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6章:挑戰
"下面我向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來自北部狼牙鎮狼牙軍團的編隊長沈征."

站在新一級一班的階梯式教室前方講台邊,雷徹鄭重地向全班所有學生介紹了沈征.

"狼牙鎮?"有的學生在下面私語起來,"那是什麼地方?沒聽說過."

"當然不會聽說了."有人在偷笑,"不過是個北部的小鎮子而已."

"軍階倒是不低."有人說.

"有個屁用."旁邊的人低哼了一聲,"不過是鎮級軍團的編隊長,真正實力恐怕還比不上我們軍團的小隊長呢."

"沒錯,小地方來的土包子嘛."有人跟著笑.

這些議論聲音雖然小,但沈征還是聽到了一些.他微微皺了皺眉,目光掃過那些嘲笑自己的人.

這種人他見得多了.過去打工的歲月中,他到處可以見到這種人的冷眼.他知道對這種人展現自己的友善是沒用的.

只有以壓倒xing的力量讓他們震驚,才能讓他們閉嘴.

"拉菲哥,看看他的蟲力值有多少."一個學員輕輕碰了碰坐在自己身邊的高大金發學員.那位金發學員正拿著個掌上游戲機打游戲,聞言抬起頭來看了看沈征,然後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巴掌大的儀器,調整了一下上面幻光屏的數值,然後對准了站在前邊的沈征.

"開什麼玩笑?"金發學員一皺眉.

"怎麼了,拉菲哥?"旁邊的學員問.

"導師!"金發學員拉菲舉起了右手.

"什麼事?"雷徹示意他站起來說話.

拉菲不客氣地站了起來,揚了揚手里的儀器:"我的蟲力檢測儀對這位新學員的檢測結果是蟲力79.這是怎麼回事?"

"79?"議論聲一下變大了.

"怎麼是79?""學院的招收標准是蟲力值80啊!這家伙怎麼混進來的?""開什麼玩笑,我拼了命鍛煉了好幾年才從79達到了80,這才進入了學院,怎麼這樣的家伙蟲力不達標也能進來學習?那我之前的努力算什麼?""就是,這明顯違反學院的規定啊!"

"都給我住嘴!"雷徹目光一寒,厲喝一聲,教室里立刻就安靜了下來.看得出,這些學員對他很是懼怕.

"沈征學員已經通過了蘇主任的測試."雷徹緩緩說道,"還有誰有什麼異議,自己找蘇主任講去."

所有的學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沉默了.

"這不符合學院的規矩."只有金發男拉菲高聲說話,"為什麼他蟲力不達標也可以進入學院?難道是有什麼暗箱操作的事情發生在朧星學院里嗎?"

"拉菲,注意你的言詞."雷徹面色一沉.

"我說的是事實."拉菲冷笑著.

"蟲力值並不是惟一的標准."雷徹緩緩說道,"如果只憑著蟲力值的高低定勝負,那麼世界上就不會有比武和戰爭了.蟲力值能說明一切嗎?我們朧星學院需要的是真正的人才,是有著巨大發展潛力的天才.如果一個人的蟲力值達到了80以上,但在五年的學習後,只增長了一點,那麼這樣的人又有什麼用處?"

"但標准就是標准."拉菲堅持著."我要就此事提出抗議,甚至要上告到最高軍事委員會去!"

"這位同學,不知你的蟲力值是多少呢?"沈征看著拉菲,緩緩問道.

雷徹側頭看著沈征,並不阻止,反而是饒有興趣地等著看沈征的表現.

"你有資格問嗎?"拉菲冷冷說道.

"好大膽子."旁邊的一個學員笑了起來,"問拉菲哥的蟲力值?說出來嚇死你,拉菲哥可是蟲力值86的高手!"

86?沈征笑了.

這種笑容看在拉菲眼里,很令他不是滋味,他不由哼了一聲:"你問我的蟲力值,難道是想和我較量?"

"不錯."沈征一點頭."你口口聲聲說我的蟲力值不達標,但導師已經說過了,這並不是惟一的標准.但顯然你並不能理解導師的意思,為此,我打算替導師給你上一課."

"好狂的口氣!"拉菲眼睛一瞪,"給我上一課?那可真是求之不得!"

"導師,我請求與學員拉菲比武."沈征沒理他,轉向了雷徹.

"也好."雷徹一點頭,"也可以讓我和大家對你加深了解.大家都來吧,我們到格斗場上了解一下沈征同學的實力再來談蟲力值標准的問題吧."

一聽到這個,學員們都興奮了起來,立時站了起來.

"小子,一會兒我會讓你明白,鄉下的土包子和真正的貴族有什麼區別."拉菲沖沈征昂首而視,但沈征卻連看也沒看他一眼,轉身就跟著雷徹向外走去,把拉菲氣得直瞪眼咬牙.

