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8章:吞噬水之力量
水箭蟲伏在地上,四肢上的利爪緊緊抓住岩石地面,那條長尾微微地來回搖擺著,一雙眼睛盯緊了沈征.

沈征全神貫注,目光也牢牢地鎖定了水箭蟲.這一人一蟲在這破洞旁對峙著,如果不是各自身體上輕微的動作,只怕要讓人誤會是兩座雕像.

時間仿佛靜止,但這靜止並不是永恒.在對峙之中,水箭蟲終于動了起來,它張開那張有著利顎的大嘴,沖著沈征發出一聲嘶吼,尾巴猛地揮甩過來.

長達兩米的巨尾,如同一只超長的手臂,帶著其上隱隱的水光掃向沈征.

猛地踏地一躍,沈征人已凌空而起,在空中一個轉折翻身,雙腳踏在右側一面石壁上,足底蟲息模擬成了尖銳的刺爪刺入石壁,將他的身體固定在那石壁上.他雙掌一翻,棱槍彈已經一發接一發地射向了水箭蟲.

有著兩米長巨大的身體的水箭蟲,看起來似乎有些笨拙,但行動起來卻快得像是閃電.它只貼地一滑,就好像踩著滑板一樣快速地游開,尾巴一翻尖端朝上,一道水箭噗地一聲疾射而出.

沈征腳下用力一踏石壁,人已飛射向一旁,那道水箭射在石壁上,發出刺耳的短響,竟然將石壁射穿出一個洞,鑽入了石壁之中.

左手一抬,一發爆裂彈已經在手,沈征眼中閃過一絲火焰的赤紅,蟲息微微一變,那被蘇東和雷徹誤以為是天生的火勁,就被調動了起來,將那發爆裂彈變成了一個以火為膽,以火為皮的火焰爆裂彈.

呯地一響中,火焰的力量在掌心爆發,將那發爆裂彈轟飛出去,其速度之快,遠超平時沈征發射爆裂彈的速度.

以火焰的爆發作為推力,這樣射速就可以大幅度提升!

腦海中湧起這樣的想法,沈征不由有些興奮.

眼見火焰爆裂彈就要射中水箭蟲時,這狡猾而敏捷的家伙竟然尾巴一抬,又射出一道水箭.這水箭在空中與火焰爆裂彈撞在一起,立時揚起一陣水花,把其上的火焰全部熄滅,而爆裂彈本身也在與水箭的撞擊中四散開來,化成能量光點飄散.

水火相克嗎?

沈征一皺眉,落地後一抬手,數十枚棱槍彈已經射了出去.水箭蟲故伎重演,又貼地快速地游開了.

一人一蟲,就這樣在黑暗的地穴深處斗了起來,不斷用各自的遠程武器互攻著,但彼此間都占不到便宜.

他們斗得歡,這岩洞要就倒了黴,被四處飛射的水箭和棱槍彈,爆裂彈打得石屑橫飛,碎石四濺.不過那些被能量層保護著的石壁卻是安然無恙,不論是沈征的棱槍彈和爆裂彈,還是水箭蟲的水箭,都無法擊破那層看來極不起眼的能量,也就無法傷到那些石壁.

沈征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不由感到十分驚訝.但他並沒有時間細想,這只水箭蟲的實力不弱于他,他如果因為別的事分心,恐怕反而會敗給它.

或許是因為長時間纏斗讓水箭蟲感到焦躁不安,它突然一改之前的風格,不再貼地游走,而起猛地大吼一聲,用尾巴一彈地面向後飛躍而起,落在了遠處一塊大岩石上,尾巴猛地一甩,尾根快速地變粗,而尾尖處卻變得更細了.

強烈的危險感湧上心頭,沈征微一皺眉,毫不猶豫地調動起能量心髒中的力量,從掌心釋放出了血靈鞭.強大的蟲息洶湧著,順著他的手臂湧進了血靈鞭之中,血靈鞭在那一刻里變得更加鮮紅,隱隱地放出了紅色的光芒.

沈征感覺這條長鞭在不斷地吞噬並積累著自己的蟲息,將之醞釀成一種驚天動地的力量.

突然間,水箭蟲的眼中爆發出陰沉的殺機,它的尾巴猛地揮甩起來,一道細細的水柱從它的尾端噴射了出來,如同一道光芒,又仿佛一根細線,向著沈征橫掃而來.

這一道水柱雖然纖細,但卻擁有可怕至極的力量,凡被它掃中的岩石,都在頃刻間如同豆腐遇見利刃一樣輕易地被切開,它一路所過之處,就連巨大的小山般巨岩都痛快地一分為二.

沈征盯緊了這道水柱,全身的蟲息在這一刹那快速地爆發,這股爆發的力量強行擠入了本已積蓄起大量蟲息的血靈鞭中,那條長達三米的鞭子便如同一道紅色的閃電一般橫掃而出,所過之處,竟然也是將無數堅硬的巨岩切豆腐般一分為二.

一紅一白兩條線,就這麼在黑暗空間中撞擊在一起,發出了刺耳的磨擦之聲,彼此間那閃電一般的速度都慢了下來,最終停止在半空,如同兩個互相角力的戰士一般抵在一起,不斷地抖動著.

蟲息光點與水珠不斷地向著四展飛散,構成一幅絢麗但又驚心動魄的畫面.

