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1章:討厭的蟲核
在那被綠色的細絨布鋪滿的精美金屬盒子里,靜靜地躺著一顆圓形的,表面布滿各種紋路的蟲核.

蟲核有羊眼般大小,在紋路的深層隱隱流動著一絲絲的蟲息,向所有觀看它的人宣告著它蘊含的強大力量.

"蟲力的提升,越到後來越艱難."林良說,"有時只是一點蟲力值的提升,花去的就將是幾十年的時間.對于植蟲者來說是如此,對于控蟲者來說也是如此.如果一位控蟲者能夠調制出可以讓植蟲者蟲力值提升的蟲核,那麼他將成為無數植蟲者擁戴敬仰的對象,也將獲得統領那些植蟲者的控蟲者的友誼.而如果一位控蟲者能夠調制出讓控蟲者提升蟲力值的蟲核,那麼他將得到怎樣的地位?"

"那麼他就可以輕易調動其他控蟲者為自己出力."沈征眼中閃動著光彩.

"孺子可教."林良笑了,"不錯.掌握了高超的蟲核調制技術,也等于變相地掌握了強大的力量."

"那麼我可以學習這種技術嗎?"沈征不由心生向往.

"現在還不是時候."林良搖了搖頭,"等你成了控蟲者之後,我一定親自教你."

"我真的能成為控蟲者?"沈征有些激動地問.雖然他擁有某種自信,但這種話從別人嘴里──尤其是一位控蟲者嘴里講出,還是讓他忍不住激動.

"如果你這樣優秀的人才成不了控蟲者,那麼誰可以成為控蟲者?"林良笑著說."年輕人,今後你可以隨時到我這里來,就算我不在這里時也可能.這幢樓的所有設備你都可以隨意使用,藏書任你隨便看.只要你不把這里燒成灰,干什麼都由你."

"真的?"沈征愣住了,隨後不由一臉的驚喜.

可以想象,一位控蟲者居住的地方,會有著怎樣高端的訓練設備,有著怎樣高端的書籍.

"我像是愛開玩笑的人嗎?"林良把臉一板,可那張和藹的臉怎麼板都不顯得嚇人,反而把沈征逗樂了.

"我們朧星國,只有總司令和我兩位控蟲者,如果能再增加一人,那麼我們的軍事實力將大幅度提高."林良看著沈征,語重心長地說道."孩子,為了朧星國,為了我們學院,為了你自己的將來,好好努力吧."

"謝謝院長!"沈征鄭重地敬了個軍禮,然後笑著問:"那個,我能提個要求嗎?"

"什麼要求?"林良問,"我說了,只要不把我這里燒成灰,都隨你."

"我想獲得隨時進入深穴的權利."沈征說.

"啊?"林良沒料到是這個.

"不行嗎?"沈征有點急了.

深穴中全是強力的戰斗類蟲,沈征隱隱感覺,也許在那里自己還可以遇到能讓自己再次吸收某種力量的強大蟲類.他可不甘心每年只有一次機會進那里"深造".

"不是不行."林良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只是有點危險吧?"

"那里還有比水箭蟲更可怕的家伙?"沈征眼睛亮了.

"你這小子!"林良哼了一聲,"怎麼反而興奮起來?那我讓你失望一把吧,沒有!"

"那有什麼危險的?"沈征一聳肩.

"在那種黑暗的地方,被蟲群圍困也是很危險的."林良嚴肅地說,"別看那些蟲子放在地面上不算什麼,可在它們的主場,它們的力量會提高很多.而在那種黑暗憋悶的地方,你的實力又會下降不少,綜合起來……"

"您看,我今天是第一次進入深穴,不是安然無恙?"沈征急忙為自己爭取,"不但沒碰上什麼危險,不還解決了一個危險?"

"這個……倒也是."林良想了想後樂了,"好吧,我會通知他們,你隨時可以進入地穴去游玩,愛怎麼胡鬧就怎麼胡鬧吧."

"萬一我成不了控蟲者,您不就賠大發了?"沈征開了句玩笑.

"這個……"林良露出了尷尬的神色."你個臭小子,胡說什麼?你不許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你就一門心思給我想著要不斷進步,最終超越我這個老頭子!"

"哪有那麼容易?"沈征一吐舌頭.

"我聽說你是天生的火焰體質?"林良話頭一轉,"可不要浪費了,要多往這方面發展.蟲力應用理論你也學了不少了,要加緊學習.這段時間我不外出,明天開始你就天天到這里來,我親自給你上課."

"是!"沈征敬了個禮.

出了院長辦公樓後,沈征先找到蘇東和雷徹,將林良的話對他們說了一遍,這一個主任一個導師立時激動了起來,蘇東拍著沈征的肩膀說:"好樣的小子,你可給咱們新一級爭了大光了!能得到院長親自的栽培,那可是天大的好事!你安心地去吧."

"雷導師,你看這……"沈征看著雷徹,有點不好意思.

"別有負擔."雷徹笑著說,"我教出的學員能得到院長的青睞,這可是件讓我能驕傲一輩子的事.沈征,我要感謝你.放心跟著院長學習吧,你的將來將遠遠超越我們這個等級."

"謝謝!"沈征鄭重地向兩人點了點頭.

這一夜里,關于沈征的傳聞如同燎原之火一般迅速地燃遍了整個學院,所有的學員都知道新一級一班出了個超級天才,這個來自于偏僻小鎮狼牙鎮年輕人不但在學院獵賽中超越了學院中的老牌強者,更是得到了院長的青睞,成了院長的親傳弟子.

