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20章:教訓
"住手,你們干什麼!"

沈影悲憤地叫著,拼命地掙紮著,但她一個弱女子,如何是五個人的對手?

"叫你個窮鬼勾引男人!"一個女生一邊叫,一邊撕她的衣服,"你不是愛勾引男人嗎?今天老娘成全你,讓你勾引全鎮的男人看看!"

"對,按林楠姐說的游街,讓全鎮的男人都過一過眼癮."另一個女生叫著.

"游完街,再找幾個男人來好好疼疼她!"林楠凶狠地吼著,"讓她過足勾引男人的癮!"

街上的行人看到這一幕,有人皺起了眉;有人拿出手機樂呵呵地准備拍照;有人指指點點地看熱鬧;但更多的人是沖了上去,大聲指責.

"你們不要命了?"一個女生沖著人群冷笑,"瞪大你們的狗眼看一看,這位林楠姐可是林副鎮長的千金!你們這群臭老百姓,都給我滾遠點!"

人群後退了.人們一臉的憤怒,但卻無計可施,也不敢輕易上前.人們同情那個被圍攻的弱女子,但他們也都有自己的家,有自己要照顧的人.為了一個不相識的人,而讓自己身陷困境,讓家人跟著遭受危難,他們不敢.

"救命,救命!"沈影叫著,反抗著.

"太不像話了!""快放開她!"

圍觀的人們叫著,但林楠卻一點也不在乎,雙手叉腰沖人群怒吼:"都給我閉嘴!再叫我立刻打電話給我爸,讓他派警員過來收拾你們!"

人們攥緊拳頭,敢怒不敢言.許多人看不下去,歎息著轉身離開.

沈影的上衣,此時已經被撕破,露出了白色的內衣,她哭著,掙紮著,反抗著,但無濟于事.

就在這時,一輛車用暴走蟲吉普隨著一聲尖銳的刹車聲停在了校門前,一個身穿便裝的少年從車上跳了下來,皺眉說著:"怎麼搞的,學校門前怎麼……"

而當他看清在人群之中受五個女生欺負的人是誰時,眼中立時閃出了無盡的殺機,他立刻分開人群,疾步沖到了近前.

"住手!"一聲大吼中,沈征紅著眼一把抓住了一個正撕掉沈影內衣的女生的手腕.

"哥!"看清了來人的沈影悲哭一聲,一下撲入了哥哥的懷里,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放開,放開!"那個被抓住手腕的女生大叫著,"你是什麼東西,敢抓本小姐的手?本小姐可是林楠姐的好朋……啊!"

沒等她的話說完,一聲慘叫便已經代替了她想要說的一切.

沈征的手已經收緊,一層鋼質甲殼覆蓋在他的手上,鋼甲蟲那巨大的力量順著他的手傳遞到女生的手腕上,立時將那脆弱的腕骨捏了個粉碎.

沈征的目光凶狠.他本沒打算用這麼大的力,但看到了妹妹那僅剩內衣的上半身,和身上的點點青瘀,沈征的心在滴血.

什麼英雄不打女人,什麼要注意軍人的形象!一切都沒有妹妹的眼淚重要!

那個女生在慘叫之後,直接疼得昏了過去,而其他的女生卻仍在凶惡地叫囂:"你是什麼人?敢打女生,要不要臉啊!""就是,林楠姐的爸爸可是副鎮長,你不想活了嗎?"

"副鎮長很了不起嗎?"另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是剛從暴走蟲吉普上跳下追上來的方賀,除他之外,還有兩個沈征挑選出來的親兵.三人冷冷地看著這些女生,再看看沈征懷中的沈影,都是滿心的憤恨.

自己最敬愛的長官的妹妹被人汙辱,他們有種自己被汙辱了的感覺.

"有人出頭了,太好了!"周圍的人們叫了起來,"收拾他們,收拾這些敗類!""這些人剛才可凶惡了,還要把這姑娘扒光游街,還要找人來汙辱她呢!""我們看不過眼可不敢出頭,那個女人的爸爸是副鎮長啊!"

"你們真的這麼說過?"沈征冷冷地看著另四個女生.

"你算什麼東西?"林楠大聲叫著,"敢在我面前打人?我立刻打電話叫我爸爸派警員過來,把你們全抓起來!"

"副鎮長算什麼?"方賀冷冷地說,"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什麼人嗎?"

"什麼人?"一個女生冷哼著問.

"軍人!"方賀回答.

"不就是臭當兵的!"林楠冷笑.

"混蛋!"一位親兵憤怒地吼了起來,"我們剛剛在西北守城抵擋住了三波瘋狂的蟲潮,保護了狼牙鎮的和平安甯,身上的血跡還沒干,你這受我們保護的臭娘們兒就敢罵我們?"

"副鎮長算個屁!"另一個親兵冷笑著,"我告訴你,站在你面前的是我們狼牙軍團新任的名譽編隊長!"

