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8章:名譽編隊長
當第二波蟲潮被消滅後,梁隆立刻下達了繼續准備作戰的命令,看來第三波蟲潮也快來了.

沈征在經曆兩次蟲潮之後,已經完全不再把蟲潮當成一回事了,令他頭疼的只是自己的那些部下.他們中有二十多個人,實力弱得一塌糊塗,正是從第三編隊中被卡特斯親自選出來的"優秀"士兵.

在蟲潮中,沈征為了保護他們,可謂是費心費力,幾乎就一直在圍著他們轉,幾次遇險也是為了他們.要不是有那一身鋼甲蟲的鋼甲保護著,人早就受重傷了.

"小隊長,我們……"戰斗結束後,別的士兵都在清理高台,檢查武器,修補防禦高台上的破損,那來自第三編隊的二十五名士兵,則全都來到了沈征身邊,為首的一個有些激動地看著沈征,聲音顫抖.

"怎麼了?"沈征沖他們笑了笑.

"我們拖累您了……"士兵囁嚅著.

"說什麼蠢話."沈征搖了搖頭,"都是一個平台上的戰友,都是為了保衛我們自己的家園.我能眼看著你們被蟲子殺掉嗎?"

"您放心!"為首的士兵一咬牙,"我們今後會把您當成惟一的長官,永遠忠于您!我們會努力訓練,讓自己成為不輸于別人的戰士,再不用在戰場上拖累您!"

"我們一定做到!"二十幾個士兵異口同聲,情緒激動.

"都給我聽著."沈征看著他們,心中感動的同時,表情卻變得冰冷下來."接下來的戰斗中,你們絕對不能感情用事,必須保持冷靜,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明白嗎?"

激動的心情固然有其好的一面,但也有其巨大的弊端.在戰場上,因為一時激動而做出不要命的舉動,那麼就真的可能沒了命.沈征是他們的隊長,必須提醒他們,必須要他們保持冷靜.

因為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是有親人有朋友的生命,許多人在家中等待著他們安危回歸的消息.

"是,我們明白了!"士兵們回答.

沈征一點頭:"你們這些人分成五個小組,遠,近程攻擊要分配好,五個小組不許拉遠距離,作戰時必須相互配合,明白了嗎?"

"明白!"士兵們異口同聲.

"剛才多謝你了."那二十五人在一邊分組的時候,方賀走了過來,不好意思地沖沈征一笑.

"謝什麼."沈征給了他一拳,"我們是朋友."

"是啊."方賀看著沈征,咧開嘴笑了起來.

半個小時之後,第三波蟲潮來臨.尖叫著的蟲子們組成的大潮,在死亡的陰影籠罩之下毫無畏懼,而已經久經沙場的人類士兵,面對這蟲潮也沒有多少感覺.即使是那些新兵蛋子,在經曆了兩輪蟲潮之後,也已經淡定了許多.

死亡,並不止停留在蟲群中.上一波蟲潮之中,也有人類倒在血泊中.他們的戰友默默地收起他們的尸體,為槍裝好子彈,將自己的蟲力調整到最佳狀態,靜靜地看著凶蟲山谷,舉著槍,等著蟲潮的接近.

沈征在將第三編隊來的二十五名士兵分組之後,又將其他部下也分了組,每組都由遠,近兩種攻擊型的戰士組成,做到了互相守望,攻守兼顧.

這種分組法在第三波蟲潮來臨時,立時見了效果,在防禦高台上打得熱火朝天,但小隊中卻無一人傷亡.

當然,這戰跡也與沈征的四下奔走救援密不可分.

在戰斗中,他越來越發現自己擁有一種近似于第六感的超感知能力,對于危險有著極強的敏銳感覺,高台上哪處會突然出現蟲子,他也能有所預判,所以每每都能先一步沖到最危險的地方,為自己的部下解決危險.

不但如此,他漸漸發現,自己還可以分辨出哪些蟲子的力量更強,哪此蟲子的力量較弱,因而可以事先判斷,應該先去解決那一只.

而到了最後,他的這種危險預知與力量判斷,則又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度──他可以閉著眼睛感應到蟲子的動向,更可以只憑感覺就確定哪只蟲子的蟲力大致有多高.

這真是太奇妙了,他自己都因此驚訝萬分.

第三波蟲潮之後,又過了兩個多小時,蟲音分辨器中再沒有任何顯示,梁隆這才派出了偵察兵,小心地潛入凶早山谷偵察.隨著偵察兵的深入,不斷有好消息傳來,直到第二天早上,偵察兵一路進入到了凶蟲森林的深處,仍沒有發現蟲子的足跡,梁隆終于可以確定這一次危機過去了.

