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5章:援助交流
"他的蟲力值已經達到了66,難道不應該提升為小隊長嗎?"風宇這時突然開口.他本來覺得,這件事的直接受益人是自己,所以不應該說什麼,但卡特斯如此咄咄bi人,他覺得自己不能再將擔子全壓在梁隆一人肩上了.

"他未來的發展,絕不是一個小隊長!"風宇沉聲說,"成為編隊長是早晚的事.所以我可以在此表個態──分配給沈征的小隊,完全由他自由指揮,將來也不會並入我第二編隊.卡特斯編隊長,你滿意了嗎?"

"就這麼定了."不等卡特斯說話,梁隆已經一拍桌子."沈征的實力與現在的戰事情況,要求我必須這麼做!"

"我支持!"風宇舉起了手.

洛嘉看著風宇,也舉起了手.風宇編隊的力量增強,他並不嫉妒,相反還有一絲欣慰.

見已經有兩人舉手,第四編隊長德普也舉手表示同意.

"我保留意見."卡特斯皺著眉說.

"四人中三人通過,一人棄權."梁隆的副官說,"那麼就是通過了.軍團長,我這就去選拔士兵組建沈征的小隊."

"去吧."梁隆一點頭,副官立刻帶著笑意走了.

"我也去."卡特斯沉著臉站起身追了出去,"省得您的副官把一些沒用的廢物選進沈征小隊長的隊伍里."

"你們都去吧,幫著挑人."梁隆一揮手,德普和洛嘉也先後離開了.

"這個卡特斯!"三人走後,梁隆重重地哼了一聲,不滿之情溢于言表.

沈征覺得有些奇怪,卡特斯只不過是一個編隊長,怎麼敢這麼公開地與軍團長梁隆作對?

風宇看了看沈征,微微一笑:"今後你面對卡特斯時要小心些,因為這是個不好惹的家伙."

"他有超強的實力?"沈征問.

"算是吧."風宇點了點頭,"不過不是他個人的實力.他的蟲力有88,在我們四人中僅次于我.但這並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因為他背後的勢力非常強大,軍團長礙于這勢力,也不好將他如何."

"背後的勢力?"沈征有點不解了.在狼牙鎮,最強的勢力除了狼牙軍團還有哪個?

"軍區."梁隆沉著臉說,"卡特斯來自于第十二軍區,是軍區派出援助軍團的交流軍官."

"竟然是這樣?"沈征明白了.

整個白狼星,有將近兩百個國家,但軍區卻只有十六個.這些軍區本來是作為人類對抗蟲潮的武裝力量而建立並存在的,但在漫長的曆史中卻發生了變化.擁有強大力量的軍區,漸漸凌駕于所有的國家之上,成了一股可以左右國家命運的獨立力量.

每個軍區,手中都掌握著數個國家的命運,連國家政策的制定,領導人的任免,他們都可以毫無顧忌地cha手.

可以說:在白狼星上,最強大的不是國家,而是軍區.

狼牙鎮所在的國家朧星國,正好位于第十二軍區和第十三軍區交界之處.朧星國是個國土面積不大的小國,曆史上一直不斷被兩大軍區輪流搶奪管轄,而如今第十二軍區的勢力蓋過了第十三軍區,朧星國也就理所當然地被納入了第12軍區的版圖.

但因為它的地理位置特殊,第十三軍區卻並不敢大意,所以在朧星國各大軍團內派了不少所謂的"援助交流軍官",這種交流軍官的主要作用就是向軍區司令部及時彙報各軍團的動向,雖然並不在各軍團中占據高位,但因為身份特殊,軍團長們也要給他們面子.

"所以你一定要小心."風宇囑咐沈征."雖然我們狼牙鎮是個小起眼的小鎮,狼牙軍團也不過是五千多人規模的小軍團,但……老祖宗的名言里可有這麼一句: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

"老祖宗還說,有些人做糖不甜做醋可酸."梁隆也叮囑沈征,"所以像卡特斯這種人,能躲著就躲著,能不惹就不惹,否則他真向軍區上打什麼小報告,萬一軍區中真有人當成一回事,對我們就很不利."

"明白了."沈征重重地點頭.

"走吧,我們去選人."風宇站了起來,"先到咱們編隊中吧,我會把新兵中那些優秀人才都給你的."

"編隊長,這不大好吧?"沈征有些不好意思了.

"沒什麼不好."風宇笑了,"狼牙鎮是我的家,里面所有的人都是我的鄉親,我不危房他們受到蟲族半點的威脅.所以,軍團的實力能壯大對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個人的利益得失,那不算什麼.走吧."

風宇說到做到,帶著沈征回到編隊之中,親自挑選了二十五名新兵中的優秀人才.接著,又領著風宇追上了正在其它編隊中挑人的軍團長副官,陪著一起進行了新兵的挑選.

