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0章:第一課
"你自己還不了解吧?"雷徹笑了,"這也難怪,像狼牙鎮那種小地方的軍團中,是不可能有火焰類戰斗蟲這種高級蟲族的,自然沒辦法讓你測出自己與其的匹配值,也無法讓你知道自己的體質如何."

"我聽老梁說過,你沒經受過任何正規的格斗,蟲力以及相關知識教育."蘇東說,"所以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簡單地說,人類中有一部分人天生擁有某種特殊的體質,與蟲類的強大力量相對應,比如像你,就是天生的火焰體質,這種體質對于火系力量有著特殊的適應力,當成為植蟲者並得到蟲力之後,如果契機適合,就會引發自己體內的火焰之力,而不需要通過植入火焰系蟲卵."

"您的意思是,我當時突然覺醒了火焰之力?"沈征問.

"沒錯."蘇東一點頭,"所以薩蘭多的那一發火焰彈,才沒能傷到你.你的火焰體質在那時爆發,抵消了那一發火焰彈的力量.真是太幸運了!"

沈征眼睛翻了兩翻.

不對吧?我當時明明是感到了饑餓感,然後由腦內那股力量將那發火焰彈吞噬,結果就讓自己擁有了相同的力量才對,和蘇主任說的火焰體質,好像完全不同啊……

算了,就讓他們這麼以為吧,不然我難道要把神秘蟲的事和盤托出?

那可不成.

"真沒想到,真是沒想到!"蘇東那張威嚴的臉樂得開了花一般的燦爛,"雷徹,沈征的課你給我親自,單獨好好地補,爭取用最短的時間讓他明白一切應該明白的."

"放心吧主任."雷徹笑著說,"我會盡我所能,將我所知全傳授給他.拉菲那邊……您看怎麼辦?"

"畢竟是菲爾德的兒子,好好批評一番就是了."蘇東說,"不過要警告他,今後不許再和沈征作對,否則小心被踢出學院!"

說著,他轉向沈征:"如果他再敢跟你耍橫,該怎麼教訓就怎麼教訓,只要不太過分,我會偏袒著你."

"多謝蘇主任."沈征聽到這話覺得挺尷尬的──這不縱容我仗勢欺人呢嗎?

"人才,天才,奇才!"蘇東上下打量著沈征,一臉的喜悅興奮加激動.突然間他又想起了什麼,問沈征:"薩蘭多說的什麼許力的事,與你有關嗎?你說實話,放心,就算人是你殺的,我也會想辦法幫你頂著."

"我殺他干什麼?"沈征腦子快速地一轉,還是決定隱瞞."您想想,當時許力先走的,我和樂甯在被警察盤問後才離開,怎麼找得到他?再說我也沒必要因為這種小事殺他吧."

"行了,不論如何,都沒有任何問題了."蘇東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你落的課不少,讓雷徹好好給你補一補."

"是!"沈征敬了個禮.

"走吧."雷徹一點頭.

兩人離開了主任辦公室,在雷徹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小會議室里.

"今天開始,這就是我們單獨上課的地方."雷徹說,"除了正常在班級里的課程外,我會在這里給你開小灶.今天咱們的第一課,就講一講實力與規則."

沈征一點頭,靜靜地坐了下來,認真地聽著.

"朧星學院是我國最高軍官學府,里面的導師和主任,都是植蟲者中的絕頂高手."雷徹說,"比如說我們的蘇主任,蟲力就高達98."

"98?"沈征不由肅然起敬."那麼導師您的呢?"

"不過是剛剛90而已."雷徹一笑.

"90啊!"沈征驚歎,"蘇主任說過,達到了90的話,就已經是軍界高層精英了."

"話是這麼說,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投身到權力斗爭中去."雷徹一笑,"依我的性格,還是當一位導師比較合適.而且說老實話,我感覺自己的程度也就到此為止了,蟲力再想向前提升不能說不可能,但一定十分艱難.與其在軍界高層中拼命掙紮,不如在這里樂得清閑,干些自己想干的事."

"蟲力的提升真這麼艱難?"沈征有些不解.他本人的蟲力,那可是三級跳式的發展.

"那當然."雷徹一點頭,"在初期的時候並不困難,只要努力鍛煉就會一點點一滴滴地提升,但到了某一階段之後就會慢下來.這就好像是跑步,越是往後進步越難,零點幾秒的差距,就可以成為一生無法逾越的鴻溝."