長出了一口氣,他緩緩地坐回到大椅中,低聲自語:"和從前一樣,還是三波蟲潮.好了,又可以有三個月左右的和平日子過了."

"綜合來看,前景不容樂觀啊."副官在一旁提醒."過去蟲潮是每年一次,一次只有一波,十年前就變成了半年一次,而到了現在,已經變成了三個月一次,而且蟲潮的波次也變成了三波.真不知道今後還會不會變得更頻更密啊."

"我最怕的是……"梁隆仰頭看著天花板,"地球的悲劇重演啊……"

聽到這話,副官的身子不由抖了一下.

"讓偵察兵繼續深入."梁隆閉著眼說,"直到確定蟲族已經退入地穴.然後按從前的布局,在地穴周圍及凶蟲森林布置大型蟲音分辨器和監視儀.如果沒有動靜的話,再此駐守三天,就留下輪值守備隊,我們撤回本部."

自這時起,三天之內,狼牙軍團在西北守城中修整隊伍,修補堡壘的缺損,同時清理蟲尸.

蟲族在活著的時候絕對是禍害,但在死了之後卻絕對是寶貝.比如部分以防禦力見長的蟲,其甲殼中可以提取一些稀有的金屬元素,還可以用來煉制戰斗用的護甲,而一些刃足蟲之類的蟲,其刃足則直接可以用來制造武器.

而蟲的內髒可以制成飲料,用來飼養家禽家畜,又可以制成肥料,來種植莊稼肥沃土壤,還可以提煉藥材,蟲皮在加工後更是比家畜皮更好的皮制品原料……

總之,蟲潮是一次大災難,但同時也是一筆送上門來的大財富,在戰斗勝利後將蟲尸分門別類收集好,也是一項極重要的工作.

沈征在的小隊在這次戰斗中無一傷亡,隊員們都明白這是因為沈征每每會在最危險的時候,趕到自己身邊救援的關系,所以對這位新小隊長既崇敬又感激,對其完全是五體投地從內心往外願意為之效力.

這三天時間里,沈征指揮著他們與其他士兵一起進行戰利品的收集工作,將一批批蟲尸收集,裝箱,運走,忙得不可開交.

三天之後,這些比打仗還累的工作終于是忙完了,狼牙軍團留下了值守西北守城的守備隊後,全部撤回了軍團本部.

回歸後,當然要總結這次的戰斗,然後表彰在戰斗中表現突出的人,但在那之前,先要開一個軍團長和編隊長們的高層會議了.

沈征本來以為這件事跟自己沒什麼關系,但沒想到梁隆的副官竟然又跑來將他叫了去,當他到達了會議室後,梁隆立刻站了起來,笑呵呵地朝他走了過來:"怎麼樣,那支小隊的隊員都還聽你的話吧?"

"豈止是聽話."風宇急忙在一旁接話,"幾乎都是死心塌地地要跟隨沈征呢."

"不但個人實力超強,更是能帶兵的好手啊,難得!"梁隆笑著點了點頭,一指一旁的旁聽位."坐在這里吧."

"是!"沈征敬了個禮,在那邊坐了下來.

"他怎麼有資格旁聽高層會議?"卡特斯立刻就皺起了眉.

"很快就有了."梁隆不悅地說著,在會議桌主席位坐了下來."這次會議中我要宣布幾件事,其中一件就是關于沈征軍職提升的事."

"軍職提升?"卡特斯一皺眉,"他現在已經是小隊長了,再提……難道是要將他升為編隊長?他的蟲力值雖然是士兵中最高的,但離編隊長的距離卻還遠著呢,這麼做不合適吧?"

"誰說我要提他為編隊長了?"梁隆哼了一聲

"那您的意思是?"卡特斯看著梁隆.

"我要新建一個名譽編隊長的職位."梁隆說.

"名譽編隊長?"卡特斯一怔,其余三位編隊也著實愣了一陣子.

"不錯."梁隆看了看眾人,鄭重地點了點頭."沈征的才能,你們都看到了,他不但擁有強大的個體實力,還有帶兵的才能.這樣的人才不可多得,必須給予他足夠的成長空間."

"可這成長空間和這種職位不相關吧?"風宇猶豫著說.這種提拔太過突兀,也太過奇怪,連風宇也覺得有點問題.

而沈征更是被嚇了一跳──名譽編隊長?雖然只是名譽上的,但那也是編隊長啊,這意味著自己的軍階和軍薪都會提升到編隊長一級.

"沒錯,這確實說不過去."卡特斯急忙借著風宇的話頭說了下去."給天才成長的空間這是對的,但這和這種奇怪的官職有什麼關系?"

"因為我要讓他能心無旁騖地專心發展,所以要解決他生活上的後顧之憂."梁隆沉聲說.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