鎮級軍團可比的,而朧星學院雖然是一國最高學府,但並不是真正的軍事基地,所以,這還是沈征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大型軍團.在這里,有著大型的裝甲戰軍訓練區和停車庫,更有著一座規模不算小的軍用機場,當然,這里並沒有戰斗機,只有十幾架武裝直升機,但這對沈征來說也已經夠震撼了.

看著他四下打量的目光,柴菲菲不由有些得意,一副為自己父親軍團驕傲的模樣.

柴景天匆匆打來軍醫,為自己做了簡單的治療和包紮,就帶著沈征前往蟲尸處理廠.在那里,熟練的技術兵運用著大型的處理機,將妖鎧蟲的尸體快速地分解成了"零件",有用的部分留下來,無用的部分運往另一個車間,粉碎後制作成肥料肥沃土地.

沈征看著那擁有幾十條粗細不同,其上工具不同的機械臂的大型處理機,突然想到了蜘蛛.他眼看著那些機械臂靈巧地將妖鎧蟲分尸,再看著它靈巧地將蟲核從蟲尸中分離出來,更有一種妖鎧蟲撞入了大蜘蛛的網中,結果被大蜘蛛分解吃掉的感覺.

經過處理清洗後,蟲核被幾名士兵裝入金屬盒中,送到了柴景天的面前.柴景天果斷地將蟲核遞給了沈征:"拿好,這是你的東西."

"給他?"柴菲菲眼中露出了不舍的表情.

"當然."柴景天一點頭,"妖鎧蟲是沈兄弟殺死的,我這條命也是他救下的,妖鎧蟲身上的一切都應該是他的."

"蟲核我就卻之不恭了."沈征沒多矯情,直接接了過來."不過剩下的部分,就當是見面禮吧.我與楚主任彙合的事就拜托你們了."

"這份禮也太重了."柴景天急忙搖頭.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