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4章:危險的鞭子
怪獸盯著沈征,似乎感受到了什麼,運作變得有些焦躁不安起來.它將身子對正了沈征,四爪貼地,身子微微向下躬著,看動作有些像要撲擊獵物的豹子.

沈征心如不波古井,腦內一片甯靜.怪獸的一舉一動,哪怕一個微小的動作細節,也都映在他眼中,在他的腦海中放大.他在尋找著怪獸的破綻,尋找著它細小運作中的一些預兆.

這一刻里,體內所有蟲的遺傳記憶都在他的腦內混合,他在這記憶中徜徉,也終于明白了眼前的怪獸其實也是一只蟲.

這種蟲擁有著銀色的血液,因此身體也呈現出一種閃亮的銀色.它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只是擁有極強的攻擊力和極高的防禦力,但也正因為簡單,所以才更加的強大.

不能大意,因為蟲族遺傳記憶雖然不能准確地告訴他,面前這蟲被人類稱為什麼,依人類的蟲力分析,又是擁有著多高的蟲力,但他卻清楚地知道,這蟲比自己更強.

更強嗎?

他的眼里閃著光,腦子生成的思維中沒有害怕,反而有一絲興奮,仿佛是能和這種強大的蟲交手,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而且他說不出為什麼,在腦海中,他對這種雖然十分重視,但卻有一絲隱隱的蔑視.

仿佛皇帝看著乞丐般的蔑視.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他說不出,想不通,但也沒必要說出,沒必要想出.

打死它,為死去的戰友報仇!

眼中閃著怒火,腦海中卻是一片冷靜;明明對對方十分重視,卻又隱隱有著蔑視.在這種矛盾之中,沈征做好了准備,身子如箭一般向前直射而出,竟然先發動了攻擊.

銀色怪蟲發出低聲的咆哮,化成了一道銀影沖向前方,銀色的利爪揮舞而起,向著沈征狠狠拍去.

我能比你更快!

腦海中大吼著,沈征猛地一拳擊中.鋼質甲殼覆蓋在手上,那手帶著鋼甲蟲的沖擊力快速地打在銀色怪蟲的頭上,兩種堅硬的甲殼撞在一起發出巨大的撞擊聲,在這撞擊聲中,銀色怪蟲被打得凌空飛了出去.

沈征一招得手,立即快步向前,追擊過去.

銀色怪蟲摔在地上只打了一個滾就立刻跳了起來,猛地向前一跳一頭撞在沈征胸口,將沈征遠遠地撞飛了出去.沈征貼地一個疾滾,剛一起身,就有兩只蟲向他撲來,他左手一抬,一發棱槍彈打穿了一只蟲的腦袋,右手臂刀一掃,將另一只蟲斬成兩段.

而銀色怪蟲卻已經利用這短暫的片刻沖到了沈征近前,利爪一揮直接掃中了沈征的背側,在刺耳的磨擦聲中,沈征背部的甲殼上現出了觸目驚心的數道爪痕.

沈征清楚地感覺到,銀色怪蟲的利爪已經突破了自己的甲殼防禦,爪尖甚至抓破了甲殼之下那一層用來緩沖的柔軟組織,再向幾幾毫米就會碰到自己的皮肉了.

好強的攻擊力,竟然連鋼甲蟲的甲都防不住!

借著銀色怪蟲這一抓順勢一滾,在跳起的瞬間,沈征將一發爆裂彈直接射了出去,此時銀色怪蟲剛好向前追擊,一個不小心就與爆裂彈撞在了一起,呯地一聲轟響中,那巨大的爆炸力將它轟得向後摔倒.

沈征得勢不饒人,身子一躬一展間已經凌空飛躍而出,趁銀色怪蟲倒地未起時,一屁股騎倒了它的背上,兩手銳利的十指狠狠地向著那堅固的甲殼刺下.

但那能輕易刺穿混凝土的刺爪尖指,卻只是在那甲殼上一滑.

沈征一皺眉,運作不停,立刻以雙拳對准了它的大頭雨點一般地連續打了下去,一時間怪蟲被他打得抬不起頭來,在巨大的沖擊力下,那堅硬的甲殼也生出了點點裂紋.

銀色怪蟲掙紮著,左跳右躍,還使出原地打滾的招術來,沈征干脆就左臂勒住它的脖子,隨著它一起翻滾,而一等到它停下來,沈征就用空出的右手狠狠攻擊它那已經生出裂紋的頭部甲殼.

銀色怪蟲痛苦地嚎叫著,卻無法可想,被沈征折騰得四處亂跑卻只能一味挨打.

沈征面色冰冷,不斷地捶打銀色怪蟲的甲殼.只要將這層甲殼打得松動,他就會立刻以刺爪之指狠狠刺下去,結束這怪蟲的生命.

一切看起來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沈征在這時,卻突然莫明其妙地生出了一種極度的危險感覺,仿佛自己的半只腳已經脫離了實地,往深淵懸崖踏了過去,只要再向前一點,自己就會墜入地獄的深淵.

這種危險感讓他在驚恐中一躍而起,快速地脫離了銀色怪蟲的身體.

