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9章:空襲
菲爾德走後一個月的時間里,沈征一直在獨自學習和研究.他把血靈鞭的新力量完全摸透弄懂後,又找上了楚天然,請他幫忙找了幾個對于武器尤其是長槍使用極為在行的導師,對自己進行了專門的槍術訓練,一個月的時間里,他憑著不斷的訓練,在學習其它知識之余也把槍術練得爐火純青.

這天,正當他在院長辦公樓的專用訓練廳中練習時,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在得到他的同意後,門慢慢打開,接著,楚天然緩步走了進來.

"還在用功?"楚天然面帶微笑.

"楚主任啊.有什麼事嗎?"沈征敬了個軍禮.

"不用這麼客氣."楚天然擺了擺手,"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不知你同不同意."

"什麼事?"沈征收起了掌中的血靈槍──這幾天他對槍術的興趣越來越高,練得也越來越好,于是開始練習鞭與槍互相轉換的打法.

"是這樣的."楚天然仔細地解釋起來,"因為你從高一就輟學了,所以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我們朧星國隸屬于第十二軍區,在第十二軍區管轄范圍內一共有六個國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官方軍官學府,為了促進交流,為軍區提供更多人才,所以每年應屆畢業生畢業之前,都會組織進行一場優秀學員的交流.說是交流,其實也是一種實力的比拼,基本憑這個交流會,就可決定各大學院的排名.這一屆我們最好的學員就是云天風了,但他和你相比……差得太遠了."

沈征想了想,明白楚天然的意思了:"楚主任,您該不會是想讓我頂替云天風去參加這個交流會吧?”

"還真就是這個意思."楚天然笑了起來,"沈征啊,以你的蟲力,別說是畢業,就算是現在直接提你當個年級主任也是沒問題的.該學的你已經都學會了,剩下一些理論知識,戰略戰術,還有曆史科技什麼的東西,那是可學可不學的.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就把你安排到這一屆畢業生中去,你看怎麼樣?"

"讓我提前四年畢業?"沈征嚇了一跳."可是……"

"畢業不就是個形式嘛."楚天然開導他,"就算是畢了業,你也可以繼續在這里進修,想跟院長學習多長時間就多長時間,我們可以把你定義為研究生嘛.而且以你現在的蟲力值,就算想直接到朧星軍團報到,領個未來團長重點培養對象的名額,也是輕松愉快的,你完全不必拘泥于年級和學員身份這種小事中."

"這個……"沈征有點猶豫.

"沈征啊,你到學院來學習,說穿了不過是想提升蟲力,然後能在軍界謀求一個好職位,現在這一切你都已經得到了,而且還得到了院長的青睞,如果他能一直這樣教導你,說不定你也能成為控蟲者."楚天然繼續開導他,"那麼何必還要堅持著當學員這種形式?學院現在真的需要你,你知道嗎,連續四年,四年啊!我們學院都在交流會上受盡了屈辱,連續四年都排在最後一名,這導致本國許多優秀的軍官,甚至離開國家投入了別國的學院中,這實在是……唉!"

"行了,楚主任,您別說了."沈征算是徹底聽明白了,于是一點頭."既然是這樣,那麼讓我提前畢業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太好了!"楚天然興奮地一拍掌,"有你在,這回咱們朧星學院鐵定能拿到交流會的第一名!這回可好了,這回可以徹底翻身了,讓那三家學院今後再敢看不起我們,哼!"

看到楚天然那副激動的樣子,沈征完全可以想象到之前四年,他在那五家學院面前受了怎樣的屈辱.

他了解那種感覺,那種被人瞧不起,被人奚落的感覺.過去的他經常體會這種感覺,但現在,他卻變成了可以讓這樣受欺壓的人揚眉吐氣的強者.

從他答應楚天然開始,又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這一個月里,天氣完全轉冷,第一場雪也落了下來,在地上淺淺地鋪了一層.沈征時常打電話回去,和沈影聊她的學校,她的學習生活,聊他們的未來.沈征不止一次告訴沈影,自己會成為她的驕傲.

"我只想能和你在一起過平靜的生活,驕傲與否不重要,哥,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體."沈影總是在電話中這樣叮囑.

"放心吧,我可有著一副超強的身體,百病不侵的."每次,沈征都是這麼回答的.

第二場雪落下的時候,楚天然找到了沈征.

"交流會的時間到了,朧星學院全靠你了!"楚天然說.

"放心吧."沈征一笑,又忍不住問:"院長呢?怎麼一走這麼久,到現在還沒回來?"

"這種事情很常見."楚天然說,"不光是他,幾乎所有的控蟲者都是這樣,他們的行為已經不是我們可以理解的了.也許是深入蟲群,獵取某種他們需要的蟲;也許是千里追蹤,要獵獲某一只特別的蟲;又或者是在哪處突然覺得哪里天靈地秀,引發他們的靈感,所以在那里開始了修煉."

沈征點了點頭,多少能有些理解.超凡之人,必有超凡之舉.

