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6章:深穴之外
當老人開始動作後,黑衣人們只感覺眼前一花.

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響動,也沒有什麼狂風四起,爆炸聲不斷,黑衣人們只是看到那些瘋狂旋轉的月刃和飛射的棱槍彈,一下子變成了單純的能量體,如同淡淡的火焰在空中燃燒一般扭曲舞動著,然後靜靜地消散不見.

老人的身影化成一道殘影,在周圍快速地移動了一圈,然後又回到了他原來站立的位置.一切,似乎都與方才沒什麼不同.

包括帶頭人在內的七名黑衣人,跳起的重新落回地面,奔跑的停住了腳步.

帶頭人的面孔扭曲著,十分費力地問出一句話:"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良."老人微笑著說出一個名字.

"朧星學院院長林良?"帶頭人的眼睛瞪得老大,驚恐地看著老人.然後,他保持著這種驚恐的表情,慢慢地向後倒去.

在那一刹里,另外六名黑衣人,也以同樣的姿勢向後倒去.

"我再問一遍,內線是誰?"老人看著剩下的黑衣人,臉上依舊掛著和藹的微笑.

朧星學院中.

沒人知道在學院外面遠處的密林中發生了什麼,每個人都沉浸在獵賽帶來的興奮之中.此時學員們已經被導師帶到了地穴的入口處,一個個忍不住摩拳擦掌,准備沖下去一試身手.

"我強調一遍."一位年級主任大聲說著,"淺穴中的蟲雖然相對較弱,但也只是相對于深穴蟲類而言.對你們來說,它們也是有著極高危險性的.我希望你們在比賽中,仍能記住一點:你們雖然是對手,但更是同類,同學,是戰友.如果別人遇到危險,你們必須挺身而出幫助他,否則就算你取得了優勝,得到的也將是軍法處罰."

隨後,他揮了一下手,控制地穴大門的操作員,在控制室中沖他一點頭,按下了按鈕.在機械運作的轟鳴聲中,學員們面前那扇十五米見方的厚重地穴大門緩緩打開,露出了通向地下的整齊台階.

"上啊!"不知是誰先發出一聲歡呼沖了出去,緊接著,所以的學員都帶著一臉的興奮沖了下去,准備進入那充滿了可怕蟲類的地穴中一展身手.

與他們不同,沈征與其他四名學員,此時在一座建築物中的一個房間內,站在一扇小門前.

而對他們講同樣一番話的,並不是哪個年級主任,而是教導主任楚天然.

"你們要牢記我說過的話."楚天然一臉的嚴肅,"你們是同學,這里是比賽場而不是戰場.就算是戰場,你們也是戰友和同類,我絕不允許有為了利益而在蟲類面前傷害戰友的事發生,明白了嗎?"

"明白!"五人一起大聲說.

"下面我為你們做一下介紹吧."一位導師站了出來,拿起了一個資料本."先從學長開始吧.高二級學員,云天風,23歲,蟲力值:90."

參賽的五人站成了一排,這位導師一邊說,一邊看著最右邊的英俊男子.那男子有著黑色的長發,細長的眼睛,看上去很有魅力.此時他眼中流露出的,是一抹難以察覺的驕傲.

這就是蘇主任他們說過的,蟲力值達到90的那人啊,可真年輕.沈征一邊偷眼打量他一邊想.

"高一級學員,度姆2c34歲,蟲力值:89."導師看著右數第二人.那人皮膚顏色偏黑,一張國字臉,很嚴肅的樣子.

"中二級學員,瓊斯2c28歲,蟲力值:88."

這是右數第三人,他是個白皮膚金頭發的男子,臉略微有些長,在被念到蟲力值時,調皮地一吐舌頭.

"中一級學員,羅鋒2c32歲,蟲力值:89."

右數第四人也是黑發黑眼,體格健壯,被念到名字時胸膛挺得更直了.

"新一級學員,沈征,19歲,蟲力值:89."

當導師念到沈征時,那四人都忍不住微微轉過頭來看他.如今這位新學員,在學院中可是人人耳熟能詳,大名如雷貫耳,這四人都聽過他的事跡,但誰也沒這麼直接地與他接觸過,心中都帶著一絲好奇.

而當聽到他的年齡只有19,蟲力值卻高達89時,四人都不由動容.

"這不成小怪物了嗎?"瓊斯低聲嘀咕著.

而云天風則微微皺了皺眉,似乎是感覺到了來自沈征的威脅.

高達90的蟲力,暢快使他成了學員中的第一人,更是成了日後鐵定能進入朧星**界高層的未來"高官",他一直為此感到驕傲.

但這時,突然冒出了一個19歲的少年,竟然在剛入學時就擁有高達89的蟲力,這不能不令他驚訝,也不能不讓他有危機感.

他有種感覺,自己這學員中第一強者的稱號,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就要被別人搶走了.

"深穴賽,是對你們全方位的一種考驗."楚天然說,"偵察,尋覓,跟蹤,對周圍環境的辨析,對危險的感知,以及戰斗能力,哪一項不合格,都難以在比賽中獲得成功."