也就在這時,一道長達三米的銀色鞭子,突然自銀色怪蟲的右肋處揮了出來,在它的背部之上快速地揮甩了一下,如果沈征此時仍在它背上的話,正會被這鞭子抽個正著.

銀色怪蟲晃悠著站穩,一雙紅眼瞪著沈征,而身上右肋處那條銀色鞭子,則如尾巴一樣在它的體側輕輕舞動.

這是什麼?

沈征看著那銀色鞭子,心中那種沒來由的危險感越來越強.他開始明白,這只怪蟲最強的武器一定就是這條鞭子,而一直困擾自己的強烈危機感,也正來自于這條銀色長鞭.

銀色怪蟲目光中透出凶狠,發出聲聲低吼仿佛在向沈征挑釁,而沈征卻冷靜地站在外圍,抬手先射出了兩枚爆裂彈.

銀色怪蟲並沒有動,它肋側的長鞭卻突然一揮,凌空先後抽中了兩枚爆裂彈,那本來應該能在撞擊中發揮出巨大威力的爆裂彈,卻被直接在空中斬成了兩半,里面用來引發爆炸的氣流一下全部泄了個乾淨,四塊殘片就這麼直接掉在了地上.

長鞭在空中舞動著,突然間狠狠抽向地面,如同切菜一般將混凝土的地面切開,再這麼一轉,一大塊混凝土地面就被長鞭挖了出來,在長鞭纏繞下飛舞于空中,再狠狠地向著沈征擲了過來.

箭步冰身跳開,那混凝土塊砸在地面上,立時四散開來,化成了一片煙塵石屑大幕,擋住了沈征的視線,而銀色怪蟲則利用這大幕悄然而至,一鞭狠狠向著沈征抽了過來.

雖然眼睛看不清前方的危險,但腦海中的感應卻讓沈征意識到了危險,他急忙俯下身子,平平地貼在地面上,躲過了長鞭接連兩掃,在長鞭及時調整角度,由橫掃變成下劈時,又及時地一個翻滾躲開,跳起來後飛身而上,臂刃向著銀色怪蟲斬去.

銀色怪蟲眼中閃動的紅光,似乎在表示著一種不屑,那銀色的長鞭輕輕地一揮,掃在沈征斬來的臂刃上,那結實鋒利的骨質刀刃竟然就嚓地一聲被擊為兩段!

這場仗還怎麼打?沈征一皺眉頭,急忙向著一旁躲開,而那銀色長鞭輕輕一揮,剛好掃過他方才立身之處.

銀色怪蟲並不著急,一邊發出低沉的吼叫,一邊緩步bi近.沈征慢慢後退,不敢進入那銀色長鞭的攻擊距離之內.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冷靜地分析著."必須創造接近它的機會!"

一抬手,棱槍彈接二連三地發射出去,集中射向銀色怪蟲.銀色怪蟲露出不屑的的目光,硬生生地挺著,將所有的棱槍彈都彈飛了出去.

但沈征並不打算放棄,仍在不斷地瘋狂射擊,這讓銀色怪蟲感覺到有些不耐煩,怪叫一聲後就打算撲過去了.

可就在這時,一個圓形的刺球突然撞在了它的頭上,隨著一聲震耳的爆破聲,它被轟得凌空旋轉飛起,狠狠摔向了遠方.

"成功了!"沈征冷笑一聲,不顧一切地全速沖向銀色怪蟲.

棱槍彈不過是障眼法,他真正的目的是在這彈雨中混雜進爆裂彈,趁銀色怪蟲大意的時候一招將它擊倒.

而他終于成功了.

在銀色怪蟲摔在地上剛要爬起時,又有六枚爆裂彈被射到了它的身邊,六枚爆裂彈幾乎同時爆炸,巨大的沖擊力將銀色怪蟲轟得凌空翻飛,而沈征則一彈而起,雙眼彙聚全部的精力,牢牢鎖定了銀色怪蟲的頭部.

那里,有剛剛被他用拳頭打出的道道裂紋,他要用自己的全力一擊,將那面甲殼變成碎片,讓銀色怪蟲的脆弱腦部暴露在自己的鐵拳之下.

他幾乎就要成功了.

就在他的拳頭向著銀色怪蟲狠狠打去的同時,銀色怪蟲也已經緩過神來,雖然身子仍在空中旋轉著,但卻控制著那可怕的銀色長鞭猛地凌空一抽!

這次,沈征避無可避!

面對自己將被攔腰擊斷的命運,沈征並沒有畏懼.在那一刻里,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將這怪蟲的腦袋打爆!

巨大的危險感臨體,沈征卻冷靜無比.一種奇妙的力量在他的身體里以閃電般的速度蔓延,瞬間遍布他全身各處,那種力量與他的蟲力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然後猛地向外擴展到了他體表的鋼甲之上.

那層鋼甲在這股力量之下,突然間消失了,失去了保護的沈征就這麼暴露在銀色長鞭的銀影之下,被攔腰擊中.

與此同時,他那已經沒了手甲保護的拳頭,也狠狠地打在了銀色怪蟲的頭甲裂紋處.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