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1章:奇怪的訓練
"星主之上還有三個等級?"沈征愣住了."天啊,那將是什麼樣的存在?"

"星系星主,力量強大到可以讓一個星球的生物滅絕,能在星系間任意移動;宇宙星主,將整個宇宙當成自家小院,遨游無礙,可以隨意毀滅一個星球."雷徹接著說,"而在他們之上,最後的終極力量,就是位面星主.到了這一步,就是真正的宇宙無雙,而且據傳說,他們將有機會打破宇宙的束縛,到達另一位面.不過這只是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天!"沈征忍不住驚呼."人的力量真的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我們地球祖先曾經的文明,是借助金屬制造的機械,以外物之力強化自己."雷徹說,"直到蟲潮出現毀滅了地球文明,人類才注意到'蟲力’,並不斷努力學習,以蟲仿生學重新興建了人類的文明,最終發展到現在這一步.但其實早在地球的古代時期,我們的先祖就已經發現了蟲之力,只是不知為什麼沒有能發展起來.或許,那時曾經有經曆過蟲潮的各族指引過我們,又或那時地球也經曆過蟲潮,只是後來蟲潮又莫明其妙地消失了吧."

"那時人們就發現了蟲之力?"沈征驚訝極了.

"我們白狼星種族,多數是地球古文明'華夏文明’的傳人."雷徹笑了笑,"在古代華夏文明中,將世間一切的生物都稱為'蟲’,一共分成五類:鱗蟲,羽蟲,毛蟲,甲蟲,倮蟲,其中鱗蟲以龍為首,魚為屬;羽蟲以鳳為首,鳥為屬;毛蟲虎為首,狼熊為屬;甲蟲以龜為首,鱉蚌為屬,而倮蟲,指的就是人.先祖又將方位與其結合,中央為人,東為青龍,西為白虎,南為朱雀,北為玄武.過去的地球人只以為這是一種舊宗教信仰式的虛幻神化,但直到蟲潮出現,人們才真正明白古人的智慧."

"人,其實也是'蟲’的一種?"沈征試探著說,"而所謂的'蟲’,其實並不簡單是我們理解的那種東西,而是宇宙生物的統稱?"

"沒錯."雷徹一點頭,"只是不知為什麼,許多生物漸漸脫離了原本的'蟲’xing,失去了天生的'蟲力’.這又有點像是地球西文神話中的墮落天使了──他信奉了魔鬼的力量,就失去了翅膀,掉入了地獄.想來,這可能也是西方的古代人,在經曆了蟲潮與蟲力的得失之後,心有所感才創造出的神話吧."

"那麼,古代傳說中的龍,鳳,白虎和龜蛇一體的玄武,也是真實存在的'蟲’了?"沈征好奇地問.

"應該是."雷徹一點頭,"不過幾乎沒人見過這種強大的蟲.也許……成為了星靈或星主後,就有機會見到吧.不過那離我們真的太遙遠了.現在你要做的,是努力地學習,積極地修煉,爭取能從眾多植蟲者中脫穎而出,成為強大的控蟲者!"

"是!"沈征鄭重地一點頭.

"今後每天我會在這里,為你補一個小時的理論課."雷徹說,"其它時間,我會帶你到訓練場進行格斗訓練與蟲力使用訓練.我知道你可以獲得蟲族遺傳記憶,但那畢竟是蟲族針對于自身特點生成的技能使用法,並不完全適合人類.想成為真正強大的戰士,還要學習人類自己的蟲力使用方法."

沈征再次點頭.

自從這一天起,沈征的努力學習大業就徹底展開,每天除了跟著班里其他學員一起學習常規項目外,剩下的時間里都是單獨接受雷徹的理論,格斗和蟲力使用教育.已經徹底認識到這世界本質的沈征,心里懷著為自己和妹妹爭取到最美好未來,以及變得強大,以求有一天能領略到那神一般存在的風采.

他不敢妄想自己會成為那樣的神,但心中卻不免懷著一份期待與渴望.

其實,哪一位植蟲者沒有這樣的期待與渴望?只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站到那力量的巔峰.

但沈征知道自己是與眾不同的.那神秘的,進入了自己腦中的蟲,給予了自己神秘莫測的能力.他不知道自己能憑著它走多遠,但他明白,如果自己不好好利用這天賜的神秘禮物,那麼自己就是一個笨蛋.

再沒有人敢來和沈征搗亂了.

在與拉菲的一戰之後,沈征的名頭響遍了整個朧星學院.所有人──不論是學員還是導師,都知道了在新一級一班里,有這麼一個叫沈征的家伙,他擁有高達98的植蟲適應值,以79的蟲力輕松擊敗蟲力86的強者,更讓年級主任都替他出頭,教訓了守備軍的小隊長.