"軍團的編隊長?"圍觀的人們嚇了一跳,林楠聽了更是臉色蒼白.

在白狼星上,最大的勢力是軍區,而推到各國各地,最大的權力也歸于軍隊.這是兩千年來人類面臨不斷侵襲人類的蟲潮,而慢慢衍生出的權力架構.

地方政府也好,國家也好,掌權者都是軍人,因此狼牙鎮的主管並不是鎮長,而是狼牙軍團的軍團長梁隆.

一個副鎮長,在小隊長面前或許可以指指點點,但在編隊長面前,就只能鞠躬賠笑了.因為與編隊長平級的,只有鎮長.

"編隊長?"林楠臉色鐵青,看著將沈影擁在懷里的沈征,一臉的難以置信."怎麼可能?他哥哥明明就是一個新兵,怎麼可能是編隊長?"

沈征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將沈影包裹起來,冷冷地看著林楠.此刻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怒,那種怒火能燒光一切.

如果我晚來一步,等待小影的將是什麼?沈征不敢想象.

"她們要付出代價."沈征看著林楠等人,冷冷地說道.

"你敢!"有個無知的女生還在傲慢地叫著,"臭當兵的算什麼,編隊長有什麼了不起,又不是軍團長!林楠姐的爸爸可是副鎮長!一會兒就會派警員來把你們全抓起來!"

"方賀."沈征冷冷地說道.

"是!"方賀立正敬禮.

"我要她們為自己的狂妄,無恥,凶惡和流氓行為付出代價."沈征說.

"明白!"方賀的眼中透出了殺意,沖另兩個親兵一揮手,三人並排大步走了過去,將四個女生堵在牆邊.

"你們敢!"一個女生尖叫著,"林副鎮長會……"

啪!一個大耳光狠狠抽在她的臉上,將她的半張臉都抽得變了形,五六顆牙齒一下從口腔里飛了出去,那女生的臉立時腫得跟豬頭一樣.

"啊!"一個女生驚叫著,"你們怎麼能打女生?太不男人了,男人不可以打女……"

啪!一個大耳光抽在她的臉上,她立刻遭到了和前一個女生一樣的命運,只是她被打掉的牙齒更多.

"我錯了,我錯了,饒了我吧!"另一個女生嚇得大哭起來,一下跪在地上,手指著林楠."都是她,都是她bi我們這麼做的,是她不好!"

"你!"林楠氣得全身顫抖──當然,更多的可能是嚇的.

啪!同樣的一個大嘴巴抽了過去,跪在地上的那個女生也滿了個豬頭噴牙的下場.

"現在知道認錯,剛才欺負人時的威風哪兒去了?"方賀冷哼著,將目光轉向了林楠.

林楠驚恐地後退著,此刻心中除了恐懼再沒有別的.

正在這時,一輛豪華的汽車,在兩輛警車的護送下停在了校園門前,車上跳下一個戴眼睛的男子,恭敬地打開後車門,一個有些禿頂的男人,挺著個大肚子從車里走了下來,往前方一望,不由皺起了眉頭:"這是怎麼搞的,學校門前怎麼弄得跟菜市場似的?來人,把這群人都給我哄走!"

"是!"警車里下來的八名警員,立刻恭敬地敬禮.

"爸爸!"林楠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跳著腳沖著那個禿頂男人叫了起來,"爸爸快救我啊!這群流氓要欺負我!"

"小楠楠?"禿頂男人看清了遠處的林楠後,先是一愣,隨即大怒."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神聖的校園門前欺負我的寶貝女兒,真是不要命了!來人,把這幾個家伙給我當場斃了!"

"是!"八名警員都掏出槍來,分開人群沖到了前面,用槍指住了沈征等人.

"繳械."沈征冷冷說道.

"明白."方賀和另外兩個親兵微微一笑,突然閃電般出手.八名在和平環境下沒受過什麼戰斗訓練的警員,沒等反應過來,就只見面前人影一閃,寒光一亮.

接著,他們手里的槍就全都只剩下了槍柄.

六片光滑的骨質刀刃,在方賀等三人的臂上迎著陽光,反向出點點寒芒.剛從血海戰場上走下來的三位軍人,用鄙夷的目光看著這些平時養尊處優的警員,仿佛叢林凶狼在看著寵物狗.

"植蟲者!?"一位老警員驚呼起來."是軍方的人!"

"當兵的?"禿頂的林副鎮長眉頭深鎖,"簡直反了天了,臭當兵的也敢在我的面前耀武揚威?還敢攻擊警員?立刻向總局通報,要他們派支援來!"

"是!"警員們立刻用身上帶的通訊器,向著總局呼救.

"你說什麼?"沈征面色陰沉,"臭當兵的?你把我們這些為了保護你們而浴血奮戰的人當成什麼了?"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