沈征感覺到一陣陣的眩暈──這正是將蟲息之力通過血靈鞭全面爆發之後的後遺症,他的心中不由感到一陣驚慌,如果這樣下去,自己就會陷入之前那種長達十幾秒的無力狀態中,那樣的話……

那些被水柱一分為二的岩石,就是他的下場.

難道一路走來,竟然要倒在這里嗎?不,絕不!

瞬間里,一股力量從他的額頭處快速地流出,那種強烈的饑餓感再次出現,催動著他的蟲息再次超越極限地爆發,刹那間就集中到了血靈鞭上.

奇跡再次發生了,那被蟲息充滿了的血靈鞭,突然間仿佛變成了一個能吞噬力量的黑洞,那強橫無比的水柱,竟然漸漸被血靈鞭吸入了其中,就好像是吸收沈征的蟲息一樣.

當血靈鞭被水柱充滿後,這股水性的力量又被轉化成了一股能量,順著沈征的手臂向著沈征的體內擴散開來.沈征只感覺到那股力量如同一道清涼的水流,讓自己的手臂感到一陣陣的涼爽.他看到,一層水波一樣的膜,正順著自己的手臂向著自己全身擴散,就如同那一天被火焰彈射中後,火焰之力向自己全身擴散時一樣.

不會吧?驚愕中,他終于被這層水膜全部包裹.

一種清涼爽朗的力量,在他的全身迅速地擴散,充滿他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一種前所未有的新力量在他的體內生成,壯大,在短短的十幾秒內,就變成了完全可由他任意使用的一種水性能力.

一種遙遠而熟悉的記憶在他的腦內生成,仿佛千百年前他就曾擁有這種水一般的力量,只是不小心遺忘,而今重又記起.

驀然間,他突然發出一聲輕快的歡呼,血靈鞭微微一抖,人已經飛身躍了起來,那與血靈鞭對峙著的水柱就立刻失去了對手,向著前方狠狠掃去,將一大片巨岩削平.

水箭蟲大吼一聲,尾巴立刻調整角度,水柱如同利刃一般再次向著沈征掃去.

來吧,讓我們看一看誰的水刃更強大!

一抹精光出現在沈征眼底,他人尚在空中便已大喝一聲,血靈鞭橫穿揮出.

一種水性的力量順著沈征的手掌傳到血靈鞭上,在鞭身上形成了一層流動的水膜,當血靈鞭與水箭蟲的水柱撞在一起時,水柱上立時激發起無數的水珠,仿佛它遇到了強大的敵手,終被打得肢體飛散一般.

僵持只有短短的一瞬間,刹那之後,血靈鞭已經輕易地擊碎了水柱的前端,一路筆直地向前突進,直接撞碎水柱,刺入了水箭蟲的尾端.

立時,一陣甲殼破碎的聲音傳來,水箭蟲那結實的尾巴被血靈鞭直接擊破,尾根那膨脹著的部分立刻爆裂開來,一大片水花向四周飛濺,整條尾巴都被這突然失控的大量水流撐爆,水箭蟲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身體吃痛地扭曲著.

"死吧!"

厲喝聲中,沈征在落地的瞬間再次一抖手腕,帶著強大水力的血靈鞭凌空一抖,其上的水膜化成了一道水刃當空斬下,深深地切入水箭蟲的身體里,水箭蟲的身子猛地一抖,怔怔地瞪大了雙眼看著沈征,半晌後,腦袋突然就從脖子上掉了下去,身體晃了晃後轟然倒下.

紫色的蟲血在地面蔓延,三角腦袋上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輝.

沈征深吸了一口氣,感覺著體內那湧動不休的新力量,忍不住摸著額頭搖頭一笑.

神秘的蟲子啊,你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能帶給我這樣神奇的力量?

饑餓感已經消失了,體內只有一種舒暢的感覺,讓沈征忍不住想歡呼.但他知道這里不是歡呼的地方,現在也不是只顧著得意的時候.

地鼠蟲的蟲力值范圍是80到90,而水箭蟲的則是90到100.眼前這只水箭蟲就算是水箭蟲中最弱的,也與地鼠蟲中最強的旗鼓相當.能在這里獵到它,應該比獵到地鼠蟲更強吧?

沈征這樣想著,隨即苦笑一聲.

這比賽的內容,是比誰先獵到目標並帶出,而不是比誰獵到的蟲更強.

算了,蟲力還可以慢慢提升,這種不為人知而吞噬吸取蟲能力的機會可不多得.

話雖如此,但沈征對于錯失獲得蟲核的機會這件事,其實還是相當耿耿于懷的.如果當時他能知道那種感覺引領他來此,為的就是獲得水箭蟲的水性力量,那麼他一定會強行止住腳步,先搶著獵殺了地鼠蟲,穩穩得到那能增長蟲力的蟲核再說.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藥,既然那神秘的感覺讓他曾經數次挽救了自己和戰友的生命,還給了他不斷變強的"權利",那麼被這感覺"忽悠"一次而失去了得到蟲核的機會,也是他應當承受的義務.

況且,他也隱隱覺得,在融入自己額頭的那神秘蟲子的幫助下,自己的蟲力一定會不斷地提升,有沒有那枚蟲核的幫助,應該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反正,吃不到的葡萄就說他是酸的吧!

他自嘲地一笑,血靈鞭一甩,將那巨大的蟲尸纏住往肩上一扛,按著腦中自動形成的那一幅線式怪異地圖,向著來路走去.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