"拉菲哥,別跟這種鄉下人一般見識."旁邊的學員站起來安慰."一會兒給他好看不就得了?"

"沒錯."拉菲冷哼著,"我會將他身上的每一根骨頭都打斷,讓他全身包滿繃帶,躺在病房里後悔曾向我挑戰!"

新一級一班,有三十多個學員,對于能容納一千人的朧星學院四號格斗場來說,根本是小菜一碟.在雷徹的帶領下,所有的學員在比較靠近格斗場中央的看台上坐了下來,而雷徹本人則跳下看台,來到格斗場中央,揮手示意沈征和拉菲走過來.

"這只是學員間的比武,不是戰場厮殺,我希望你們注意這一點."雷徹說,"你們都是學院的優秀學員,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出什麼差錯.如果在比武中有誰故意下狠手的話,我會對他進行最嚴厲的處罰.明白了嗎?"

"明白."拉菲冷笑著,"身為貴族,我比某些鄉下人更懂分寸."

沈征什麼也沒說,只是冷冷地看著拉菲.

"那麼……"雷徹開口,正要說"開始"的時候,格斗場的門突然被打開,然後一隊穿著守備軍軍裝的士兵大步走了進來.

在他們中央,一位穿著大衣的軍官背著手皺著眉大步而行,來到格斗場中央.

"這不是首都守備軍第六編隊的小隊長薩蘭多嗎?"有學員低聲議論了起來."他帶人來這里干什麼?"

"薩蘭多隊長?"雷徹迎了上去,"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雷徹導師?"那位名軍官看到雷徹,原本倨傲的眼神一下變得恭敬起來,急忙立正向著雷徹敬了個禮."我不知道您也在這里,真是失禮了."

同時,他也注意到了拉菲,然後竟然十分友好地沖拉菲一笑,而拉菲只是板著臉點了一下頭.

"沒什麼."雷徹一擺手,"你帶人到這里來是有什麼公事嗎?"

"確實是."薩蘭多急忙點頭,"是這樣的,昨天晚上我們編隊的小隊長許力和他的四名部下在市內遇害了."

"什麼?"雷徹微吃了一驚,"什麼人有這麼大膽子,竟然敢在云方市內殺害首都守備軍的小隊長?"

"這件事確實非常嚴重."薩蘭多點了點頭,"所以我們守備軍才會連夜徹查此事,然後得到了一些線索,所以我才會帶人到這里來."

"你的意思是說,這件事與我們學院的人有關?"雷徹微微皺眉.

"是的."薩蘭多一點頭,"還請雷徹導師給個方便,協助我調查此事."

"好的."雷徹一點頭.

"你們班里是否有一名叫沈征的學員?"薩蘭多開了口.

"沈征?"不光是雷徹,連在場的拉菲,和看台上三十多學員都一起吃了一驚.

"我就是."沈征緩步向前,來到薩蘭多面前.從這幫人進來時起,他就感覺到了不妙,不過他並不懼怕.該來的始終要來,面對就是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昨晚你和狼牙軍團長的副官樂甯,在哪里做了些什麼?"薩蘭多冷冷問道.

"在某一家夜總會喝酒,然後與一位自稱是首都守備軍隊長的許姓男子發生了沖突."沈征平靜地說道,"這位許隊長強行要將兩名只陪酒不出台的姑娘帶走,我們路見不平出手阻攔,因此和他起了沖突.守備軍該不會因此就懷疑是我們動手殺掉了這位許隊長吧?"

"有重大嫌疑."薩蘭多看著沈征,冷冷地說道."那麼就得跟我回到守備軍本部去接受調查."

拉菲在吃驚之後,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站在一邊等著看熱鬧.

"重大嫌疑?"沈征淡淡一笑,"只是因為和他起了沖突就有嫌疑?你可以去問問負責管理那邊治安的一位張姓警長,他可以證明,是那位許隊長先行離開的.在他們走後,我們接受了這位警長的問話,很久之後才離開夜總會.如果是我們動手,請問:我們如何能知道先一步離開的許隊長去了哪里?事情已經解決,我們又有什麼必要追上去殺人?"

"這個……"薩蘭多的臉色一變.

雷徹的眼睛微微眯了眯,然後一笑:"我明白了.薩蘭多隊長,你並沒有領到守備軍的抓捕令,只是自己找到了這一條線索後,就冒然地跑到學院里來抓人吧?"

"這個……"薩蘭多的臉色又是一變.

"你把朧星學院當成什麼地方了?"雷徹的臉色也變了,冰冷無情."你把我們的學員當成什麼了?只是因為這種與謀殺無關的線索,就敢來想帶走我的學員?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薩蘭多驚訝地看著雷徹,他沒想到雷徹的反應這麼激烈.

怎麼回事?這個沈征不是剛來報到的新學員嗎?雷徹怎麼會像維護老學員一樣維護他?

薩蘭多不明白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