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4章:吞噬蟲靈
一道閃亮的血光,向著沈征的脖子飛射而來,沈征感覺不論自己怎麼躲閃,都必將被黑衣人掌中的這彎彎血光斬中.

能將目標完全鎖定?好厲害的蟲靈.

沈征面對著這危險的一擊,心中卻是平靜無波.他突然快速地向後退去,同時左手連射出十數發爆裂彈,這些爆裂彈在半空中組成了一道防禦大幕,同時呯地一聲爆發開來,將無數能量尖刺射向了黑衣人.

然而,仗著手中那一抹血光,黑衣人竟然仿佛是突破岩石的鑽頭一樣,沖過了這一片爆裂彈之幕,幾乎是速度不減地向著沈征而來.

刹那,沈征的精神全部集中到了黑衣人的身上.他的手臂快速地一抖,血靈鞭已經如閃電一般地旋轉起來,在旋轉中脫離了他的前臂,化成一道紅影向前擊去.

兩道血紅色的光芒凌空撞在了一起,于刹那間在這幽深的夜空暗幕之中,爆發出眩目的紅色光芒,血一般的幻影在半空中舞動著,仿佛地獄深淵的火紅入口被突然打開了一道縫,死亡的氣息從那里流淌出來,化成了一抹沖天而起,又四下灑落的腥紅.

"啊!"

隨著一聲慘叫,一道紅光從半空中墜落了,隨後,黑色的人影也如那紅光一樣飛快速地墜落到了地面,踉蹌著向前奔出幾步,沒有摔倒.

"撤,速撤!"消瘦的黑衣人發出刺耳的尖叫,向著黑暗之中奔去.

他留下的,是一路點滴的鮮血,還有一條握著紅色彎彎短刀,靜靜躺在地上的胳膊.

"想跑?"沈征屹立在原地,冷冷的語聲仿佛是來自地獄深淵中的審判者."留下來吧!"

血一般的光從他的手中飛射而出,帶著凌厲無比的氣勢,瞬間就追上了黑衣人,黑衣人感覺自己無論如何也躲不開這致命的一擊,只好強咬著牙,發出一聲怒吼,猛地轉過身來.蟲息在他剩下的左臂上凝聚成一面堅盾,擋在他的胸前.

在血靈鞭的鞭梢與那盾相撞的刹那,沈征感覺到了一股阻力擋在自己的面前,阻止自己的蟲息力量爆發.

"破開!"那一刹間,他腦海深處湧出了這樣的意志,于是,他全身的蟲息在那一瞬間里集中在一處,順著他的手臂快速地流入了血靈鞭中,並順著鞭身迅速向前,在鞭梢處與蟲息堅盾狠狠撞在一起.

在這股力量面前,蟲息堅盾瞬間化成了漫天的能量光點飛散,血靈鞭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快速地突破了黑衣人的胸膛,深深刺入其中,而沈征的蟲息則毫無阻礙地湧進了黑衣人的體內,瞬間的爆發,令黑衣人胸腔內的髒器變得一塌糊塗.

黑衣人張口噴出一口混合著內髒碎屑的鮮血,兩眼在瞬間失去了神采,咚地一聲倒在了地上.

沈征站在原地,久久不動.

並不是他故意在殺人之後擺酷,而是方才那一擊,讓他突然感覺後繼無力,一時間蟲息竟然好像用光了一樣無從尋覓,讓他感覺全身都難受極了.

這種感覺持續了十幾秒才消失,雖然看起來時間並不長,但在生死戰場上,十幾秒的時間足以讓人死無數次了.

好險,今後可要注意,不能輕易使出這種方式啊.

沈征心中感歎著,在蟲息恢複正常後立即回過身來,但看到的,是另外兩個黑衣人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

"不能讓他們跑了!"拉菲大吼著,要帶人追上去.

"不要追了!"沈征一邊調整著體內的蟲息,一邊大聲叫著."做好防衛工作,救治傷者要緊!"

"聽到了沒?快救人!"拉菲一點頭,沖其他學員高喊起來,並帶著眾人開始去救那些受傷的同學.

幾秒後,蟲息徹底恢複了正常,沈征長出了一口氣.而就在這時,一種他熟悉的饑餓感突然出現,他驚訝地看著四周,然後被那感覺指引著,將目光投向了黑衣人的斷臂.

在那斷臂的手中,仍握著那血紅色的彎刀,但那彎刀已經開始改變了形狀,在漸漸地軟化,好像是將要融化在陽光下的冰雕一般.

這是什麼意思?沈征有些納悶,但還是走了過去,在那斷臂前蹲了下來.

當蟲靈被人類收歸己有後,是不可能被再度奪走,吸收的.當蟲靈的人類主人死亡,蟲靈也會隨之消失.這是沈征早就學過的知識.

可身體里那種饑餓感,分明就在告訴沈征:你應該吃了它,你可以吃了它!

真的可以嗎?沈征帶著疑惑,終于向著那快要融化的蟲靈伸出了手.而這時,他右手中的血靈鞭突然跳動了一下.

難道……沈征微微一怔,隨即一揮右手,血靈鞭依著他的意志向前飛出,纏在了那把血紅色的彎刀上.

