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8章:偷襲之火
拉菲的左手,完全被蟲息化成了刺爪,右手上則包裹著厚重蟲息凝聚成的重錘,兩臂外側則是鋒利的刀刃.

不但如此,他的雙足也被重錘蟲息包圍,而足跟處也湧出了兩道利刃.

沈征看到他這種蟲力使用法,倒是眼前一亮.之前自己怎麼就沒想到這種變化呢?

蟲族遺傳記憶也不是萬能的啊!那畢竟只是蟲們依據自己身體特點,所總結出的戰斗方法而已,而人的體形與蟲是不同的……

要想變成真正的強者,還是要好好學習人類的格斗術和蟲力使用方法才行!

一邊想著,沈征一邊感應著拉菲的動作,在那利刃,重錘與利爪之間,游刃有余地閃避著.他感覺自己隨時都可以發力將拉菲擊敗,因而這樣一個急于將對方擊倒的對手,全身都是破綻,完全不足為慮.

但他還想多看一下對方對于蟲力的使用方法,多看一下對方的格斗技術.

拉菲的動作越來越狂野猛烈,看上去好像是大占上風,許多學員們都在這時又松了口氣,私下議論:"果然,剛才那小子只是僥幸罷了."

"沒錯,拉菲哥是什麼人?那可是首都守備軍中最強的編隊長菲爾德先生的兒子啊!是真正的貴族,怎麼可能敗給這種鄉下人."

"我看沈征堅持不了多久了,你看,拉菲哥越戰越勇,恐怕這小子不死也得重傷."

"傷了也是白傷.拉菲哥是什麼人?菲爾德編隊長的獨生子,沈征是什麼東西?鄉下人!"

"真奇怪,學院是怎麼了,怎麼會招收這麼個蟲力值不達標的家伙?"

就在他們這樣議論的時候,場上的情況突然產生了變化.

因為沈征已經看膩了.

拉菲的許多格斗技術與蟲力的使用方法,都令他感到新奇,有一種開了眼界的感覺.但時間長了,拉菲就黔驢技窮了,使來使去總是那麼一套打法,蟲力的應用也沒再出現什麼讓沈征覺得意外的地方,沈征覺得,再這樣繼續下去已經沒什麼意義了.

夠了,到了我展現出足夠的力量,讓學院將我視為珍寶保護的時候了.

突然間,沈征結束了一味的防守,很輕易地尋到了一個拉菲的破綻,由守勢轉換為攻勢.他的鋼甲鐵拳帶著強橫的沖擊力,將拉菲打得連連後退,竟然只有招架之力,卻始終無法還手.

拉菲越打越氣悶,忍不住發出一聲大吼,不要命似地一躍而起,雙腳在空中飛速旋轉,足跟處的蟲息刀刃在旋轉中化成了一道利刃之輪,向著沈征劈頭蓋臉地斬來.

"少爺,怎麼能這麼不冷靜呢?"遠處的薩蘭多歎了口氣,體內的蟲息緩緩地湧動,慢慢集中到了他的右手掌心處.他巧妙地用身體擋住了自己的手,不讓人發覺他掌心的變化.

沈征並沒有退開,他的雙眼直視著對方的雙足,注意力高度集中,那飛快如輪轉的雙足在他眼里變得慢了起來,那一點點微不足道的破綻在他眼里看來立即變成了巨大的機會.

手腕一轉,鋼甲之拳帶著強勁的沖擊力直沖而出,直接打在了拉菲的腹部,沉悶的撞擊聲,能量的瞬間爆發,還有一聲痛苦的哼聲.

呯!

蟲息四下里瞭亂飛散,空中氣勢驚人的拉菲一下被遠遠地打飛了出去,在空中如斷線的木偶一樣凌亂飛舞,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連續翻滾.

"怎麼回事?"有學員立時驚呼出了聲.

"不可能啊!拉菲哥可是蟲力達到86的高手,怎麼可能被他……"

"是我看錯了嗎?是我看錯了嗎?"

在學員們的驚呼聲中,沈征面色冰冷地將身子一躬,快速地向前追去.他要在拉菲站起來之前追過去,用臂側的刀刃將他降服.

拉菲雖然可恨,但畢竟是自己的同學,是學院中的一員,而且依他的蟲力,也必是學院中重點培養的對象.尤其是他一口一個"貴族"的自稱,說明他確實是高層子弟.沈征與他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沒必要在這時下重手.

所以這一拳雖然氣勢驚人,但傷害並不重,力量更多的是放在了"推"上面,而不是轉化成瞬間的擊破力.

給他一個教訓,降服他也就算了.

拉菲摔得暈頭轉向,但還是憑著本能在停住翻滾之後起身,擺了個防守的架勢半蹲著穩住了身形,而這時,沈征已經追了過來,那鋒利的臂刃已經對准了他,快速地劃破空氣而來.

來不及了,什麼都來不及了……在那一瞬間,拉菲腦海中閃過的只有這麼一個念頭.

