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2章:水火相合
第二天一早,沈征直接來到深穴入口處.把守入口的士兵在昨天已經得到了通知,院長已經將地穴對沈征完全開放,所以並沒阻攔,直接為沈征打開了入口.

進入深穴之中,沈征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體會著腦中的感覺.但這次,那種奇妙的第六感再沒出現,看來腦內神秘蟲的力量對于現在深穴中這些蟲子,怕是並不看在眼里,也並沒有吞噬吸收的渴望.

自己慢慢找吧.沈征歎了一口氣,睜開眼睛向著深穴內而去.

一路上他遇到了一群棱槍蟲,幾只刺爪蟲,還有爆裂蟲,刃足蟲和擂鼓蟲等一些常見的蟲類,對于這些蟲他並沒有什麼興趣.雖然擂鼓蟲的蟲能力他並沒得到過,不過那種將蟲息模擬成重錘的力量,他並不需要.

因為鋼甲蟲的鋼甲和沖擊力,和這重錘屬于同一類似的力量,而且完全凌駕于重錘之上,沈征沒必要再多添這麼個雞肋能力.

又轉了幾處地方後,沈征突然眼前一亮,他發現在前方不遠的轉角處有一些陌生的蟲,他悄悄地摸了過去,發現那是五只節爪蟲.

這種蟲體形並不大,體長不過一米多,蟲力值范圍在50到60之間,對現在的沈征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

這種蟲擁有一種突襲的妙招──它們的尖爪是一節一節的,可以突然伸長五倍,用在戰斗中有著很好的效果.

我之前一直是靠"吞噬"蟲卵獲得蟲能力,但這幾次卻是直接與人和蟲戰斗,就獲得了火焰和水的力量,是不是說,我今後不用再依靠蟲卵,而只是與蟲交手就能獲得力量呢?

就拿它們一試吧!

想到這里,沈征快速地沖了出去,強大的蟲息在身上湧動著,毫不猶豫地撲向蟲群.

五只節爪蟲立時感受到了威脅,紛紛發出嘶叫,其中兩只反應比較快,直接用兩對後爪支起身子,兩對前爪猛地向前刺出.

沈征腳下不停,蟲息瞬間模擬成鋼甲,節爪蟲的尖爪刺在其上發出當當的聲響,卻根本無法刺入半寸.沈征揮拳擊向節爪,拳上包裹著鋼甲,帶著強橫的沖擊力,瞬間就將節爪蟲的前肢打得粉碎,人已經前沖中雙臂一揮,蟲息模擬成了利刃,將兩只節爪蟲瞬間分尸.

另外三只尖叫著,似乎是感受到了沈征的強大,立時紛紛向四周逃去.沈征抬手放射出兩發棱槍彈擊斃了其中兩只,向最後一只直追而去.

那一只瘋狂地奔跑,卻被沈征輕易地趕了,它立時豎起身子,在吼叫中刺出了前爪.

沈征盯住那一對節爪,深呼吸中將蟲息恢複成了普通的狀態,任由那節爪刺入蟲息之內.

雖然只是恢複成普通的狀態,但以節爪蟲的蟲力,還是難以突破,那尖銳的爪只刺入蟲息幾毫米,就再難以向前挺進半分.

沈征集中精神,感受著進入蟲息內的那節爪力量,但令他失望的是這次並沒像之前那樣,能吸收節爪蟲打過來的力量.

難道只是對能量式的攻擊有效果?

沈征有些郁悶地想著,抬手一棱槍彈干掉了這只節爪蟲.

這地穴中會有能進行能量攻擊的蟲嗎?沈征環視四周,不抱太大的希望.

時間還來得及,他便在地穴中又轉了起來.腦海中隨時都會生成前進的路線地圖,他也不用擔心迷路,干脆一邊尋找一邊探查地穴,了解其內部結構.

在這里,他又找到了其它一些蟲,但可惜的是全部都是物理攻擊型的蟲.他試著與一只月刃蟲交手,結果仍是一無所獲,無奈之下只好退出了地穴.

用過早飯後還有些時間,他站在院子里,試著練了練昨夜並沒怎麼深入研究的水系力量.在蟲息湧動中,那一層水膜快速地覆蓋在他的身上,將他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立刻,他覺得吸入體內的空氣好像都得到了水膜的過濾,變得更加清新濕潤.

再試試火的力量吧.

這樣想著,他慢慢地將體內的蟲力轉到了火焰屬xing之上,立刻,那從體內釋放出的水膜蟲息,就突然像油一樣燃燒了起來,變成了一團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的火,他呼吸進來的空氣也立時變得帶著熾熱的氣息,不過也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

奇妙的力量.

他看著自己身上燃燒的火,不由一笑:這要是走在街上突然運起這股力量,怕會把滿大街的人都嚇得尖叫,拼命打火警電話吧?

突然間,他冒出了一個想法:水與火的力量是矛盾的,但如果將它們一起使用又會如何呢?

他慢慢地感知著體內的蟲力,體會著兩種力量在他腦內生成的遺傳記憶,終于把心一橫,左邊身體維持著火的力量,右邊身體運起了水的力量.

