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6章:似乎是平手
"守備軍最強的編隊長,面對朧星學院新一級的新生,竟然使用了蟲靈……這種事說出去怕不會有人信吧?"目睹著場中的情況,有學員忍不住怔怔地自語著.

"我想這種情況,應該算是史無前例了吧,沈征他將在學院里留下永遠不會被改寫的記錄了……"也有學員這樣喃喃自語著.

"我的蟲靈,我為它取名叫'大地裂痕’."菲爾德單手持槍,銳利的血色槍鋒遙指沈征."意為,它能將大地刺出裂痕."

這種名如其義的事,還用再解釋一遍麼?

這種時候,沈征不但沒有緊張,還在心里笑起了菲爾德.但笑歸笑,面對如此強者,他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放松.

輕輕抬起手,能量心髒的力量流動著,順著血管來到掌心再噴湧而出,瞬間化成了血色的長鞭.

"我的蟲靈,我為它取名'血靈鞭’."沈征說."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隨便起的."

"這算是對我的奚落?"菲爾德一皺眉.

"我文化水平不高,真想不出您那蟲靈這麼有意義的名字."沈征一臉的真誠,但這種真誠真的很招人恨,菲爾德一時氣得說不出話來,一臉的哭笑不得.

"叫什麼都無所謂,關鍵是力量."菲爾德深吸了一口氣,把心態調整得如古井般無波,目光鎖定住沈征.

"沒必要進行什麼花哨而複雜的戰斗了."菲爾德說,"我發現我們的格斗能力相差無幾,就憑單純的力量來定勝負吧."

"好啊."沈征一點頭,右手微微抬起,蟲力慢慢地集中到血靈鞭中.幾秒鍾的時間里,血靈鞭就散發出了耀眼的紅光,這令菲爾德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他收回伸出的手臂,用兩手握住槍杆,洶湧的蟲力注入到大地裂痕之中,令它也散發出了耀眼的紅色光芒.

"沒問題嗎?真的沒問題嗎?"看台上,雷徹瞪著眼睛盯著蘇東問.

"冷……靜吧……我……我不知道……"蘇東的頭上冒出不少汗珠.此刻,他也不能確定應不應該讓這兩人繼續較量下去.

"教導主任沒說話."高二級的年級主任這時低聲說.

"而且你看那邊."高一級的年級主任一指對面看台上,菲爾德從中跳出的那個涼棚."奇摩亞也沒說話.這應該意味著他們都覺得沒問題."

"真沒問題嗎?"雷徹仍忍不住低聲嘀咕.

場上,兩團紅光已經變得越來越耀眼,蟲力低些的學員已經不大敢看,而高一些學員,也都只能眯著眼,再用蟲息保護住眼睛才能繼續看下去.

"就這樣吧."菲爾德這時突然大喝一聲,"我們這不是在進行生死之爭!"

"我也這麼覺得!"沈征回應了一句.

接著,兩人如同約好了一般,突然大步向前,手中的紅光如同蒼天破裂之時流出的血痕,劃破了虛空,猛烈地撞擊在一起.

血色,瞬間彌漫整個訓練場,所有的學員只感覺有一道赤色的光芒耀花了自己的眼,都急忙低下頭去,不敢直視那光芒.

就連導師們,也都紛紛抬起手抵擋,只有年級主任們用蟲息保護著眼睛,勉強能繼續觀看.

楚天然站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直視著那紅光迸發處,眼神複雜無比.

瞬間,紅光快速地向著四周擴散,然後如同篝火將熄時那樣跳動了幾下,整個世界就恢複了甯靜,仿佛什麼也不曾發生.

訓練場上,無風無浪,連一個像菲爾德擊破云天風絕招時轟出的坑洞也沒有.沈征和菲爾德兩人保持著原來的位置,就那麼靜靜地立著,手中空空的,蟲靈似乎已經收回了體內.

"怎麼會這樣?"不少學員們都驚訝地站了起來,望著訓練場.與方才那聲勢驚人的能量碰撞相比,現在的平靜簡直像是幻影一樣的不真實.

"爸爸!"拉菲叫了一聲,從看台上快步連續小跳著向訓練場而去.

"別過來!"菲爾德發出一聲大吼,嚇得拉菲差點沒摔倒在地,急忙停住了腳步.

"真沒想到會是這樣."菲爾德看著沈征,長長地歎了口氣."自從我家那不爭氣的小子跟我提及你起,我就對你充滿了興趣,一直想看一看這麼優秀的一個小子,究竟長成什麼樣子.後來我聽說了你更多的事,那可真是讓我驚訝極了.我很欣賞你,更想知道你小子到底擁有多大的潛力,所以才會故意說那番話,為的是激起你的斗志."

"您確實如願了."沈征笑了笑,"您看,我的斗志還可以吧?"

"相當可以!"菲爾德點頭,"太超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沒想到,真的沒想……"

不等他那一句話說完,他和沈征腳下的大地突然一震,接著就如同地底火山爆炸一般,轟地一聲炸開,土石四下里飛散,沈征和菲爾德兩人直接被轟得半空飛了出去,兩位高手竟然都沒有力量逃開,就這麼被和土石一起輕飛出老遠,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一炸,竟在訓練場中央造出了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大坑.