而關于守備軍小隊長許力之死與沈征的關系,學院內更是傳得離奇無比.最後,雖然沈征從來沒表過態,但學員們卻一致認為就是沈征打死了許力,而學院卻仍維護沈征,甚至守備軍也沒再敢來騷擾他.

"沈征是學院的重點培養對象!"

"沒錯,我聽說沈征還是天生的火焰體質.天生體質啊!這將來得有多大成就?"

"我們是沒得比了.不過能和這樣的傳奇人物同期,也是將來可以吹噓的經曆啊!"

"真想認識這個沈征啊."這是某女學員的感歎.

"別傻了,人家天天被導師陪著指導,哪有什麼時間認識女孩子."這是另一個女學員的歎息.

"其實,雷徹導師也很帥,我倒更希望能被雷徹導師親自指導."這是又一個女學員的話……

沈征當然不知道這些,他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和雷徹一起學習,訓練,然後就是睡覺.短短半個月時間里,他的理論水平大大提高,格斗技能和蟲力使用更是進步極大.雷徹每每面對著他,都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對一個導師來說,能擁有這樣天才的學員,簡直是一種無法言說的幸福.

這天,沈征早早地起了床,到訓練館進行每天風雨不誤的晨練,但當他到達空無一人的訓練館時,卻沒見到雷徹.

難得雷徹導師也有睡懶覺的時候啊.

沈征不由笑了,自己一個在訓練場中鍛煉起來.

用過了早飯,來到了班級,在學員們敬畏的目光注視下,沈征坐到了前排.當沈征進來時,拉菲在中排低著頭,生怕與沈征對上目光.對于這位被全學院公認的優秀學員,他可是不敢再起任何挑戰的念頭了.

到了上課時間,但雷徹仍沒有來,學員們不由納悶起來,紛紛低聲議論.有人問拉菲:"拉菲哥,你猜導師這是怎麼了?"

"別問我."拉菲一指前排,"要問也得問沈征.人家可是天天和導師在一起."

終于有學員忍不住,湊到了前排沈征旁邊,先露了個友善的笑臉,再試探著問:"那個……沈征同學,能不能問一下,為什麼導師到現在還沒有來?"

"我也不大清楚."沈征也覺得奇怪,"晨練時導師就沒到訓練館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正說著,教室的門突然打開,雷徹面色凝重地大步走了進來,學員們的議論立時停了下來.

"同學們好."雷徹站在講台後,習慣性地向學員們打招呼.全體學員立時起立,挺直身子沖著雷徹敬禮:"導師好!"

"坐下吧."雷徹一點頭,"今天來晚了些,因為開了個會.學院上層為了鍛煉大家的實戰能力,決定從今天開始,組織夜巡隊,進行巡邏訓練,在學院各處巡邏保證學院安全.我們班的學員可以分成兩組,分別負責不同的區域,下面我將分組情況和大家說一下."

鍛煉實戰能力?沈征聽到這個理由,不由微微皺眉.

他隱約覺得,這件事絕沒這麼簡單,否則雷徹不會一早不去訓練館,也不會上課遲到.

更不會在說這件事時,神色這麼凝重.

雷徹導師不是個善于隱藏心事的人.他想著.突然間要學員組成巡邏隊,只能說明是學院遇到了什麼大事.會是什麼事呢?

正想著,突然聽到了雷徹念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後緊跟著又念出了拉菲的名字.

怎麼把我們倆分到一個組里?沈征一怔.

同樣這樣想的還有拉菲,不過他不止是一怔,還隱約有些焦躁與不安.

雷徹分完組後,沒做太多的解釋,就開始了正常的教學.

一天的課程結束,用過晚飯後,沈征來到了那間用來給他開小灶的會議室中.沒過多久,雷徹也趕到了.

"雷徹導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沈征開門見山地問."別敷衍我說只是什麼訓練,你不是能說謊的人."

"昨天晚上有人潛入了學院."雷徹坦白的非常痛快,這倒有點出乎沈征意料.

"潛入學院?"

"是的,應該是一伙盜賊."雷徹說."這群人的本領都非常高,發現他們行蹤的導師全力出手,也沒能留下一個.這群人昨天晚上沒有得手,應該還會再來."

"還敢再來?"沈征驚訝,"這些人盜賊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到咱們學院來偷東西?"

"只要有足夠的實力,刺殺一國總統也不算什麼."雷徹說,"忘了我給你上的第一課了嗎?"

"可一伙盜賊,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沈征不解.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