奇跡就在這時發生了,那把刀的融化速度突然間變得飛快,但卻不是直接揮發,而是化成了一股血液,流入了血靈鞭中.沈征清楚地感覺到,那股血液在血靈鞭中擴散開來,化成了一股單純的力量,融合進了血靈鞭中.

血靈鞭的力量提升了?

沈征在感覺到血靈鞭的力量變化後,不由露出了驚喜的神色.這簡直太出乎意料之外了!向來不可能被二次收取的蟲靈,竟然可以被我的蟲靈吸收?

這是怎麼回事?

一瞬間里,他想要趕快找到雷徹,向他問清一切,但隨即他又急忙在心中罵了自己一句.

別太魯莽了!他對自己說.萬一這一切仍是與我額頭里那只神秘的發光蟲有關呢?

這個秘密是不能和人分享的,除非有一天自己到達了強者的頂峰.

但到了那時,還有必要和人分享這個秘密嗎?

埋在心底吧,就讓這件事成為我一個人永遠的秘密吧.

就在他思索之時,幾道人影飛快地掠過圍牆與黑暗之地,迅速地來到了他的身邊.他沒感覺到任何危險,也就沒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平靜地抬起了頭,發現那是以蘇東為首的一群人,其中有雷徹,剩下的是新一級的其它幾位導師.

"怎麼回事?"蘇東皺著眉,看著這一地狼藉.

"有人潛入了我們的防區."沈征敬了個禮,如實回答."來人都穿著黑色的緊身衣,一共有七人,其中五人被我擊殺,另外兩人逃走了.抱歉."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蘇東一點頭,"這幫該死的家伙,沒想到他們玩的是聲東擊西的把戲!"

"他們派出了一些人,假裝襲擊我們的重點防區."雷徹解釋說,"所以我們才被拖到現在才趕過來."

"我們這次大意了."一位導師一邊檢查一個黑衣人的尸體,一邊搖頭."我們應該給所有的巡邏隊都配上通訊設備才對.真是大意了."

"等等!"另一位導師在檢查另一個黑衣人尸體時突然驚訝地叫出了聲,"沈征,你說你一個人擊殺了他們五個?"

"不對."沈征想了想,搖了搖頭."其中一個是拉菲殺的."

"我只是揀了個便宜,實際上也相當于是他殺的."拉菲這時走了過來,"那個家伙當時差點要殺死我,結果被沈征一鞭子就勒斷了腳,我順勢給他補了一刀而已.如果沒有沈征,我們這組人會死更多."

"現在的傷亡如何?"雷徹焦急地問.

"陣亡六人."拉菲面色沉重."都是在沈征騰出手來幫我們之前,被這些黑衣人中的四人擊殺的.我們幾乎沒什麼還手的力量,這些家伙都太強了."

"當然強!"那個驚叫出聲的導師一臉的嚴肅,抬頭看著沈征."我真不敢相信."

他指著自己檢查的那具尸體:"這個家伙昨晚和我交過手,雖然時間並不長,但我感覺如果他並不是急著離去,單對單地對戰的話,我恐怕要一兩分鍾才能殺掉他.我想他的蟲力至少也有88,或許是89."

說完,他看著沈征:"你用了多長時間?"

"這個……"沈征猶豫著,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這人?"一個學員湊了過來,"是被沈征一發爆裂彈直接炸死的."

"我當然知道是爆裂彈炸死的."那位導師不耐煩地搖頭.

"我的意思是,就一發爆裂彈."學員急忙解釋,"就一發爆裂彈而已,沒用任何招術和動作.這個人往沈征那邊沖,沈征直接放了一發爆裂彈,就把他炸死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那位導師再次查看了一下黑衣人的尸體,神色立時變得更加驚愕."這傷口……根本就不像是爆裂彈造成的啊."

"他的爆裂彈,能改變爆發的方向."拉菲在旁邊cha了句嘴."當時那發爆裂彈的爆炸威力和尖刺全都射向了一個方向,就造成了這種結果."

"開玩笑吧?"所有人──包括蘇東都瞪大了眼睛.

"控蟲者?"雷徹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想……應該不是吧?"沈征試探著問.

"蟲力值分析儀,快!"蘇東帶著點激動地叫著,幾個導師立刻往身上摸,但誰也沒能拿出那種巴掌大的小東西來.

"我來!"拉菲自告奮勇,相當興奮地把微型分析儀儀拿了出來,對准了沈征一通亂按後瞪圓了眼.

"蟲力值89!"他舉著分析儀大叫著.

"89?"雷徹和蘇東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難怪可以輕易將他擊殺."一位導師感歎著,"有著與他們相當的蟲力,再加上蟲靈……不過一個人獨自擊殺四人,這……"

幾位導師都看著沈征,那表情就像在看一個天外怪物.

學員們也在看著沈征,目光中透出的是無比的崇敬和由衷的感激,其中也包括拉菲.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沒有沈征,那麼今晚這一組人的下場毫無疑問只有一個.

"不過這種控制蟲力的能力……"雷徹皺著眉,"真是太像控蟲者了.難道說……"他再次望向蘇東,從對方眼中,也讀出了那種特有的激動與興奮.

"立刻救治傷者,將學員遺體安放好."蘇東沉聲指揮著,"導師中留下一人,繼續帶隊巡邏,要小心敵人反撲.沈征,雷徹,你們和我一起到辦公室去."

說著,轉身帶著兩人離開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