"這比方挺生動的."沈征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從79到80,普通人經過努力,或許用幾年的時間到就以完成,但從89到90,那就可能是一生努力卻無功的提升."雷徹說,"越往後越艱難,因此真正的高手總是鳳毛麟角,差就差在那最後的一點數值上.而越到後來,那一點數值的差距也就越大,79與80交手,可能還會戰勝80,但89與90交手,只會很快慘敗.你擁有超級的天才,初時一定進步極快,所以容易自大驕傲,這可是大忌.切記,一定要不斷努力,把自己當成個普通人不斷磨煉,這樣才能不斷進步."

"我明白了."沈征一點頭."不過您不是要講實力與規則嗎?"

"朧星學院的一個導師,蟲力值就有90,你可以想象它的實力有多強了吧?"雷徹笑著說,"但面對這樣強大的學院,為什麼薩蘭多一個小小的守備軍小隊長,就敢帶人進來抓人?"

"是啊."沈征看著雷徹,等答案.

"因為他的背後有可以讓他膽氣大壯的人."雷徹說,"首都守備軍的軍團長,蟲力高達99的軍中強者奇摩亞,是薩蘭多的遠房叔叔."

"原來如此."沈征恍然.

"而拉菲的父親,是首都守備軍所有編隊長中最強的第四編隊長,蟲力高達98的菲爾德."雷徹接著說,"所以他才敢公然質疑導師,甚至是質疑學院,公然向你挑戰,所以最終,蘇主任也沒有處罰他.如果薩蘭多不是奇摩亞的遠房侄子,那麼蘇主任方才就會直接殺了他;如果拉菲不是菲爾德的兒子,那麼當他當堂質疑我時,我就會把他打成重傷."

"我想……我明白了."沈征在微微的驚訝之後,緩緩點了點頭.

"你很聰明."雷徹很嚴肅地說,"但我還要再加以說明──沈征,在軍人的世界里,或者說在植蟲者的世界里,國家的法律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法律至上,那只是對普通的公民而言,而植蟲者超脫于這一切規則之外.在植蟲者的世界里,只有一條規則,那就是力量.力量強的人就是萬人尊敬的對象,就是會被高層重視的強者,就算他無端地殺掉了某個力量低于他的人,只要那人背後沒有更強者為後台,那麼就不會有人追究什麼."

"我想我能接受."沈征歎了口氣."我的出身低微,高一起就輟學打工養家.我什麼樣的人都見過,在我看來,普通人的世界其實也是如此.法律只在地位平等的人間有效,當窮人面對富人時,金錢就像蟲力一樣擁有強大的力量,能輕易將窮人擊倒."

"你明白就好."雷徹一點頭,"不過,如果一個人做得太過分,激起了公憤,那麼力量再強也沒用,除非你的力量強到超越眾人之上.比如說,成為控蟲者."

"控蟲者?"沈征一怔,他從不知道還有這麼一類人."那是什麼?"

"是高于植蟲者的另一個等級."雷徹解釋著,"植蟲者,是身體里植入了蟲卵,擁有了蟲力的人,但植蟲者只是借助了蟲的力量而已,還並不能真正完全掌握這種力量.而當植蟲者經過刻苦的鍛煉,再加上那麼一點天才和機緣,完全掌握了蟲力後,就成為了控蟲者.從蟲力值上來說,就是突破了100的植蟲者."

"突破100,就成為了控蟲者?"沈征眼睛一亮,無限寬廣的未來似乎在他的眼前展開.

"但控蟲者並不是力量的終極."雷徹說著,"當蟲力超過了1千時,蟲力才會真正與控蟲者融為一體,那時蟲即是人,人即是蟲,再不分彼此,人的力量將飛越式提升,這種人就是更高一級的'融蟲者’."

"人即是蟲,蟲即是人?"沈征有些驚訝.

"這一點稍後我會詳細對你說明."雷徹說,"現在我先將所有的等級告訴你.在融蟲者之上,還有其它等級──當蟲力突破了1萬時,融蟲者即晉級為'星靈’.成了星靈後,不光依靠體內的蟲力,更可以與整個世界中存在的能量進行溝通,調動其為自己所用,還可以不借助任何器物的幫助在宇宙空間中生存;而當蟲力突破了10萬,則進入下一級'星主’.那時人的力量將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成為一顆星球的主人,可以在一個星系中進行快速的移動,揮手間決定千萬人的生死,可以說,星主就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了."

"星主?"沈征愣住了,他不知道在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

如同神一樣的存在?

看到沈征眼中激動的光芒,雷徹不由笑了.

"在星主之上,還有三個等級."他接著又說出了讓沈征極度震驚的話.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