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3章:面試選拔
興奮過後,他忍不住拿起電話來給方賀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方賀在那頭有些激動地嚷著:"沈征,你在學院那邊怎麼樣?過得還好吧?怎麼樣,那里是不是藏龍臥虎?"

"還好."沈征笑了笑,聽到老朋友的聲音,總是讓人心情舒暢."你怎麼樣?"

"我挺好的,但武力方面是沒法跟你比的."方賀笑著說."你打過來是想問小影的事吧?我讓她和你說?"

"她已經沒事了?"沈征很是驚喜.

"已經出院了."方賀說,"就在上周.軍團這邊對照顧她的事極為重視,專門給我派了一個十人的小隊過來,由我帶著給她當保鏢呢.她來了!"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後,響起了沈影的聲音,那聲音中帶著一絲哽咽:"哥,你……你都好嗎?"

"當然好了."沈征笑了,他可以想象出此時沈影的表情,一定是眼淚汪汪的."傻丫頭,哭什麼?病都治好了,你應該高興才對."

"哥,謝謝你!"

"越說越不像話了,我是你哥啊!病已經完全治好了吧,醫生怎麼說的?"

"梁軍團長特意請了大醫院的專家過來幫我看過了."沈影說,"治療效果很好,恢複的也非常好,我現在完全是一個健康人,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了.不過……"

"不過怎麼了?"沈征緊張地問.

"不過梁軍團長非派一個小隊過來天天跟著我,我不大習慣呢,學校里的同學都不敢輕易靠近我了."沈影小聲說,看樣子是怕方賀聽到.

"原來是這種事.那你就直接和他們說,要他們在校外等著你就是了."沈征笑著說.

"反正好不習慣呢."沈影歎了口氣,"你在那邊怎麼樣?跟我好好說說啊."

"好到不得了."沈征笑著,將自己從入學來的經曆全說了一遍,一些沈影聽不懂的東西,他也沒細講,只是一筆帶過.

沈影聽得目瞪口呆之余,又忍不住心花怒放,尤其是當她聽沈征低聲向她保證,自己畢業後絕對會進入軍界高級時,她更是激動地流出了眼淚.

"太好了,哥!"她喜極而泣.

兩人在電話里聊了很長時間,眼看著上課的時間要到了,沈征這才結束了通話.在最後,他又囑咐了方賀幾句,才放下電話直奔院長辦公樓而去.

自這天起,他每天到院長辦公樓接受院長林良的親自教導,不論是理論還是實踐能力,都大幅度地在提高著.但他並沒有把自己的蟲力已經達到95這件事告訴林良,林良也並沒有拿什麼儀器來檢查他,這倒讓他有點奇怪.

一轉眼的工夫,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天早上沈征來到院長辦公樓,卻沒看到林良,只在他的實驗室里發現了一封短信,說他有事出去辦,什麼時候回來還不確定,讓沈征自己用功,不懂的就找學院中隨便哪位主任或導師問.

這正好讓沈征好好地消化一個月來在院長那里學到的知識.

如此過了一周左右.

這天沈征早上起來,在院長辦公樓中的專用訓練場中做了早上的訓練,回去吃過飯後打算找雷徹問幾個問題,但到了教學區那邊,卻驚訝地發現教學區里冷冷清清,而相鄰的一座大訓練場上卻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這是怎麼回事?好奇下,他快步走了過去,來到訓練場中.

訓練場的四周已經坐滿了人,沈征目測了一下,應該是學院中所有的學員都在場了.在場中央,分成幾組,正有一些學員在演練著格斗術或是展現著自己的蟲能力,而在周圍則有一些穿著軍官制服的軍人,一邊觀看他們的表演,一邊記錄著什麼.

"沈征,這邊!"一邊看台上,拉菲站了起來,沖著沈征揮著胳膊大喊著,沈征大步走了過去,拉菲身邊的學員立刻識相地為他讓出了位子.

"這是在干什麼?"沈征在拉菲身邊坐了下來,看著訓練場中央的那些人問.

"面試."

"面試?"

"是的."拉菲一點頭,"每年這個時候,軍方都會到學院來進行面試選拔.因為畢業生在這里也只有半年的學習時間,進步的空間也並不大了,所以軍方會趁早來進行選拔,防止人才流失.可以說,這次面試就能決定畢業生將來的地位和成就,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

"那你們在這里就是純看熱鬧了?"沈征問.

"當然."拉菲一笑,"對你這樣的人來說或許沒什麼好看的,但對我們來說卻是精彩之極的一場秀.對了,這里最精彩的重頭戲是優等生挑戰軍團現役軍官的比賽,每一屆的優等生都會為了能爭取到最好的職位,而拼盡全力,那是相當過癮的了."

"這屆的優等生就是云天風了吧."沈征一點頭,"看看他的表現倒也不錯."

"天天老是學習,訓練,人都變傻了."拉菲說,"有空還是多見識見識高手過招,那才真是長見識呢.說老實話啊,不是我自認高手,反正事後我聽不少看過咱們倆交手的人說,過後越來越覺得受益匪淺呢."

"這話倒是不錯."沈征緩緩點頭,把目光投向了訓練場.