沈征並不知道這一切,也不關心這一切.

因為當晚蘇東就給他安排了單人宿舍,讓他能不受任何人打擾,能專心地學習,安靜地休息,那單人宿舍獨門獨院,位于導師宿舍區,沈征自然不會知道學員們都在傳些什麼.

進入了宿舍,躺在床上,沈征拿出那枚蟲核,在燈光下反複地看.那蟲核紋路中流動著的蟲息,似乎永遠不會消失,就如那深穴中石壁上的能量層一樣.

這麼個小東西,就能讓人提升蟲力?沈征好奇地看著,慢慢地將自己的蟲息釋放出來,輕輕地與紋路中的蟲息接觸著.

只要用蟲息將其完全包裹,讓蟲核紋路中的蟲息與自己的蟲息結合為一體,最終將蟲核中的蟲息完全吸收入體內,化為自己的蟲息,那麼蟲力就會隨之提升.

要不要直接將它吸收掉?

這樣想著,沈征忍不住想把蟲息再多釋放一些.

可就在這時,一種強烈的厭惡感突然湧上盡頭,那種感覺讓他覺得手中的蟲核是那麼令人討厭,令他恨不能將之立刻丟得遠遠的.

這是怎麼回事?沈征一怔,急忙收回了蟲息.

厭惡感立刻就消失了,那枚蟲核又變成了一件普通的東西,不會帶給沈征任何好或不好的感覺.

好奇之下,沈征再次釋放出蟲息,試著與蟲核的蟲息接觸,刹那間,那種厭惡感再次襲來,而且比上一次還猛烈,沈征忍不住直接就將蟲核丟在了一邊,就好像快速甩開掉在自己手上的一陀鳥屎.

一脫離自己的蟲息,那蟲核立刻就不那麼討厭了.

這……沈征驚訝地看著落在地上角落中的蟲核,心中一陣納悶.

難道是我腦中那只神秘蟲的力量,在排斥蟲核的力量?難道說,它不願意讓我吸收蟲核獲得蟲力?又或者這會對它造成威脅?

沈征腦海中冒出無數個想法,但都無法證實.不過事實擺在眼前──他想要吸收這枚蟲核是完全沒可能的了,就像一個正常人沒辦法從容地吃掉一陀屎一樣.

小心地將蟲核收了起來,沈征只能是長歎一聲:算了吧,就如同它讓我得到了水的力量,卻又失去了冠軍一樣,有得必有失.院長說得對,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做人不能太貪心.一切都是選擇,當你選擇了這份權利,自然就要放棄另一份,天下好事不能全讓一個人占去.

想到水之力,他就忍不住站了起來,慢慢地釋放出蟲息,將今天新得到的那種清涼力量釋放了出來.

立刻,一層泛著水光的能量膜在他的體表浮現出來,如同一層流動著的水波,帶給他清涼舒爽的感覺.

他輕輕揮動著手臂,這水波層就隨著他的動作而在空中移動著,一種源于遺傳記憶的控制方法在他的腦海中蔓延開來,他微微閉眼感受著那種方法,再將其與自己學過的控制蟲力的方法結合在一起,猛地一睜眼,右手緊握成拳,再向前一個翻腕,將食指用力地彈了出去.

一道水箭,立時從他食指上的水波層中飛射出去,無聲無息地劃破空氣,將天棚射穿了一個洞.

磚石碎裂的聲音連續傳來數次,沈征怔怔地看著那個手指粗線的破洞,急忙跑到了屋外跳到了屋頂,然後發現這道水箭不但射穿了天棚,還擊穿了房頂,不知飛到哪里去了.

好大的威力!他不由一吐舌頭.

"誰?在屋頂干什麼!"一聲大喝傳來,他扭頭一看,只見在院外正好有一隊巡邏隊經過.

"我,沈征!"他急忙揮著手.

"是沈征?"巡邏隊中立時有人叫了起來,"真的是沈征!"那聲音聽起來十分激動.

"竟然見著活的了!"有人更加激動地叫了起來.

什麼叫見著活的了?我這麼有名嗎?沈征不由一怔.

"真的是沈征啊!"幾道光芒照了過來,晃得沈征有點眼花,他急忙用蟲息護住了雙眼,才適應了過來.

"是……是我."沈征有點尷尬地揮了揮手.

"沈……同學,您這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屋頂干什麼呢?"對方竟然使用上敬語了.

"那個……"沈征正琢磨著怎麼回答是好,一個人已經照著問他話的人頭上彈了一指:"笨蛋,沈同學這樣的天才,訓練的方法當然和我們不同了,說不定人家是在鍛煉什麼能力呢,你個笨蛋亂問什麼,這可是人家的秘密!"

"是啊!"那個被彈的人急忙沖沈征揮手,"不好意思啊,沈同學,你繼續吧,我們會保衛您的安全……不,是您的安靜,絕不讓您在訓練途中被打擾!"

"笨蛋,你現在不就在打擾他?"旁邊的人又彈了他一指.

"您練著,我們繼續巡邏."他們沖沈征揮了揮手,然後帶著點激動走了.

"今天學了一招,回去咱們也到屋頂練練?"

"你知道要練什麼?"

"可能上去就知道了吧."

靜夜中,這些低聲的輕語一句不落地入了沈征的耳.

他好一陣哭笑不得.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