說著,他示意一位導師打開隨身電腦的幻光屏,立刻,一個六足甲蟲的形像就呈現在眾人面前.那形象在幻光屏中緩慢地旋轉著,讓五人能清楚地看到它身體任何一個部位的細節.

"地鼠蟲."那位導師講解著,"身材纖細,但力量巨大,甲殼承受力非常強,喜歡在黑暗的地穴中生存,行動時悄無聲息,是偷襲的行家,蟲力值范圍在80到90之間.這就是這次的目標,能最先將其獵殺並帶出地穴者,為此次優勝者."

"明白."五人一點頭.

"開始吧."楚天然一點頭,一位年級主任按下了形狀,那扇五米寬的門如同巨人張口般緩緩打開,一道向下的階梯展現在五人面前.

"祝你們一帆風順."楚天然揮了揮手.

云天風沒多說什麼,大步順著階梯而下,其他幾人也次第走了下去,隨後,那門在他們背後緩緩關閉.

通道中有通風設備不錯,一點不讓人有憋悶的感覺,而且燈光也明亮,不讓人有半點深入地下黑暗處的感覺.五人就這麼一直往下走,誰也不說什麼.

"他們不給新人任何指導與幫助,連地穴情況也不加以說明,這相當不人性化了."走了一段後,金發男生瓊斯來到了沈征的身邊,低聲笑著說.

"這也是考驗的一部分吧."沈征說.

"不是,就是為了讓新人明白老生有多強大."瓊斯樂了,"學院慣用的花招.你知道,咱們可都是各軍團中的精英,一個個都心高氣傲的.學院是想借這機會打擊咱們,讓咱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當初也是驕傲得不得了,結果一頭紮進地穴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一片漆黑的連路都找不著,屁能耐都發揮不出了.沈征,你要是感到不能忍受就喊,我肯定過去幫忙."

"多謝."沈征淡淡一笑.

"別聽他的."中一級的羅鋒哼了一聲,"他不過是想讓你出丑.沈征,記住了,學院中的所有人只尊重強者.一個向別人求救的家伙,是配不上強者稱號的."

"這麼認真干什麼?"瓊斯悻悻地搖了搖頭.

"總之自己小心些."高一級的度姆這時開了口,"在地穴中你會明白,蟲力值的高低並不是衡量戰場生存率的惟一標准."

"我們到了."云天風這時突然停了下來,在他的腳下是一個小方廳,在正前方有一道門,門邊有一個幻光屏的控制面板.

"我為新生說明一下吧."度姆說,"這扇門的里面,就是一片漆黑的深穴了,學院在里面設下了禁制,五百米內不會有蟲靠近,是安全的.進入的規則是一次只能進入一個人,兩分鍾後才輪到下一位."

"誰要先進去?"云天風轉過頭問.

幾個人都看著沈征,似乎在等他搶著舉手,沈征覺得這里有什麼問題,于是選擇了沉默.

"這屆的新生挺有素質嘛."瓊斯笑了.

"別是過分拘謹吧."羅鋒也笑了笑.

"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沈征如實回答.

立刻,四個人都笑了,包括一直表情嚴肅的云天風在內.

"這是老生的惡趣味."瓊斯解釋著,"最後一個進入者與第一個進入者相比,要晚八分鍾,所以新生們往往會搶著想第一個進去.但這八分鍾的差距沒什麼用處,因為這不是短跑比賽.老生們會給新生機會──當然,這其實是個嘲笑新生什麼也不懂的機會,借此老生會有很強烈的優越感."

"當年這個人曾帶給我們很強烈的優越感,所以現在才滿嘴牢sao."度姆說.

"不占便宜你能死嗎?"瓊斯翻了翻白眼.

"你看沈征就比你強多了,沒聽完進入規則後就搶著第一個進去."羅鋒說.

"嗯,也比你強多了."瓊斯點頭.

沈征和其他人一起笑了,比賽的緊張氣氛一下變得輕松了許多.

"我無所謂."沈征這時回答."第幾個進去都可以."

"那我先進去吧."瓊斯一聳肩,"讓你們這群混蛋好好嘲笑我一次."說著,他走到控制面板前,按動了按鈕.門緩緩打開,露出的是燈光照射不透的黑暗,他頭也不回地走了進去,那門就在他進入之後慢慢關上了.

兩分鍾後,羅鋒走了進去,然後又兩分鍾後,是度姆.

當門緩緩關上後,云天風突然轉過頭來,看著沈征,緩緩說道:"別被他們表面的友好弄糊塗了."

"什麼?"沈征一怔.

"這只是一場比賽,不是戰場厮殺,這一點沒錯."云天風說,"但比賽就不會比戰場厮殺更慘烈嗎?別忘了這次比賽的獎品是什麼──由院長親自調制的蟲核.那可是讓植蟲者的力量跳躍式提升的無價之寶,是也許能改變我們命運的金鑰匙.你以為參賽者會保持著一顆平常心比賽嗎?"

"你的意思是比賽過程會很慘烈?"沈征問.

"規則里只提到將目標帶出地穴."云天風轉過頭看著那門,"沒說不准向別人出手.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任何人都會六親不認."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