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8章:名額之爭
在編隊長們的注視下,梁隆緩緩說道:"大家都知道,我們曾經得到過一個朧星學院的保送名額,這個珍貴的名額我們一直留存著沒有使用,為的就是用其激勵軍團成員,並且在必要的時候,將我們中最優秀的一員推到最高的位置上."

那三位還不知情的編隊長都一臉嚴肅地聽著,心中暗自激動著.這個名額只可能在編隊長中產生,他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這個幸運兒,自然要激動.

尤其是卡特斯,兩只眼睛放著光,顯然是對這個名額滿心的期待.

"蟲潮在過去還並不太頻繁,但最近這些天卻有不斷加重的趨勢.我們不知道星球上的蟲災會進展到什麼地步,只能不斷強化自己.現在,是到了把這個名額用起來的時候了."梁隆看著眾人說,"我們必須擁有一個屬于我們自己的軍界強者,這樣我們這個小鎮的軍備才會得到上層的強力資助,才會在危險時有大軍來援."

眾人都不說話,只是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梁隆.

"不錯,這個名額留在那里生鏽,實在是暴殄天物."卡特斯這時接了一句,"還不如現在把他拿出來.不論是誰得到這個殊榮,都會為了狼牙軍團盡力的."

"大家也沒有異議吧?"梁隆看著眾人.

所有人都搖了搖頭.

"那好吧."梁隆笑了,"其實我之所以一直沒使用這個名額,也是因為人選問題而苦惱.不過現在不必了,我想在座的眾人中沒有一個可以對他不服氣──我已經決定,將這個保送名額給沈征."

"什麼?"別人固然是吃了一驚,而卡特斯則直接驚叫起來,表情一瞬間變得充滿了戲劇味道.

"沈征?"德普愕然.

"沒錯."梁隆一點頭,"適應值達到98的絕世天才,多蟲融合外加能獲得蟲族遺傳記憶的能力,有誰覺得自己比他更優秀嗎?"

"問題是,他的蟲力值不足80啊."洛嘉皺眉說道."這可是一個硬指標,達不到的話朧星學院是不會接收的."

"沒錯!"卡特斯的臉色陰沉,目光中帶著憤怒,狠狠地瞪著沈征."以66蟲力而成為什麼名譽編隊長,這已經是太過離譜的事了,如今我們還要把這種人丟到國家最高軍官學院中去嗎?這樣的話,我們狼牙軍團將成為全國的笑柄!我堅決反對!"

"軍團長這麼做,自然有他的理由."風宇冷冷地看著卡特斯,"我絕對支持."

"風宇……"洛嘉看著風宇,低聲提醒."蟲力可是硬指標."

"就在剛才,軍團長親自進行了檢測."風宇大聲回答,"沈征的蟲力值現在已經達到了79!"

"79?"洛嘉和德普同時驚呼一聲,洛嘉驚訝地說:"怎麼可能?不久前他還只有66啊!"

"蟲力的增長是通過日積月累的鍛煉,一個數值一個數值提升的."德普皺眉說,"難道沈征的蟲力提升是飛躍式的?"

"沒錯."風宇一點頭,"他在保衛東北守城的戰斗中,在危機關頭蟲力提升,進化出了蟲息,殺死了蟲潮中帶隊的銀甲豹蟲……"

"聽到了吧?"梁隆突然打斷了風宇的話,看著另外三人."面對這種優秀的人才,你們還有什麼可說的?你們覺得編隊長中還有誰可以與他相比?"

"我覺得軍團長您對這位沈征真是照顧得太周到了."卡特斯冷冷地說,"從新兵到小隊長,再到編隊長,然後就是朧星學院的保送名額.哼,軍團長,難不成他是您的私生子?否則您怎麼會這麼偏心."

"你說什麼?"風宇憤怒地一拍桌子.

"一直以來軍團長對沈征的這種照顧,已經超出了正常的范圍."卡特斯一點也不在乎,"提拔的事我就不說什麼了,畢竟這對沈征有好處,對別人也沒壞處.但保送名額可不是一件普通的事,這關系到人一生的命運,也關系到我們軍團的未來.我絕不會同意這麼一個蟲力連80都不到的小子,就這麼頂著保送的名額,到朧星學院報到!"

"這個名額是我爭取來的."梁隆冷冷說道.

"但那是軍團中所有的戰士拼命努力,完成了任務才爭取到的."卡特斯寸步不讓.

"其他人還有不同意見嗎?"梁隆看著另外三人.

"我沒意見."風宇立即表示了自己對梁隆的支持.

"我……也沒意見."洛嘉看了風宇一會兒,見他眼神堅定無比,終于也暗歎一聲,站在了風宇一邊.