他們最後來到第三編隊,卡特斯親自迎了上來.

"人,我已經替你們挑好了."卡特斯聲音冰冷地說."帶走吧."

說著一揮手,他的副官立刻將二十五名新兵帶了過來.風宇仔細看了看,不由皺起了眉.這些新兵他雖然沒怎麼見過,但其中幾個還是有印象的,之所以有印象,就是因為這幾個當初測試時,適應值極低,植蟲之後的蟲力值也是低得可憐.

總之,這幾個是標准的"差生".

梁隆的副官顯然也對這幾個人有印象,不由也皺眉不悅.卡特斯斜眼看了看他們:"這些人可都是調到我編隊中那些新兵中的精英,我親自挑選的,你們不會不滿意吧?"

"滿意,相當的滿意了."風宇哼了一聲,"多謝第三編隊長費心."

"沒什麼."卡特斯一笑.

"我們走吧."梁隆的副官也憋了一肚子氣,哼了一聲,招呼著那二十五個新兵走了.

這些新兵們都是滿心的忐忑,跟在後來一路來到第二編隊.風宇立刻忙著整理營房,安排新加入的一百名士兵宿舍安置,武器配發等事項,最後將一間小隊級別的會議室打開,將一百名士兵放了進去,再將沈征推上了演講台.

一百名士兵看著台上的沈征,一個個面面相覷.他們已經知道自己被歸入了第二小隊,而管理他們的隊長,就是那個"天才廢物"沈征.他們都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其中一些曾經對沈征冷嘲熱諷過的人,則或是提心吊膽地害怕著,或是一臉不屑地瞪視著沈征,腦子里盤算著,將來怎麼欺壓這個沒什麼實力的小隊長.

沈征看著眾人,不由想起了之前的一切──成為天才時眾人的恭敬,跌倒成廢物時眾人的奚落,還有此刻,眾人的疑惑與懷疑.

"你."沈征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由是沖他一點頭.

那是曾經與他一起參加過護衛任務的新兵.當時他們坐在同一輛車上,那新兵曾經嘲笑過沈征,還曾炫耀過自己的棱槍彈蟲能力,然後被方賀狠狠地奚落了一番.

想到這里,沈征又打量起別人,很快從人群中看到了方賀的身影.方賀微微紅著臉,沖他笑了笑,身子坐得筆直.

"我?"那個新兵一怔.

"對,就是你."沈征將目光移回他身上,平靜地說.

"干什麼?"新兵皺起了眉,呼地站了起來.他的印象里,沈征不過是那個只擁有築基蟲力量的廢物.這樣的廢物雖然已經成了自己的長官,但卻也沒什麼可尊敬或畏懼的.

"我記得你的蟲能力是棱槍彈對吧?"沈征問.

"不錯,你的記憶力挺好啊."那新兵不屑地笑著.

風宇背著雙手站在一邊靜靜地看著,他很好奇:沈征是要干什麼?總不會是要報複那些當初欺負過他的新兵吧?

"用你的棱槍彈,向我射擊."沈征看著那個新兵,平靜地說.

"什麼?"那新兵一怔,而其他人也都是一怔,方賀更是差點坐不住跳起來大聲問沈征是不是瘋了.

"我再重複一遍:用你的棱槍彈向我射擊."沈征大聲說,"軍人的天職是服從,我現在是你的長官,你如果不服從我的命令,我將用軍法制裁你!"

"好!"那新兵被激怒了,冷笑一聲."長官,這可是你的命令,我當然得遵從,不過出了什麼事可別怪我."

說著,舉起了右手,蟲力湧動中,一發棱槍彈在他的掌心凝聚起來,受著絲般的蟲力牽引而在他的掌心處浮動,不會向下掉落.

"來吧."沈征平靜地說.

"如您所願!"新兵一咬牙,右手掌中蟲力爆發,將那棱槍彈射向了沈征.

在他手掌一動的時候,沈征那得自蟲族遺傳記憶的危險感知能力,就立時發動了起來,鋼甲蟲的力量在他的體內奔湧,快速地向外噴射,在他的體表化成了一副黑色的鋼甲外殼.

蟲的感知力讓他感覺到了對方棱槍彈射來的軌跡,所以他並沒有將自己的頭也包圍起來.

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所有人只是看到那新兵一抬手射出了棱槍彈,而那發棱槍彈則准確地擊中了沈征的胸部──這樣近的距離內,任何一個新兵都能達到這種准確度.

響聲傳來,沈征胸部的軍裝立時碎裂了一大片,布片飛散向四周的同時,一個黑色的東西在當的一響中飛快地彈射了出來,幾個新兵急忙低下頭躲了過去,那東西就轉著圈打在了牆上,又彈落在地. (.gg.)