"主任,咱們是走空中,還是走地面?"楚天然的親兵問.

"空中."楚天然說,"不能讓他們小瞧了我們."

"可是……那樣一來比較危險啊."親兵面露擔憂之色.

"沒關系的."楚天然說,"我已經和國防部那邊打好了招呼,他們會派一個戰斗機小分隊保護我們.再說了,也沒那麼巧,就讓我們撞上高空飛蟲吧."

"明白了."親兵一點頭.

第二天,楚天然和沈征乘坐軍車來到了首都郊外軍用機場.

與古代地球不同,飛機這種東西在現在的白狼星上雖然不算是稀罕物,但坐飛機卻絕對是一種權貴級的"享受".在這個到處都有蟲族身影的世界上,天空和海洋中也有著人類可怕的敵人.

對于飛行蟲來說,沒有比飛機更容易攻擊的目標了.它們擁有著比人類飛機更龐大的數量,其中一些種類甚至還擁有不輸于飛機的速度,可以說,它們才是真正的藍天霸主.因為它們的蟲力在人類強者看來雖然不值一提,但到了空中,它們的蟲力不論大小,對人類的威脅力都是一樣的.

因為即使是林良這樣強大的控蟲者,也沒有一對可以在天空中飛行的翅膀,當他乘坐飛機時,他將脆弱得如一個普通人一樣,當飛機出了問題墜向地面,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在這個時代,飛機是一種不得已時才考慮的交通工具.除了要跨越大洋和漫長的國界之外,沒有誰會願意乘飛機.而一旦必須乘坐它時,都會找成編隊的戰斗機來護航.

不過反過來說,乘坐飛機出行也代表了一種實力──只有擁有強大空軍力量的國家,使團才敢在廣闊的天空世界中翱翔.在參與國際xing的活動時,是否乘坐飛機,也成了一種地位與實力的體現.

楚天然堅持要乘飛機去,為的就是這個目的.他是想在各個方面全面超越諸國,真正揚眉吐氣一把.

在機場,一架大型軍用運輸機已經停在那里,六架戰斗機停在周圍的跑道上,見朧星學院的軍來到機場後,六名飛行員快速地跳進了機艙,將駕駛室中那些複雜的神經元線路接到自己的飛行服上,讓自己的蟲息與戰斗機的蟲力控制系統相連接,很快,這些大家伙就通過這些線路與飛行員們連成了一體,仿佛他們身體的延伸.

沈征還只是在電視上見過飛機,這次見到了實體,不由多看了幾眼.但沒等他看清那些戰斗機的英姿,楚天然已經伸出手,拉著他就上了運輸機.

運輸機內部被分成了許多功能區和房間,兩人來到了其中一間最大的房間中.沈征發現這房間里設施齊全,從沙發,電視,冰箱到衛生間,真正是麻雀雖小五髒俱全.

在窗前的桌邊坐下,立刻有穿著軍裝的空姐過來,為兩人倒上了飲料.楚天然要了一杯酒,沈征只是要了些果汁.不久之後飛機發動了起來,慢慢地進入了跑道,隨後漸漸開始加速,最後一飛沖天.

沈征是第一次坐飛機,面對起飛時加速引起的壓力與氣壓變化耳膜產生的變化,都不大適應,不過不久之後也就好了.當飛機高飛于藍天云層之上,沈征透過窗子向外看,不由在心中感慨──好一番美景!

云層在飛機的下方,構成了一個白色的大陸,其中有高山有大川,還有懸崖與深谷.沈征第一次見到高天之上的景象,立刻流連于其中.而楚天然則帶著點疲乏向窗外看了幾眼,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酒杯上.

"沈征,這次學院可全靠你來爭臉了."他一邊喝一邊說,"這次可得讓那幾個該死的學院閉上他們的狗嘴!讓他們知道誰才是十二軍區治下最強的學院!要一雪前恥!"

沈征並沒怎麼留意他說的話,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住了.

在戰斗機飛行小隊的護航下,運輸機向著遠方快速而去,漸漸遠離了首都云方,也離開了朧星國,進入了他國的領空.

天空晴朗,云層如海,沈征一路上沉浸于對美景的欣賞中,早已忘了時間的流逝.

可突然間,一股極為危險的感覺襲上了他的心頭,他不由心中一驚:不會吧,真的這麼巧,就遇上了飛蟲襲擊嗎?

"楚主任!"他急忙站了起來,沖在那里邊喝邊自顧自說話的楚天然嚷了起來."我有一種極為不妙的預感!"

"什麼?"楚天然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

"我的第六感一向很靈."沈征面色凝重,"所以在戰場上時,我都能准確地預測到蟲族進攻的方向.這次,這種感覺又出現了,我想可能是有飛蟲會來襲擊."

也就在這時,在急促的敲門聲中,軍裝空姐沖了進來,神色慌張:"楚主任,前方哨機發來消息,說是發現了飛蟲群,請二位做好一切應急准備!"

"該死!"楚天然恨恨地將酒杯扔到了一邊.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