"這個……"德普猶豫著,"依沈征這種提升的速度,確實是我們都無法與之相比的.而且適應值達到98這樣的天才,也應該得到這樣的機會.只是卡特斯編隊長說的也很有道理,畢竟這個硬標准達不到,去了是會惹人笑話的."

"卡特斯編隊長的蟲力值是多少?"一直保持沉默的沈征,這時突然開口,矛頭直指卡特斯.

"小子,別太得意了."卡特斯哼了一聲,"以為自己創造了許多奇跡,就真的是傳奇英雄了?"

"卡特斯編隊長的蟲力值是多少?"沈征看著他,仿佛沒聽到他方才的話,只是重複自己的問句.

"你什麼意思?"卡特斯陰冷地問.

"多少?"沈征看著他,"不敢說嗎?"

"小子!"卡特斯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你以為自己達到了79的蟲力值就可以蔑視其他人了嗎?你以為自己成了編隊長,就真可以和我們平起平坐了嗎?告訴你,這四位編隊長每個的蟲力值都在85以上!大爺我更是僅次于風宇,達到了88!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嗎?"

蟲力值這種東西,在前期數值相差十幾點都看不出什麼差距,可一旦過了50之後,相差一個數值,實力都有不小的差距,而到了70至90這個級別,一個數值的差距就更是大到不可思議了.

"我還真不太明白."沈征緩緩地站了起來,"不過您既然對我得到了這個名額感到不甘,那麼不如這樣吧.我們來公平地打一場,如果我勝過了你,說明我確實值得得到這個名額.如果我敗在你手里……死了也算是我自己自不量力,也算給後人一個教訓."

"哦?"卡特斯的眼前一亮."這可是你說的!"

"沈征,別胡鬧!"梁隆厲聲喝止.

"我已經想好了."沈征看著卡特斯,"卡特斯編隊長一開始就對我有許多偏見,不用一場能直接互相交流的戰斗來解決,我們之間的矛盾是不會化解的.您說是嗎?"

"當然."卡特斯冷笑著,"軍團長,這不也是一個好機會嗎?正好可以證明沈征值得您如此地器重,也對得起您硬要塞給他的這個寶貴名額."

"就像之前你說過的,把守東北守城能證明沈征的能力一樣,對吧?"風宇冷冷地看著他.

卡特斯沒有回答,只是投過去了冰冷的目光.

"軍團長,我要求您給我這次機會."沈征轉向梁隆,鄭重地敬了個軍禮."我不想讓您背負偏心的名聲,也不想讓別人在我背後指指點點,說我的成功完全是依靠軍團長您的偏愛."

"你想好了?"梁隆鄭重地問他.

"想好了!"沈征挺直了身子.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蟲力值上與卡特斯的差距,他也不是不知道在這個級別上,這個差距代表著什麼.

但他就是有一種感覺──眼前這個蟲力值高出自己9點的家伙,並沒有什麼可怕的.

對于強敵的感知力,在戰場上數次幫他救了自己和戰友,對這種來自于蟲族遺傳的能力,他有著絕對的信心.卡特斯並不能帶給他危險的感覺,這說明他完全可以戰勝這個蟲力值在88位置上的家伙.

他也不想梁隆因為自己,而在別人眼里落下個偏心的形象.

"卡特斯編隊長,你怎麼看?"梁隆轉向卡特斯.

"能與您看重的天才戰士切磋,我求之不得."卡特斯緩緩點頭.

"好吧."梁隆猶豫了一陣,終于一點頭."到訓練營的格斗場去,我同意你們在那里進行一場友好的切磋.卡特斯,如果沈征打敗了你,你怎麼說?"

"我舉雙手雙腳贊成您將那惟一的名額給他."卡特斯狠狠地說.

"好."梁隆一點頭,"那麼我們還等什麼?走!"

一聲令下後,他第一個站了起來,二話不說朝外就走.沈征緊跟在他身後,大步向外而去,風宇則搶在別人之前起身搶步過去來到沈征身邊,低聲問:"你真有把握嗎?你們蟲力值可差著9點呢!"

"放心,我有准兒."沈征緩緩點頭.

"你可千萬別大意."風宇皺眉說,"卡特斯的蟲能力與我們不同,不是那種實體xing的蟲能力,而是能量式的.他當初植入的是一只烈火蟲的卵,能力是火焰,你千萬要小心."

"火焰?"沈征先是一驚,隨後心里卻沒來由地一陣興奮.

擁有這種能力的人作戰時會有怎樣的英姿?真是期待一觀啊……

他的心里,竟然莫明其妙地湧起了這種渴望.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了訓練場里.得知兩位編隊長將要較量,小隊長和許多士兵們都湧進了訓練場,梁隆也沒阻止,只是吩咐副官讓所有人按位置站好,不得妨礙比武.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