一瞬間,奇妙的一幕出現了──他左半邊身體被熊熊烈焰包圍著,如同一個火人,而右半邊的身體卻覆蓋著一層流動的水膜,在他身體的正中,以鼻為中線向上下而去,是一條朦朧的蟲息分界線,那里霧氣彌漫,一片模糊.

這是……沈征驚訝地打量著身體中心的這一條蟲息分界線,突然間將水與火的力量全部收回,然後慢慢地抬起了手.

水的力量,火的力量,在他的掌間同時散發出來,在那一瞬間里,水與火調劑在一起,化成了一種新的東西──霧.

他帶著驚喜看著掌中那一團湧動不休的霧氣,慢慢地揮動起手臂.那一團霧隨著他手掌的移動而移動,並在移動中不斷地擴散著,沒過多久,就將他整個人都包圍在一團霧中.他心念一動,四下里游走起來,那團霧就隨著他一起移動,漸漸將整個小院都籠罩了起來.

奇妙的力量.身在霧中的他,暗自感歎著.

不過似乎沒什麼用處啊,他又有些郁悶.這霧固然是讓別人看不清他,但他身在其中,卻也看不清別人.

等等!突然間他神情一變,因為他突然發現,當他集中精神時,分明能感知到這霧中包裹的一切──院中的花草,圍牆,自己居住的宿舍,一切都在他腦海中形成了一幅清晰的立體圖.他仔細地體會著,又發現這些東西似乎像都被自己握在手中一樣,自己完全可以感知到它們的細微變化.

蟲息!

他豁然開朗──這些霧都是自己的蟲息所化,就如同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只要自己用心感知,當然能通過它們感應到被包裹在其中的一切物體了.

想到這里,他不由興奮起來──這種能力如果用在戰斗中,那將是多麼強悍?試想一下,別人看不到自己,而自己卻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別人的位置,狀態,一舉一動……

這簡直就像是蟲族在地底占據的優勢一樣嘛!

欣喜中,他趕快收回了蟲息,那些籠罩一切的霧也就快速地收入了他的身體,小院中依然天青氣朗.

下次不能這麼大意了.他暗想.萬一被別人看到了,自己怎麼解釋呢?

就在這時,他突然又生出一種奇妙的感覺,他自己也說不清這是什麼感覺,總之是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變得更充實了.他細細地體會著,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的蟲力好像比從前更加強大了.

蟲力提升嗎?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

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又提升了?他狐疑著,終于決定去測試一下.他出了小院,一路來到了新一級一班的宿舍區,到宿舍中找到了拉菲.

"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拉菲一改從前與沈征作對的樣子,熱情地湊了過來.

"能不能借你的蟲力分析儀用一下?"沈征問.

"這個沒問題."拉菲急忙點頭,跑到櫃子里把那個巴掌大的小東西取了出來.

拉菲也是自己占一間寢室,只是沒沈征那麼奢侈,擁有獨門獨院的一間小房.

"這種東西要到哪里才能買到?"沈征看著那分析儀問.

"你需要的話這個就送你吧."拉菲痛快地將蟲力分析儀塞進沈征的手中."我這個是外國貨,比市面上賣的朧星軍工制品要好不少,不大容易買到."

"這不太好吧?"沈征推辭.

"你救過我一命,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拉菲笑了笑,"別記恨我之前的行為就成."

"都是人類,也都是同學,有什麼可記恨的."沈征淡淡一笑,也沒再推辭,問清了分析儀的用法後,將分析儀塞進了兜里,和拉菲告別後回到自己的宿舍.

拉菲多少有些失望,他是想看看沈征的測試結果的.但他也知道,沈征不當他面測試,就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底細,他自然不會多事地自找麻煩.

回到宿舍,關上了門,沈征按著最准確的自我測試法,握住蟲力分析儀後,將自己的蟲力輸入到分析儀中專門用來吸收蟲息的地方.很快,分析儀的幻光屏就亮了起來,除了一些沈征並不明白意思的功能xing圖像之外,最主要也最顯眼的區域里,兩個數字從"00"開始快速地增長,一路向上直沖過了90.

過了90了!

沈征心里一陣激動,但刹那間,新的激動就把眼前的激動沖淡了.

因為幻光屏上的數字最終定格在95上.

95!?

沈征激動得雙手顫抖,差點把分析儀摔在地上.他連做了幾個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小心,小心,也許是看錯了呢?也許是分析儀出了問題呢?再來一次好了.

他按照拉菲教給他的測試別人的方法,按下了幾個按鈕後將蟲力分析儀放在桌上,對准了自己,不一會兒分析儀幻光屏上光芒閃爍,他跑過去一看,還是95.

也就是說,我這個剛入學的新生,已經超越了學院中最優秀的,即將畢業的老生云天風.不但是超越了他,我還超越了學院中所有的導師……

按蘇主任的說法,我現在已經有了成為學院年級主任的資格,更可以被保送進朧星軍團,被當成下一任軍團長來培養了.

想到這個,他突然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在不久之前,自己還不過是一個貧窮的打工仔,而現在,竟然有資格成為學院的主任,朧星軍團的下任軍團長……

還是低調些吧.他暗想.這麼一帆風順的提升,萬一引起別人的懷疑怎麼辦?

安全起見,先別聲張.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