除了思緒,一切的動作都來不及了.如果沈征是打算下殺手的話,此刻的拉菲就注定要被斷頭橫尸于此.

學員們幾乎都驚呼了起來,誰也沒想到這個新生手段竟然這麼凌厲,竟然敢在格斗場中斬殺拉菲.

雷徹並沒有動,他只是靜靜地看著.以他的實力,完全能輕易看透沈征和拉菲這種級別的植蟲者的動向.他清楚地看出,沈征這一切絕不會真正斬下去.

但就在這時,令他意外的一幕發生了──站在格斗場邊緣的薩蘭多,眼中突然放射出帶著殺意的寒光,右手猛地抬起.

一枚閃爍著橙色光芒的銳利火焰彈,自他那散發著火焰熾熱的掌心飛射而出,以所有人都無法阻攔的速度直射向了沈征,直接從後方擊中了沈征的後心.

"混帳!"那一刻里,雷徹的眼中閃出的是暴怒的光,他人如劃破長空的閃電一般飛掠而出,直撲向了薩蘭多.

薩蘭多的臉色微變,但動作卻一點不慢,腳下爆發出一團火焰光芒,推動著他的身體飛射向前,直接來到沈征近前,一伸左手從後面將沈征的脖子勒住,右手掌上火焰跳動形成鋒利的刀刃,抵在沈征的頸前.

"雷徹導師,真是對不起."他躲在沈征的身後,以沈征為盾,面對著疾沖而來的雷徹嘿嘿一笑."許力死亡這件事,上層極為重視,我好不容易得到了這麼一條有用的線索,第一個找到了他,可不願因為您的私心讓我錯失這個機會.您看,沈征已經被我擒住,您就不必再堅持了吧,鬧起來被學院上層知道,對誰都不好."

"這個笨蛋!"此時僅次于薩蘭多身後的拉菲,在微微錯愕之後,皺眉低聲嘟囔著.

現在他已經知道,沈征的蟲力值絕對要在自己之上,否則自己不會被他打得這樣慘.他也猜到了薩蘭多的想法,他更明白這種想法有多錯誤.

一個如此強悍的學員,絕不可能是某個人違規徇私招收來的;一個如此強悍的學員,就算真的殺了守備軍的小隊長,學院也一定會全力維護的.

甚至守備軍的高層,也會對這件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因為在這個時刻受到蟲潮威脅的世界上,力量才是決定一切的最主要因素,沒人會因為什麼國家法律或是軍隊規則,去難為一個很有可能成為超級戰士的植蟲者.

雷徹停住了腳步,站在格斗場中,看著沈征,微微張開了嘴.他並不是被薩蘭多的威脅嚇住,而是看到了沈征的胸口而感到了驚訝.

在那里,並沒有被火焰彈擊中的焦黑傷口,那枚火焰彈被沈征胸前的蟲息鎧甲死死卡住,火焰的力量不斷被鎧甲吞噬進了沈征的體內.

他……在吞噬這火焰?雷徹完全愣住了.

在被銳利的火焰擊中的那一刹,沈征感覺自己的全身猛地一顫.

為什麼那種對于危險的感知力,此刻沒有運作?他在那一刹里出了一身的冷汗.

是這種攻擊已經超出了自己承受的能力?不,不對,這枚火焰彈的力量雖然強大,但遠不到我承受不住的地步,甚至比起拉菲的力量來還有所不如,只不過是發射者更懂得隱藏氣息,更懂得把握發射的時機而已.

那麼……

突然間,他愣住了,因為一種奇妙的感覺正從胸口傳來,他不由沉浸于對這種感覺的感知中,以至于忽略了身外的一切,任由薩蘭多將自己制住.

他感覺到胸前一片火熱,但那火熱卻並沒有傷到自己;他感覺到自己頭部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傳遞到自己的胸前,保護著自己的胸膛.

他感覺到,自己又生出了那種奇妙的饑餓感.

就好像是一個剛剛滿足了的饞鬼吃貨,在將好吃的消化差不多後,突然又遇見了一大塊肥美的烤肉.

這種饑餓感來的快,去的也快,因為腦海中的力量蔓延到胸膛處後,就開始將那股火熱的力量引進了他的身體.他有種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胸前的皮膚,肌肉,血管內所有的細胞都被溫暖的火焰填充,自己的血液也跟著變得溫暖火熱起來.

這種火熱的感覺向著他全身蔓延傳遞,讓他覺得無比舒服.

雷徹停步不前,緊盯住了沈征的胸口.

那里,火紅的顏色正在向四下里蔓延,仿佛燎原之火就要燃遍沈征的身體.那火焰擴散的速度初時很慢,但後來越來越快,向四外燃燒,顏色卻絲毫不會因擴展而減弱,反而更熱烈起來.

發生了什麼?有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雷徹怔怔地看著,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一種令他感到震驚,同時也忍不住興奮的可能.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