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1章:首都夜色
整個狼牙軍團的軍營,在沈征與卡特斯比武之後,都處于一種沸騰的狀態之中.

幾乎沒有人不在談論這件事,那驚人的血色一鞭奪走了卡特斯的生命之火,卻點燃了營中所有人心中的激情之火.

竟然有可以跨越9點的蟲力之差,擊殺高級強者!這件事帶給士兵們的震撼,已經超越了一切.所有人都在激動地議論著,談著沈征,談著他那神奇的血色長鞭.

也有不少人開始憧憬,期待著自己在某一天也能獲得這種名為"蟲靈"的力量,成為能擊敗高級強者的新傳奇.

而在營中沸騰的時候,沈征和其他幾位高層,已經坐在了會議室中.

會議室內,靜得嚇人,絕對的落針可聞.

梁隆看著幾位編隊長,目光威嚴.幾位編隊長的眼神則有些迷離,似乎在神游天外地在想著什麼.

他們都在回憶方才的那一戰.那一戰時間並不長,但帶給他們的震憾卻是無以複加.

一切的經過,他們覺得都不足以用語言來形容.

"軍區那邊,我會遞交檢查報告."梁隆終于打破了沉默."卡特斯的死是一個意外,不怪任何人.如果軍區上層會有什麼不滿,也由我一力承擔."

"軍區那邊也不好說什麼吧."風宇說,"畢竟這是一次公平的比武,而且沈征的蟲力值要比卡特斯低那麼多."

"我想,軍區應該會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終不了了之."洛嘉說."第一,這件事如果公開處理就太丟人了──軍區的蟲力值達到88的支援交流軍官,竟然改給了蟲力值79的小鎮新兵,誰還有臉幫軍官出頭?第二,傻子也知道沈征的潛力如何,軍區不會為了一個死人而真正打壓一個天才."

"不錯."梁隆一點頭.

"可就怕事有例外."德普皺眉說,"萬一軍區中有某位軍官與卡特斯交好,事情就不好辦了."

"這就過慮了."梁隆說,"卡特斯的事到此為止,接下來我打算立即送沈征到朧星學院學習.還有人有異議嗎?"

"沒有."三位編隊長異口同聲.

"好,那麼事情就這樣定下來的."梁隆笑著望向沈征,"沈征,你立刻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把你的隊伍安排好."

"這麼急?"沈征一怔,"我妹妹那邊還……"

"一切有我,你放心就好."梁隆擺了擺手,"朧星學院新一屆軍官班已經開學三個月了,如果不及早插班進去,就只能等到明年招生季.我怕這中意再有什麼變化,還是早些去吧."

"那麼沈影的事,就麻煩軍團長了."沈征站了起來,鄭重地向梁隆敬了個禮.

"我會安排我的副官樂甯陪你一起去報到."梁隆笑著沖他擺了擺手,"你們這邊上路,我這邊就給學院那邊聯系.快去准備吧."

"是!"沈征一點頭,和梁隆的副官一起走了出去.

"軍區可能不會追究,但……"沈征走後,洛嘉不無擔憂地說."就怕如德普所說,軍區中有某些人與卡特斯交好.像這次的防備任務,卡特斯隱瞞了這樣重大的問題,軍區里的傳令軍官竟然直接否認自己曾向卡特斯發出過補充警告.這說明,卡特斯在軍區中還是有後台的."

"這是自然."梁隆緩緩點頭,"不過這並不算什麼.因為沈征這樣的天才人物,絕不會留在我們這樣的小軍團中.他的未來,至少也在軍區那一級."

"您的意思,是說……"風宇眼前一亮,"是說他能夠成為控蟲者?"

"控蟲者?"另外兩位編隊長嚇了一跳.

"我不敢保證."梁隆若有所思地說,"但以他現在這樣的表現,如果不能成為控蟲者,那麼我就實在想象不出什麼樣的人才能成為控蟲者了.難道是最初時植蟲適應值直接達到100,然後能以3,40的蟲力,擊敗蟲力88的高手嗎?"

幾位編隊長都沉默了.

"如果沈征真的能成為控蟲者,那麼一切都不同了."梁隆眼中閃爍著光芒,"他將成為我**屆最高層的領導者,甚至在軍區之中都可以占一席之地.到了那時,作為他的家鄉,作為他最初的部隊,我們狼牙鎮將在他的光芒籠罩之下,變得更加強大."

"這些也是我們想要看到的!"風宇不無激動地說.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做他堅實的後盾吧."梁隆看著三人.

"明白!"三位編隊長異口同聲.

沈征和副官樂甯一起回到自己的住處,簡單收拾了一些行李後,就直接出發了.他是很想回到鎮里看一下仍在治療中的妹妹,但想梁隆的叮囑與承諾,他終于還是選擇踏上了征途.

他知道,自己的前途直接決定了自己和沈影的未來,為了美好的未來,自己行事必須果斷,不能拖泥帶水.