"快,快去看看沈征怎麼樣!"蘇東焦急地站了起來,對著雷徹大吼,但沒等雷徹動地方,上方看台上的楚天然已經如大鳥一般越過了眾人頭頂,快速地落到了訓練場上,疾風一般地奔了過去,來到沈征的身邊.

"怎麼樣?"他在沈征身邊蹲下來,將沈征扶了起來關切地問.

"沒事."躺在地上,沈征一邊笑,一邊喘息著."剛才這一擊太危險了,如果我們兩個人再多積蓄一會兒力量,那麼就不是受傷這麼簡單了,恐怕會……嘿嘿,下次可真不能這麼瘋狂了."

"我應該早點阻止的."楚天然轉頭看了看躺在大坑另一邊的菲爾德,目光中帶著一絲責備."這家伙,老牌的強者了,連力量都控制不住嗎?"

這時,一道身影從涼棚中跳了出來,也如大鳥一般越過階梯看台,落到了訓練場上,快速沖到了菲爾德的身邊.那是一位穿著軍大衣的中年軍官,眼神如同鷹一般,看年紀比菲爾德還要年輕一些,似乎只有四十出頭.

"不是他控制不住力量."那位軍官蹲了下來,扶起了菲爾德,"是你們的學院實力太強,讓他無法控制."

"奇摩亞軍團長,可不能這麼袒護自己人."楚天然看著對方笑了.

沈征這才知道,原來這人就是首都守備軍的軍團長奇摩亞,那位據說蟲力達到了99的強者.

如果能和他痛快地交手,打上一場的話……他忍不住心生向往.

如果此時楚天然和奇摩亞知道他的想法,只怕兩個人不被嚇一跳也得被氣得吐血.

"年輕人."奇摩亞鷹般犀利的眼睛望向沈征,"我很想說我會為你留一個編隊長的位子,然後請你在畢業後直接到我這邊報到帶領你的編隊.但我不敢這麼說,因為你還年輕,還有更大的潛力.你應該屬于朧星軍團,甚至是更廣闊的世界."

"多謝."沈征在楚天然的攙扶下站得筆直,沖奇摩亞淡淡地一笑.

此刻,所以聽到二人對話的學員們都瞪大了眼睛,目光中充滿了羨慕,崇敬,還有一些人心中生出了隱隱的嫉妒.但也只能是嫉妒吧,在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所有人只能在心生向往之余自歎不如.

"好好養傷."菲爾德喘息著說,"沒事的時候我會再來看你,和你多聊聊.這對我們兩個都有好處."

"隨時恭候您的大駕."沈征一點頭.

楚天然立刻扶著沈征向主任看台走去,奇摩亞也扶著菲爾德向守備軍那方走去.

這一天的面試選拔,就這樣落幕了.在這一戰之後,一切的畢業生演練都再提不起學員們的興趣,也再不能帶給守備軍一方有任何的驚喜.

學院的主任們也匆匆離開了這里,陪著楚天然一起帶著沈征向學院醫院而去.

沈征被楚天然親自攙著,慢慢向醫院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他慢慢地調整著自己體內的蟲力,一開始只覺得身體里到處都疼,但片刻之後,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那股力量是他最初擁有的蟲能力,曾經,在那神秘的發光蟲鑽入他的額頭時,那股力量讓他的身體擁有了抵擋的力量,反而讓那強大的神秘蟲,成了他的俘虜.

那是築基蟲的力量,一種可以改變人的體格,強化身體一切組織的力量.如今,這股力量又與他之後植入的療傷系黏液蟲的醫療力量結合在了一起,讓他體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因為與菲爾德全力拼斗形成的傷,竟然快速地恢複了.

不等到達醫院,沈征就覺得自己已經恢複如初了.

"我沒事了."他停了下來,若無其事地對楚天然說.

"沒事了?別開玩笑!"楚天然訓了他一句,"年輕人,過分逞強不是好事!"

"可我真沒事了."沈征辯解.

"再逞強我生氣了."楚天然瞪眼睛.

"那好吧."沈征一臉無奈.

醫院方面見楚天然親自來了,立刻如臨大敵,一個個軍醫都緊張得不得了,拼命把沈征往最好的急救室里送.院長親自出來主持會診,對沈征進行了毫無意義的全方位檢查,最終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教導主任,您這是讓我們被動進行急救演習呢吧?"

"什麼意思?"楚天然吹胡子瞪眼.

"沈征同學比最健康的人還健康."院長無奈地攤開了雙手,"全身上下充滿了活力,蟲息洶湧的嚇人.要說他真有問題,那就是太健康了,健康得不可思議."

"您看,我早說過我已經沒事了."沈征無奈地歎了口氣.

"……"楚天然半天沒能說出話來,與他同來的年級主任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地看著沈征,也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半晌後,高二級的主任才憋出一句,還是對蘇東說的:"老蘇,你們年級這個學員真是個怪物!"

"我可以下床了吧?"被迫躺在床上的沈征試探著問.

"把蟲力分析儀拿過來!"楚天然突然對醫院院長大吼一聲.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