這些表演進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的時候,云天風終于上場了.他緩步來到場中央,轉頭看了看訓練場上另幾處正有學員表現的地方,搖頭微微一笑,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我不想進行這種無意義的表演."他對前方兩位拿著筆和本在記錄的軍官說."實力不是通過表演展現出來的."

"看來好戲要上場了."兩位軍官相視而笑,其中一個轉過頭,沖著看台最高處一個涼棚伸手示意.

沈征抬頭望了過去,看到那涼棚里擺著一張寬大的桌子,桌後坐著幾個軍官,而在他們更後邊有一張大椅子,一個穿著大衣的軍官半躺在椅中.在發現場下有軍官伸手示意後,前方的軍官中立刻有一人轉過頭,和大椅中的軍官說了些什麼.

片刻之後,桌後坐著的軍官中,就有一個人站了起來,目光炯炯地望向訓練場上的云天風,云天風也抬起頭,與他對視著.

"是個好小子."那個軍官嘿嘿一笑,突然間從高高的看台上就那麼直接飛躍而起,越過斜坡式的階梯看台,咚地一聲落到訓練場的邊緣.

他的身子微微下蹲緩解了下落之力,然後慢慢地站起身來,強大的蟲息在那瞬間里從他全身各處湧起,他挺直了胸膛,帶著無與倫比的強悍氣勢,就這麼從訓練場的邊緣,緩步向著位于中央地帶的云天風走去.

這時所有人都知道,面試選拔的重頭戲要上演了.

沈征忍不住聚精會神地盯住了那個軍官,也開始期待著一場好戲的上演.

那個軍官一頭金色的短發,身材高大魁梧,十分威武.當他離開看台,向著云天風走去時,拉菲的眼神明顯變得更為熱烈.

訓練場上還有的幾處演練,都在這時停止了,學員們像是事先約好的一樣,不約而同地向著訓練場邊緣退去.那些負責記錄的軍官也退到了邊緣處,背負著雙手等著看這一場龍爭虎斗.

云天風看著那名軍官,感受著他強大的氣勢,然後突然將雙臂一振,強大的蟲息洶湧而出,瞬間釋放,一股不輸于那名軍官的氣勢,瞬間生成.

他靜靜地站在那里,等著軍官接近,如一座不動的山.

"高二級的優等生,云天風?"軍官在云天風面前四米處站定.

"是我."云天風一點頭."您怎麼稱呼?"

"首都守備軍,第四編隊隊長,菲爾德."軍官的臉上顯露出一種自信的笑容,並不和藹,但很威武.

"請您多指教."云天風的臉色變得極為凝重,緩緩地擺出了格斗的架勢.

菲爾德?沈征一怔,忍不住轉頭看向拉菲.此時的拉菲,正一臉興奮地盯住了訓練場上的兩人.

那不就是拉菲的爸爸嗎?號稱是首都守備軍中最強的編隊長,蟲力達到98的強者?

這場仗有看頭!

將目光移向了訓練場中央,盯住了這兩人,沈征的眼中充滿的是興奮的光芒.

場上的兩人靜靜地對峙著,彼此用氣勢來壓迫對方,但顯然沒有任何一方占到什麼便宜.不過云天風知道,對方不過是在表現一種姿態,一種高手與後輩切磋時保持的低調姿態.

我要讓你重視我.

他的眼中閃爍著光彩,先一步動手了.蟲息在他的兩臂上模擬成了兩個圓盤一般的盾,盾的邊緣鋒利無比仿佛刀刃,而中央又顯示出了一種堅實的厚度.他緩緩抬起雙臂,那一對盾刃就在他的手臂上緩慢地旋轉起來.

"盾刃蟲的能力啊."菲爾德看著對方手臂上的盾刃,微微點了點頭."看樣子你是喜歡從近身戰開始了.那麼就讓我試一下吧."

說著,他抬起了右臂,蟲息在他的前臂上快速地流動著,模擬成了一柄修長的劍刃,將他的手臂包裹起來.

"來吧."他伸直了右臂,用劍刃對准了云天風."讓我看一看這屆的優等生有多優秀."

"如您所願!"云天風肯中寒光迸射,身子一躬似乎就要直沖過去,然而在那之前,他的左臂卻閃電般地猛然揮動,臂上的盾刃突然加速旋轉,快速地飛射而出斬向菲爾德.

菲爾德原地不動,冷冷地看著那鋒利的盾刃,右臂隨身而動,一劍橫掃,將那氣勢驚人的盾刃遠遠地打飛了出去.

然而這時,云天風也已經借機沖到了他的面前,右臂上的盾刃瘋狂地旋轉著,如同電鋸,帶著致命的撕裂空氣的聲音,向著菲爾德的脖頸斬去.

同時,云天風的左手一招,那被打飛出去的盾刃在空中旋轉著,突然劃了個大弧,從後方兜了回來,向著菲爾德的後頸斬去.

"這算是前後夾擊?"刹那間,菲爾德的身子動了,有蟲息在他腳下輕微地爆發,使他的移動變得充滿了爆炸xing的速度.他從云天風的身側快速地擦身而過,在云天風耳邊留下了一句微帶嘲諷意味的話.

"如果對手這樣躲開,那麼你不是變成自己打自己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