副官樂甯直接從軍團里調了一輛暴走蟲吉普,載著沈征和行李離開了狼牙軍團順著公路而去.沈征在路上給方賀打了個電話,問了下沈影的情況,又叮囑他幫自己照顧好沈影.

"你放心吧."方賀在電話那頭拍著胸脯說,"我會像照顧我自己親妹妹一樣照顧好她."

沈征笑了.

一路奔波,走了個小時,穿過了數個大小城市後,吉普車終于開進了朧星國首都云方市內.副官樂甯找了一家不錯的酒店,為沈征安排了單獨的套間住了下來.

在酒店里用過了晚飯後,樂甯變得不樂于安甯了.他一邊擦嘴,一邊對沈征說:"我帶你逛逛首都吧.首都的夜景可是美得很,咱們那種小地方根本比不了."

"不用了."沈征搖了搖頭,"還是早點休息,明天及時報到的好."

"用不了多長時間."樂甯笑了,"等進了學院中,就要受學院規矩的束縛,再想晚上出來隨意地玩,過過城里繁華熱鬧的夜生活就不可能了.走吧走吧,我也好不容易來一趟,就給我個借機游玩的機會吧."

他這話把沈征也逗樂了,想想副官幫自己忙上忙下的,自己也不能這麼不近人情,于是就點了點頭.

離開了酒店,來到了街上,沈征立時被那如流的車燈眩花了眼.狼牙鎮的富人區雖然繁華,但與首都云方比起來,簡直是天上地下.

別說是云方,就算是狼牙鎮的富人區,沈征也沒怎麼見識過,此時見到首都繁華的夜景,沈征多少有些覺得目眩神迷,那明亮如白晝的街區;那閃爍著的燈光;那不斷變換著內容的廣告幻光屏;那反射著黃,白,紅,藍,紫……各色燈光的大樓玻璃,還有遠處那一座高聳著的摩天大樓,每一樣,都讓沈征感受到了這個城市的繁華與富足.

樂甯拉著沈征,在這繁華夜景中穿梭著,一會兒鑽進大商場中,一會兒跑到了步行街里.

"跟我走."拉著沈征轉了一個小時後,樂甯輕車熟路地攔下一輛出租車,拉著沈征上了車,叫了一個沈征沒聽明白的地名.十來分鍾後,車將兩人送到一座豪華的大夜總會前.沈征還沒看明白這里是什麼地方,就已經被樂甯拉了進去.

"這里是什麼地方?"夜總會里燈光迷亂,沈征十分不適應.

"跟著我來就是了."樂甯拉著他進了一個包廂里,一坐下,立刻就有一個嫵媚的女人跟了進來,沖著樂甯打招呼:"這不是樂副官嗎?怎麼,這次又有什麼任務啦?"

"軍事機密."樂甯哈哈笑著,"我帶朋友來聊聊天,喝喝酒,你把小金小銀小菲她們幾個都給我叫過來."

"好呀."女人媚笑一聲,打量了沈征幾眼後退了出去.

"這是干什麼?"沈征一皺眉.

"喝點酒聊聊天嘛."樂甯笑著說,"兩個大男人光這麼喝沒意思,找幾個漂亮姑娘來活躍一下氣氛,我就好這口."

沈征無奈地搖頭一笑:"樂副官,看來您可是這里的常客啊."

"沒錯."樂甯一點頭,"我活了三十多歲,孤身一人沒家沒業沒親人的,參軍後糊里糊塗混到了軍團長副官的位子上,軍薪不少,可自己也不知留著干什麼,就今朝有酒今朝醉,圖個活得痛快."

"怎麼不找個喜歡的人成個家呢?"一聽對方說是孤身一人,沈征立時就有了同病相憐之感.

"沒想過."樂甯搖了搖頭,從旁邊櫃里拿出一瓶酒兩只杯子倒上,遞給沈征一杯,自己拿著另一杯先喝了一大口."當兵不是個安穩的行當,要是像你一樣有著大好前途倒還罷了,像我這樣,蟲力值始終也沒超過40的家伙,也就是個混日子,仗著自己有點能力,幫軍團長打打雜.可真要是有了戰事,我能一個人退到後方嗎?不能,真有了危險,我第一個得上!軍團長對我有恩啊,沒他,我就是一個沒人瞧得起的小兵,是他發現了我有當助理的潛質,才讓我有了現在的職位.你說,真到了危險的時候,我能眼看著軍團長遇險嗎?做不了別的,為他擋蟲子的一爪兩爪,我還是能辦到的."

沈征看著樂甯,突然不知說什麼好了.

每個人都是一本書,里面有美麗飛揚的章節,也有苦澀無比的段落,只有你接近了去讀才會知道,燙金的封皮里面,可能是一幕令人歎息的悲劇.

就在這時,三位漂亮的姑娘走了進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